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儿童安全:为了明天的希望
陈建军 | 摘自:上海妇女2007年6月刊

4月20日,广西北海一名儿童在鳄鱼池中丧生,意外的发生令人震惊,也把“儿童安全”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再次摆到我们面前。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意外伤害引起的儿童死亡已占到儿童死亡率的2/3。如何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健康安全的成长环境?如何构建以人为本、尊重生命的文化?值得我们深思。

儿童安全:
为了明天的希望
策划/执行:上海市妇联儿童和家庭工作部
上海市婚姻家庭研究会
本刊编辑部
主持:陈建军(上海市妇联儿童和家庭工作部副部长)

帮助孩子学会正确使用媒体
徐建华(家庭教育时报 总编辑)
在这个信息渠道纷繁复杂,各种媒体交错渗透的时代,儿童获取信息的可能性和容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而我认为很多媒体的内容是不适合孩子看的。因为,孩子还不具有对媒体进行筛选和鉴别的能力,成人媒体的污染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孩子,所以我建议小学生的家长要和孩子一起看电视,和孩子协商,一同选择频道,看电视的时间应控制在一小时以内。
另一方面,网络作为一种新媒体,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和生命力,现在的儿童不接触网络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报社曾做过调查,发现小学生中上网的比例已经占到6成。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的家长和老师要做好引导工作,教会孩子正确使用网络,培养他们上网查找资料的能力,让网络成为将来帮助他们学习和生活的有效工具。我带儿子去故宫游览,就事先让他上网查找有关资料,他做得很成功,在游览时还能进行简单的介绍和讲解。
总之,家长要平等地看待孩子,把他作为独立完整的个体来对待,这样就能够切实地了解孩子的所思所想,沟通的渠道也会更有效。

请重视儿童的能动性
陆 静(杨浦区妇联 主席)
可以说我们的家长和老师对儿童安全是有一定认识的,但是成年人往往把孩子放在一个被动的、受保护的立场上,而忽视了他们能动性的培养。前几天,我念小学的孩子去春游,我为她准备了一瓶在路上喝的水,可是晚上她原封不动地把水带回了家。她告诉我:前往公园的路上老师不让喝水,因为在车上喝水容易呛到,是不安全的,到了公园,玩得兴奋也就忘了。由此,我觉得现在学校和家庭对孩子的保护有点因噎废食,比如不允许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下课时到操场上活动,因为怕他们摔伤;小学走廊上的饮水机即使大冬天也没有热水,因为怕他们烫伤。这样看似在给孩子创造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但事实是孩子没有遇到过危险,对危险没有具体概念,一旦身临险境,很可能不知所措。
其实,孩子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样脆弱,如果我们教给孩子面对危险的应变方法,他们的能动性也可以很强。美国有一名三四岁的儿童,家里发生火情他就懂得打电话报警,结果救了全家人的性命。在教育孩子时,一种很好的方法就是通过体验小危险来预防大危险。比如孩子都喜欢玩火,妈妈就可以把着孩子的手一点点接近炉子上的火,当孩子感到烫手了,他就会反射性地缩回手,并且意识到危险的存在。这种体验性的教育比说教更有效。

转变儿童安全教育模式是当务之急
曾燕波(上海社科院青少所《当代青年研究》编辑部 主任)
我们分析儿童不安全的因素大致有六类:家庭暴力,这和我们传统的教育观念有关,“棍棒底下出孝子”,在东方家庭中几乎不认为打骂孩子是家庭暴力,统计数据显示经常挨打的孩子占到60%左右;忽视,包括身体、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忽视,现在全国有两千万留守儿童,也就是每18名儿童中就有1名儿童没有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这对他们的身心发展和性格形成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意外伤害,我国儿童受伤害的比例每年以10%的速度在递增,这应该引起我们的警觉;拐卖,现在不仅拐卖儿童的现象又有抬头之势,而且常常出现被拐儿童在到达收容所之后无人认领的情况,对此许多儿童收容中心也面临着两难的局面;网络,儿童沉迷网络的状况一直没有得到改善,其中不乏有儿童在几昼夜连续玩游戏后猝死或失明的例子;自杀,在我国每年有25万人自杀,在死亡原因中列第五位,但是在15到34岁的人群中,自杀却是他们死亡原因的第一位,而且现在自杀还呈现低龄化的趋势。
面对这样不容乐观的儿童安全状况,实现儿童安全教育模式的转变是当务之急,要由急救型向预防型转变,由封闭型向开放型转变,由纪念日型向经常型转变,由常规型向探索型转变,由简单报道向正确引导转变。

关心儿童的情感需求
杜亚松(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 主任医师)
对儿童的心理虐待可以分为情感虐待和性虐待。情感虐待离我们并不遥远,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发生,比如父母下班回家很累,孩子要求父母和他一起玩遭到拒绝,情感虐待就形成了。即当孩子的心理需求得不到满足时,他的安全感就被剥夺了。长期积累,孩子长大后就会形成人格异常,甚至导致一系列诸如校园枪击事件、马家爵事件的发生。
情感虐待必将带来儿童情绪问题的发生,12到18岁的儿童中情绪问题的发生率已达到8.3%,儿童出现情感问题诸如抑郁症状会导致自伤或自杀。对此,我们要教给家长正确的方法来帮助孩子,而不是在孩子情绪低落的时候施以打骂,那样只会使孩子的心理问题愈演愈烈。

