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故事妈妈:讲最温暖的故事给孩子听
沈析宇 | 摘自:上海妇女2012年4月刊

一个寒冷的冬天,长宁区新虹桥小学的某间教室里却洋溢着温暖的气息,故事妈妈黄欣雯正举着一本绘本给孩子们讲故事:“有一个村里住的都是木头人,他们有美有丑,有聪明有普通,他们每天就做一件事,看到外表美丽或有才能的木头人就往他身上贴好看的金色星星贴纸,看到丑陋或愚笨的木头人就往他身上贴难看的灰色圆点点贴纸。有的人身上金色星星多了,别人也不管他是否美丽聪明就继续往他身上贴金色星星,对待身上灰色圆点点多的木头人也是如此……”黄欣雯的语调抑扬顿挫,孩子们听得聚精会神。听完故事,孩子们抢着发表自己对故事的看法,最后由他们自己总结出故事的寓意:“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每个人又都是特别的,不能随便给别人贴标签。”

黄欣雯并不是一位职业教师,她只是一位普通的母亲,同时她也是一个逐渐壮大中的组织“故事妈妈工作室”的创始人和领导者。这些妈妈讲述的绘本并不只是普通的图画书,而是通过孩子们最乐意接受的方式传递着生命教育的理念,在幼小的心灵中播下正确的生命观的种子。

 

 

要有对的小孩,先有对的爸妈

15年前,黄欣雯还是一位台湾普通的全职妈妈,因为有了孩子,开始关注青少年的教育问题,社会变革期种种问题青少年的出现令她对自己孩子的未来非常担忧,恰逢当时台湾社会推动生命教育,于是她参加了相关培训并从事了三四年中学生生命教育工作。7年前,她随丈夫来到大陆,儿子入读新虹桥小学,家长会上这位特别有想法的妈妈引起了校长的关注。校长正有意推行当时在大陆还鲜有知晓的生命教育,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最初的“故事妈妈工作室”。

7年时间,故事妈妈的队伍壮大到了400多人,进入的学校也从最初的新虹桥小学发展到全市各区的16家学校,甚至还有外地慕名前来讨教经验的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工作室的成员以全职妈妈和工作时间比较自由的母亲为主,最近还来了两位故事爸爸,这让黄欣雯非常惊喜。妈妈们的故事课以班会课、周三下午“快乐拓展日”、思想品德课等各种各样的形式走进了许多学校,受到了广泛的欢迎和好评。

俱乐部虽是一个自发性的社会组织,制度却并不松散随意。每位新加入的故事妈妈都要上两到三天的基础课程,系统学习生命教育的理念宗旨。虽然只是每两周一次进班讲课,每次几十分钟的一堂课,妈妈们要做的背后功课却有很多,选择绘本、熟悉故事、个人备课、集体备课。每隔一段时间,黄欣雯都会组织不同形式的大备课或小备课,和妈妈们一起读故事,讨论怎么讲,回应妈妈们实践中遇到的问题。毕竟妈妈们不是专业教师,既要做到不是死记硬背故事而是绘声绘色地讲故事,又要带领学生讨论活跃课堂气氛,掌控时间进度完成每堂课的任务,还要回应孩子们种种意料之外的创意发挥,对每个故事妈妈来说都是不小的考验。而黄欣雯强调不打无准备之仗,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妈妈们就不能随便进班讲课。

在黄欣雯眼中,现在的父母都很重视孩子的教育,但不是所有的爸妈都懂得怎么去爱自己的孩子,有的爱得太多,有的不知道怎么爱,有的没办法爱,有的不会爱,而那些会爱、懂爱、愿意爱的人还常常被质疑和挑战。生命教育要解决的就是这样的问题,用她话来说就是:“要有对的小孩,先要有对的爸妈。”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许多妈妈通过学习生命教育的理念,也纠正了自己人生观价值观方面的误区,成为了更健全的人,更好的家长,而只有这样的家长才能给孩子带来温暖的故事,正确的人生信条。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故事妈妈们加入俱乐部的契机几乎都是自己有正在上小学的孩子,但好几年过去,有些妈妈的孩子已经升上了中学,她们还在孜孜不倦地给小学生讲故事,笔者好奇地询问其中原委。黄欣雯笑着回答,因为妈妈们都有一个共识:如果你爱你的孩子,就不能只爱你的孩子,更要爱别人的孩子,因为别人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以后的生存环境,如果别人的孩子不好,你的孩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儒家“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观念不谋而合。而正是在和孩子们的接触中,妈妈们体会到了生命最纯真的感动。

