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让礼仪成为我们的生活状态
□策划/执行:上海市妇女学学会 本刊编辑部 | 摘自:上海妇女2006年3月刊

现在距离上海世博会开幕,还有4年。

4年,我们可以借鉴、引进先进的办博理念和管理模式,但无法引进“市民素养”。市民素养是城市精神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构成城市综合竞争力的要素。市民素养的提升需要社会、个人共同来实现,

陈良宇书记曾指出:“要以迎2010年上海世博会为抓手,继续加大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力度,虚事实做,以崭新的城市文明形象和良好的市民综合素质,成功演绎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

作为迎世博行动计划之一的“百万家庭学礼仪”,今年被列入上海市政府的实事项目,提升市民素养将因此成为一项“全民运动”。

——上海市妇联主席 孟燕

主持:李汉琳(上海市妇女学学会办公室主任)礼仪是生活的玫瑰

林华(现代家庭杂志社副编审 女性问题专家)

几年前,靳羽西跟我说她要办一个礼仪学校,让中国人学一些重大场合的国际规矩,她告诉我其中有不少内容是教你怎样吃西餐。当时我的直觉是,礼仪好象不应该只是这样,礼仪所要求的重点好象也不应该是在这里。即便国人掌握了吃西餐的规矩,且一个细节都不错,但这和人的素质的关系好象还是不太大。

那么礼仪到底应该是什么?

曾有中央台“面对面”记者采访北京市市长王歧山,说现在奥运会场馆建设按原计划都已脱期,对此你不着急吗?王歧山笑了,说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中国的体育是举国体制,一旦来不及,一声令下,所有事情都会让路,所有建筑奇迹都能创造出来,到奥运会这一天,北京所有的场馆一定能保质保量地建成,所以在这点上我没有丝毫担心。我现在担心的一是交通,因为交通是需要配合、需要礼让的,其中有很多礼仪;二是所有观看比赛人的教养。不论是篮球、足球还是排球比赛,我们主场的教养都让我脸红。如果那天,当一个运动员进场时,我们的观众不知道要鼓掌欢迎;客队赢了,我们仍然会“嘘“声一片……这些才是我最担心的,而且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着力。

现在,上海有很多剧院,每个剧院在剧场休息时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比如上厕所。只有上海大剧院,上厕所的规矩是和国际接轨的,等候的人都排在门外。再比如,谢幕,也只有大剧院的观众是等到最后一个节目结束后才起来鼓掌的。

这是一种习惯的培养。

我觉得我们要讲的礼仪很大一部分应该是这样的礼仪。礼仪有一部分是知识,是需要学习的;有一部分是教养,是需要日积月累地熏陶,慢慢变成习惯的。

当年美国芝加哥妇女在三八节游行时提出了一句口号:我们要面包,我们要玫瑰。礼仪就是玫瑰,就是怎样让女人生活得更加好。但是在争取“面包”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斗争,我们忽视了玫瑰,忽视了礼仪,忽视了生活应有的姿态。

有一张碟片,叫《巴黎玫瑰》,记录的是一件真实的事情。1942年,巴黎被德国悄悄占领。在德军进入巴黎的那天,有一个卖花姑娘,因为没有人来她的花店买花,她感到非常难过。她不是担心自己的生意,而是为巴黎人被占领后的精神面貌而难过。于是,她将店里所有的玫瑰以及她从别人店里买来的玫瑰一起打包分送到她原来的顾客以及街坊邻居手中。她的行为感动了巴黎人。第二天早晨,驻扎在香谢丽舍大街的德军发现,走在街上的巴黎女人们,每人都是手捧鲜花,面带笑容。当时德军就说,这个民族是无法被征服的,尽管我们占领了他们的国土。

这个故事其实离礼仪很近,礼仪应该成为我们生命的一种状态。

我有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朋友,业余时间她玩滑翔、玩潜水、玩攀岩,我很惊讶她为什么要玩这些。她告诉我多年前她患了乳腺癌,这么多年她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把这件事忘掉,她要做的就是带有征服感的事情。尽管这件事很难忘记,但她现在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年轻很多。碰到这类事,她的生命态度就很好。

我现在蛮佩服一个人的。这几年,他的处境一直不好,但是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发牢骚,也不会有很多泄气的话,也不会背后讲对立面的坏话。这样一种教养其实真的蛮要紧的,所以讲礼仪的话,这些都是礼仪的表现形式。

礼仪是友谊的桥梁

刘辛培(现代家庭杂志社 编辑)

礼仪是一种生存状态,它关系到我们社会的发展,也关系到社会成员的生活质量。礼仪也是一种生产力,讲社会和谐,礼仪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今天的话题是“让礼仪成为我们的生活状态”,这里除了讲礼仪,还要讲生活。如何生活?关键是靠人和人之间的依存。

我们现在已没有鲁宾逊,我们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和不同地域、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的人合作、打交道。为了有质量地生活,我们要交很多朋友。交友中,礼仪是必须的桥梁。礼仪对交友的基本要求是“宽”。有人提出“糊涂交友”的概念,这个“糊涂”是指交友要不拘小节,难得糊涂,要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要对“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些古训进行反思。其实这些话的对错完全在于一个人的意念,因为道不同也可以找出共同点,发展共同的利益。比方说我们国家以前有很多敌对国家,现在我们已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友好关系,我们国家的发展也因此有了很坚实的基础。现在国共两党“相逢一笑抿恩仇”,就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共同点,我们有了一个开放的心态,懂得“尊重他人,求同存异”(这是礼仪的核心内容)。儒家说“善人者,人亦善之”,你对别人示好,人家也会有积极的反应,说不定还会助你一臂之力。所以交友要宽,这个宽不仅仅是交友要广泛,更是指朋友相处要宽以待人。

