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家在上海——沪上部分外来媳细诉上海生活
策划/执行:上海妇女学学会、金陵街道妇联 | 摘自:上海妇女2005年10月刊

上海市妇联新近发布的“外来媳”状况调查表明,上海“外来媳”家庭具有“弱弱结合”的普遍特征——41.6%的上海“外来媳”家庭月均收入在900元以下。全市10多万“外来媳”中,就业率只有34.6%,她们的工作以钟点工、临时工、零工等为主;其丈夫的受教育程度、在业率和职业地位等也均低于上海同龄男性。

显然,外来媳在上海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她们中的不少家庭正陷于贫病交加的困境。但耐人寻味的是,调查中有87.2%的外来媳对自己的婚姻状况表示满意。

主持: 钱美君(黄浦区妇联副主席)

王小玉(34岁,初中文化,来自江苏南通,)

初中没毕业,我就来到了上海,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

一开始,我们夫妻俩感情很好,可我生了儿子后,丈夫就下岗了。他先是摆摊做小生意,但总是做不好,赚不到钱。我也没有什么特长,只能在外面做做零工,清洁啦,洗碗啦,收入不多,也不稳定,总是做不长。因为没有户口,很多单位都不要我。现在,我在一家超市做,六、七百块钱一个月,丈夫帮个体老板打工,也只有七、八百块钱。这些钱,只能勉强糊口。

过去在我们乡下,没钱,自己田里搞点蔬菜吃吃就算了,可上海不行,在上海,一开门就要钱,一天再省也要用十几块钱。如果哪一天家里开销超过二十块,那我第二天就不买菜。买瓶酱油,吃光面。六块多钱一瓶酱油,可以吃好几次。

可儿子大了,十一岁了,他要读书,要吃饭,要各种开销。

孩子身体不好,小时候,总是发高烧,因为孩子看病没地方报销,我们就弄些冰,给孩子降温,结果孩子光抽筋就抽了三四次,实在没办法了,我们才送他去医院。

现在孩子看一次病,花费太大,为了给他增加点营养,平时我们就尽量省一点,中午经常吃泡饭打发,好菜留给孩子吃。

家里经济压力大,也影响了我们夫妻感情。

我丈夫本来就是很内向的人,不爱说话,在外面不顺,他就冲我发火,和我吵架,动不动就叫我回乡下去,有时还打我。那天他一个人喝闷酒,喝得醉醺醺的,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我也挨了他几拳。

他在家里,什么家务活都不做,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他会烧,会洗,可现在他就经常闷着头睡觉。我在外面做了十三个钟头,回家还要做家务。我也怨,火气一大也想吵。

他发火的样子,我很害怕,儿子也怕。每次我们吵,儿子在一旁就会惊叫:“不要吵,不要打了,再下去不得了了。”每次吵架都是我让他。

现在除了吵架,我们夫妻俩已经没什么话好说,我们都有两年多没好好说话了。但日子还得过。有时想想,我丈夫人不坏,主要是压力太大,心态变了。我也体谅他。我总觉得,再苦再苦,家庭是一定要维持下去的,为了孩子。

结婚后,我几乎没回过娘家,都是妈妈来看我,她也知道我苦。平时妈妈就托人来问候,我们母女俩就这样互相惦记着。

好在现在我们身体还挺好,可有力没处使呀,我和丈夫总是四处找工作,总是被人“退”“退”“退”,我们也习惯了。

以前,我一直哭,现在坚强多了,可总是感到苦不出头,我也想往前看,可越看越觉得害怕。万一家里有点什么事,可怎么办呀,没有人可以帮助我们,都得靠我们自己。

日子是一分一秒地过,要学会自己调整”

吴晓菊(52岁,大专文化,来自安徽安庆)

生活是得向前看。苦,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一条路不可能那么平坦。来到上海,每个人的心态都要平和些,不要有太多的期盼,能维持生活,已经算可以了。

41岁生了女儿。99年,为了女儿求学,我们一家来到了上海。我的爱人是知青子女。所以刚来的时候,我们都住在婆婆家。和公公婆婆,还有小叔子一起挤在一间房间里。晚上,我们搭一张钢丝床;早晨5点半,因为公公要起床,我们就得赶快把床收起来,摸着黑,在被子里穿好衣服……生活特别不方便。

我们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将心比心,公公婆婆原来一个很正常的家庭,因为我们三个人的进入,生活一下子被打乱了,一、两个月还可以,长此下去,肯定要有摩擦。所以不到半个月,我们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我觉得这点房钱凭我们的双手是能够赚来的。

其实,要说困难,每个人都有,但我不把它当作困难,因为在生活中,不可能什么事人家都给你安排好,凡事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劳动去争取。

