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女性网络阅读与自身的性别认知
洪庆明 | 摘自:上海妇女2010年12月刊

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整个世界的阅读实践正急剧地从平面书刊转向数字媒介。根据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结果,2008年我国互联网阅读率为36.5%,比2005年的27.8%提高了8.7个百分点;图书阅读率为34.7%,比2005年的48.7%降低了14个百分点。网络阅读首次超过了图书阅读,这可以说是国民阅读数字化道路上的一个显著标识。根据这份研究报告,在中国新兴的电子阅读群体中,男女两性的比例较为接近。这种情况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女性的社会境遇,包括教育机会、经济条件和自身素质等,业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这些笼统的统计数据,并不能反映女性内心世界的自我想像或对自身性别角色的定位。因此,本文试图根据西方阅读史的研究范式,利用相关的其他材料数据,从阅读实践的角度,探索当今时代女性在心态世界里对自身性别的认知。

 

 

 

从《闺训千字文》到网络时代的阅读

 

女性阅读在中国拥有漫长的历史。早在1400多年前的梁朝,用于启蒙读物的《千字文》,就分出了《闺训千字文》,作为对女性进行基础教育的范本。这份简单的文献,将女性人生各个阶段应该遵循的基本伦理规范,编制为脍炙人口的词句:为人女时“凡为女子,大理须明,温柔典雅,四德三从”;为人妻时“敦质立品,贞烈咸称,居稠处众,静穆淳良,去奢尚俭,计算绌余”;为人母时“体贴饱暖,驱蚊捉虱,始教揖让,继导忠直”。除此之外,专门针对女性的类似文献还有《女诫》、《女论语》、《女儿经》、《女范捷录》等。这些有明显男性意识的文本,以其浅显易明、朗朗上口的文字广为流布,不仅是社会道德观念传播渗透的有效路径,更是男权社会规训女性的一种手段。《闺训千字文》的序言开宗明义地指出了这一点:“盖闻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也就是说,在儒家文化的女性角色定位中,女人的天地在家内,在隐秘的私人领域,修养贤德,相夫教子,为社会培育修齐治平的男子。

当然,总体而言,在中国绵延两千年的小农社会里,经济能力较为落后,男性几乎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只有少数中上阶层家庭的年轻女孩,才有识文断字的机会。大多数生活在乡村共同体中的女子,都是通过父母乡邻的言传身教,以无形的文化习染方式,感知接受社会主流的女性角色定位。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其奉行的平等主义意识形态,在性别政治方面最著名的口号是“妇女能顶半边天”,这极大地加快了20世纪以来中国妇女解放的步伐。这不仅体现在对妇女的职业解放和身体解放方面,举国动员体制下的扫盲运动,使许多乡村妇女在夜晚灯光昏黄的夜校里学到了一些基本的文化知识。但在经济状况未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生计的追求压倒了其他一切,加之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生活在乡村世界中的绝大多数女性,得到教育的机会依然很少,大多数妇女自幼年就成为家庭劳动力的一部分,她们既不具备阅读的能力,也不具备阅读的条件,在乡村地区,哪怕是廉价的大众流行读物连环画,都难得一见。

1978年后开始的经济现代化进程,是中国女性真正获得解放的开始。在有关阅读方面,首要的是女性所能得到的教育机会和教育水平飞速增长,识字率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据人口学的统计数据,随着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实行,到1995年,女童入学率为98.1%,大中小学在校女生人数增加到9,156.8万人,所占比重由27.9%增加到46.5%,青年女性识字率已达90%多。

正是到这个时候,互联网时代来临了,第一批网络冲浪者开始在中国出现。尽管他们人数很少,但是,数字时代追求的就是速度,网络也以其数字传输般的速度在中国迅速普及开来。新世纪的到来,也是中国互联网大众化时代的开始。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19987月,我国网民数量还仅为117.5万,2000年骤升到1,690万,2001年则达到了惊人的12,250万。在急剧增长的网民中,女网民的增长比例略高于男性,占总网民人数的比例逐年上升(参见图1)。20106月刚刚出炉的第26次网络调查报告显示,目前我国网民男女性别比例为54.845.2。而且,在上网行为模式中,相比于男性对游戏和小说的兴趣,女性更倾向于阅读包括文学在内的其他各种有用的东西。因此,网络阅读构成了新时代女性获取信息或休闲娱乐的重要途径。