有一个笑话。在一个拥挤的广场上,某男子包上的拉链不小心拉破了某女子的裙子。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日本,往往是男的还未开口,女的马上会说:“不好意思,我裙子的质量不好,给您添麻烦了。”然后训练有素地从包里拿出别针,把裙子弄好,匆匆走了。若发生在美国,男人往往会拿出名片,说:“我为自己的失礼而道歉。名片上有我律师的电话,如有法律问题,可以找我的律师。”若发生在英国,英国男人会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士身上,并为她叫辆出租车,把她送回家。若发生在中国,女的会跳起来,骂:“你眼睛瞎掉啦?”而男的亦会马上回击:“你眼睛才瞎掉呢!”于是吵了起来,引来很多人的围观,最后警察把两人送到派出所解决。

虽然国情不同,但遇事不肯道歉是中国人礼仪上的欠缺。西方人时常把“I am sorry”挂在嘴边,而中国人不习惯,好象一道歉,自己就错了。

亚洲人中,韩国人也很善于道歉。黄禹锡事件之所以没有影响首尔大学的声誉,是因为该大学一点没有袒护黄禹锡,而是适时适地地就这件事向国民进行道歉。另外韩国女演员李成延,因为扮演的角色伤害了韩国慰安妇,她就跪在地上向慰安妇谢罪道歉。可是当类似的事件发生在中国某女演员身上时,她却说“我不知道这些事,我为什么要道歉?”其实,李春延和这位中国女演员一样,都是年轻人,拍电影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些历史背景,但她知道以后就道歉,请求宽恕。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不肯道歉?我觉得我们不是不掌握道歉的技术,而是丧失了道歉的心情。中国人太爱面子,一道歉就觉得理亏,面子上难看,所以一定要把假话说圆了,把亏心事说得像没事一样,以保全所谓的面子。故而做了错事一定要像做了正确事一样,理屈而词不穷,心中有鬼反而要唱歌壮胆,越是理亏越要摆出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以便消灭道歉的威胁。

其实一个文明的社会不仅基于法律,更应基于道德良知,道歉是礼仪的要求,也是良知的显现。待己者当于无过中求过,待人者当于过中求无过。

另外,遇事能为别人着想,能把人往好处想,也是交友的礼仪。

能为别人着想不仅能开阔心灵的空间,更能赢得人际的和谐,所谓吃亏是福,能为别人着想,是天下第一等学问,它为吃亏的人赢得了朋友和机会。李嘉诚谈生意的时候,一定要先想对方能够赚多少,我们常说“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大丈夫要有这个气度才好。

过去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第一礼仪,现在我明白了,当每个人都能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更加温暖和谐。对这个和谐来说,孝敬老人是总的开始,然后整个社会才能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社会将会因此变得更加和谐。

礼仪是伦理关系的表达

周中之(上海师范大学法政学院 教授)

我是研究伦理学的,伦理学和礼仪的关系是很密切的。中国古代孔子讲仁、孟子讲义、荀子讲礼,礼仪其实是伦理关系的表达。

我们国家是礼仪之邦,我国文化非常强调伦理、强调宗法血缘关系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中国的礼仪是建立在伦理基础上的,伦理最基本的是体现在家庭当中,而国是家的放大,由家庭的伦理引申出整个社会的伦理。

现在我们讲礼仪,一是为了迎接世博会,增强城市软实力;二是为了社会和谐发展;三是为了提高个人生活的幸福感。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家庭物质条件很丰富的人,不一定感到很幸福;有些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每个人都生活得很和睦。因为相濡以沫反而会提高生活的幸福感。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不稳定对整个社会有很大影响。而家庭不稳定很重要的原因是存在礼仪问题,家庭成员相互之间没有很好的尊重。虽说家庭是最具私密性的场合,但这并不改变人性的一般需要,例如尊重的需要。即使是家人,也需要常怀尊重和感激之情。

礼仪上的表达是很能体现这方面感觉的。家庭中,除了夫妻关系,还有两代人之间的关系。家庭内部的伦理关系特别丰富。要处理好这些伦理关系,在相互交往中必须讲究一定的规范,而这些规范往往是通过礼仪表现出来的。比如我给母亲送的东西不一定很考究,有时就是送八个橘子,但我坚持每天中午十二点半打个电话给她,使她每天有一个期盼,让她感受到来自子女的温暖。

中国的礼仪既有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架构,也存在一些不合理

孙小琪(现代家庭杂志社 社长、总编 市妇联兼职副主席)

中国历来被称为礼仪之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温良恭俭让”、“不学礼无以立”,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在中国历史上,道德教育一直与社会文化建设息息相关,通过深厚的礼仪文化的营造,实现道德的教化,这就是中国传统德育的一大特色。礼的精神内核是人伦关系、伦理价值,礼是人与人之间秩序的建立,礼源于生活,首先表现为一种生活仪式,最后上升到伦理道德高度。

现在为什么重讲礼仪文化,并对广大市民进行重新教育和熏陶,而且觉得迫在眉睫?我感到这和我们的历史有关。

中国传统文化的礼仪有时还是很复杂的,至少在我受教育以后,有一段时间我对礼仪是很不屑的。追溯到“五四”的反传统,那时要推翻封建礼教,砸烂“三纲五常”;到文革,那时“造反有理”,“批林批孔批克己复礼”,这“礼”里头既包含了一种大的规则,也包含了一些小的礼貌。最近一、二十年,市场经济的发展对整个社会生活、政治文化都有所冲撞,我们所习惯的价值取向正经受着震荡和质疑;另外市场经济追逐利润、惟利是图的取向,更是对原有的一些超功利道德取向的一种否定和反叛。经过这样的折腾,我们现在对一些礼仪文化就感觉陌生,比如刚才说到的笑话,日本、美国、中国女孩在裙子被划破时的反应迥异,这除了中国整个历史对礼仪文化的颠覆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我们的资源是比较匮乏的。如果我们的公共汽车不要那么挤,如果这种情况只是偶然地发生,如果每个人都有很富裕、很安定、很祥和的心态,有一个很和谐的氛围,那么在很多问题上,就不至于出现一上来就表现出没有安全感的自我保护的强词夺理的姿态。当然,我并不是为这样的姿态进行辩护,我只是觉得认识礼仪文化还是要看一些具体原因和具体历史的。其实如果脱离开一些很复杂的原因,中国人还是很优秀的,勤劳吃苦,互相帮助,邻里温情也是做得很出色的。问题是习惯不好,习惯不好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历史原因、经济原因、政治文化的原因。

