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当今女大学生急嫁现象面面观
| 摘自:上海妇女2007年10月刊

当今女大学生“急嫁”现象面面观
□钱  虹
在21世纪的大学生群体中,尤其是当今身处校园的女大学生中,出现了“把‘找男朋友’明显写在脸上”的“急嫁族”,她们“急着恋爱、结婚,甚至生孩子,找工作的危机感让她们将这种焦虑转移到恋爱上”。本文以载于2006年10月19日《申江服务导报》的《她们越来越直接》等媒体报道为例,从社会学、心理学以及联姻方式等层面剖析当今女大学生中的“急嫁”现象及其婚恋观形成的原因,希冀针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重视。


“把‘找男朋友’
明显写在脸上”
目前中国大学生的年龄一般在18—22岁之间,这正是从少男少女跨入成年人世界的关键阶段,也是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准备走向社会、迎接各种竞争的黄金时期。对处于这一阶段的青年男女来说,“恋爱与婚姻”似乎是不可回避的话题,但“大学生”的身份理应使他(她)们意识到过早恋爱、结婚是多么不合时宜。虽然他们生理上发育已经较成熟,但由于社会阅历、人生历练以及经济能力等许多方面的欠缺,其恋爱甚至婚姻会变得没有底气,至少不应那么理直气壮。然而在21世纪的大学生中,尤其是女大学生中,却出现了“把‘找男朋友’明显写在脸上”的“急嫁族”。据说如今大学里还流行着这样的顺口溜:“大一女生是樱桃,好看不好吃;大二女生是苹果,好看又好吃;大三女生是黄瓜,不好看好吃;大四女生是西红柿,你以为你还是水果呢!”据上海某报援引一位名叫“达维”的男大学生的介绍:跳过了大一第一学期的青涩与陌生之后,达维周围的女生开始找他解决“个人问题”。达维在学生社团很活跃,又因为实习的关系,认识一些已经工作的男生,他经常安排身边的女大学生和男生见面,渐渐地,他就成了越来越多的男女大学生的“红娘”。他觉得,如今“女孩的主动与直接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见面会后,通常都是女生主动问男生的电话号码,主动约男生的超过半数”;甚至还有拜托他找男朋友的小女生竟然“很直接”地要求“给我介绍个男人吧!”,其急嫁程度于此可见一斑。
关于上述报道,我们不排除其中为了吸引读者眼球而借女大学生“说事”、甚至不无夸大其辞的成分。然而,在女权主义张扬的今天,大学校园内出现的女大学生“急嫁族”,无论从社会学、心理学还是性别学等层面,都有其分析研究并寻根溯源的必要。尤其是当代女大学生作为全社会文化教育程度较高的一个群体,是未来社会文化和文明建设的另一半载体,其恋爱、婚姻观直接关系到未来社会文化和文明等等的走向。


地老天荒的爱情
不再浪漫
曾几何时,流传于大街小巷的《最浪漫的事》似乎正在被大学校园所遗忘,女大学生对于神圣的爱情不再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大学女生在对待爱情方面开始呈现出不同的价值观,她们不再相信那种两情相悦、天长地久的柏拉图式的纯精神恋爱,也不再处于激情燃烧、罗曼蒂克的有爱情可以不要面包的理想时代。她们具有明确的利益目标,知道什么是自己需要的、想要的生活,甚至可以直奔物质享受而去。象牙塔里的女大学生对于婚姻爱情的态度变化印证并表明了当下这种纯功利性的社会价值观对大学校园这块净土的侵蚀。
中国是一个有着长达数千年封建专制历史的古国,长期以来,在两性恋爱婚姻关系中,女性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女性根本没有自由择偶的权利,对于女性的性别歧视观念根深蒂固。而在改革开放20多年后的今天,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婚恋观早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即便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女大学生,也不可能再成为与世隔绝的“睡美人”。她们不再羞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等待异性上门求爱,据《武汉晚报》载,武汉大学曾有一女研究生因公开明码标价征婚而成为社会热议对象。女大学生主动追求自己所要的婚姻,尽管其与金钱挂钩的方式难免遭人对其爱情观的怀疑,但值得肯定的是,她们在恋爱婚姻方面开始挣脱传统的束缚,勇于表露自己的意愿和标准,对此,旁人不应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君不见,《青年报》曾报道上海某网站筹划的“富翁征婚派对门票直飙28800(元)”,竟“有近千名会员报名参加”的新闻,富翁能搞征婚派对,女研究生明码标价征婚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呢?问题在于,当代女大学生在择偶的时候,更看重对方什么?报载南京师范大学曾对南京四所高校女生的择偶标准进行调查。调查显示:在对自己理想对象的首要标准的调查中,选择“要嫁就嫁有钱人”的女生竟达到86%;其次是选择“对方人品”,比例有84%(详见《四川新闻网·太阳鸟时评》)。这两组数字颇耐人寻味。既要对方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又要对方有良好的品质修养。这样“完美”的异性在大学校园里哪里去找呢?因此,校园里的女大学生“把‘找男朋友’明显写在脸上”,实际上带有某种为日后正式谈婚论嫁“操练”的性质,因而不免带有某种盲目和草率。


