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喜忧参半话“解禁”——沪上部分高校师生评议“在校大学生结婚”
策划/执行:上海市妇女学学会、上海市科教妇委会、本刊编辑部 | 摘自:上海妇女2005年6月刊

  最近,教育部颁发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明确,从今年9月开始,我国普通高等学校学生在校期间结婚不再需要获得学校同意,只要达到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即可登记。

  至此,一场有关“本科生在校期间能否结婚”的讨论终于尘埃落定。但由此引发的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仍然质疑着我们当前高校乃至社会的管理体系……

  主持:侯国芳(上海市科教妇委会副主任)

  大学生有权结婚不等于适合结婚

  华桦(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 博士研究生)

  ◇ 对于大多数大学生来说,“婚姻自由”这一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大学生是否会结婚,而在于他们究竟能不能结婚。取消禁令,是对大学生“性关系”、对大学生成人身份的一种承认。由于大学生要接受法律和学校各种规章的双重管理,而后者往往会对前者所保障的权益有所“触犯”,因此,修改《规定》意义深远,是对现有高教体制的突破,也是法制进步的一种见证。

  大学生的经济、心理及各方面的承受能力还未达到足够的成熟——经济不独立,学业负担重,事业未定向,心态不稳定。而婚姻的实质是共同承担家庭责任。如果把结婚单纯理解成一种形式或制度,大学生领取结婚证无可非议。但婚姻具有强烈的社会性,未经风雨的在校大学生未必能很好适应婚后生活所面临的压力,他们只有走向社会,经过更多的历练和成长,才会更理智更负责地对待婚姻。

  ◇ 如果说婚姻是男女双方都必须面临的问题,那么生育,则是更关乎女性的事。无论从金钱、时间,还是从个人发展的角度,婚后的生育都是女大学生不能承受之重的问题。我个人不主张在校期间怀孕。毕竟,学业是每个大学生首先应该考虑的事情,怀孕肯定会影响学业。所以女大学生对婚姻更应慎重。

  ◇ 当然,禁令的取消会给学校带来管理的压力,当大学生结婚、生子不再是“违规”的现象,即便只有极少数人为之,学校在管理上也应该将此作为“常态”来对待,并着手做好各种应对措施。

  我们要相信学生,即使他们选择结婚,也一定能处理好相关问题

  余佳(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 副院长)

  ◇ 学校是否应该了解学生的婚姻状况?或者说我们学校对学生的婚姻状况能否真正地了解?其实,在上海高校这个层面,在校学生如果要结婚的话,我们做老师的是不了解的。就说我们华师大,上海生源的户口是不到学校的,按照新的“婚姻登记条例”,只要有户籍、身份证就能办理结婚登记,所以如果学生不说,学校无从知道学生的婚姻状况。

  ◇ 在校生(尤其是研究生)结婚的现象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禁令”的取消并不意味着短期内在校生结婚现象会增加。长期情况下,即使有所增加,也未必是坏事

  ◇ 之所以引发今天这个话题,可能是源于一种担心,担心教育部放开这个口子之后,会产生一系列问题,比如是否要给在校生婚假?学生如果生育的话,怎么办?孩子户口怎么入?我个人觉得这些担心都有道理,但某种程度上有点杞人忧天。事实上,本科生要结婚的毕竟不多,现在的学生还是比较现实的,不可能一时冲动不考虑其他问题。我们担心的问题他们也会想到。最近有一个关于男博士生和女本科生结婚的报道,看了后,我就想不出我们有什么可以为他们担心的。

  ◇ 结婚及其引发的生育等问题不是学校应该管的事情。现在一些大学校长之所以反对大学生结婚,是因为我们的大学管了不该管的事情,大学就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婚姻,生育不是大学应该管的。

  ◇ 婚姻,生育是人类赖以繁衍的天赋权利,不能因当事人身份不同而采取歧视政策。在校学生在合法前提下的婚姻和生育,应享受社会人同等的权利。相应的成本应由社会承担(社会的总成本不会因为给予在校生相应的福利而有所增加)。

  ◇ 学校不应干涉学生合法的婚姻和生育,但应有明确的导向意见,即不提倡在校大学生结婚。因为在校学生的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学习上。但目前,高校对在校生结婚这一话题在某种程度上处于失语状态。

