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上海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调查
市妇联宣传部 | 摘自:上海妇女2009年3月刊

当今中国正在经历着一场全面而深刻的社会转型,作为领风气之先的上海青年女性同样也在发生相应的变化,而这种变化集中体现在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的改变之上。本调查希望从上海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的变化入手,进一步理清上海青年女性在家庭、职业以及社会等诸多方面的变化。

调查主要采用分层抽样及典型抽样相结合的方法。共发放问卷2700份(女性1500份,男性1000份,机动问卷200份),实际回收2627份,其中,有效问卷2507份,男性占39%,女性占61%

 

 

上海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特征

调查显示,上海青年女性的自我认同感越来越强,正在从传统的“集体导向型”转向现代的“自我导向型”,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自我评价的高度认同

在“当今社会中个人所起的作用的总体判断”中,青年女性的第一选择是“越来越大”,占31.9%;在“自我奋斗的最主要目标”上,青年女性的首选项是“自己”,占56.3%,与此相应,在“职业发展的最主要目标上”,青年女性的首选依然是“自我”,占68.3%,而在“您目前所取得的职业发展成就中最关键的因素”方面,青年女性的第一选项仍然是“自己”,占62.7%。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几个选项中,青年男性和女性的首选项都是一致的,但是,女性选择“自我”的比例却都高于男性。

 

性别观的自我认同性

在“是否喜欢自己的性别”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是“喜欢”,占37.9%,不喜欢自己性别的只有10.5%。在女性人生发展中最重要的因素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是“女性自身”,占44.6%

在性别观的自我形成方面,尽管媒体热炒选秀节目,但青年女性在此却表现出了足够的冷静和理性,在“关于电视选秀节目对于自我性别观的影响”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项是“没什么影响”,占63.4%,至于非常时髦的中性化现象,青年女性的首选是“不赞同”,占31.3%

 

婚姻家庭观的情感自主性

青年女性对于婚恋和家庭的价值取向更多地抛弃了物质性导向,逐渐向情感性诉求转换,婚恋的目的更多地指向婚恋自身,而不是将婚姻作为改变命运的跳板,这体现了青年女性足够的自信和自尊。

在“组建家庭最主要的原因”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爱情”,占62.5%,选择“传宗接代”的只有7.4%,选择“经济原因”的只有5.6%;在“家庭所给予女性最大的帮助”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是“情感支持”,占60.5%。在“生育子女的目的”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爱情结晶”,占42.2%,选择“传宗接代”的只有9.3%

与这种趋于纯粹的婚恋观相应,青年女性在“对待婚外情的态度”上,首选是不接受,占38.2%;同样,男性的首选也是不接受。

 

职业观的自我实现性

在职业发展方面,白领女性对职业的追求更多从自我出发,更多集中于职业本身的内在发展需求,而不仅仅是外在的物质性欲望。

关于“目前职业的选择因素”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自我职业本身的发展前景”,占22.4%;在“职业生涯的发展最大收获”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自我实现”,占35.8%

 

文明观的自律性

在文明观方面,青年女性的价值取向表现出了令人尊敬的自律性,而不是以他人或外在约束为主导。

在“上地铁是否主动排队”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是“每次都主动排队”,占43.9%,还有40.2%的青年女性选择了“大部分主动排队”;对于“当你着急上班时会否闯红灯”,青年女性的首选是“很少闯红灯”,占46.6%。在这些日常生活的细节方面,青年女性的表现应该说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信仰上的自主性

在信仰方面,青年女性表现得相对多元,并没有简单集中于传统的政治信仰,但这种多元本质上恰恰意味着青年女性的自主思考和自由选择。

在“如果你还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你是否愿意加入”的问题上,青年女性的首选项是“非常愿意”,占33.6%;在“目前的信仰是否可以满足你的精神需求”的问题上,青年女性共产党员的首选是“部分可以”,占37.9%,同时,还有22%的青年女性共产党员认为“完全可以”,两项合并,则有59.9%的青年女性共产党员表示出了对共产党的坚定信仰。