“被人追过”的
校园恋爱筹码
时代变了, 大学校园不再是一方净土,一道围墙又怎能将校园与社会彻底分离?“学得好不如嫁得好,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正越来越左右部分女大学生的择偶观,致使她们在恋爱婚姻观上向着物质利益和享受方面逐步靠拢。作为文化教育素质较高的女大学生,她们现在竟然公开征婚、相亲、甚至与异性同居,这种种“急嫁”现象,已成为当今大学校园内不能不引起深思和重视的客观存在。
大学女生栀子,一位“身高1米68,书念得很好,绩点排在挺前面”的大三女生,大一时的择偶标准是“身高1米80,体重60公斤,不戴眼镜不穿毛衣,长得帅又有品,家境优越”;而两年后,看着周围的同学一个个成双成对,原本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栀子按耐不住了,“我都这把年纪了,万一工作以后被人知道没被人追过,一定以为我有什么‘问题’!”所以,今年一开学,她就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在找到实习工作之前,先找到一个男友,以免将来面对男性上司时不够自信。在她看来,自己已经糊里糊涂度过了“好看又好吃”的“苹果年纪”,应该赶紧抓住“青春的尾巴”。当别人劝她“你着什么急,社会上那些二十五六岁还没有谈恋爱的女人不也多了去了?”她却总是很坚定地摇头,“她们已经很难找了啊!我不要等到那个时候”,乃至将自己的择偶标准降低至“只要是个男人,肯要我的,就行了。”据说,栀子的想法在女大学生中很普遍。
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看出“从众”心理对于大学女生“急嫁”现象的形成起了相当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一般而言,绝大多数的大学女生毕竟还比较单纯,她们将社会上的恋爱看得比较复杂,对社会上两性关系有一种朦胧的恐惧感,所以,在踏入社会前先谈一场纯粹的恋爱,成为很多女生急着找男朋友的原因。另外,媒体对于大龄白领女性难找意中人的过多渲染,实际上也对那些在校的大学女生起了某种心理暗示,从而左右了其思维定势:即大学期间须与异性有过交往,谈过恋爱,这样才不至于走上社会后被人误解。这种“急嫁”的理由表面看来似乎有些幼稚可笑,但从深层原因来分析,正是校园里的“女生优势”现象与职业竞争时的“女生劣势”的现实,造成了大学校园的“急嫁族”们种种迫不及待的“过家家”游戏!


校园“急嫁族”
的恋爱“对对碰”
以上我们分析了当今校园恋情盲目“从众”心理的功利性目的,使不少大学男女生的交往成了一场迫不及待的“过家家”游戏。那么,“急嫁族”跨进校园后,怎样进行恋爱“对对碰”的“爱情尝试”?仍以大学男生“达维”的观察为例:
“很多女生在刚进学校后,就会和男同学结成‘联谊寝室’,两个寝室的人经常一起吃饭、打球,找机会活动。但联谊寝室讲究一个概率问题,活动了几次,自然在群体中发现不喜欢的人,也有的发现了特定的交往对象,组织也就渐渐散了。”
“比较流行的方式是借助网络征友。几乎每所高校的BBS上都有‘鹊桥版’,想要找朋友的大学生,将自己的个人信息、照片公布在网上,并详细写出择偶条件。女大学生们常常注册一个新的名字,将自己的个人信息贴到网上,在下面注明:‘代室友征男友’,实际上征友的是自己。但网络毕竟是网络,很多在现实生活中见了一次面就再也没有了联系。”
“曾经很被排斥的‘传统相亲’,现在很受女大学生的欢迎。相亲的对象大多是家长安排的,家长挑出来的人选首先经过了一轮筛选,在物质条件上没有太大的问题,接下去要做的,只是谈谈看,试试感觉了。”
上述种种大学校园里的“爱情尝试”,其实是两性自然交往中的一种正常渠道,尤其是女大学生刚跨入大学校门,就能向异性主动“联谊”或借助BBS上的“鹊桥版”征友,表明了当今女大学生在择偶方面的主动性和急迫性。只是这种“联谊”、网络“征友”而发生恋爱的较低“概率”,又使“传统相亲”大行其道,因为比之“寝室联谊”的不确定性、网络“征友”的虚拟性,“传统相亲”则显得实在、明晰得多了。这种“传统相亲”的方式,尤其对于大三、大四的女生,似乎更显得是一条“急嫁”的捷径。她们颠覆了原来“两情相悦,天长地久”的传统爱情观,抛弃了以往非物质非功利的纯粹情感体验,把追求更实际的物质利益享受放在婚恋的首位。那么,“传统相亲”的成功率究竟如何?

“传统相亲”的
成功概率几何?
那位上大三后每星期都要去“相亲”的栀子,每次她都会拜托自己的闺中密友:“你们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觉得不好,就找借口溜出来。”而经常这样找借口冲出“相亲”重围、跑到外面接电话的栀子常常在那一头大呼小叫:“还好你打电话给我!那个男人太傻了!”所谓“太傻了”,用更富表现力的上海方言表述是“……太没腔调了!”
还是据那位达维叙述,托他介绍男友的女生中,大多数不论良莠,但在这一点上却都有共识: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要有“腔调”。“腔调”一词在沪语中涵义十分耐人寻味,它意味着一个人的言谈举止、素质修养、品味个性,“腔调”的好坏雅俗往往直接关系到对人的最直接最一针见血的评价。达维曾经就“什么是有腔调”这个问题问过周围的女大学生,占绝大多数的意见是:身上穿着的衣物总价必须超过4位数;稍理智一些的女生认为“腔调”就是能够恰如其分地表现自己。但这些都是很抽象的描述,无法具体化,因为“腔调”从来没有一个客观的评判标准,它往往只能意会不可道明,并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和“情人眼里出西施”相仿。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女大学生在谈婚论嫁时达成的一种共识:“谈恋爱要感觉,倘若在大学里谈恋爱都没有感觉,那么以后就碰不到真正的爱情了。”
可见,“急嫁族”们谈婚论嫁时在注重物质条件的前提下,还是要寻找恋爱“感觉”的。“传统相亲”要使两个陌生的男女在短时间内找到“感觉”也非易事,所以,这也决定了“传统相亲”联姻方式的成功概率也并不会太高。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