  对大学生来说,不是一定要拥有婚姻,才能拥有性和爱情

  陆晶婧(复旦大学社会学系研究生)

  ◇“在校大学生可以结婚”这个政策不会对大学生的行为选择、观念选择有任何影响。我们曾做过这方面的调查,几乎所有的本科生都表示不会在校园里结婚。这一方面是出于经济的考虑,另一方面是因为大学求学期是非常难得的,而且在校生的心理还不够成熟,难以担当起婚姻的责任。

  ◇ 大学生对这个政策的出台持欢迎态度,他们说我们有这个权利,但用不用这个权利是我们的自由。现在婚龄都在往后移,而且很多事情不结婚也可以做。现在大学生对婚姻、爱情、性的态度已经变了,不是说一定要拥有婚姻,才能拥有性和爱情。

  ◇ 婚姻牵涉到一个生育的问题,目前在校的女研究生是不能享受生育福利(保险)的,相关的生育健康服务也比较缺乏。其实我们这个年龄结婚已达到晚婚晚育的要求,虽然我们的身份是学生,但我们也是国家的公民,也应享受社会这方面的福利。但如何保障学生的生育福利,现在仍然是一个很大的盲点。

  “规定”对维护个人权利,尤其是女性的权利是有益的

  孙中欣(复旦大学社会学系 副教授)

  ◇ 这个规定的出台,一方面体现了社会的进步和有关方面的远见,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迫的。因为人们的性观念已经变化了,爱和性并不是只有在婚姻的制度下才可以做,大学生的性行为是有关部门压不住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大学生就会有结婚、生育的动机和愿望,我们就要正视这个问题。

  最近两年,国家也出台了取消大学生年龄限制的规定,这样,多年以后,大学生的主体可能不再是18-22岁这个年龄段的人,可能会有年龄大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执行“在校大学生不准结婚”的规定,与法律的违背和冲突就会更加明显,到那时再来改变可能就更晚了。

  况且,当前个体的“单位人”状态已发生改变,学校应从学生的个人事务中退出,赋予学生应有的社会权利。只要在法律的框架下,学生都可以行使自己的权利,包括结婚。而这些,都不是学校该管的。

  ◇ 因为有了这个规定,大学生不会因为同居、怀孕而遭受道德的评判,也不会因此而被学校开除。社会在意识形态上给予了大学生的性行为以保护,使之具有合法性。

  当然,法律规定你有权这样做,并不是鼓励大家都这样做,但我们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很关键。出台这个规定,虽然不会出现大学生一窝蜂结婚的现象,但它创造了一个友好的氛围。

  既然大学生都可以结婚,那生育就不再需要遮遮掩掩。以前,硕士生、博士生虽然也可以生孩子,但真的怀孕了,还是有点难为情,有点害怕,担忧,甚至紧张地考虑流产,现在有了这个规定,对女性的生育健康是有利的。

  ◇ 这个规定对现有制度也提出了要求和挑战。

  第一,高校体制可能会有所调整。学校应该考虑为生育的学生提供学业上的支持,和养护孩子方面的支持,关于休学和学分的规定应该更加宽松。

  第二,生育保险应考虑扩及女大学生群体。现在的生育保险很大程度上还是看你的工作单位是否投了这个保险。因为大学生和学校没有雇佣关系,学校没有为他们投保,她们一旦生育,虽然可以报销生育的医药费,但不能享受生育保险补贴。在校生本来就没有收入,生育后,经济和精神上的压力都非常大,所以生育保险应该把这部分群体顾及上,但这笔费用不应该由学校承担,而是应该由社会某些部门来操作。

  第三,关于孩子的户口问题,这不会是很大问题,但需要一个明文的规定。

  第四,关于计划生育和生育健康。我不担心计划生育的问题,我担心的是生育健康的服务。大学生有性生活在校园里并不罕见,但大学生的生育知识却比较缺乏。所以生育健康的服务应该扩及到大学生这一群体。