除了这种主流信仰之外,在所有的选择中,有四分之一的青年女性对佛教、基督教等宗教产生浓厚兴趣。

 

他人观的自我超越性

在关于他人观的取向方面,尽管受诚信缺失的困扰,但是,“关爱助人”依然构成了青年女性的主要选择。

在关于“是否愿意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问题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愿意”,占33.3%;在“帮助他人的动机”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项是“帮助受助者摆脱困境”,占57.2%;在“即使你曾经受过骗,是否还会帮助人”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项是“可能会”,占34.2%,只有14.3%的青年女性明确表示“不会再助人”。

与此相应,在“你是否愿意参加公益活动”方面,青年女性的首选项是“愿意”,占38.1%,而表示“不愿意”的只有7.7%。他人观的自我超越性意味着青年女性不仅仅有着强烈的自我认同感,而且,进一步将自我扩大到了他人和社会等大我的认同之上。

 

 

值得注意的青年男女自我认同感差异

本次调查有意识采集了1000份男性青年问卷,总体来说,男性和女性青年的自我认同感差别不大,但在有些细节方面仍然表现出了许多值得注意的差异:

 

自我观

在“如果用一个词来描绘自己,你最喜欢的是哪个”的问题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诚信”,占16%,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善良”,占16.4%。这种差别体现的是男性更多地是外向型、指向他人、侧重工具性自我评价,女性更多是内向型、转向自我、侧重道德性自我评价。

在自我发展上,关于“最希望妇联提供的帮助”内容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扩大交友”,占15%,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维护权益”,占26.7%。在“目前你最关心的性别问题”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两性沟通”,占28.5%,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平等就业”,占31.9%。这个选择与男权社会中女性的不平等地位有一定的关联性。

 

他人观

在“你最愿意接受的帮助他人方式”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随机帮助遇到困难的人”,占34.4%,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做志愿者”,占30.8%。这个差异可以看出男性相对来说,自我更加开放、更加主动。

 

家庭观

关于“你对自己的家庭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的问题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经济支持”,占38.8%。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情感支持”,占48%,这意味着当今家庭成员还是存有一定的分工,男性更多承担的是工具性角色,女性更多承担的是支持性角色,这种角色差异必然会影响青年男女对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评价和自我认同产生差异。

 

职业观

关于“如果你可以自由选择,你最愿意选择的职业是什么”的问题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自主创业”,占23.8%,而青年女性的首选是“公务员”,占28.6%。同时,青年男性更愿意选择“收入高但风险很大的职业”,占59.9%,而青年女性更愿意选择“收入不太高但风险很小的职业”,占56.3%,表明男性的风险意识相对要强于女性。

 

文明观

在“你最不喜欢的公共场所不文明现象”中,青年男性的首选是“随地大小便”,占24.8%,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随地吐痰”,占29.3%。相应地,在公共场所不文明行为的治理方式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加大处罚力度”,占35.9%,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提高市民文明素质”,占39.8%

 

信仰观

在“你个人最喜欢的自我认同”上,青年男性的首选是“自由”,占18.4%,而青年女性的首选则是“和谐”,占17.6%。这意味着男性更多关注于自我,女性更多关注于关系。

男女两性自我认同感的差异不一定是绝对的高低或对错,而可能是一种互补,这也意味着男性和女性本质上是合而不同的一种共同体。

 

 

影响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的问题

尽管青年女性总体自我认同感较强,但比较而言,青年女性在自我认同感方面比男性弱,同时,在某些自我认同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缺憾,其中的问题和影响因素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

 

自我评价偏低

在“关于自我的打分上,如果1代表最低,5代表最高,你给自己打多少分?”青年女性的首选是3分,占40.5%,而“在你目前的发展成就中你自己起到的作用”的问题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一般”,占45.2%。自我评价相对不太高。

 