现在重提礼仪文化,也有一个与时俱进的问题。回过头来看中国的礼仪文化,其内涵丰富,包括尊老爱幼、择友交朋、诚信等等。其中有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架构,但也存在一些不合理。鲁迅说要打倒吃人礼教,有些东西也是从吃人文化中来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复古,因为今天的社会和那时不一样,今天的上海正在日渐融入国际大都市的地位,上海市民的行为在有些方面要与国际接轨,这样才能打消相互之间的隔阂,减少相互交往的代价和成本。假如我们的礼仪太过复杂而且又固执己见,有时也会适得其反。比如中国的劝酒,表示的是一种诚意,是待客的礼数,但外国人就是不习惯,甚至感到不可理喻。当对方不能接受你的基本的行为规则,他就会认为你的文明程度不够,他会对未来的合作失去信心和关心。

学礼仪是为了提高文明程度,让大家觉得在交往中我们有共同的规则。因此学习礼仪,首先我们要熟悉通用的规则,其次要有真情,否则就会流于形式,被一些烦琐的形式弄得疲累不堪。比如尊老就要从老人的需要出发,以人为本。老人不会在乎你说了多少好话,给了多少礼品,他在乎的是你对他是否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我们要纠正的是一些人人都看到的而且都不能接受的不太文明不太好的习惯。使每一个人都能文明、优雅、舒畅地生活。生存方式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我们要以人为本地生活,而这样的生活需要文明礼貌的外衣、行为习惯,但也要有一个适度。普及这样的文化是相对于我们的太粗糙、太不讲究、或者说不尊重他人、不尊重自己的情况而言的。

如果一个人不会沉默,不会安静地倾听,这样的教育总不是成功的

翁敏华(上海师范大学女子学院 副院长)

我们的女子学院成立于2000年,从那天起到现在,学院一直被人质疑。因为学生看上去都比较整齐,清秀,有人说我们是在办“美女”学校,对此我们无从辩解,但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要扭转大家的误解,告诉社会,我们办的是“才女”学校。其实,除了培养才女,我们还想培养现代淑女。

我们学院有个院训,叫做“我是风景,我是目光”,这是西蒙波娃的一句话。人,首先应该是美的,这样才能成为风景;但同时又应该是智慧的,这样才能赢得目光。没有智慧就没有目光。惟有目光深邃,你的风景才会深邃;惟有目光隽永,你的风景才会隽永。我经常对学生说,如果不是为了目光,你不用进大学,你现在就是风景,一道浅浅的风景。随着年龄的递增,你的风景就会递减,直至没有风景。所以目光很重要,当你有了智慧,这道风景才会很持久。

秦怡是我们学院的兼职教授,每次她来给学生开讲座,都用不着说什么,她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楷模,如果女子学院培养出的学生能像她那样到了80岁还依然有风景,那就成功了。

我对学生的要求是两句话,“眼里有活,目中有人”,这也是一种礼仪。

面试的时候,有些老板故意在门口横一把扫帚,一些学生就抬脚跨过去,没人把扫帚拾起来。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人看不上眼,因为她眼里没活。

现在很多年轻人目中无人,老师上完一节课,学生就走人,连个微笑都不给。我不知道学生是否是在玩深沉、玩酷,但我希望她们学会微笑。如果我们的学生眼里没活,目中无人,别的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们的礼仪曾经被革命“革”掉了,文革时,很多人打招呼就是上前打一拳,然后说声“他妈的”,现在,礼仪开始回归我们的生活,我们学会了说“你好”。

88年,我和先生一起去日本,感觉日本社会非常讲究礼仪,我们也潜移默化地受了点影响。出门前,我们会说一句“ぃってきます(我走了)”,另一个会说:“ぃってらっしゃぃ(请走吧)”,或“きをつけて(当心)”; 回家后会说“たたぃま(回来了)”,另一个会说“ぉかぇり(欢迎回来)”。问题是回国后,这样的日语问候语我们又渐渐地丢失了,我们好象不习惯这样的表达。

中日韩三国的文化很近,但也有很远的地方。

我们礼仪中还有一个很欠缺的方面,就是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搅太多。我们缺少一种“剧场礼仪”。中国人读书极为讲究,要净手、焚香,甚至要更衣,正襟危坐,但看戏却极不讲究。进了戏园子,毛巾都可以扔来扔去,上面唱,下面一起唱,打拍子、说话、嗑瓜子,就连《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薛宝钗这样的贵族子弟都是这样。看戏对中国大众礼仪文化的影响太大了,由此生发出来的就是现在上课时学生不遵守纪律,会场上,秩序太差,大家都习惯性地喜欢点评。

为此,我向我的学生引进一种日本式教育——“沉默训练”。上课的时候,我不会一上去就讲,因为学生的心没有定下来,所以每次我要花五分钟进行“沉默训练”。拿一个玻璃杯,泡些茶叶,大家看着杯子,茶叶不落底我不开讲。这不是浪费时间,这是教育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如果一个人不会沉默,不会安静地倾听,这样的教育总不是成功的。我对学生说,沉默是金,我们不要话那么多,不要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插嘴,这样会变成一个嘴碎的女人,这是最要不得的。嘴碎成习惯,要改就难了。