女性网民对网络阅读的热情,可以从各大门户网站的栏目设置和专门网站的点击率上得到明证。新浪读书频道上专设了女人馆,搜狐读书频道则将3月设为女性阅读月,并纷纷推出迎合女性阅读需求的各个类型读物。红袖添香,专门的女性小说创作和阅读网,创办10年来,已经成为中文女性阅读的热点网站,注册用户超过300万,日浏览量超过3,000万次。据《中国图书商报》新近的调查,在上网女性中,76%的人是通过网络阅读获取知识信息的(参见图2),远高于其他媒介。

女性网民的增加和对电子阅读的偏好,说明中国女性地位的改善,她们也能够得到良好的教育,她们拥有上网所需的社会经济资源,如电脑、网络、闲暇。但是,这只是第一层次的问题,也就是在有形的社会经济层面,女性的地位和角色在提升。至于在变化的世界面前,她们心灵深处对自身性别的认知,从这些现象上我们难以窥到任何显见的迹象。

 

 

她们“读什么”和“怎么读”

 

欲探求女性内心的精神世界,我们不妨从另外的角度入手,追索她们的心态。这个角度就是:第一,她们“读什么?”阅读需求实际上是她们内在情感需求的一种反映;第二,她们“怎么读?”阅读方式更是与她们的日常生活角色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首先,我们可以从阅读网站提供的一些线索,尝试解答第一个问题。打开新浪读书频道里的女人馆,从头条推荐到排行榜单,不难看出,其主要的内容,就是情感婚恋、时尚生活和养生美容,体现了十分鲜明的“女性”特征。叠加在此特征之上的是与现实生活密切关联的内容。如数量雄踞流行榜之首的情感婚恋类题材,涉及到离婚、猎婚、闪婚、婚外情、美女与地产富豪、男女合租、大龄剩女以及泛滥的性爱等不同类型,都是女性作为情感纤细的个体,在当下社会中随时可能遭遇和目睹的现实。

其他网站同样如此。中文图书销售旗舰网当当网的三八妇女节女性阅读专题,以“每个女人都是天使”为题,从美丽女人、健康女人、玲珑女人、风情女人、知性女人、快乐女人、居家女人、身为人母,这些女性不同需求出发,推荐新书。而在年度销售排行榜中,讲述白领都市职业生活的《杜拉拉升职记》占据榜首。与此同时,搜狐读书频道将今年3月设为书友会女性阅读月,在栏目设置中,情感、职场、生活、励志这四大主题成为女性阅读月的重要组成。其中的婚姻、职场、情感和两性关系尤受关注。

《中国图书商报》的阅读周刊在2010年妇女节时所做的阅读调查也证明了上述的直观印象。女性读者阅读内容排行榜的前三甲,分别是文学类,占68%,生活类占50.67%,“娱乐类”占36%。(见图3)“白马王子+灰姑娘”的故事永远是引起女性网络阅读的致命诱惑,因为这是每个女人的梦。这一观点从“经常阅读哪类网络小说”的调查得到了验证:超过40%的读者选择的是言情;36%的人选择了职场;“武侠”占36%;喜欢前两年曾火爆一时的“穿越”小说的占13.33%;“盗墓”占10.67% 24%的人选择了“其他”。

其次,她们以什么样的方式读?就网络阅读来说,这方面的调查尚付阙如。但是,对女性阅读(主要是纸质书籍报刊)的总体调查,可以提供给我们一点启示。根据《中国图书商报》的调查,在阅读时间上,“晚上睡前”和“闲暇时”阅读的女性读者最多,分别占到48%41.33%;在阅读地点上,66.67%的女性会选择在家阅读,而在学校或工作单位阅读的为18.67%。随着城市的扩张,住所和上班地方的距离也在拉大,越来越多的人在上下班的路途中要耽搁很长的时间,因此,上下班的车上也正成为阅读的地点之一。

我们可以推测,女性网络阅读,应该与上述调查有着相同的趋势,也就是晚上在家里的闲暇时间上网阅读或浏览占大多数。我们根据日常生活中的经验也能够印证这样的推测。大多数工作女性,尤其是主要的阅读群体,在写字楼工作的白领阶层,白天上班时间挂在网络上阅读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大多数是下班后回到家里,吃完晚饭,处理好基本的家务之后,如若有闲暇,才能够安心地上网阅览。

