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改革开放与上海家庭变迁
| 摘自:上海妇女2008年12月刊

策划/执行:上海市婚姻家庭研究会  本刊编辑部

主持:孙小琪(上海市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现代家庭杂志社社长、总编) 

改革开放30年,我们的家庭经历了巨大的变迁:从拥挤的石库门到现代化的商品住宅,从单调的黑白婚纱照到生动、个性的全套婚礼服务,从传统保守的家庭观念到多元、多选择的家庭文化……“家”这个与我们的生命关系最为密切的社会组织,在震荡变化中日益丰富多彩,也给我们的生活提出新的挑战,我们在回顾、感怀30年巨变的同时,体验发展、畅想未来,更沉淀出家庭美德历久弥新的力量。

 

 

30年家庭:从“家”到“庭”的延伸

马尚龙(《现代家庭》上半月版  主编)

1978年到2008年,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做“家阶段”(从1978年到1988年),第二个阶段叫做“庭阶段”(从1989年到2008年)。主导着家庭从“家阶段”到“庭阶段”的延伸,是多元文化,是改革开放,是社会的巨大变迁。

“家”上面是“宀”,表示与屋室有关,下面是“豕”,就是猪。也就是说在那一阶段“家”代表了物质生活。1978年到1988年的10年间,人们共同的心声可以用潘美辰的那首歌来冠名“我想有个家”。当时中国社会刚刚走出十年浩劫的阴影,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让我们的家庭如沐春风——学生可以读书了,干部恢复原职了,工人加工资了,待业青年有工作了,大龄青年找到对象了,破镜可以重圆了,资本家政策落实了,小资情调名正言顺了……

当“家”在物质建设的阶段,它的内部关系也相对简单,家庭成员之间有自觉的互相依靠互相协力的需求,“家和万事兴”使当时中国绝大多数的家庭在短短几年之内发生了巨变:大学生毕业了,家庭成员升职了、存款增加了,夫妻有独立的卧室了,家用电器齐全了。对于一个物质意义上的“家”而言,它似乎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状态。

但是完美本身就是不完美,因为每个家庭成员似乎已经不能仅满足于“家”在物质水平上的充裕,而有了新的更高层次的需求,于是家庭的第二阶段——“庭阶段”悄然来临。

“庭”的本意是厅堂,后来引申为庭院、庭园,“庭”的面积一大,超过了几室几厅的范围,变成了别墅,问题也就渐渐发生。一个人的感情在“庭”里常常胡思乱想、不由自主,而后就对家提不起兴趣,甚至不想回家。于是我们发现我们的家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危机:物质烦恼少了,精神问题多了;亲情少了,离婚多了;争吵少了,冷漠多了;情趣多了,交流少了;淑女多了,贤妻少了;空间大了,和睦少了……这是“家”的过错还是“庭”的过错?

和“家”的建设比起来,“庭”的完善难度要高得多,它是一个立体性并呈现多维多元特性的复杂过程。虽然难以回到传统单一的家庭模式,但我们也不必为此痛苦,我们的家庭早已告别那种低水平的和睦,而向着更高层次的和谐不断奋进,虽然其间也有曲折和迂回。“家”有符合“家”的道德伦理,“庭”有符合“庭”的道德伦理,它们之间是一个大背景的重合与小背景的分离,也只有在重合与分离的互相争夺中,才会有“家庭”的不断进步。

 

 

 离婚现象折射家庭变迁

葛珊南(上海申汇律师事务所  律师)

我办了25年离婚案子。回顾改革开放30年,离婚案件中体现出了“三个增加”:一是女性独立性增强,女性主动提出离婚的人数增加。在八十年代,离婚的大部分原因是一方上大学,社会地位提高。九十年代,由于一方出国留学导致的离婚较多。在这些案子中,往往是男方提出离婚,女性始终处于受害者位置。而现在,大部分离婚案子,主动提出的是女性。

二是纯粹出于感情问题而要求离婚的夫妻增多。八九十年代,离婚多是因为男方赌博、实施家庭暴力或是经济原因。而最近几年绝大部分女性主动提出的离婚都是因为感情上的原因,女性不愿意将就着过日子,有些男性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大部分妻子不能接受这种局面。更有些女性仅仅因为夫妇俩感情淡漠,没有了激情,就想分手。