我觉得男女的礼仪还是有区别的,女性更应该讲究一点。因为女性应该给各方面的生活,带来柔软性、润滑性、美感性,她应该有一种母性的关怀和光辉。女孩子也一样,她应具有女儿性,这和母性是相通的。

好在礼仪还是可学可练可造的,尤其是对年轻的学子。我们学院开设礼仪课,上没上过礼仪课,学生走出来的姿态就是不一样。毕竟学子们还处于可造的年纪。

在独立、能干、关爱的基础上谈“礼仪”,才能上升到“优雅”的层面。

陆武(市三女中 校长助理)

“独立、能干、关爱、优雅”是我们学校对女生的培养目标,也是做人的根本。

礼仪更重要的是一种素质,而这种素质离不开独立、能干、关爱、优雅。

首先,独立就是要平等,很多礼仪都需要平等。比如现在许多学生见了老师不问好,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学生应该不问好,为什么?因为老师就没向学生问好,学生向老师问好的时候,很多老师的表情都很漠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凭什么要学生给老师问好?生活中很多问题就是一个平等的问题。如果没有平等,没有自我的独立,女孩子即使嫁了好老公,她的礼仪也就是跪在那里举案齐眉。

另外独立也是一种精神状态,一个失去自我的人,他的礼仪是不行的。为什么一些饭店招待生说的“欢迎光临”让人心烦,因为这种声音没有自我,这句话不是发自内心,只是出于职业的习惯。有一个自我,这是礼仪的前提,只有这样才能把内在的修养变成外在的礼仪。

第二,能干。礼仪不是一个单打一的东西,不能单靠礼仪打天下,礼仪一定要和知识才华结合在一起,才有生命力。能干是礼仪的关键,它能把礼仪从技术层面变为我们的生活习惯。

第三,关爱。这是礼仪的核心,礼仪就是表达爱,表达你对他人的尊重。别人讲话的时候你自顾自说话,不能倾听,就是因为你眼里、心里没有别人,你没有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对别人,你没有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爱。离开爱,礼仪只是一个空壳。

第四,优雅。优雅是礼仪更高层次的表现。就说秦怡,如果她没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没有才艺,光是礼仪,那肯定是很单薄的,不会有优雅。优雅是和事业、和生活的阅历结合在一起的。只有在独立、能干、关爱的基础上谈礼仪,才能上升到优雅的层面。

我们要由内而外地提倡礼仪。虚伪的、悲观的人的目光和微笑反映不出礼仪,礼仪是不能硬来的。

职业礼仪不是约束,而是职业人对己、对人、对工作的一种责任体现

马海燕(东方商厦礼品百货商场 实习经理)

职业礼仪是人际交往中,以约定俗成的方式表现的律己敬人的过程,它涉及穿着、交往、沟通等一些内容;职业礼仪也是构造上海人文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职业礼仪首先是一种德行。从个人修养的角度说,礼仪是一个人内在修养的外在表现;从交际角度说,礼仪是一种交际方式、交际艺术,是向人表示尊重友好的方法;从传播角度看,礼仪是相互沟通的技巧。

职业礼仪的专业性、特殊性决定了它比生活礼仪、社会礼仪有更多更严格的规矩。职业礼仪对职业人来说并不是一种约束,而是职业人对己、对人、对工作的一种责任体现。

“礼在东方”是我们东方商厦最早的广告语,也是我们企业文化的核心,13年的经营,我们始终坚持以礼为先、诚信为本,为顾客提供人性化服务,为顾客营造礼品的世界、礼貌的服务、礼仪的氛围。

从最早的礼貌服务到现在的全方位服务,从最初对服务员的基础培训到现在的微笑培训,公司注重让员工由内而外地展现职业风范。事实上,也只有将礼仪转化为德行修养,再转化为外在行为才能将礼仪的条条框框随手拈来。如果仅仅把礼仪当作社交技巧,必然丧失待人处世的真诚,磨灭礼仪的真谛。

另外,职业礼仪也是社会化的道德行为规范。职业礼仪虽然是从个人的仪表、仪态、仪容来体现,但怎样才能更好地塑造个人形象,充分展示个人的内在修养?礼仪更多是存在于细节当中,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中。只有和谐相处,互相关爱,职场才不会显得压抑,工作才会变得美好,每个人才会热爱自己的岗位。

礼仪不是客套,它需要一颗宽容体谅的心

唐文青(《上海妇女》副主编)

有一句话,叫“礼由心生”,礼仪不是形式的优雅,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刚才翁院长说,她希望自己的学生学会微笑,因为微笑是人际交往的润滑济,也是一种礼仪。现在,不仅是宾馆、饭店、商场等服务行业要求微笑服务,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也开始提倡微笑礼仪。但是同样的笑容却会传递不一样的内容,当这种微笑不是发自内心,而是带着职业化的矜持,带着漠视的眼神,这样的微笑反而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走进商场,一些营业员的热情周到让人消受不了,对顾客的赞不绝口总觉得不那么由衷,有点不怀好意。当所谓的服务需要你防范的时候,礼仪又何从谈起。

说到底,礼仪不是客套,客套总有那么一点动机,而礼仪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客套可以学会,而礼仪需要养成。英国有句老话:一代可以出一个富翁,却出不了一个贵族。

当礼仪成为一种品质,除了训练,更需要自律,因为礼仪的本质是温良,是体谅、照顾他人的感情。

知礼而后知轻重。礼仪是个人修养、知识与阅历的体现,讲究礼仪也是一种人生态度,在为人处世上,有礼貌的人都会有一颗宽容体谅的心。他们知道体恤别人的难处,懂得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做事有理、有力、有节。在人与人的交往上,礼仪是温暖的笑容,是宽容不计较的态度,是体贴的话语。

