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家庭幸福:金钱越加重要了吗?
徐安琪 | 摘自:上海妇女2012年7月刊

中国最早对幸福进行综合性论述的可追溯到《尚书·洪范》,提出寿、富、康宁、攸好德(爱好美德)、考终命(善终正寝)是幸福的五大要素。之后,诸子百家虽各有论述,但长期在传统社会占统治地位的主要是以道德理性满足为乐的道义论幸福观。而在佛教伦理和宋明伦理思想中,这种观点愈发走向看破红尘、戒绝尘欲、存天理灭人欲的极端。极少数除外,中国传统伦理思想的共同特征在于,幸福不具独立意义而只是道德的伴随物或附属物,德行才是其体系的出发点、核心和归宿;轻视物质幸福,颂扬精神幸福;轻视个人幸福,重视整体幸福。

由于幸福观的研究大多限于学理上的论证或梳理,经验研究十分匮乏。而仅有的几个家庭幸福观的研究,是由研究者给出封闭式的答案供被访者选择,这不仅难以避免主观性和诱导性,同时也限制了被访者的自由表达和选择。至于哲学家、思想家们流派纷呈的幸福观,对普通大众来说,常常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对“什么样的家庭是幸福的”的直接表述、他们的真实想法和话语分析,学术界鲜有涉及和研究。为了了解普通人对幸福家庭的实际想法和质朴概括,我们采取从现实中归纳提炼的研究策略,以开放式提问的方法,来探究日常生活中家庭幸福的内涵和意义。

数据资料来自按分层多阶段概率抽样方法对上海和兰州城乡2200个家庭的问卷调查,我们主要通过“您认为什么样的家庭才是美满和幸福的”这一开放性问题,让被访者根据自己的认识自由回答,访问员按其原话逐字逐句地如实记录。

研究结果表明,普通人对“什么样的家庭才是美满和幸福的”的认知和归纳,既不如哲学家、思想家论述得那么深邃、透彻,奢谈生命意义、终极目标、快乐至善或自我实现;也不像一些学者或媒体所推断的那般物欲主义、金钱至上。他们在表述自己的家庭幸福观时,不是千篇一律地在研究者事前所设计、所框定的项目中选择,而是以自己的经历、体验和朴实概括,描绘了2000多幅大小不同、形态各异、丰富多彩的家庭幸福观的生动图景。

鉴于家庭幸福观的多样性和复合性,我们对质化资料加以编码整理的量化数据,采用聚类分析方法把家庭幸福观表述组合类似的个案整合为“感觉良好型”(占28%)、“和谐相处型”(占40%)和“经济安全型”(占32%3类。

对经整理后的量化资料的描述性统计和聚类分析的结果均表明,普通人对“什么样的家庭才是美满幸福的”的认知和归纳具有如下特征:

 

 

1.家庭幸福观内涵的多元性和复合性

只有16%的人在回答什么样的家庭是美满幸福时,只提到一项因素,大多数被访者认为家庭幸福由多种要素组成,最多的涉及到9项具体表述,其中提及23项的为最多,分别占33%29%

即使在所组合的3大类中,每类组合中除了具有代表性的主要表述外,不少人还选择了其他表述。如在“条件取向”即被归为“经济安全型”的683位访问对象中,81%认为美满幸福的家庭不愁吃穿、收入无忧,15%谈到了工作稳定、事业有成,49%同时强调家人的健康、平安,36%同时提到了和谐相处、关系融洽是前提。

 

 

2.认同家庭关系和谐是幸福要素的为最多

那么,对家庭幸福观各种表述的频数分布又如何呢?从单项因素看,被访者认同“和谐团结”是家庭幸福要素的为最多,高达53%,遥遥领先于其他表述;“健康平安”和“收入无忧”分列第二和第三,分别占31%27%,排在第四位的是“尊重平等”,为23%(多选,合计超过100%)。从组合因素看,聚类分析结果表明,被归入“和谐相处型”的占40%,仍排在第一位,该类型被访中100%都提到和和睦睦、和谐共处、关系融洽、家和万事兴、一家子和和美美才幸福。

 

 

3.快乐主义的幸福观在现实世界中不占主流

从单项因素看,被访者将个体的快乐感受视作家庭幸福的相对较少,其中只有“尊重平等”达到23%,进入第4位,“体贴互助”和“理解沟通”分别占21%17%,排序第5和第6,强调“相互关爱/夫妻恩爱”和“快乐分享”的分别只占12%11%。从组合因素看,聚类分析结果显示,普通市民把家庭幸福定义为“感觉良好型”的少于“关系和谐型”和“经济安全型”,约占28%;同时,感受取向类的被访,更多地以家人间的良性互动如体贴、关怀,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相互沟通、理解,求同存异、相互包容,彼此信任、尊老爱幼等来表述自己的家庭幸福观,较少地把个人所体验到的轻松、开心、浪漫、分享,或被欣赏、被爱等快乐感觉视作幸福的缘由。可见快乐主义的幸福观在现实世界并不占主流,但也有可能反映出中国人在向外人(调查员)表述有关爱和幸福等涉及个人私密感受时的方式更间接、含蓄。

