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丹青妙笔绘就幸福生活 ——记金山女农民画画家群体
沈慧婷 | 摘自:上海妇女2010年10月刊

提起金山农民画,人们眼前总能浮现出五彩斑斓的配色、质朴而充满生活情趣的人物造型,它就如一股田野间吹来的清风,夹带着些许泥土气息,又寄托了农家人对大自然的歌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金山农民画发源于20世纪50~60年代,脱胎于刺绣、剪纸、印染等家庭杂艺,受到民间漆绘、灶壁画、箱柜画、雕花木床、翘檐跳脊等百工匠艺的滋养,又由于程十发、刘旦宅、汪观清等一批著名美术家的培育,艺术品质得到了升华。到20世纪70年代,一批以农村妇女为主的金山农民画家开始走出田埂,走进艺术的殿堂。

早期的金山农民画家大多是年龄偏高、终身固守田园、无缘传统书画艺术的农村女性。当她们身上那种源于生活的艺术潜力苏醒时,柔嫩的绘画语言——“以笔代针,以色为线”一下迸发出来,对美好生活的浓浓热情渲染散开,绽放出一朵世人惊叹的奇葩。

如今,枫泾镇作为金山农民画的发源地,女农民画家的队伍得到不断壮大,她们中年龄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不足20岁,她们中有母女、夫妻、姐妹、姑嫂,也有不少祖孙几代都参加农民画创作,还有大量画家在自己家中边耕作边作画,或在古镇旅游区开画室。以画为业、以画为生、以画致富已不是个别现象。

 

 

因画结缘 以画为媒

从事农民画创作也有旁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上个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大潮汹涌而至,兴旺了十多年的金山农民画,因为创作队伍不稳定等原因陷入低谷。从80年代开始“一根筋”画到现在的人不多,陈修是其中之一。沉溺于创作,使年逾四十的陈修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且气质脱俗,是追寻美的脚步为她带来了一颗永远年轻的心灵。

1982年,当时15岁的陈修一头扎进了农民画创作中。20世纪90年代,由于当时国内规定私人画作是不能买卖的,画画亦被大众视为不务正业,一心只想作画的陈修,经常有了上一顿就没下一顿,要靠家人接济。当被问及如何能熬过“寒冬”?陈修说:“我对画画情有独钟,做别的事情都比不上画画。而且当时大环境有走向开放的趋势,我相信以后肯定会好起来。我就是靠着一股信念支撑着。”

陈修的婚事同样与画有关,以画为媒。陈修初中毕业后参加金山农民画院举办的学习班,与同是枫泾镇的农民画家高风相识相知。1988年秋,高风的新作《秋雨图》在《文汇月刊》发表,画面中秋雨潇潇,大树上淋湿了的鸟儿正彼此梳理着羽毛,依偎着用各自的体温温暖对方。树外潮湿而寒冷,树上却暖意浓浓。这一画面深深打动了正处于逆境中的陈修,自此两人开始切磋画艺,日久生情。在《秋雨图》撮合下,高风和陈修喜结连理,成了金山农民画坛上志同道合的一对。夫妻俩互相扶持,开设了枫泾镇上第一家农民画社。

2003年枫泾加快了发展的脚步,金山农民画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迅猛发展,农民画的寒冬已成为陈修的记忆:“今年世博会在上海举办,农民画的未来将会更美好。”无独有偶,陈修的妹妹陈惠芳,也与姐姐一样开起了家庭画室,陈惠芳的丈夫沈林弟在企业上班,工作之余也爱上了丹青。

像陈修家这样一家老小齐上阵的农民画家庭在金山还有许多。龚彩娟嫁到中洪村的陈家后受到丈夫家人的影响开始学画画,原本就会绣花的她,对颜色的搭配很有一套,生动舒畅的颜色让人眼前一亮。龚彩娟32岁学农民画,5年后她创作的《新娘提水》就获得了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赛优胜奖。画中一位新嫁女左手提水右手提菜,神采奕奕地走在幸福大道上,画中的场景是龚彩娟自身的写照。如今,龚彩娟与89岁高龄的婆婆一起画画,婆媳俩亲如母女。

 

 