三是离婚案件中涉及的财产数额显著增加。八十年代,有一些案子就是因为夫妻住在一间房间里,无法分割而离不了婚,使当事人十分痛苦。当今,财产涉及几套房子的离婚案件也很普遍,对现在的女性来说,离婚以后,至少有一套房子可以使她能够安心地带着孩子生活。离婚不再会使女性的生活水平下降。

 

 

改革开放:

考验女性经营家庭的能力

陈彩玉(上海市科学育儿基地  副主任、副教授)

我在妇干校工作了20年,接触了大量的女性问题,深深体会到改革开放30年来,家庭的内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30年以前,人对家庭的依赖远远超过对社会的依赖,粮票、油票、布票等与日常生活有关的一切都是与家庭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离开了家庭,根本无法生活。而今天,人对社会的依赖远远超过了对家庭的依赖,这就对家庭的凝聚力提出了巨大的考验。

每个人对家庭的需要和愿望是不同的,如果家庭成员的愿望和需要在家庭中能够得到满足,在社会上得不到,那么这个家庭就幸福,反之则会出现“第三者插足”之类的问题。而很多女性往往在问题出现以后,仍不明其理。曾有一位女性来找我咨询婚姻困惑,她发现丈夫有婚外情以后,仍不愿放弃这段婚姻,甚至对丈夫说:“只要你不和我离婚,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可是那位丈夫却说:“我需要的不是为我做牛做马的人,我要的是能够体谅我、理解我的生活伴侣。”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新时代向女性经营家庭的能力提出了新的考验,如果今天我们的女性在家庭中还只是扮演“买、汰、烧”的角色,那么这与劳动钟点工有何区别?如果我们在婚姻中不注重情感的交流、文化的匹配、心理的协调,那么我们的家庭靠什么来维系,我们又如何提高婚姻的质量?这是值得我们每位女性思考的问题。

 

 

家庭结构的变化影响家庭生活

陈晓敏(上海政法学院女性研究中心  主任)

从家庭结构看家庭30年的变化,发现家庭呈小型化、核心化、多元化的趋势。这也是城市化的结果。在农业社会,家庭基本都是几代同堂的大家庭模式,而当人们在城市生活,则多种多样的家庭模式开始出现。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几种新的家庭结构有:单亲家庭,我们发现越到大城市,越到发达国家,单亲家庭就越多;复合式的再婚家庭,用一位美国社会学家的话来说,“未来的家庭就是一次次地破裂和一次次地重新组合”;空巢家庭,已由最初的老年空巢发展到现在的中年空巢,同时老年再婚现象也有上升的趋势;留守家庭,分城市型和农村型,城市型主要产生原因是子女出国留学等,农村型留守家庭则主要由女性在家留守。这些多元化的家庭模式,反映了这个社会的大变迁。

改革开放30年,家庭结构对家庭生活影响尤为突出的一点是,核心家庭的增多使家庭关系简单化。随着家庭关系的简单化,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需求逐渐增多。过去多子女家庭中,子女的养育和成长占去了父母大多数的时间,而现在独生子女家庭中,子女长大以后,夫妻间的感情就出现了空白期,家庭成员容易在家庭之外寻求情感寄托,种种婚姻问题就爆发了。

所以从宏观上说,我们的家庭物质功能(如生育功能、生产功能)在弱化,情感功能在增强。值得重视的是,面对这种变化,我们是毫无经验与准备的,如何应对挑战,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

 

 

婚姻:永恒的主题,新的内涵

薛亚利(上海社会科学研究院 家庭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员)

我想从婚姻关系角度透析30年改革开放为我们社会带来的巨大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年轻人的择偶标准从相对单一转化成相对多元。沪上曾流行这样一种说法,“50年代爱劳模,文革时代找工农,70年代‘海、陆、空’(海外关系、落实政策、空关房屋),80年代重学历,90年代凭感觉”。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人们的择偶标准发生了一个较大的转变,此前人们所看重的政治因素日渐淡化,结婚对象的个人魅力,如职业、学历、收入、住房、兴趣爱好、脾气性格等越来越受到重视。

另外,年轻人的择偶途径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过去,人们通过组织、单位、亲戚介绍恋爱直到步入婚姻殿堂的占绝大多数,而现在的年轻人则大多由自由恋爱相识,即使通过介绍相识,也大多通过业缘关系(朋友、同事)介绍,通过亲戚介绍的比例大大减少。199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31岁以下的青年男女有过两次以上恋爱经历的人已达429%,首肯自己在择偶中有更多机会的人也明显上升;而到2004年,包含有上海500个样本的研究表明,“有68%的人与13位异性约会过。”由此可见,社会的开放和流动大大增加了人们之间的交往机会。

