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现代亲子关系下和谐家庭的构建——心理学视角下的社区青少年家庭亲子关系及策略研究
崔丽娟 | 摘自:上海妇女2007年2月刊

自古亲子关系就备受社会关注,备受家庭重视。今天,飞速发展的时代在催生社会文明变革的同时,也给家庭亲子关系注入了新的结构、新的内容。在现代亲子关系下,如何构建和谐家庭,是城市文明与和谐社会的重要使命。本次研究采用质的研究方法对上海市城市社区中的16位社区青少年家长进行了深度访谈,被访者的子女年龄为21.5±2.67岁,其中男性13名,女性3名。研究对城市社区青少年家庭亲子互动中存在的不适合现代社会亲子关系的特征进行了质的分析,以期能为家庭提供可行的处理亲子关系的建议与策略。
社区青少年指“16-25岁,无固定工作和收入、未进一步就学的青少年”。其中,“无固定工作和收入”指没有从事任何工作并不务农一年以上;“未进一步就学”指没有进行全日制读书。他们大致可以分四种情况:第一种是初、高中毕业以及三校生(中专、职校、技校)毕业未能升学的青少年;第二种是退学生、劝退生、辍学生;第三种是刑满释放、解除劳动教养、缓刑、免于起诉的青少年;第四种是少数没能就学和就业的残疾青少年。
有量的研究表明,社区青少年在亲子关系中,大多都从父母处得到基本的物质支持,但缺乏对父母给予的认知、情感等主观支持体验。很多社区青少年感到家人给予的只是物质方面的保障,很少有情感上的交流和关心。另有量的研究发现,青少年认为与父亲、母亲“无话可说”和“得不到谅解”分别占48.5%和41.6%。有研究指出,良好的亲子关系与青少年良好的社会适应相联系,而不良的亲子关系与青少年不良的社会适应甚至是更严重的问题行为相联系。
此次研究对访谈材料进行了编码、归类、确定主题三步骤的质的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亲子关系中的反向社会化与文化反哺
我国学者周晓虹借用生物学意义上的概念,引入了“文化反哺”这个概念。信息时代的到来、互联网的出现,使传统的父母文化权威受到挑战,父母不再是文化知识的传授者,而是与子女处在一个平等对话、学习的位置上。从社会心理学的观点来看,这是一种“反向社会化”的过程,而从文化学的角度来说,则是“文化反哺”现象。
但是,在访谈过程中我们发现,大多数被访者还总是把自己的子女当小孩,尤其在孩子处于中学阶段时,父母对孩子的很多观点、想法并不接受。“文化反哺”现象在这个群体中并不普遍存在。
亲子关系中的去理性化模式
社区青少年的亲子关系普遍简单化,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去理性化抚养模式上:
子代“自我中心”式的抚养模式
由于孩子是家中的独子,长辈自然宠爱有加,孩子从小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这种亲子关系往往使孩子养成贪图享受、自私自利、专横霸道的恶习。
“我样样都要关心他。他在家里一样事情都不做的,都是我帮他做的……”
父代独裁、压制式的抚养模式
这类家长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传统亲子关系的信念,孩子稍有犯错,或者成绩不理想,就会大打出手,并且事后也不会想到去安抚孩子。在这种高压下,极易造成孩子的人格自卑和逆反心理,对父母有强烈敌对情绪,对人对物冷漠无情,甚至也常用武力解决问题。
“他爸爸不管他的,就是自己赌博,对孩子很粗暴,打孩子。有次拿链子锁住他,然后打,看得我吓死了。”
代际“情感—行为”冲突、背离式的抚养模式
这种抚养模式的最主要特点就是情感上以孩子为中心,行为上以父母为主体。研究中,当问及“跟孩子在一起,什么时候最开心”这一问题时,很多家长都把子女的快乐放在第一位,甚至相当部分家长表示,只要跟孩子在一起,就开心。
“他开心的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开心。”
“考中专的那个学校是我们挑的……”
有些家长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孩子,或提前退休,或主动辞职。这种情感上以孩子为中心的爱,着实体现了父母对子女最真挚的感情,但却不能达到预期的结果。
亲子沟通的高成本-低效能性
强烈的单向意志性造成了代际对话的重重障碍
很多社区青少年家长坦言,在孩子初中阶段,自己很少主动跟孩子聊天,尤其父亲更缺乏主动与孩子聊天的意识。研究表明,青少年与母亲的沟通话题多于与父亲的沟通话题,本研究中被访者以母亲居多,根据她们的口头报告也反应了这个特点。
“我好像不怎么想和他坐下来一起聊天。我一和他聊天,他很甩大腕的,我想你有什么好甩的,他有时候兴奋起来很兴奋,低沉起来很低沉。两个人交谈很困难。”
显著的惰性表现引致了互动过程的低频性
在谈及孩子中学阶段亲子沟通问题时,很多家长都表示,那时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夫妻俩绝大多数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根本无暇顾及青春期孩子的思想。
“我们聊天真的很少很少,现在想想,这方面工作我们做得很差,如果那时候做得好经常聊得话,他不会变现在这样的。”
狭隘的交谈内容堵塞了启迪与领悟的源泉
很多家长都谈到,在孩子中学阶段,与孩子沟通的主要话题是学习,而其他问题,关心甚少。
“聊也是聊的,也就是管管功课,其他也没什么,一天到晚就是骂,骂了他就沉默不响了,或者就跑掉。”
伦理、兴趣的差异降低了亲子沟通的认同度与满意度
即使有些家长渴望与子女沟通,但也许是沟通方式的问题,也许是“代沟”的存在,这些家长都表示对沟通效果不是很满意,觉得自己不是很了解子女。