 

 

4.三分之一被访者认同经济安全是家庭幸福的条件

描述性统计结果报告显示,67%的被访者在表述家庭幸福的主要因素时,未提及与经济有关的工作稳定、住房宽敞和收入无忧等;而聚类分析结果也显示,32%的被访者认同经济安全是家庭幸福的前提之一。我们之所以将条件取向的这类取名为“经济安全型”,主要是因为该类型的被访者除了强调收入、住房和职业等经济类关键词外,另有49%的人提到健康、平安,36%涉及家庭的和睦、团结,而尊老爱幼、子女出息也都被19%的被访者所认同,涉及其他表述的分别占29%

 

那么,金钱在家庭幸福观形成和认知中所起的作用究竟如何呢?

 

 

首先,将金钱视作幸福唯一源泉的只是少数人。

只有3%的被访者只强调职业、收入和住房条件而未涉及其他任何表述,大多数人在述说经济是幸福基础的同时,都提到了其他非经济条件因素,即他们只是把基本生存条件或生活质量的提升,当作家庭幸福的基础而已,大多数人都清楚,只是工作稳定、收入高或住房条件好,还难以保证家庭幸福。

质化资料的文字内容也反映了普通人在回答“什么样的家庭才是美满幸福的”时所显示的金钱对家庭幸福的意义。下面的资料显示,的确有个别人将金钱视作幸福的唯一源泉,但在更多被访的视野中,除了经济基础外,家人的身体健康、彼此的同甘共苦、相互分担和家庭的和睦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

“有钱就好了,钱决定一切,没钱啥都不行,有钱生活就好,生活和睦是靠钱来的,钱是基础。依靠经济,钱多生活好,好处多。”(男,40岁,高中,城市)

“啥都有,啥都不缺,钱儿要多,娃们把国家公务员考上,工资拿上,这就幸福了。我光希望娃以后楼房能住上,小家庭过上,姑娘(把)公务员考上,女婿也有工作,有楼房住,就行了。”(女,37岁,小学,农村)

“同甘共苦,相互尊敬,相互信任,相互爱着彼此。而且要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宝宝围绕着。最主要的是全家身体健康,最实际的是赚多多的钱。”(女,25岁,高中,农村)

“首先全家身体健康,能关心对方,能互相理解像朋友一样,没有架子,钱么,越多越好,经济上要比较宽裕。”(男,24岁,大专,城市)

 

 

其次,生活无忧是普通人家庭幸福的基线。

尽管也有个案将“家庭富裕”、“钱越多越好”当作幸福的象征,但更多的表述都集中在“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没有经济压力”上,甚至仅限于不要“穷得要饭”,只要“吃饱喝好”、“有碗牛肉面吃”、“有房住”,而不是山珍海味、汽车、别墅,大富大贵:

“精神上,三口之家要家庭和睦,要天天见上面,见不上面就不好了。物质上,物质水平好才行。精神、物质上共同有才好,有钱天天闹不行;不闹、家里和善,但穷得要饭也不行。”(男,49岁,研究生,城市)

“吃饱喝好就好,种那点地,物价这么多(高),城里工人工资涨了,我们就这一点点收入,肥料一袋子二氨涨成200多(元)。要减轻农民的负担,啥都涨,(负担)一点没减轻,能怎么美满幸福呢?……”(男,44岁,初中,农村)

 “把房子给盖全咯,能围个院子,几年后升个二层小楼,媳妇娶上,我把孙子抱上,姑娘找个好婆家,我就感到美满了。”(女,57岁,文盲,农村)

“我们这样的日子就可以了,有饭吃,日子能过,想买啥、吃啥就买啥、吃啥,每天醒来有碗牛肉面吃就行了,轻松过日子。身体健康,有个好身体比有几百万好多了,要求不高。”(男,52岁,大专,城市)

一心追求物质需求和欲望、赤裸裸地表达“金钱第一”价值观的被访者不多,或许也有社会暗示的因素在起作用,因为主流意识形态一向反对物质主义、拜金主义,以至一些人羞于谈钱或经济基础;而“有钱能使鬼推磨”、“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等社会恶俗的负面印象,也使“钱是万恶之源”、“金钱不是万能的”被一些人所认同;此外,激烈的社会竞争和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使紧张、焦虑成为现代人普遍的心理重负,不少人也宁愿少一些压力,“钱多就多用,少就少用”,只求“心理平衡”、“知足常乐”(难怪“经济安全型”类别的被访中有49%同时提到“健康平安”),或在提及钱时主要限于“有钱大家用”和“经济不是主要的”:

 “大家开开心心,小人读书好,没什么别的负担,不愁吃穿,心理平衡就是幸福。如钱多但老吵架也不开心。钱多就多用,少就少用,只要全家开心,和睦相处。”(男,39岁,小学,城市)

“互相忠诚、尊重、信任,无论夫妻、父母、小孩都一样。夫妻共患难,安居乐业,物质生活水平能达到啥水平就啥水平,多了也是烦恼,人要知足常乐。”(男,54岁,初中,城市)

 

 

再次,“业有所就”是生活无忧的保障。

随着社会流动的频繁和社会分化的加剧,职业不稳定已成为常态,加上社会保障体系的不甚完善,普通人在表述生活无忧时经常使用的关键词是“稳定”:“有稳定的收入”、“工作稳定”、“经济稳定”、“生活稳定”,其中最多的是“工作稳定”、“有固定的工作”、“工作有保障”、“不要下岗”等对“业有所就”的期盼:

“孩子考上个学,找上个工作这就幸福了,农村咯这些没工作的都不幸福。”(男,40岁,小学,农村)

“住房宽畅些,经济宽畅些,我们俩都是下岗工人,希望有个安定的工作。”(女,49岁,初中,城市)

“……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不要下岗,都有工作,三个人关系融洽,夫妻应该感情专一,妻子体贴贤惠,丈夫应当通情达理,应该帮助操持家务,相互信任,宽容理解,出去旅游转转,卡拉OK、走亲访友,经济不好,说啥都是空的,双方有固定的工作,有上顿没下顿的幸福是无稽之谈。”(男,39岁,大专,城市)

“工作有保障,老人有镇保,没有后顾之忧。”(女,41,初中,农村)

 

那么,家庭的经济状况是否会对被访者的家庭幸福观有影响呢?我们采用逻辑回归的分析方法,在排除其他人口统计变量的影响后,考察家庭的经济背景对被访者幸福观的净影响。分析结果显示:

1.家庭经济压力较大的被访者更多地首肯经济安全的重要性,更少地强调家庭人际关系的和谐相处。

2.社会文化背景越接近现代化,家庭幸福观越注重个人的快乐感受而提及收入、住房等世俗条件的概率更小,如生活在市区的被访者关注个人快乐感受的概率比是郊县的2倍,强调经济基础的发生比是郊县的58%

3.有过婚姻失败经历者认同感受取向幸福观的概率比是对照组的1.8倍,而首肯条件取向幸福观的比值比是对照组的57%

4.与我们的假设不符的是,女性的家庭幸福观为经济安全条件取向的发生比是男性的81%,属于个人感受取向的发生比是男性的1.3倍。也就是说,我们不宜以女性在婚前关注对方经济、社会背景的多于男性,而推断婚后的幸福观也更多是经济安全型的。其实,不少研究都显示,女性往往更敏锐地觉察到婚姻互动的不足,对配偶温柔、体贴和家庭责任心等的评价较低,更多的对婚姻失望和不满,认为自己不幸福,这或许是女性更多地认同家人间的互信互爱和个人的快乐感受对幸福的重要性,并较少强调职业、收入等经济基础是家庭幸福基石的缘故。

 

尽管本研究的质化和量化资料都未能支持普通人的家庭幸福观为物欲主义、经济利益所主宰,但农村的、家庭经济压力大(诸如日常经济拮据,家人下岗/失业/待业,付不起学费、医药费等)的被访者更多地首肯经济基础在家庭幸福中的重要性。这并不表明处于社会经济位置较低群体的价值观更世俗、境界更低,而是更直观地折射出他们的生存状态和基本需求。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忧心忡忡的穷人甚至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没有什么感觉”,恩格斯也曾指出:“追求幸福的欲望只有极微小的一部分可以靠观念上的权利来满足,绝大部分却要靠物质的手段来实现”。而在被访者陈述中频繁出现的“找上个工作”、“不要下岗”、“工作稳定”、“工作有保障”等关键词,反映了在市场竞争激烈、社会风险增加背景下的家庭经济焦虑,以及对政府促进就业、改善民生的期待。社会学家陆学艺前不久提议:“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应该再加上“业有所就”,并放在第一,这是民生之本,就像农民要有田种一样,城镇居民如果没有就业,一切就无从谈起。

本研究对家庭幸福感影响因素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也支持了这样的结果,即家庭经济压力较大、认为自己家庭收入地位低于一般水平的被访者,有更大的概率认为家庭不美满幸福,但假如家庭成员的心态较为乐观的,被访者将有更多的幸福感。因此,政府应进一步强化促进就业、改善民生的力度,从“关爱家庭”、“以人为本”出发,给予家庭更多的社会支持,使底层群体对改善自己的困境更有信心,从而更有效、更实在地提升市民的幸福感。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