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今天,我们怎样关爱老人
| 摘自:上海妇女2005年4月刊

策划/执行:上海市妇联权益部、上海市妇女学学会、本刊编辑部  

主持:蔡兰珍(上海市妇联权益部调研员)  

  姚永安(浦东新区东林路街道老年协会会长)

  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独居老人的人数在逐年增加,而独居老人中又以女性为多。我们小区18位独居老人中,女性就有15位。

  在对独居老人的结对帮困方面,东林路街道做了一些探索。

  在我们小区,如果一幢楼里有一个独居老人,我们就会组织小区里的志愿者、楼组长和楼里的共产党员去关心她,并聘请小区里的老中医、推拿师和心理医生,为独居老人提供健康服务;每年冬季,请小区里的水电工对独居老人进行越冬安全检查,老化的家电、煤气灶该换的就换,该修的就修,保证老人用电用煤安全;每个月,我们把老人请到活动室,根据老人的特点,进行老年教育,增强其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由于这方面工作做得比较细,几年来我们小区一直是平安小区。

  现在的独居老人“吃”“穿”“住”不愁,最难排遣的是心理上的孤独感、环境上的冷落感,感情上的失落感和生活上的苦闷感。一开始,志愿者上门与老人交流,独居老人谈的较多的是“我过去怎么苦,怎么倒霉”,讲着讲着就流泪。怎样化解独居老人的精神痛苦?成了志愿者的主要工作。大家感到,与独居老人谈心需要技巧,志愿者上门不能光听任老人回忆过去痛苦的事情,每个人一辈子都会碰上沮丧、苦难和冤枉,回忆开的话反而会让老人灰心丧气,所以志愿者更多的是和老人谈过去生活中光彩的一页,谈老人风华正茂的历史。

  对独居老人的服务,靠志愿者的力量还远远不够,这是一项社会服务工程。对独居老人,社会要多给予关心和照顾,让他们度过一个安详的晚年,这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具体行动。

  张玉英(浦东新区东林路街道 受助者)

  我是一个独居老人,在街道老年协会的关心和帮助下,生活上得到了很多安慰和保护。

  现在独居老人是社会上一个弱势群体,但我们这些独居老人在六、七十年代,也是社会的一支生力军。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我们曾经努力拼搏,积极工作,为革命加班不要调休,不要金钱,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国家创造了很多财富,在我们中间出现了很多先进,劳模。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从青年到中年,现在又步入了老年,成为社会的一个弱势群体,独居老人也因此成为一个社会性的问题。

  在我的周围,独居老人既包括无子女的孤老,也包括有子女却独居的老人。因为独居,老人都有失落感,觉得生活很单调,感情很孤单、精神很痛苦,每天形单影只,没人说话,很伤心,很辛酸,很难受,这种辛酸,没有经历过的人体会不到。

  但我也经常对自己说,做人不要只看到阴暗的一面,还要看到光明。我们现在生活有劳保,生病有医保,还有老年卡。在各级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帮困小组经常关心我们的生活,为我们解决具体困难;逢年过节,街道会召集我们老人开茶话会,对行动不方便的老人,居委会干部会主动上门送糕点,送温暖,献爱心,帮我们解脱精神上的痛苦。在社会大环境下,孤独的老人也能得到安慰和温暖。

  马红英(松江区妇联副主席)

  一个企业老总告诉我一件事。他曾拿出5000元钱资助一个老年门球队。那天,他被邀请观看他们的比赛,并在赛后,给每个队员颁发一份纪念品。虽然这份纪念品很小,但这些老人都朝这位老总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谢企业对老年人的关心。这位老总很感慨地说,每年年底,好多部门之间来来往往,非常热闹,但又有多少部门、多少单位能想到老人,能给他们一些关爱。

  在我们社会,有一种“厚养小,薄养老”的现象。做家长的,把孩子看成祖国的花朵,看成家庭的未来,却往往忽视了老人。可是,当年承载起整个家庭、养育我们家庭的是我们的老人。没有他们为这个家孕育生命,创造财富,哪有什么未来?

  我们松江是一个城市化进程很快的郊县。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村老年妇女的保障问题日益突出。

  首先,农村老年妇女的居住权受到排挤、侵害。据统计,去年全区老年人来访528人次,来访问题中排在第一位的是老人与子女的房产纠纷问题,占60-70%。在动拆迁过程中,老人白手起家建造的住房被拆迁,代之以一套商品房,刚开始,老人还很高兴,觉得既可以住楼房,又可以和子女住在一起,但搬进新房后,房子的所有权不再属于老人,老人的居住因此出现了很多困难。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儿子住的是三室一厅,她却只能生活在7平方米的车库里。儿子不给她房间钥匙,把她冷在车库里不闻不问。一些老人更是像皮球一样被子女推来推去,居无定所。

  其次,农村老年妇女的财产权容易受到“侵占”。为了完善农村养老机制,2003年,政府为失地农民建立了“镇保”,让每个失地农民每月能拿到370元养老金。农民手中有钱,心中不慌。但农村的老年妇女平时省吃俭用,为子女想的多,她们往往会把370元的退休金拿出来作为日常消费开支,有的甚至把社保卡交给孩子。而这些钱一旦拿出来,再要拿回去就很困难了,到自己要用时,却已身无分文。