网络对儿童的伤害不仅有心灵的还有身体的
张忠山(松江区教师进修学院科研部 高级教师)
对于儿童的网络安全,过去我们关心的比较多的是内容方面,如黄色网站对儿童的毒害,因沉迷网络导致儿童人际交往能力障碍等等。但是最近我在一家网吧看到不少年轻人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当他们站起来时,由于受到长时间单一坐姿的影响,完全没有年轻人应有的挺拔,我意识到网络对儿童的伤害不仅有心灵的还有身体的。长此以往,我们孩子的身体素质都会因此发生变化。我们学院曾就上网时间对儿童身体素质的影响做过调研,发现每次上网两小时以上的学生掷实心球、跳高、跳远的成绩(学校衡量学生身体素质的三项指标)明显低于每次上网一小时以内的学生。同时,学生感到的身体不适程度也是每次上网三个小时的学生远远大于每次上网两小时以下的学生。所以我呼吁,把孩子每次上网的时间控制在一小时以内。

保护儿童安全 形成全球合力
崔民彦(全球儿童安全网络—中国 总监)
全球儿童安全网络(Safe Kids Worldwide)是一个以预防儿童意外伤害为目标的非赢利性组织,创立于美国。自1987年“儿童安全活动”开展至今,美国的儿童意外伤害死亡率已降低了43%。鉴于美国的成功经验,现已有16个国家超过450个全球儿童安全网络的分支机构在从事儿童安全工作。我们的工作严格按照从研讨到评估、到项目落实的顺序,强调对大众的教育,包括针对孩子的教育,以及教育家长怎么成为孩子的模范。我们的工作从2002年开始覆盖所有的小学和幼儿园。在推广中,我们发现很多家长虽然具有基本的安全意识,但是行为和意识并不一致。所以家长的教育十分重要,甚至要从准妈妈抓起,当家长手中抱着孩子时,就不应该去拿烫的东西,厨房中正在煮物的餐具手柄都应朝里而不是朝外,把这些家长最急需的方法教给他们是我们的任务。
我们还致力于促进安全工具的推广和技术的改进,如在美国很多州,孩子骑自行车须戴头盔,这是立法规定的,这些好的做法我们也要在中国大陆推广。

公安博物馆从2000年初开始组织消防科普之旅活动,长宁区教育系统共有4000多名中小学生参加。在公安博物馆,孩子们可以体验模拟高空逃生,参加寻找火灾隐患的竞赛,在活动中增强自己的消防意识。一次,一位学生家中油锅起火,当妈妈手足无措时,女儿却镇定地用在博物馆参观时学到的知识成功实施空气隔绝,杜绝了险情。家长反馈说,今年女儿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自我保护。所以说,教会孩子规避风险的本领和树立安全防范的意识是十分重要的,安全教育应该列入学校的教育体系。
在东南亚海啸时,一位英国小女孩正确判断了海啸的预兆,使100多人获救,而我们的教育是否教给了孩子这样的能力呢,这是我们必须深思的问题。现在市教委在二期课改中加入生命、民族的“两纲”教育内容,是非常及时的。为了积极配合“两纲”教育,架构课外教育体系,作为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公安博物馆,目前已经和全市45所中小学校签定了“生命教育”社会实践合作协议。此举旨在让更多的中小学生走进公安博物馆,接受安全教育。

这是一个儿童安全普遍受到关注的时代,一方面时代的发展为我们的孩子制造了越来越多的不安全因素,另一方面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家庭,成人社会对儿童受害的承受能力也变得日益脆弱。所以,儿童保护法律政策的制定必须放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下来考量。
根据联合国《儿童权利保护公约》、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儿童的受保护权利是一种十分特殊的权利,这种权利的实现有赖于成人社会的帮助,不能靠儿童自身来实现。和儿童的受保护权相对的是成年人的监护权,这不仅是一种权力更是一种责任和义务。只强调家长的监护责任是片面的,其中还应该包括国家监护权,它是高于家长监护权的。当家长不能或者不宜行使这些权利时,比如在家长严重侵害儿童权益时,国家有权剥夺家长的监护权。但是我国还缺乏这方面的有效机制,实践中很少有剥夺父母监护权的先例。当父母不尽职或没有监护能力的时候,我们往往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况,致使一些问题突显,比如吸毒人员子女的监护问题。儿童保护的国家监护责任虚置,是目前急需引起重视的问题。
西方儿童保护的立法主要是用来约束成年人的,社会对于儿童遭受成人侵害的“零容忍原则”也在越来越多国家的儿童保护立法中确立起来。而我国儿童保护的立法针对儿童有太多限制性的内容,但是对于成人社会侵害儿童权益的惩罚却过于宽容,对于疏于履行保护儿童责任的成年人也缺乏有力的制裁和督促机制。此外,我国儿童保护立法中还存在另一个突出问题——对儿童平等保护的重视不够,对于许多弱势儿童而言,法律对儿童进行特别保护的规定实际上很难得到落实。这些问题都急需通过完善我国儿童立法来解决。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