  第五,妇联应该先介入大学生的婚姻家庭工作。既然传统观念认为,女性与婚姻家庭的关系更密切,那么,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指望以男性为主导的群体来关注女大学生的生育问题。当然我们希望将来有一天,生育不仅是女性的事,也是男性的事,全社会都来关注,但现在还为时尚早,所以还要妇联这样的性别群体先来做这方面的工作。

  在校大学生结婚范围还是很小的

  章琼(上海交通大学传媒学院 本科四年级学生)

  ◇ 我和我的同学都认为教育部出这个“规定”是对法律的尊重。虽然大学生可以结婚了,但我们学生还是比较理性的,很少有人会急着去结婚。学校和社会都没必要为此担心。

  ◇ 我国女性法定的婚龄是20岁,男性是22岁,所以教育部这个规定更多的是针对大学女生,男生毕业时才满22周岁,而女生也要在大三、大四才达到婚龄。

  ◇ 前不久某报报道了一个已婚的大学本科女生,她是目前中国最早结婚的在校生。 有人问她,对教育部出台这个规定的看法,她说我之所以结婚是因为我先生是个博士,有房有车,在经济方面有比较好的条件,婚后生活方面的问题我不用考虑很多,但我的情况是个例,比较特殊,我碰到了这样的先生,所以我现在生活得很幸福,但我幸福并不代表着大学生结婚就一定幸福。所以大学生选择婚姻还是应该谨慎。谈恋爱是两个人的问题,但一牵涉到结婚就要考虑很多问题。

  结婚所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生育,既然有“结婚权”,就必然有“生育权”

  施索华(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 讲师)

  这个规定是比较人性化的,但作为老师,也作为家长,我不赞成大学生在校就结婚。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婚姻生活,未必是现在大学生能承担得起的。

  ◇ 马克思为爱情所下的定义是:性爱加情爱等于爱情。性爱包括倾慕、怜惜、性欲等,情爱包括理想(信念、信仰、事业)、情操(责任感、义务感、道德感)、个性(气质、性格、兴趣能力)。大学生的爱情往往感性的成分多,浪漫大于理性,最后缔结为婚姻的只有极少数,就是持续到大四的也不多,大学生如果头脑一热而结婚,再因种种原因而离婚,对双方来讲都是一种伤害。

  ◇ 目前许多高校都实行了学分制,规定学生在一定的时限内完成学业方可毕业。过多的休假肯定是不现实的,对个人、对学校、对社会、对国家都没有好处。如果因超过了可以毕业的时限而退学,最大的浪费是国家的教育资源和大学生的前途。

  ◇ 中国的大学生基本上是属于消费群体,即使有些人勤工俭学,但收入与整个大学阶段的花费比起来还是少部分。结婚是要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大学生结婚的直接经济承担者就是家长。按现在一般家庭的收入状况,仅仅供一个大学生的衣、食、住、行及学费就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也许有的大学生会说,我们自立,不要家长来承担,但试问已经成家立业的年轻人,有几个是没有接受过或不需要接受家长帮助的?恐怕很少。

  ◇ 目前的大学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同居现象,如果大学生可以结婚,是否会减少同居现象?我认为不会,尽管现在大学生的开放程度已超过了成年人的想象,性问题也不再是什么忌讳的话题,但学生们还是有所回避的,同居的男女大学生也往往是半公开或隐蔽的,且数量与社会上同居的青年男女比较还是极少数。但是,当婚姻禁令取消,同学们身边开始出现大肚子的准妈妈或抱着孩子的爸爸、妈妈,婚姻和性问题将更加公开,那些不具有结婚条件的或是不想结婚的大学生可能会像社会上的人那样采取同居的方式。

  ◇ 大学是人生的一个特殊阶段,中国有一句话叫:“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的大学生普遍感到学习和就业的压力大,除了较好地完成学业,大学生们还要参加不同的社团组织,锻炼自己各方面的能力,而这些恐怕已经让大学生应接不暇了,如果再分出时间和精力用在家庭和孩子上,势必顾此失彼。

  ◇ 大学生的年龄在17-23岁之间,正处于心理上的“断乳”时期,生理上虽然基本成熟,但心理的发展并没有跟上生理发展的步伐。他们的适应能力往往不强,自我调节的意识比较差,总是幻想着去改变环境,而不会主动地适应环境。婚姻家庭生活与学校生活比较起来要复杂得多,有许许多多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年轻的大学生恐怕难以承受,处理不好甚至会导致一系列问题的出现。