我们租了一间7.5平方米的小屋,房租250元,虽然小,但这是我们自由的空间。当时我们夫妻俩的收入加在一起1000块都不到,先生因此把烟戒了。有时公婆会内疚地对我说:“我们实在没有能力来帮助你们。”这时,我会安慰老人:“我们既然能走出家门,不管外面是风是雨,一定要靠我们自己。”

可能是年龄的关系,这种生活,换了年轻人也许会觉得很苦。可我们以前苦过,当年插队落户,我们从城市来到农村,那时也是学生呀,我们用拿笔杆的手拿锄头,一插队就是好几年,栽秧、割稻什么都干,磨练出来了。我到上海时就想,大不了再第二次插队落户。

我觉得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你一定要充满信心,要往好处想,我不是说大道理,说风凉话,日子每天要过,而且是一分一秒地过,要学会自己调适。

有时心情不好,我就到书城去看书。上海书店很多,这么好的条件,在外地根本不可能。在书店里,我就看自己喜欢的书,这样,既打发了时间,也孵了空调。

人不要被生活的负担压得喘不过气来,要自己调整自己。只要有两只手,只要健康,不愁找不到工作。

现在,我们夫妻俩的收入加起来已经有2000多块了,日子明显好过了,休息天,我们就带着孩子,到附近的绿地打羽毛球,然后在外面简单地吃一点。其实,生活要靠自己来打发,来调剂,要想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也要动脑筋。

另外,学会做人也很重要。只要人做得好,不愁没人把你推荐、介绍出去。

我刚到上海的时候,给一个老人做钟点工,一天做两小时,一个月只有210元钱,而我们那时的房租是250元,但我还是一直做到她去世。我现在的房子是我的另一个东家搬了新房后,借给我的,她不肯收我的租金,但我不好意思。每星期赶到她家帮她做半天。我觉得做人,心要诚,要以心换心,以诚相待。人与人之间就应该是一种相互需要,相互尊重的关系。

“上海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竞争力”

朱志芳(34岁 高中文化 来自江苏镇江)

我的第一次婚姻是我自己选择的,对方是大学生,但我家里人坚决反对,甚至预言,你哭的日子在后头。不幸,我的婚姻被我家人说中。我这个人,苦日子能过,但不能容忍他在感情上的背叛。离婚后,我应聘在附近的小镇上做老师,教四年级语文。我教得很用心,也教出了点成绩。我们学校的一个老教师把他在上海的侄子介绍给我。因为第一次婚姻失败,这次我不敢自己做主,让父母拿主意。家里人看了后,都说他长得太矮,但人蛮老实。后来我就嫁到了上海,婆婆把我介绍到一个台湾人开的奶茶店上班。

虽然上海没有想象得那么好,但这个城市还是让我开了眼界,学到了不少东西。与老家相比,上海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竞争力。上海遍地是黄金,但那是有钱人的天堂。在这个城市生存,没钱是万万不行的。

因为我打字非常快,不久我就辞了奶茶店的工作,到一家私人企业作文秘。有2000元的收入,但上班比较远。业余时间,我考出了一些证书。老板给我报销培训费,但证书都归他了。

在我怀孕三个月时,我老公下岗了,如果他在我怀孕前下岗,我肯定不要这孩子,因为把下孩子生下来就要给他提供好的教育、好的生活,这需要经济上的保证。而老公在赚钱方面比较无能,他就满足于下岗后的800多块钱。刚下岗的时候,我让他去考驾驶员,他不肯,说自己胆小;我让他想办法找个工作,他却说有你在外面赚钱,我支持你好了。这话真把人气死。可没办法,他就这样。我婆婆告诉我,我老公小时候,特别乖,他妈在绣花,他可以坐在旁边一动也不动。我心里叹气,这样的人乖是乖,但没出息。

为了省钱,我回老家生了孩子,现在孩子已经两岁多了。

我一直比较喜欢看书,但我老公没有这方面爱好,他比我大十几岁,善良,体贴,老实,但我和他之间没什么话好说,我就天天记日记。平时倒是和婆婆无话不谈,相处地像朋友。我们和公、婆住在30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房子不大,但我能吃现成的,孩子也由老人照顾。

应该说,现在的生活衣食不愁,但我总是非常担心,不停地担心,因为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孩子在一天天长大,将来他要读书,作为母亲,我非常希望他能接受好的教育。所以现在除了交给婆婆的伙食费,剩下的钱我都存了起来。一切都为了孩子。平时一有空,我就带孩子去图书馆,我只有高中文化,我要抓紧时间看书,我希望自己能再多赚一点钱。