现在距离上海世博会开幕,还有4年。

4年,我们可以借鉴、引进先进的办博理念和管理模式,但无法引进“市民素养”。市民素养是城市精神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构成城市综合竞争力的要素。市民素养的提升需要社会、个人共同来实现,

陈良宇书记曾指出:“要以迎2010年上海世博会为抓手,继续加大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力度,虚事实做,以崭新的城市文明形象和良好的市民综合素质,成功演绎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

作为迎世博行动计划之一的“百万家庭学礼仪”,今年被列入上海市政府的实事项目,提升市民素养将因此成为一项“全民运动”。

——上海市妇联主席 孟燕

让礼仪成为我们的生活状态

□策划/执行:上海市妇女学学会 本刊编辑部

主持:李汉琳(上海市妇女学学会办公室主任)礼仪是生活的玫瑰

林华(现代家庭杂志社副编审 女性问题专家)

几年前,靳羽西跟我说她要办一个礼仪学校,让中国人学一些重大场合的国际规矩,她告诉我其中有不少内容是教你怎样吃西餐。当时我的直觉是,礼仪好象不应该只是这样,礼仪所要求的重点好象也不应该是在这里。即便国人掌握了吃西餐的规矩,且一个细节都不错,但这和人的素质的关系好象还是不太大。

那么礼仪到底应该是什么?

曾有中央台“面对面”记者采访北京市市长王歧山,说现在奥运会场馆建设按原计划都已脱期,对此你不着急吗?王歧山笑了,说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中国的体育是举国体制,一旦来不及,一声令下,所有事情都会让路,所有建筑奇迹都能创造出来,到奥运会这一天,北京所有的场馆一定能保质保量地建成,所以在这点上我没有丝毫担心。我现在担心的一是交通,因为交通是需要配合、需要礼让的,其中有很多礼仪;二是所有观看比赛人的教养。不论是篮球、足球还是排球比赛,我们主场的教养都让我脸红。如果那天,当一个运动员进场时,我们的观众不知道要鼓掌欢迎;客队赢了,我们仍然会“嘘“声一片……这些才是我最担心的,而且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着力。

现在,上海有很多剧院,每个剧院在剧场休息时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比如上厕所。只有上海大剧院,上厕所的规矩是和国际接轨的,等候的人都排在门外。再比如,谢幕,也只有大剧院的观众是等到最后一个节目结束后才起来鼓掌的。

这是一种习惯的培养。

我觉得我们要讲的礼仪很大一部分应该是这样的礼仪。礼仪有一部分是知识,是需要学习的;有一部分是教养,是需要日积月累地熏陶,慢慢变成习惯的。

当年美国芝加哥妇女在三八节游行时提出了一句口号:我们要面包,我们要玫瑰。礼仪就是玫瑰,就是怎样让女人生活得更加好。但是在争取“面包”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斗争,我们忽视了玫瑰,忽视了礼仪,忽视了生活应有的姿态。

有一张碟片,叫《巴黎玫瑰》,记录的是一件真实的事情。1942年,巴黎被德国悄悄占领。在德军进入巴黎的那天,有一个卖花姑娘,因为没有人来她的花店买花,她感到非常难过。她不是担心自己的生意,而是为巴黎人被占领后的精神面貌而难过。于是,她将店里所有的玫瑰以及她从别人店里买来的玫瑰一起打包分送到她原来的顾客以及街坊邻居手中。她的行为感动了巴黎人。第二天早晨,驻扎在香谢丽舍大街的德军发现,走在街上的巴黎女人们,每人都是手捧鲜花,面带笑容。当时德军就说,这个民族是无法被征服的,尽管我们占领了他们的国土。

这个故事其实离礼仪很近,礼仪应该成为我们生命的一种状态。

我有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朋友,业余时间她玩滑翔、玩潜水、玩攀岩,我很惊讶她为什么要玩这些。她告诉我多年前她患了乳腺癌,这么多年她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把这件事忘掉,她要做的就是带有征服感的事情。尽管这件事很难忘记,但她现在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年轻很多。碰到这类事,她的生命态度就很好。

我现在蛮佩服一个人的。这几年,他的处境一直不好,但是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发牢骚,也不会有很多泄气的话,也不会背后讲对立面的坏话。这样一种教养其实真的蛮要紧的,所以讲礼仪的话,这些都是礼仪的表现形式。

礼仪是友谊的桥梁

刘辛培(现代家庭杂志社 编辑)

礼仪是一种生存状态,它关系到我们社会的发展,也关系到社会成员的生活质量。礼仪也是一种生产力,讲社会和谐,礼仪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今天的话题是“让礼仪成为我们的生活状态”,这里除了讲礼仪,还要讲生活。如何生活?关键是靠人和人之间的依存。

我们现在已没有鲁宾逊,我们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和不同地域、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的人合作、打交道。为了有质量地生活,我们要交很多朋友。交友中,礼仪是必须的桥梁。礼仪对交友的基本要求是“宽”。有人提出“糊涂交友”的概念,这个“糊涂”是指交友要不拘小节,难得糊涂,要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要对“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些古训进行反思。其实这些话的对错完全在于一个人的意念,因为道不同也可以找出共同点,发展共同的利益。比方说我们国家以前有很多敌对国家,现在我们已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友好关系,我们国家的发展也因此有了很坚实的基础。现在国共两党“相逢一笑抿恩仇”,就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共同点,我们有了一个开放的心态,懂得“尊重他人,求同存异”(这是礼仪的核心内容)。儒家说“善人者,人亦善之”,你对别人示好,人家也会有积极的反应,说不定还会助你一臂之力。所以交友要宽,这个宽不仅仅是交友要广泛,更是指朋友相处要宽以待人。