  我们应从女性角度关注“规定”的出台

  潘文岚(上海师大法政学院副教授)

  ◇ 这个规定是一种解禁,体现了社会的开放和对人权的尊重。记得我们读大学时,校规改过三次,第一次,“大学期间严禁谈恋爱”;第二次,“大学期间不提倡谈恋爱”;第三次,对谈恋爱不置可否,没有相关规定。现在,允许大学生结婚,这反映了社会的进步。

  但是出台一个政策,如果相关政策不出台,就会导致很多问题滋长出来,比如生孩子,尽管是个案,但对在校女生也要有相应的保障。鉴于在校大学生不和学校发生聘用关系,所以我们提请有关方面出台相关配套政策。

  ◇ 对这个规定,我也听到了来自三方面的反对声音。

  首先,大多数家长都反对。中国的家长生活得很沉重,孩子的整个成长过程都要他们来担负,他们当然不希望孩子因为谈恋爱,乃至结婚而影响学业;部分师长也反对,认为学生应以学业为重,校园鸳鸯有损校风。再有是校长反对,这是因为没有相关政策可以参考,学生一旦生育会有许多事无法落实。

  ◇ 我们应该从女性的角度关注这一政策的出台。

  十年前,北大女生拒绝选美,她们认为我们北大女生就是美,她们人生的最高目标是实现自我。但是,十年以后,北大女生考虑的是怎样拥有一个美满的婚姻,怎样嫁一个好的男人。目前的就业压力使不少女大学生选择用婚姻来逃避,所谓“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而这个政策的出台,也许会进一步扩大这种影响。曾有一位亿万富翁征婚,征的就是“无性经验的知识女性”,而这样的女性在大学这块圣土里更容易找到。而社会上一些所谓事业有成的男子,也纷纷把目光更多地投在低年级的女大学生身上。他们用物质来换取女大学生的感情。我们的女生很单纯,但也很现实,她们会觉得,熬到大四找工作那么艰难,还不如先嫁得好再说。

  对这种现象我们现在就必须关注。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一件好事,可能会因此引发一些问题,比如离婚潮……对此,我们要有防范的意识。

  ◇ 我们学校可以做的,就是告诉学生婚姻和恋爱之间的关系,婚姻要靠什么来维系,婚姻在人生发展中的比重和位置,这些是可以引导的。虽然社会变的越来越宽容,但我们还是要提高女生自我保护的意识。我们可以办一些有关生殖生育的讲座,把这些知识事先灌输下去,防患于未然。

  ◇ 至于结婚是否能减少大学生同居,我不做这个考虑,我想援引李银河的一句话,这个社会要允许一些人使用结婚的方式来表达爱情,也要允许一部分人使用同居的方式表达爱情。夏艳宏(上海师大城旅学院本科一年级学生)

  ◇ 我非常支持这一政策。高校的制度管理应该人性化,把学生当作“社会人”来管理,尊重学生权利,尊重学生发展。结不结婚是一回事,有没有权利是另外一回事。

  ◇ 大学生可以结婚了,但同时,女生可能付出更多的代价。

首先,在传统的道德体系约束下,绝大多数大学生恋人不会同居。但有了“结婚” 这个理由,男生减轻了“道德负罪感”,女生减轻了“道德耻辱感”,双方容易从心理上接受同居行为。更何况当前的法律并未对未婚同居有所限制。而同居,往往让女生更容易受伤,由此产生的不仅是生育问题,更有堕胎这个非常敏感的社会问题。

  其次,现在校外有经济基础的男士与女大学生谈恋爱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大学生不可以结婚”这条禁令被解除后,女生可能未毕业就结婚了,而这时,女生对感情、婚姻、家庭的理解可能还不到位,她的婚姻生活可能会因此遭遇曲折。

  再次,过早陷入婚姻家庭,会影响女性参与社会运转的广度和深度,社会视野会因此变狭窄,社会地位也会因此而下降,时间一长,女性就会撑不起这半边天。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我的幸福生活网站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