“我把心思都放在女儿身上”

班先惠(37岁 来自安徽 初中文化)

我来上海已经十几年了。虽然是外来媳,但我的日子蛮好过的。

我和我爱人原来在一家公司工作,我是他的手下。工作中,我们有了感情,就结婚了。他比我大8岁。

我们各自的家庭条件都不错,但结婚时,我们没有依赖父母,结婚开销都是我们两个人的,房子也是自己贷款买的。我爱人很能干,虽然他没念过大学,但钱挣得比较多。我一怀孕,他就不让我上班,我一直停到现在。爱人只要我把家里管好,把女儿带好,就可以了。钱由他来挣。

女儿上幼儿园,我陪她跳舞,弹琴;女儿读小学,我负责接送。家里的事我作主。挣的钱也都交给我,要用再问我拿。

虽然我不上班,但我也没闲着。房市低迷的时候,我买了两套房子,现在翻了好几倍。

应该说,我们小家庭的日子过得比较富足,爱人对我也很好,单位有什么活动,他都会带我去。

现在我的心思全部放在女儿身上,但让我头疼的是,我学历不高,只有初中文化,而女儿的学习成绩很好,接受能力比我强,她有点瞧不起我。有时她问我三句,看我答不上来,就不问了。只有弹琴,我还能说说她。因为从第一节课开始,我就和她一起上、一起学。有时,我爱人会出来调节我和女儿之间的“矛盾”。他会对女儿说,没有你妈妈的培养,你哪会有现在本领。

空下来,我也到书城去看书,主要看“怎样教育孩子”方面的。我打算等到女儿读初中,再去找一份工作。我教不了她,那我就赚钱请一个家庭教师来教她,女儿长大了,会明白妈妈的心思。

“只要他人好,就这么过算了”

曾爱英(40岁,初中文化 来自湖南农村)

我和丈夫在湖南株州认识。他是上海人,但父母都在外地。95年我们在上海结婚,什么仪式都没办。本来我很想出去旅游,但舍不得花钱,反正只要人好,就这么过算了。

婚后的日子过得平平常常。在上海我没有亲戚,刚来我有点怕,因为上海离老家太远了。我们没有住房,和他叔叔住在一起,房子只有12平方米。后来叔叔的女儿也要回上海了,为了房子,一家人就天天吵,最后老公单位分了一间房,很破,连烧饭的地方也没有,楼下人家炒菜,油烟全跑进我们家。

孩子出生后两三个月,爱人突然胃出血,开刀,用的一分钱也没有了。后来病好一点,他去上班,但不久单位检查身体,他又被查出了肝炎。这对我们家打击很大。我生了孩子不仅没人照顾,还要照顾他。

他在家里不做家务,也不管孩子,比较懒,这也是一种习惯。

娘家,结婚到现在就回去3次,没钱呀,没办法回去,回去就是钞票,

“夫妻俩要一起成长”

陈江红(32岁 大专文化 来自内蒙)

我先生是上海支边知青子女。小时候,他在上海长大,中学时到内蒙古,我和他是中学同学。后来,他从上海交大毕业后,又和我在呼和浩特的同一个公司上班。我们就开始交往了。因为喜欢上海,工作没多长时间,他又考回上海交大读研究生,我也跟着过来了。

上海是一个节奏很快的城市,生存压力比北方城市要大很多。初来乍到,语言不通,饮食习惯不同倒也能慢慢适应,最难的是找工作。虽然我曾在内蒙的国企做过出纳和统计,可是在上海公司做财务一定要有上海户口。

那时我和先生还没结婚,他要忙自己的学业,而我在上海,又没有任何熟人和亲戚,我觉得特别孤独无助。我就去学计算机,其间认识了一位离休老干部,经他介绍,我在一家小公司做计算机维护。

这是我第一次在他乡受到别人的关怀和照顾。我非常感激这位老人,也深深感到,凡事要靠自己努力,只有不断的学习和充实自己,才能抓住机会。

我和先生结婚已经六年了,上海男人好像比北方男人更体贴些。我老公是个好学独立的人,刚开始因为观念上的差别,我们说话有时也会提高嗓门儿,但也就是在争论中,我们相互理解和体谅对方。再说,我们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爱好——计算机,所以相互之间比较容易沟通。

我总觉得婚姻中两个人的层次不能相差太大。有一次,先生对我说:“在上海,我们都得成长,如果我在成长,而你还是停留在原来的层面,肯定不行。”我觉得先生的话说得不错。夫妻双方应该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都保持独立,女人不能结婚后就去依附男人,把自己的一切命运都押在另一个人身上。只有人格的平等和独立,才会有平等的爱。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我的幸福生活网站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