有一个笑话。在一个拥挤的广场上,某男子包上的拉链不小心拉破了某女子的裙子。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日本,往往是男的还未开口,女的马上会说:“不好意思,我裙子的质量不好,给您添麻烦了。”然后训练有素地从包里拿出别针,把裙子弄好,匆匆走了。若发生在美国,男人往往会拿出名片,说:“我为自己的失礼而道歉。名片上有我律师的电话,如有法律问题,可以找我的律师。”若发生在英国,英国男人会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士身上,并为她叫辆出租车,把她送回家。若发生在中国,女的会跳起来,骂:“你眼睛瞎掉啦?”而男的亦会马上回击:“你眼睛才瞎掉呢!”于是吵了起来,引来很多人的围观,最后警察把两人送到派出所解决。

虽然国情不同,但遇事不肯道歉是中国人礼仪上的欠缺。西方人时常把“I am sorry”挂在嘴边,而中国人不习惯,好象一道歉,自己就错了。

亚洲人中,韩国人也很善于道歉。黄禹锡事件之所以没有影响首尔大学的声誉,是因为该大学一点没有袒护黄禹锡,而是适时适地地就这件事向国民进行道歉。另外韩国女演员李成延,因为扮演的角色伤害了韩国慰安妇,她就跪在地上向慰安妇谢罪道歉。可是当类似的事件发生在中国某女演员身上时,她却说“我不知道这些事,我为什么要道歉?”其实,李春延和这位中国女演员一样,都是年轻人,拍电影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些历史背景,但她知道以后就道歉,请求宽恕。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不肯道歉?我觉得我们不是不掌握道歉的技术,而是丧失了道歉的心情。中国人太爱面子,一道歉就觉得理亏,面子上难看,所以一定要把假话说圆了,把亏心事说得像没事一样,以保全所谓的面子。故而做了错事一定要像做了正确事一样,理屈而词不穷,心中有鬼反而要唱歌壮胆,越是理亏越要摆出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以便消灭道歉的威胁。

其实一个文明的社会不仅基于法律,更应基于道德良知,道歉是礼仪的要求,也是良知的显现。待己者当于无过中求过,待人者当于过中求无过。

另外,遇事能为别人着想,能把人往好处想,也是交友的礼仪。

能为别人着想不仅能开阔心灵的空间,更能赢得人际的和谐,所谓吃亏是福,能为别人着想,是天下第一等学问,它为吃亏的人赢得了朋友和机会。李嘉诚谈生意的时候,一定要先想对方能够赚多少,我们常说“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大丈夫要有这个气度才好。

过去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第一礼仪,现在我明白了,当每个人都能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更加温暖和谐。对这个和谐来说,孝敬老人是总的开始,然后整个社会才能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社会将会因此变得更加和谐。

礼仪是伦理关系的表达

周中之(上海师范大学法政学院 教授)

我是研究伦理学的,伦理学和礼仪的关系是很密切的。中国古代孔子讲仁、孟子讲义、荀子讲礼,礼仪其实是伦理关系的表达。

我们国家是礼仪之邦,我国文化非常强调伦理、强调宗法血缘关系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中国的礼仪是建立在伦理基础上的,伦理最基本的是体现在家庭当中,而国是家的放大,由家庭的伦理引申出整个社会的伦理。

现在我们讲礼仪,一是为了迎接世博会,增强城市软实力;二是为了社会和谐发展;三是为了提高个人生活的幸福感。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家庭物质条件很丰富的人,不一定感到很幸福;有些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每个人都生活得很和睦。因为相濡以沫反而会提高生活的幸福感。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不稳定对整个社会有很大影响。而家庭不稳定很重要的原因是存在礼仪问题,家庭成员相互之间没有很好的尊重。虽说家庭是最具私密性的场合,但这并不改变人性的一般需要,例如尊重的需要。即使是家人,也需要常怀尊重和感激之情。

礼仪上的表达是很能体现这方面感觉的。家庭中,除了夫妻关系,还有两代人之间的关系。家庭内部的伦理关系特别丰富。要处理好这些伦理关系,在相互交往中必须讲究一定的规范,而这些规范往往是通过礼仪表现出来的。比如我给母亲送的东西不一定很考究,有时就是送八个橘子,但我坚持每天中午十二点半打个电话给她,使她每天有一个期盼,让她感受到来自子女的温暖。

中国的礼仪既有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架构,也存在一些不合理

孙小琪(现代家庭杂志社 社长、总编 市妇联兼职副主席)

中国历来被称为礼仪之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温良恭俭让”、“不学礼无以立”,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在中国历史上,道德教育一直与社会文化建设息息相关,通过深厚的礼仪文化的营造,实现道德的教化,这就是中国传统德育的一大特色。礼的精神内核是人伦关系、伦理价值,礼是人与人之间秩序的建立,礼源于生活,首先表现为一种生活仪式,最后上升到伦理道德高度。

现在为什么重讲礼仪文化,并对广大市民进行重新教育和熏陶,而且觉得迫在眉睫?我感到这和我们的历史有关。

中国传统文化的礼仪有时还是很复杂的,至少在我受教育以后,有一段时间我对礼仪是很不屑的。追溯到“五四”的反传统,那时要推翻封建礼教,砸烂“三纲五常”;到文革,那时“造反有理”,“批林批孔批克己复礼”,这“礼”里头既包含了一种大的规则,也包含了一些小的礼貌。最近一、二十年,市场经济的发展对整个社会生活、政治文化都有所冲撞,我们所习惯的价值取向正经受着震荡和质疑;另外市场经济追逐利润、惟利是图的取向,更是对原有的一些超功利道德取向的一种否定和反叛。经过这样的折腾,我们现在对一些礼仪文化就感觉陌生,比如刚才说到的笑话,日本、美国、中国女孩在裙子被划破时的反应迥异,这除了中国整个历史对礼仪文化的颠覆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我们的资源是比较匮乏的。如果我们的公共汽车不要那么挤,如果这种情况只是偶然地发生,如果每个人都有很富裕、很安定、很祥和的心态,有一个很和谐的氛围,那么在很多问题上,就不至于出现一上来就表现出没有安全感的自我保护的强词夺理的姿态。当然,我并不是为这样的姿态进行辩护,我只是觉得认识礼仪文化还是要看一些具体原因和具体历史的。其实如果脱离开一些很复杂的原因,中国人还是很优秀的,勤劳吃苦,互相帮助,邻里温情也是做得很出色的。问题是习惯不好,习惯不好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历史原因、经济原因、政治文化的原因。