从女性阅读偏好和阅读方式的基本状况中,我们可以看到,她们阅读的背后,搀杂着复杂而又清晰的目的,也就是服务于作为女性性别的种种需求:学为人女,学为人妻,学为人母。这与前述传统女性的阅读期求依旧是一致的,性别角色的认知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她们喜好阅读带有传奇色彩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关乎生死爱欲的作品,与她们作为女性纤细灵动的内心世界需求是相符合的。因为一般说来,女性更偏爱情感诉求、分享内心情绪,通常靠情感小说达到满足情感幻想的目的,喜欢将自己设想成其中角色,体验其中感受。电子图书中不可或缺的健康类和美容类读物,也是旨在满足女性自我美丽的愿望,从《大S的美容日记》狂销,到塑造女性的《西蔓美丽观点》,再到《美丽俏佳人》,无一不是女性对自我完美要求的满足。最后,现代女性在社会角色中,大多数人承担了工作和家庭的双重责任,因此,职场类小说和励志读物、家庭理财和种种生活实用技巧的图书,受到女性网民读者的追捧,同样是出于她们更好地履行作为女性所承担的职责。正如专门写女性命运题材的作家安顿所说的:“我相信有很多女性在对书籍的选择上和我差不多。做女孩子的时候,读的是《灰姑娘》、《小红帽》;青春期了,有《人鱼公主》来做最初的爱情启蒙;成了别人的妻子,看着书学烧菜、学家政;做了母亲,要学育儿……这些归结起来是为什么呢?不过是为了更女人吧!”

 

 

阅读改变心灵

 

女性对自身性别的角色定位,在漫长的时间里持续而不变,个中原因,既有女性生性柔美情感细腻的天然因子,也有社会分工和文明观念建构的历史因素。尤其是后者,早已内化为所有男性和女性对女性角色的认知,成为积淀在人类意识深层的一种共有的心态,持久地影响着人类的女性观。

从长期来看,意识形态的变化是缓慢的,即使社会经济已发生剧烈的变化,它仍然会相对稳固地保持着旧有的结构,体现着意识形态发展的滞后性或曰连续性。然而,心态世界面对外部世界的急剧变化,并非完全不受触动,只是其节奏相对缓慢而已。因此,如果继续深入到潜意识的心理层面进一步挖掘,我们会发现,外部世界的变化正在冲击侵蚀着当今女性原有的心态世界。

首先,阅读有助于培育女性独立自信的内心世界。女性从阅读中,得到的不仅是心灵的愉悦和个体素养的提高,而且自身的不足和自卑也通过阅读得到消解。网络上受到热捧且被搬上银屏的小说《杜拉拉升职记》,之所以受到女性读者的喜爱,并不是因为它有细腻的情节或高深的思想内涵,而是女主人公艰难的职场经历和喜怒哀乐,与当代女性的现实体验时常发生交集共振。有女性读者说拉拉正是她梦想的人生原型。与此类似,女性读者们经常深度地参与到小说的情节里,把自己想象为其中的某个角色,情感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变化而波澜起伏。在她们这样的阅读过程中,想象的世界与现实的生活合为一体,现实的平凡、琐碎或烦恼被暂时地遗忘了,小说的传奇情节赋予了她们力量和勇气,那个想象的自我,拥有了天然的卓越之物,如美丽、财富或才情,或者如同灰姑娘的故事,拥有动人的命运安排,最终变成美丽的天使,遇到心仪的王子。总之,阅读催生的想象世界,是她们独享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她们不再是现实社会中受诸多束缚的弱势性别,相反,那里有动人的情感,经历奋斗而获得的成功。故事情节透露出来的情感或价值,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渗透到阅读者的心灵里,成为构筑起她们心灵世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女性网民对小说的追捧,也表明对个人特性日益增长的兴趣和对自身性别立场的追求。女性在隐秘的私人空间阅读,驰骋在想象和沉思之中,她们摆脱了现世的羁縻,不再以男人为中心,不再生活在男性的投影下,也不再束缚于千百年来社会强加的女性标准,完全听从于一己的心灵活动、自身的喜怒哀乐。她们通过对文本的理解和意义阐发,彰明属于女性的立场和观点,而不是按照占主导地位的男权意识形态去“挪用”(appropriation)文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女性通过阅读获得了一种反抗现世男权社会、实现自我解放的手段。

实际上,任何接触和了解网络世界的人,都应该或多或少地感受到,网络带来的性别解放意识是显著的。在这个更少传统体制和观念制约的新兴媒介面前,女性得到了自由表达自身的工具,流行已久的身体写作便是一个显著的案例。

但是,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们都不宜过度地解读这些变化,因为如前所述,两性的自然差别,是永远改变不了的;还有,男权主义话语体系,是人类文明的历史形成的,它在背后影响着我们的观念和思考方式。或许,女性解放之路根本不在仿效男权的模样构造女权中心的话语体系,女权主义应摆脱那种男女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承认存在着自然差别的两性共同组构了文明。在此基础上,逐步祛除漫长传统积淀下来的,歧视或束缚女性的男权主义话语,让女性习惯于从自己性别的立场去审视和诠释这个世界。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