性别自我认同误区

如前所述,在“如何看待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问题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很正常”,在“如何看待全职太太”问题上,青年女性的首选依然是“很正常”,这意味着青年女性对于自身的性别意识还需要进一步澄清。

 

自我奋斗压力较大

在关于“你觉得目前生活在上海是否有压力”的问题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压力较大”,占48%,还有13.3%的青年女性认为“压力很大”。在主观性问题中,青年女性出现频率很高的一个词就是“压力”,这种压力部分源自于家庭和职业,还有的则是源自于物价上涨所引发的住房问题等现实压力。现实压力可能会带来明显的挫败感,这是影响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

 

自我交往圈子狭小

在“你最喜欢的缓解压力对象”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朋友”,占43.9%,还有39%的青年女性选择“与家人一起缓解压力”,在主观问题回答中,许多青年女性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交友的强烈愿望以及生活圈子狭小的现状,这种矛盾表现得非常突出。

青年女性更加渴望能够扩大男性与女性、女性与女性之间的交往;同时也渴望在单位中、在单位间进行更加多样的交流。

 

自我发展平台不足

调查中许多青年女性非常愿意做公益活动或志愿者,但是,感觉缺乏足够多样的平台,青年女性往往工作繁忙,更多局限于家庭和单位之中,缺乏足够的平台向社会延伸,在主观问题回答中,许多青年女性也希望妇联能够在社区搭建平台,便利青年女性做志愿者,也有青年女性希望妇联在社会上搭建更为广阔的平台。广泛参与社会活动才是强大自我认同感的最有力支撑。

 

自我权益受损明显

在“你最希望妇联提供的帮助内容”上,青年女性的首选是“权益维护”,与此相应,在“你最关注的性别话题”上,青年女性最关注的是“平等就业”。在主观题的回答中,许多青年女性还特意提到了目前企业中男女同工不同酬问题以及生育权问题,还有的青年女性认为,目前,人们更多地忽视了女性每月例假的休息权利。

 

 

对策与建议

结合以上对青年女性自我认同感特征及问题的分析,提出以下几点对策与建议:

 

进一步拓展妇联服务对象

在问卷中,关于“在你的自我发展中,妇联所起到的作用”和相关问题显示,青年女性非常渴望妇联能够提供相应的帮助,因此,妇联应顺应时代的变化,将服务群体从弱势妇女进一步拓展到青年女性,我们往往误以为青年女性没什么问题,其实不然,如果说弱势妇女遇到的是生存问题的话,青年女性遇到的则是发展问题。

 

进一步加大妇女工作宣传力度

在问卷的主观问题回答中,部分青年女性说:“我有很多问题,我很想得到妇联帮助,可是,我不知道妇联到底能做什么?”部分80前的青年女性认为,妇联是为下岗女工服务的;部分80后的青年女性则认为,妇联主要是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这种认知上的误区阻碍了青年女性向妇联求助。

建议妇联应该更多利用媒体进行自我宣传,同时,更多地和高校联合,将妇联的宣传延伸到高校中去。

 

进一步搭建社会化服务平台

从目前的调查来看,压力是青年女性的一个核心话题,此外,志愿者是另一个青年女性的热门话题,这些都是青年女性最真实的需求,由此产生的服务应该是青年女性最渴望的。但是在青年女性和妇联之间缺乏有效的平台,这导致了妇联的作为无法惠及多数青年女性,青年女性也无法对妇联形成归属感。

建议妇联尽可能和团委、工会等相关机构搭建横向平台,整合资源形成网格化全覆盖,将每个青年女性真正纳入到妇联的工作体系中来。

 

组建青年女性自助俱乐部,推动青年女性自助助人

青年女性一般具有比较强的自我解决问题能力,妇联需要做的其实是为青年女性搭建舞台,目前,组建自助小组是国际性的潮流,妇联可以尝试根据青年女性的不同需求,建立青年女性不同主题的自助小组或沙龙或俱乐部,推动青年女性自我解困。这些自助小组或沙龙或俱乐部可以培育成为妇联的品牌,长期为青年女性服务。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