画画是我的生命构成

20世纪90年代是经济飞速发展期,却也是金山农民画的难捱期。面对社会上的各种诱惑,一批又一批的农民画家选择放下画笔。年轻的农民画家曹秀文也曾动摇过。当时,枫泾古镇旅游正在兴起,做饭馆没有不赚钱的道理。于是,曹秀文把画了十几年的农民画放下,去经营饭店。可是,仅仅过了两个月,曹秀文又改变了自己的主意,重新拾起画笔开始创作。后来,又有一位下海经商的同学邀请曹秀文到他的工厂里做妇女主任,答应给予丰厚的薪酬。这回曹秀文没有被打动。

在低谷期,曹秀文画笔不缀,在创作的画中倾注了她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作品问世后,得到人们的普遍好评,屡获大奖。曹秀文不仅痴迷创作,她也关心农民画将来的发展。2005年,曹秀文所在的村子决定打造农民画村。曹秀文觉得这是创建具有文化特色新农村的大胆尝试,于是第一个要求搬进村子,以实际行动支持农民画村的建设。曹秀文和其他画家们,平时就住在这里,闲暇之时还可以下地劳动,为创作积累灵感。

打造农民画村的举措相当有成效,几年来,村子里不仅住进了许多金山本土农民画家,还吸引了杨柳青等一大批外地农民画画家。20084月,金山农民画村升格为中国农民画村。曹秀文很关心这些来自远方的同行,一方面不同风格的民间画家聚居在一起可以互相吸收滋养,另一方面她也希望他们能够长久地在这里呆下去,不然中国农民画村就名不符实了。

曹秀文创作30年,作品百余幅。创作不同于临摹,在过程中有时也会碰到“卡壳”,有一回到杭州旅游,曹秀文经过一个村子,从车窗望出去的景色非常动人,满眼的白花争相开放。回家后曹秀文马上就此情景进行绘画创作,可是画了背景要画前景时,却找不到适合的构图。一直到半年后参观上海动物园,见到孔雀开屏,曹秀文才灵机一动,前景可以画上各色矮树林立的森林,一幅看似简单的农村题材画作却花了半年时间才告完成。后来这幅久经打磨的画作被人民大会堂收藏。

曹秀文的作品曾多次到日本、美国、法国、新加坡、比利时、加拿大、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展出,得到国际友人及美术爱好者普遍的好评和赞誉。她的艺术道路是艰辛的,也是幸福的,正如她自己所说:“画画是我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离不开画画,我一走进画室就会觉得浑身是劲。”

 

 

女画家的世博情缘

说起金山女农民画画家,有一人不得不提,那就金山区唯一一名“中国民间工艺大师”季芳。早在1976年,季芳就开始从事农民画的创作,其作品具有浓郁的民间色彩,造型夸张多变、对比强烈、朴中见雅、拙中藏巧,有着强烈的生活气息和艺术表现力。谈起创作的灵感,季芳的眼神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梦是我创作的第一源泉。”通常,都是她在梦里见到了美丽的画面,醒来后直奔工作台,用最简单的线条飞速记下梦中画面的轮廓,再一点点地细腻还原。从她的代表作《摇到外婆桥》到《夏夜乘凉》,蓝绿色调一以贯之,有对童年记忆的原味怀念,也有对现在生活的美好记录。

早在2005年,季芳便有幸作为上海唯一一名民间画家的代表随中国上海市政府代表团,赴日本爱知世博会中国馆作为期6天的现场绘画演示。2008年,她还将农民画带进奥运村,让江南色彩惊艳北京奥运会,引得中外游客驻足流连。季芳作为参观过爱知世博会的“过来人”,亲历高规格的国际展会后,心中涌现一个想法:“在家门口的世博会,我可以展示得更好。”于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召开,成了她心中长久的期盼。

现在,一组迎世博主题农民画已在她的精心创作下诞生。东方明珠、地铁轻轨以及“东方之冠”等世博场馆的轮廓跃然纸上。原来上海世博会的召开使她心潮起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有了这样一组主题画的创作。

 

借上海世博之力,金山农民画——这朵中国民间艺术的奇葩,将在艺术的百花园中绽放得更加绚丽多彩。日益壮大的金山女农民画家群体也将在艺术的滋养下继续感悟生活,用生花妙笔描绘灿烂明天!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