  再次,农村对老年妇女的大病就医保障比较乏力。松江百岁老人有8个,其中7个是女性。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的各种机能都在老化,农村的合作医疗,对大病的保障很少,对老年妇女的妇科检查还不够,很多老人发现身体不对已为时太晚。

  另外,农村老年妇女的精神文化生活也比较单调,虽然松江区已改建了97个社区老年活动室,但在活动室里,老年妇女不多。在农村,老年妇女绝大多数是“白天围着农田转,傍晚围着锅台转,夜里围着小孩转”。一些年轻的家长把孩子托给老人,使老人享受不到丰富的文化生活。

  姜梅宝(徐汇区田林街道 老年文艺团队领队)

  我和我爱人都是小学教师,退休已经十二年了。我们俩都比较喜欢文艺。退休后,看到周围老人越来越多,很多老人都没事做,我们就有一个想法,在社区里组织文艺活动,让互不相识的老人通过文艺活动走到一起。

  我们先是组织老人跳健身舞,我爱人负责编舞,后来又发展到打腰鼓。在非典前,我们老年腰鼓队一共打了316场,三次获得一等奖。我们表演的最大舞台在东方明珠电视塔下,最小的舞台在大世界吉尼斯。

  老年人都比较喜欢表现自己,文艺表演给了她们一个亮相的机会,让她们施展才艺,很多老人都说,腰鼓队为她们圆了年轻时的梦。她们越打越健康,生活也越过越有滋味。而我们的腰鼓队也像在滚雪球,越滚越大,仅在田林地区,就有100多人参加,连70多岁的老人都来报名学腰鼓。

  对老人来说,表演不是为钱,就是图个开心。而我们的文艺团队也给老人一种家的感觉。在团队里,老人之间互相嘘寒问暖,拉拉家常,说说心里话;逢年过节,一起小聚,唱歌跳舞,其乐融融。每年我们还要去慰问敬老院的老人,老人看老人,感情比较贴近。

  老年人首先要快乐,快乐了才能健康,才能家庭和谐,社会和谐。

  退休十二年,我觉得日子过得比以前工作的三十几年还要充实,因为我放开了手脚,而且无拘无束,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在社区里我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搞文艺活动,让我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

  李粉香(上海市老龄委工作处干部)

  2003年,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为254.67万,占全市户籍人口的18.98%,其中,女性为130.93万人,占女性总人数的20.70%;上海的百岁老人有454位,女性是348位。2004年,我们作了一项调查,发现在上海,夫妻俩都是60岁以上的纯老家庭有71万户。

  上海老龄化形势非常严峻,预计到2025年,上海每3个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对此,市政府领导很重视,多次出台一些优惠政策,为老人实实在在解决一些具体问题。

  今年,我们老龄委的工作重点将放在16.6万独居老人这一群体上,除了每年由政府出资,为独居老人、军烈属、劳模、生活有困难的老人安装提供1万个“安康通”外,还将组织社区志愿者、协管员与他们结对关爱。同时,为了进一步提高老人的参与率和受益面,我们将在全市范围内,增建300个老年活动室(目前已建了1051个),为老人提供服务。同时向老人免费开放市内120所公园,并考虑对老人实行公交票价优惠,以使更多的老人走出家庭,融入社区。

  今年,我们还要加强宣传的力度,让全社会都来关心、爱护我们的老人,并争取在电视台,设立一个老人频道。

  林爱华(静安区法院老年审判庭庭长)

  静安区法院老年审判庭1993年成立,它主要受理一方或双方是60岁以上老人的民事纠纷案件,这类案件包括家庭婚姻纠纷、财产住房纠纷、合同侵权纠纷等。

  去年,我们共受理老年案件281件,与2003年相比下降了3.7%。在所受理的案件中,合同类纠纷明显上升,其中债务纠纷、房屋合同类纠纷,同比上升170%,借贷纠纷上升15%;而家庭婚姻纠纷、继承纠纷、赡养纠纷则明显下降,同比下降18%。

  特别程序案件这两年上升速度比较快,但去年有了下降的趋势。所谓特别程序案件是指,老年当事人因为行为能力不正常,无法控制自己的财产和其他权益,法庭通过法律程序宣告当事人行为能力丧失,并指定监护人管理当事人的财产及其他事宜。这类案件牵涉到对老人的财产监管问题。

  另外,邻里纠纷呈上升趋势,主要原因是,去年静安区对老式住房的公用部位进行了改造,本想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没想到却引起邻里纠纷,邻里之间争地盘,互不相让,甚至发生人身伤害事件。在一系列邻里纠纷中,女性老年人做原告的较多。

  在审理中,我们发现原告中的高龄老人数量在上升,这些老人的心理状态、经济能力都非常差,在诉讼中正常行使能力比较困难。虽然老年人和年轻人在适用法律上是平等的,但老年人在诉讼行为能力上明显偏弱。