一次,故事妈妈给孩子们讲了《兔子萝里》的故事,兔子萝里觉得自己的耳朵特别短,在兔子群中显得不合群,便伪装成狗、熊等其他动物,企图加入他们的群体,结果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最后还是做回了一只快乐的兔子。讲完故事,主讲的妈妈让孩子们谈谈对自己身上有什么满意的地方和不满意的地方。一位手臂上有伤疤夏天一直不敢穿短袖的孩子勇敢讲出了自己的困惑。后来,故事妈妈观察到那位孩子夏天开始穿起短袖来了,孩子从故事中学会了愉快地接纳自己的与众不同,让妈妈们特别欣慰。

还有一次,故事妈妈在班上讲了《嚓嘭》的故事,一只小鸟在学习飞翔时发生了意外,掉到了地上,从此不会婉转鸣叫,只会发出“嚓嘭”的声音,因此一直落落寡欢,一次它救了一只掉出鸟巢的小鸟免于和他同样的悲剧,他才重新发现了自己生命的价值,变得快乐起来。这个故事让孩子们关注生命中发生的意外和那些遭受意外的同伴。当故事妈妈问孩子们:“为什么我们的身边会有这样的同伴存在?”一个孩子给出了令人感动的回答:“因为有这样的同伴,我们才有机会表现我们的爱!”

那一个个故事是如此生动而有趣,又是如此润物细无声,《花格子大象艾玛》帮助与众不同的孩子解套,《有个性的羊》讨论了青春期的叛逆,《大熊的小麻烦》让孩子们学会表达与倾听,《石头汤》告诉孩子们分享使人更富足,《我为什么快乐》让孩子们学会做情绪的主人……难怪孩子们在故事课上争着举手,课后还表示,故事课非常有趣,每次还能懂得一个道理。可见故事妈妈和她们的课程真正走进了孩子们的心灵,走进了他们的生命。

 

 

塑造对生命有心的人

做了15年生命教育,黄欣雯和她的团队对生命有了自己的体悟,生命教育告诉人们,生存之外还有生活,还有生命。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只有让孩子明白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和使命,他们才能披荆斩棘地成长。生命观不正确的人,即使成年后很成功也会陷入迷惘。

黄欣雯说自己脑子里有几百本故事书,只有这样才能根据不同年级孩子的身心特点安排不同的绘本课程,每学期每个年级开课68次,一到五年级一年用到的绘本就有6080本之多。课程主要涉及生命教育的四大领域:人我、人人、人地、人天。“人我”的部分教育孩子认识自己,接纳自己,欣赏自己;“人人”的部分教导孩子接纳他人,学会关爱他人、尊重他人,与他人分工合作;“人地”的部分教育孩子适应环境,爱护环境,珍惜所有生命;“人天”的部分教导孩子接触大自然,体会和认识自己与世界、宇宙的关系。四个领域每学期运用不同的绘本循环一次,不同年级的绘本深度不同、切入的界面也不同,黄欣雯称这种教育方式为“循环式建构”。认识自己本来就是人一生最难的功课,不可能靠一两本故事书就指望孩子学会,需要慢慢积累,并在不同年龄有新的认识和体悟。笔者感到故事妈妈这种教育方式就像用最传统的方式砌墙,虽然花费心力与时间,但却能让墙体坚固耐用。

故事妈妈上课的方式也很注重细节。每次学生回答问题精彩,故事妈妈会带领全班同学给予“爱的鼓励”——有节奏的击掌,得到“爱的鼓励”的孩子要对同学们说“谢谢”,其他孩子要回应“不客气”。课内讨论时,孩子们要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要这样开场:“刚刚XX同学说得很好,接下来谈谈我的想法……”从中孩子们明白了尊重别人的意见是讨论的前提。遇到胆怯的学生,故事妈妈会鼓励他:“只要说出心中的想法就好,每一个答案都是对的。”生命教育的宗旨就这样被贯彻在故事课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中。正如黄欣雯所言:“我们不是在培养有钱人或有权势的人,而是在塑造一群对这个世界、对生命有心的人!”

 

时代的发展使当下孩子们面对的问题已超出了家长们的能力范围和想象范围,机场刺母案、中学生跳楼案等极端事件的发生让我们在痛心之余,更关注对幼小心灵的教育。在这样的时刻,故事妈妈和她们的工作才尤其必要和令人尊敬,正是因为有了她们的爱与智慧,那一间间教室才变得如此温暖,每个生命才从旅程的开始就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和价值。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