现在重提礼仪文化,也有一个与时俱进的问题。回过头来看中国的礼仪文化,其内涵丰富,包括尊老爱幼、择友交朋、诚信等等。其中有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架构,但也存在一些不合理。鲁迅说要打倒吃人礼教,有些东西也是从吃人文化中来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复古,因为今天的社会和那时不一样,今天的上海正在日渐融入国际大都市的地位,上海市民的行为在有些方面要与国际接轨,这样才能打消相互之间的隔阂,减少相互交往的代价和成本。假如我们的礼仪太过复杂而且又固执己见,有时也会适得其反。比如中国的劝酒,表示的是一种诚意,是待客的礼数,但外国人就是不习惯,甚至感到不可理喻。当对方不能接受你的基本的行为规则,他就会认为你的文明程度不够,他会对未来的合作失去信心和关心。

学礼仪是为了提高文明程度,让大家觉得在交往中我们有共同的规则。因此学习礼仪,首先我们要熟悉通用的规则,其次要有真情,否则就会流于形式,被一些烦琐的形式弄得疲累不堪。比如尊老就要从老人的需要出发,以人为本。老人不会在乎你说了多少好话,给了多少礼品,他在乎的是你对他是否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我们要纠正的是一些人人都看到的而且都不能接受的不太文明不太好的习惯。使每一个人都能文明、优雅、舒畅地生活。生存方式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我们要以人为本地生活,而这样的生活需要文明礼貌的外衣、行为习惯,但也要有一个适度。普及这样的文化是相对于我们的太粗糙、太不讲究、或者说不尊重他人、不尊重自己的情况而言的。

如果一个人不会沉默,不会安静地倾听,这样的教育总不是成功的

翁敏华(上海师范大学女子学院 副院长)

我们的女子学院成立于2000年,从那天起到现在,学院一直被人质疑。因为学生看上去都比较整齐,清秀,有人说我们是在办“美女”学校,对此我们无从辩解,但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要扭转大家的误解,告诉社会,我们办的是“才女”学校。其实,除了培养才女,我们还想培养现代淑女。

我们学院有个院训,叫做“我是风景,我是目光”,这是西蒙波娃的一句话。人,首先应该是美的,这样才能成为风景;但同时又应该是智慧的,这样才能赢得目光。没有智慧就没有目光。惟有目光深邃,你的风景才会深邃;惟有目光隽永,你的风景才会隽永。我经常对学生说,如果不是为了目光,你不用进大学,你现在就是风景,一道浅浅的风景。随着年龄的递增,你的风景就会递减,直至没有风景。所以目光很重要,当你有了智慧,这道风景才会很持久。

秦怡是我们学院的兼职教授,每次她来给学生开讲座,都用不着说什么,她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楷模,如果女子学院培养出的学生能像她那样到了80岁还依然有风景,那就成功了。

我对学生的要求是两句话,“眼里有活,目中有人”,这也是一种礼仪。

面试的时候,有些老板故意在门口横一把扫帚,一些学生就抬脚跨过去,没人把扫帚拾起来。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人看不上眼,因为她眼里没活。

现在很多年轻人目中无人,老师上完一节课,学生就走人,连个微笑都不给。我不知道学生是否是在玩深沉、玩酷,但我希望她们学会微笑。如果我们的学生眼里没活,目中无人,别的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们的礼仪曾经被革命“革”掉了,文革时,很多人打招呼就是上前打一拳,然后说声“他妈的”,现在,礼仪开始回归我们的生活,我们学会了说“你好”。

88年,我和先生一起去日本,感觉日本社会非常讲究礼仪,我们也潜移默化地受了点影响。出门前,我们会说一句“ぃってきます(我走了)”,另一个会说:“ぃってらっしゃぃ(请走吧)”,或“きをつけて(当心)”; 回家后会说“たたぃま(回来了)”,另一个会说“ぉかぇり(欢迎回来)”。问题是回国后,这样的日语问候语我们又渐渐地丢失了,我们好象不习惯这样的表达。

中日韩三国的文化很近,但也有很远的地方。

我们礼仪中还有一个很欠缺的方面,就是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搅太多。我们缺少一种“剧场礼仪”。中国人读书极为讲究,要净手、焚香,甚至要更衣,正襟危坐,但看戏却极不讲究。进了戏园子,毛巾都可以扔来扔去,上面唱,下面一起唱,打拍子、说话、嗑瓜子,就连《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薛宝钗这样的贵族子弟都是这样。看戏对中国大众礼仪文化的影响太大了,由此生发出来的就是现在上课时学生不遵守纪律,会场上,秩序太差,大家都习惯性地喜欢点评。

为此,我向我的学生引进一种日本式教育——“沉默训练”。上课的时候,我不会一上去就讲,因为学生的心没有定下来,所以每次我要花五分钟进行“沉默训练”。拿一个玻璃杯,泡些茶叶,大家看着杯子,茶叶不落底我不开讲。这不是浪费时间,这是教育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如果一个人不会沉默,不会安静地倾听,这样的教育总不是成功的。我对学生说,沉默是金,我们不要话那么多,不要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插嘴,这样会变成一个嘴碎的女人,这是最要不得的。嘴碎成习惯,要改就难了。