“我和她聊不到一起的,我和她的看法两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毕竟差30多岁……”
亲子关系的失衡-非支持性
物质激励的冲击引发情感互动的缺失
身为独生子女,社区青少年从小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虽然社区青少年的家庭经济并不是很富裕,但父母总是竭尽全力为他们提供足够好的学习、生活条件。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因此失去了更多与子女沟通的机会。国外研究表明,在孩子中学阶段,父母对孩子情感变化所做出的反应与孩子的应挫能力相关。作为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当他们遇到挫折想从父母那里寻求情感上慰藉的时候,却得不到让他们满意的回应。长此以往,父母不理解子女的想法,子女也不愿与父母分享他们自己的想法。那样,当孩子不开心的时候,即使父母察觉到了,也难以真正帮助他们。
“他从小到大,从来不主动给我说他开心不开心的。中学的时候,也是不会主动跟我说的。他不开心的时候,都是我主动问他,问他为什么不开心!……他不开心,或许是找同学朋友聊天,和我谈论的比较少。”
成功教育的忽视导致角色意识的下降
子女犯错或成绩不好时,很多家长往往对孩子训斥批评较多,而对子女有时所表现出来的一些闪光点,家长却没有及时发现、及时鼓励。
“搬到这里后,有时他在家的时候,我回家后,他听到我的脚步声,就给我开门,把我的包拿过去,给我鞋子拿好。我估计那时候他心情挺好的。现在我很后悔的,为什么不抓住他这个优点,跟他沟通,表扬他。当时想不到这些,回想起来,好多机会都浪费了。”
期望与现实的落差凸显愉悦体验的失衡
站在父母的角度,父母认为自己对孩子的付出已经够了,对自己付出的关心感到满意。父母为子女操碎了心,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不能做的唯有求助于社工了。但与此相反的是,父母并不满意子女对他们的关心,觉得子女对他们的关心还不够。矛盾的是,虽然他们不满意子女对父母的关心,但又对子女的期望非常低,不会很渴望子女为他们做什么,只希望孩子自己能找到好工作,孩子能生活地好就满足了。
“我觉得我给他的太多了。他对我的关心?我只希望他现在能照顾好自己,不要求他关心我。”
“很多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父母的生日年份的,只有父母记得他们的。很少关心我们。”

在问及“你认为的理想的亲子关系是怎样的”这一问题时,家长们大都将“朋友”作为理想的标准,这与以往的研究一致。
朋友,是平等地位的象征,是无话不谈的好伙伴。应该说,家长们其实已经意识到了沟通的重要性,也很期待这种结果。而苦于不知如何有效沟通,这可能是他们的烦恼所在。以下几点建议值得家长们借鉴:
换位式思考、生活化教育,在体验与顿悟中突破“超限效应”
孩子难免会犯错,但如果家长反复多次地批评孩子,会使孩子原先的内疚不安转变为不耐烦,很容易激发青春期孩子的逆反心理和逆反行为。这种心理现象称之为“超限效应”。在家庭亲子关系中,家长显然要避免这种效应,对孩子的批评不能过多,如果的确是重大问题需要批评,那么就尝试换个角度换种说法,给孩子分析。
与批评相反,对孩子的鼓励却是家长一直欠缺的。中国传统的亲子关系理念就是以“严”著称,总认为表扬孩子多了,就会滋长他们骄傲、任性的性格。其实,鼓励和批评都是相对而言的。我们总是说孩子的学业压力太大了,笔者要给孩子减压。于是,因为这个学业压力,我们把孩子的生活压力也减少了。笔者提倡,在家庭中应增加孩子在生活方面的挫折教育,而在学习上应该更多地让孩子体验到成功的喜悦,多鼓励鼓励孩子,让孩子发现自己不足的同时,更看到自己的闪光点,提高他们的自我效能感。
克服传统说教,利用“父亲”的角色杠杆促进倾听与和谐
关心孩子,并不需要每时每刻都盯着他们,而要学会观察他们的喜怒哀乐,主动与他们沟通,尝试走进他们的世界。沟通是双向的信息传递、交流,一问一答的形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沟通。沟通的前提是平等,沟通的基础是倾听,但并不是所有父母都能做到这点。他们往往说多听少,只顾着重复自己的一套说教,却没有太多在意孩子的反应。
此次研究也发现,父亲在家庭亲子沟通中并没有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母亲则成了孩子口中“唠叨”的代名词。这提示我们,在家庭亲子关系中,父亲应该进一步加强与孩子的情感沟通,而母亲则更需懂得倾听,不要总是机械地重复相似的内容。
儿童参与,在相互欣赏中提升成就感与信任度
平等,源自生活中的小事。孩子犯错,受到家长训斥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但如果有时父母自己犯了错,可能大多数就会不了了之。追求平等,就该在此刻放下父母的架子,勇敢地向孩子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获得孩子的尊重与钦佩。另外,家庭各种大小决策,都可以让孩子参与到其中,从小就让孩子有“家庭一分子”的意识,体会到父母对自己的尊重。也许孩子的意见很幼稚、没有意义,但重要的并不是结果,而是过程,让孩子明白,自己是被父母重视的,父母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不成熟的孩子看待。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我的幸福生活网站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