同时,人们的结婚仪式也在发生变化,旅行结婚,婚纱照,婚礼由婚庆公司策划操办、由司仪主持、由专业摄像摄影人员保存留念等,这些现代化的婚礼仪式也是从70年代末80年代初到当下逐步发展流行起来的。

纵观婚姻现象的方方面面,可见这一永恒的主题,在新的时代被赋予了更加丰富多元的涵义,也使我们的生活日益多姿多彩。

 

 

现代家庭中父母要不断学习

袁敏娟(五好文明家庭代表)

改革开放30年,给我的家庭带来的变化非常之大,我从一个普通的妈妈,成为全国优秀母亲、上海市家庭教育专家讲师团的成员,我的女儿从一个嗷嗷待哺的残疾女婴,成长为一个自立自强的优秀青年,我们的家庭,多次被评为“上海市五好文明家庭”、“上海市学习型家庭”。这一切都是因为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残疾人事业蓬勃发展。

25年前,老天把一个只有一只右手的女孩送到我家,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们全家陷入了深深的痛苦,我也曾彷徨迷惑。但是,在无法改变的事实面前,在强烈的母爱感召下,一个声音,在我心中渐渐响起:“我不能屈服于命运,残疾决不等同于残废。先天的不幸谁也无法回避,后天的造就全靠事在人为。”

从那时起,学习与教育孩子,几乎成了我生活中的全部。我看书、听讲座、向专家求教,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二十多年来,我坚持给女儿记成长日记,这成了我自律的一面镜子。我的原则是:要孩子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好。

在人生的路途上我始终迈着学习的脚步。父母的好学上进,成了女儿最好的榜样。她也对人生、对学习充满了希望与热情,她成绩优异且多才多艺,她从不为自己只有一只手而苦恼自卑,成了大家眼中的阳光女孩。成长的路上,她曾荣获各类奖项一百多次。10岁那年,一只手的她成了全国优秀少年能手;20岁时,成为上海市“三八”红旗手。现在,女儿已经取得了同济大学的硕士学位,并且自信满满地走上了新的人生征程。我也实现了当时对女儿许下的诺言:“孩子,爸爸妈妈虽然没有给你带来健全的肢体,但一定会为你树立起健全的人格和坚强的品性。”

 

 

道德引导  法律规范

徐大梅(上海海事大学  副教授)

我是从事法律教育工作的,在研究中我体会到,导致当今婚姻家庭领域若干现象和问题的原因之一,是极端个人主义的道德观。对此,仅仅依靠法律的力量难以全面解决婚姻家庭生活中的所有问题。因此,加强社会主义婚姻家庭道德观的建设刻不容缓。

具体来说,我建议,首先道德教育要从小抓起,分阶段、有步骤地进行。可以把它纳入小、中、大学德育教育体系,为我们社会培养具有健康的两性、婚姻、家庭观念和道德理性的公民。同时,社区应在家庭美德建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在增强家庭凝聚力、促进家庭和谐稳定方面作出贡献。

放眼国外,虽然我们普遍认为西方人比较开放,但是,在美国,人们的婚恋观正在经历一场回归。在结婚前,他们可以自由地交友、约会,但是一旦步入婚姻殿堂,现代美国人反而显得比较保守,业余时间他们大部分以家庭为中心,在酒吧等场所也很少看到已婚人士的身影。

对于当下我们的婚姻家庭道德建设,我的建议是,要在家庭内部加强教育,增强家庭的凝聚力,尤其是社区要在家庭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

 

 

呼唤建立新型家庭伦理道德

施索华(上海交通大学  副教授)

我是学校思想政治课的教师,同时为大学生提供心理咨询,为女硕士、女博士提供婚恋指导,从2000年开始又为中小学家长学校开设了家庭教育讲座,30年来见证了婚姻家庭伦理道德的变化。

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的建立

传统的“家长制”逐渐消失,家庭成员及代际之间平等、民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确立,使几千年来形成的传统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受到了很大冲击,在家庭生活方式上最明显的进步是家庭民主制逐渐取代家长制,家庭的重大决策,如购房、购车、子女教育等都会征求每一个家庭成员的意见。