我觉得男女的礼仪还是有区别的,女性更应该讲究一点。因为女性应该给各方面的生活,带来柔软性、润滑性、美感性,她应该有一种母性的关怀和光辉。女孩子也一样,她应具有女儿性,这和母性是相通的。

好在礼仪还是可学可练可造的,尤其是对年轻的学子。我们学院开设礼仪课,上没上过礼仪课,学生走出来的姿态就是不一样。毕竟学子们还处于可造的年纪。

在独立、能干、关爱的基础上谈“礼仪”,才能上升到“优雅”的层面。

陆武(市三女中 校长助理)

“独立、能干、关爱、优雅”是我们学校对女生的培养目标,也是做人的根本。

礼仪更重要的是一种素质,而这种素质离不开独立、能干、关爱、优雅。

首先,独立就是要平等,很多礼仪都需要平等。比如现在许多学生见了老师不问好,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学生应该不问好,为什么?因为老师就没向学生问好,学生向老师问好的时候,很多老师的表情都很漠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凭什么要学生给老师问好?生活中很多问题就是一个平等的问题。如果没有平等,没有自我的独立,女孩子即使嫁了好老公,她的礼仪也就是跪在那里举案齐眉。

另外独立也是一种精神状态,一个失去自我的人,他的礼仪是不行的。为什么一些饭店招待生说的“欢迎光临”让人心烦,因为这种声音没有自我,这句话不是发自内心,只是出于职业的习惯。有一个自我,这是礼仪的前提,只有这样才能把内在的修养变成外在的礼仪。

第二,能干。礼仪不是一个单打一的东西,不能单靠礼仪打天下,礼仪一定要和知识才华结合在一起,才有生命力。能干是礼仪的关键,它能把礼仪从技术层面变为我们的生活习惯。

第三,关爱。这是礼仪的核心,礼仪就是表达爱,表达你对他人的尊重。别人讲话的时候你自顾自说话,不能倾听,就是因为你眼里、心里没有别人,你没有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对别人,你没有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爱。离开爱,礼仪只是一个空壳。

第四,优雅。优雅是礼仪更高层次的表现。就说秦怡,如果她没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没有才艺,光是礼仪,那肯定是很单薄的,不会有优雅。优雅是和事业、和生活的阅历结合在一起的。只有在独立、能干、关爱的基础上谈礼仪,才能上升到优雅的层面。

我们要由内而外地提倡礼仪。虚伪的、悲观的人的目光和微笑反映不出礼仪,礼仪是不能硬来的。

职业礼仪不是约束,而是职业人对己、对人、对工作的一种责任体现

马海燕(东方商厦礼品百货商场 实习经理)

职业礼仪是人际交往中,以约定俗成的方式表现的律己敬人的过程,它涉及穿着、交往、沟通等一些内容;职业礼仪也是构造上海人文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职业礼仪首先是一种德行。从个人修养的角度说,礼仪是一个人内在修养的外在表现;从交际角度说,礼仪是一种交际方式、交际艺术,是向人表示尊重友好的方法;从传播角度看,礼仪是相互沟通的技巧。

职业礼仪的专业性、特殊性决定了它比生活礼仪、社会礼仪有更多更严格的规矩。职业礼仪对职业人来说并不是一种约束,而是职业人对己、对人、对工作的一种责任体现。

“礼在东方”是我们东方商厦最早的广告语,也是我们企业文化的核心,13年的经营,我们始终坚持以礼为先、诚信为本,为顾客提供人性化服务,为顾客营造礼品的世界、礼貌的服务、礼仪的氛围。

从最早的礼貌服务到现在的全方位服务,从最初对服务员的基础培训到现在的微笑培训,公司注重让员工由内而外地展现职业风范。事实上,也只有将礼仪转化为德行修养,再转化为外在行为才能将礼仪的条条框框随手拈来。如果仅仅把礼仪当作社交技巧,必然丧失待人处世的真诚,磨灭礼仪的真谛。

另外,职业礼仪也是社会化的道德行为规范。职业礼仪虽然是从个人的仪表、仪态、仪容来体现,但怎样才能更好地塑造个人形象,充分展示个人的内在修养?礼仪更多是存在于细节当中,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中。只有和谐相处,互相关爱,职场才不会显得压抑,工作才会变得美好,每个人才会热爱自己的岗位。

礼仪不是客套,它需要一颗宽容体谅的心

唐文青(《上海妇女》副主编)

有一句话,叫“礼由心生”,礼仪不是形式的优雅,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刚才翁院长说,她希望自己的学生学会微笑,因为微笑是人际交往的润滑济,也是一种礼仪。现在,不仅是宾馆、饭店、商场等服务行业要求微笑服务,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也开始提倡微笑礼仪。但是同样的笑容却会传递不一样的内容,当这种微笑不是发自内心,而是带着职业化的矜持,带着漠视的眼神,这样的微笑反而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走进商场,一些营业员的热情周到让人消受不了,对顾客的赞不绝口总觉得不那么由衷,有点不怀好意。当所谓的服务需要你防范的时候,礼仪又何从谈起。

说到底,礼仪不是客套,客套总有那么一点动机,而礼仪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客套可以学会,而礼仪需要养成。英国有句老话:一代可以出一个富翁,却出不了一个贵族。

当礼仪成为一种品质,除了训练,更需要自律,因为礼仪的本质是温良,是体谅、照顾他人的感情。

知礼而后知轻重。礼仪是个人修养、知识与阅历的体现,讲究礼仪也是一种人生态度,在为人处世上,有礼貌的人都会有一颗宽容体谅的心。他们知道体恤别人的难处,懂得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做事有理、有力、有节。在人与人的交往上,礼仪是温暖的笑容,是宽容不计较的态度,是体贴的话语。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我的幸福生活网站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