  诉讼是一个对抗活动,双方力量均衡,诉讼才能达到公平的结果,如果能力不平衡,无法进行举证,无法在法庭上与年轻人进行对抗,那结果就不会理想,甚至会损害老年人的权益。对此,我们老年庭不断探索,在法律的框架下,采取了一些对策和措施,在程序上给老年人提供帮助,使他们能够公平诉讼。

  执法中,我们强化了司法为民的理念,建立了方便当事人诉讼的制度。对70岁以上或行动不便的老人,我们把法庭设到他们家里,为他们开庭,解决纠纷。开庭时,法官对老年当事人用的语言尽量做到通俗易懂,对法律的解释也尽量详尽,一些案子尽量用简易程序审理,判决后,需要执行的当庭交付执行。

  考虑到老年人的民事纠纷多为家庭和邻里纠纷,即使老人赢了官司,但日后,他们还要面对家人和邻居,如果不能和睦相处,日子也很难过。所以在审理案件中,我们老年庭比较注重发挥调解的功能,从老年人晚年和睦生活的角度出发,尽量做一些调解工作。去年,通过调解审结的案子达到66.08%。

  对打官司请不起律师的老人,我们老年审判庭正在考虑采取适当制度为老年人提供举证上的方便。对一些空巢老人,我们通过区里的维权工作小组发放老年维权联系卡,把法官的电话及其他联系方式告诉他们,以便及时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张钟汝(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静安区的老年审判庭在全国是第一家,已经办了十多年了,在司法护老方面有很多好举措。比如优先受理投诉,着重调解、审执兼顾,在执法中体现了以人为本,司法为民的理念,让老年人得益非浅。

  保护老人,我们既可以通过法律来保护,通过社会政策来保护,也可以让老年人自己保护自己。很多区县把老年维权和老年教育结合起来,通过老年教育让老年人提高维权意识,提高自我保护能力。

  我在老年大学教书,发现在老年大学读书的老年人,活得特别有滋味。曾经对这些老人做过一次心理测试,结果是这些老人虽然生理年龄都已经60-70岁,但心理年龄只有20几岁,学员中最老的是93岁,心理年龄却只有27岁。

  所以,我想对老年人说,如果你感到痛苦,感到孤独,最好的办法就是走进老年人群体中去,或者去老年大学读书,终身教育能提高你的生活质量;或者加入老年文艺团队,展示自己的才艺,这样你会越活越年轻。

  谢建业(上海市司法局法制宣传处干部)

  重视老年妇女权益保障问题,一是法制的需要。我国有《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还有《妇女权益保障法》。作为老年妇女,其合法权益同时受到两部法律保护;二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需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老年妇女的“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是老年和谐社会的重要体现;三是老年维权工作职责的需要。老年人是社会的弱势群体,而老年妇女相对老年人而言,是弱中之弱。因此,关心、关注老年妇女,全力保障她们合法权益,要成为全社会的共识,成为老年维权工作始终如一的目标和任务。

  老年妇女维权工作,应创建一方牵头、各方支持的工作模式。2002年7月1日,在市老龄委领导、市老龄办指导下,由上海市司法局牵头,市妇联、市总工会、市高级法院、市公安局、市房地局、市卫生局、市医保局、市民政局、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等14家委办局(部门)联合成立了本市老年维权工作小组。3年来,作为上海市老年维权工作的协调机构,从3个方面开展了工作。一是将《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普法宣传教育活动纳入“四五”普法规划;二是经过2年努力,在19个区县成立了老年维权工作小组,形成了市、区县两级工作机制;三是先后命名了三批235家老年工作开展得较好单位为市一级“老年维权示范岗”。我们最深刻的体会是:老年维权应巧借资源,形成合力。例如,2003年被命名为“老年维权示范岗”单位的市卫生局洞泾养老院,除了认真为老年人提供护理外,还帮助一位房产权益受到侵害的黄姓老人,运用法律武器维权,最终获得胜诉。

  蔡兰珍(市妇联权益部调研员)

  上海的人口结构面临老龄化的趋势,数据显示,上海已提前进入人口老龄化城市,这就势必引发很多社会问题。如何把这些问题处理好?市政府出台了许多政策和措施,落实了工作机制,并依靠社会方方面面开展老年工作。

  多年来,妇联关注的是妇女的生存和发展,其中也包括老年妇女。由于历史、文化及社会发展的不平衡等原因,老年妇女成了一个需要社会倍加关注的弱势群体。对这个群体所面临的问题和需求,妇联一直很关注。本市各级妇联在参与老年妇女工作中,注重发挥妇联组织的优势,整合社会资源,积极探索老年妇女工作的新路子,创造了很多有特色的工作载体,比如老年维权法庭、老年维权示范岗、居家养老、社区老年健身队,还创建了“五好文明家庭”与独居老人结对的“人间温情志愿者队伍”,以此来关心老年人的生活、健康,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全国妇联对上海的老年工作评价很高,认为上海走在全国的前面。我们要继续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我的幸福生活网站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