市场经济的建立使婚姻的自主性增强。市场经济是竞争经济,效率优先,参与市场的个体是独立的,渗透到人们的婚姻观念中就是人们的婚姻自主性增强。人们可以选择结婚,也可以选择独身,还可以选择不同的婚姻生活方式,如“AA制”婚姻、丁克家庭、周末夫妻等。当婚姻已名存实亡时,人们拥有选择离婚的自由。

市场经济对婚姻家庭伦理道德的负面影响

婚姻的稳定性下降、离婚率上升。最近的一项心理咨询机构的统计显示,婚姻情感问题的咨询已占到咨询总量的一半以上。而且婚姻危机者的“婚龄”越来越小,以前通常所说的“七年之痒”,已经变为“三年之痒”。三年以内的“短婚”已经占到所有离婚案件的40%左右。

爱情、婚姻、性爱发生分化。黑格尔对婚姻所下的定义:“婚姻是具有法的意义的伦理性的爱”,说明了爱情、婚姻、性爱的统一性。而当今社会,社会舆论对婚姻行为监督力量的弱化和个人自律精神的淡化,使人们把爱情、婚姻和性爱一分为三了。

婚姻家庭中责任感与义务感淡化。市场经济以利益为驱动力,又极易产生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反映在婚姻家庭领域就是责任感与义务感的丧失或淡化。人们过分强调自己在婚姻生活中所享有的权利,而忽视或拒绝婚姻家庭生活中每个人都负有的责任和义务。

改革开放30年来,在婚姻家庭领域,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的伦理道德不断发生碰撞与冲突。建立一种既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又有一定文化延续性,既能使家庭中每个人得到自由全面发展,又能使婚姻家庭保持和谐、完整和稳定的社会主义伦理道德,是现阶段婚姻家庭伦理道德建设的主要任务。

 

 

妇联组织在家庭文明建设中大有可为

陈颖(长宁区妇联  副主席)

改革开放30年来,长宁区家庭数量持续上升,“两外”(外来流动人员和外籍人士)家庭明显增多。1982年,长宁区家庭户数为101841户,1992年为179572户,2008年户籍人口61万,常住人口24万。

30年来,妇联组织服务家庭的手段和方式不断创新。七八十年代,妇联组织主要以五好文明家庭创建和各类主题活动为抓手推动家庭文明建设,而随着新形势的发展,妇联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开拓创新,通过项目化、社会化等多种工作方式实现服务家庭、服务妇女的目标。近年来,百万家庭网上行、百万家庭学礼仪等实事项目深入人心,社区家庭文明建设指导中心发挥积极作用,妇联组织以信息化的手段、专业化的服务方式将现代家庭的理念、科学的生活方式送到千家万户。但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妇联组织的服务能力与广大家庭多元化需求之间还存在差距,服务载体存在影响力不足的问题。如社区家长学校在推进现代家庭教育理念、提高家教水平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许多家长在遇到实际困难时想不到求助于这些组织。

未来我们将从提高妇联家庭工作的影响力、提高家庭工作者水平和素质的角度入手,在家庭文明建设这片大有可为的天地中,创造新的业绩。

 

 

家庭,变化的时代中寻求多样的答案

孙小琪(上海市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  现代家庭杂志社社长、总编)

修改婚姻法时,全国妇联曾召集各地妇联大讨论,发现大家关注的问题存在很大差异,如中西部地区关注低收入妇女的社会保障问题,沿海开放地区关注婚外情问题。我想,中国幅员辽阔,经济文化的不同,往往使人们的婚姻状况呈现多样性。尤其在我国飞速发展的大环境下,国门的打开、现实家庭产生的激烈震荡,给大多数人平静的生活带来了挑战,我们的婚姻不再是那个坚不可摧的共同体,我们的家庭也面对着很多变数。

或许,等到全社会认识到婚姻家庭和谐对人的生命来说是何等的重要,要经历很长的一个过程,就像发达国家今天的婚姻价值观回归一样,也是人们经历了性解放等一系列曲折的过程以后才悟到的真谛。对于媒体行业来说,我们能做的还是大力宣传美好、坚韧的家庭品质,同时也要解剖因为当事人错误的家庭观念造成的家庭问题,为形成新的更为美好和谐的家庭文化贡献力量。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