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来自“2012中国·上海妇女发展国际论坛”的声音
| 摘自:上海妇女2012年11月刊

 

928,转型发展“她”驱动——2012中国·上海妇女发展国际论坛在沪举行。本次论坛由上海市妇儿委、上海市妇联主办,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企业家、政府官员围绕“转型发展与妇女进步”这一主题,进行广泛的交流。本文节选其中部分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城市化进程中女性角色的自我认知

 

于丹   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院长,博士

 

对于城市化进程中女性角色的转型,我们需要有清醒的自我认知。一个社会女性幸福的真正提升不仅仅是社会地位的转化、薪水的增加、服饰化妆品的丰富,更重要的是对幸福的认知。一个人有什么样的观念就有什么样的生活。

第一,我们谈独立。

中国是个农业大国,过去的女人是从土地文明中切入自我角色的。当时,女人没有职业,也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她们最大的职责就是相夫教子,她们的生命节奏也是依照着四季的变化,根据春夏秋冬的更迭进行自我行为的调整。像眼下,秋风已过,秋凉乍起,女人们开始忙碌衣物,所谓“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家家户户的女人都忙着给老人孩子做寒衣,这是女人此时此刻最紧要的事情。

可以说,在漫长的农耕文明中,女性的幸福往往是夫贵妻荣,母以子贵。女人在做媳妇的时候,以她丈夫为依傍;孩子长大后,如果争气,可能会再回馈给她一份生命的光荣。这其实也就是女人角色转换的过程。所以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女性的角色和她的价值是可以确定的。新中国建立后,女人开始识字了,开始就业了,开始反对包办婚姻了,刘巧儿就是其中一个追求自由恋爱的女性,但是我想说,自由恋爱半个世纪后,恋爱的结果能够确保女人独立的幸福吗?娜拉出走了,但她出走以后的情况怎么样,剧中没有提到。中国女孩开始独立恋爱了,但独立的恋爱意味着独立的价值吗?我有很多优秀的女硕士女博士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有不少女孩子认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但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成功的人士可以嫁呢?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二奶、小三,甚至小四都出来了?在都市化的进程中,女性的角色是转变了,但女性的独立意味着什么呢?

其实这个社会是有分工的,我并不赞成所有的女性都去做CEO,我也并不反对全职太太在家专心地教育孩子。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上,女性意识的独立仍然是最紧要的,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现在的女性可以自由恋爱了,可以有很好的经济条件了,就忽略女性的独立。其实独立是一种观念,独立是一个人在做自己的事情,哪怕这些事情很渺小,很琐碎,并不关系到她们的薪水,并不关系到她们的职称,但只要她们发自内心在做,这就是一件独立的事情。我希望中国的姐妹们,能有一种心灵的独立,这是我们认知自我角色的关键,所谓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人要获得自由的前提是独立。如果我们还感到有那么多的不自由,我们就应该自问,我们是否做到了观念和行为的独立?

第二,我们谈平衡。

独立后我们会发现每天面临着多种平衡,大都市的女性较多是职业女性,有自己的职业岗位和必须承担的职责。除了职业平衡,我们还有伦理平衡,上有老下有小,要照顾家人;还有自己的社交平衡,我们有自己的朋友,我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多元的角色交织在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年,如何平衡?我们可能照顾好了家人,做好了工作,自己却累得要命,处于亚健康的状态,或者说我们自己保养得很好,但小孩的教育出现问题了。在现代节奏的社会里,平衡尤为重要。管理学理论中有一个木桶理论,决定水容量的永远是最低的那块板,而不是最高的那块,而现在,我们自我认知的误区在于人人都在看自己最高的一块板,工作优秀的人总是希望自己的业绩再提升,尽管他的健康已一塌糊涂;一个漂亮的人总希望自己长得更美;一个孩子争气的母亲会把孩子整天挂在嘴上,甚至没有了自己……这其实叫做损不足而益有余,当我们只关注把92分提升到95分的时候,我们忽略了生命中的一些59分。什么是多元角色的自我平衡呢?第一,我们要永远意识到自己最低的一块板在哪里;第二,我们要有能力把那块板不断地提升上来,让生命的短板成为变量而不是常量,这样才会提升生命的水容量。平衡这件事不是老板、朋友、家人可以帮助的,只有自己,所以角色的认知不仅仅是一种思维和理念,更重要的是一种行动的能力。

第三,我们谈学习。

在城市突飞猛进的进程中,任何一个女性角色都需要学习。女人害怕衰老,其实比起身体的保鲜,心灵的保鲜才是抵抗衰老的最佳方式。女人需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更新自我,以知性来实现生命的保鲜。

有人会说,我不做CEO,我不去竞争上岗,我需要学那么多东西吗?曾有一位国外专家告诉我,在孕妇保健方面,中国女性存在很大误区。每个母亲都想生育一个又胖又健康的孩子,所以怀孕期间大量进补。现在中国有不少孩子在母体内就带出了糖尿病的基因,肥胖儿得糖尿病的几率是普通孩子的16倍。显然,孕妇营养的摄入并不是越多越好。所以如果我们不学习,我们连一个合格的妈妈都做不了。而在养育子女的过程中,我们现在有那么多的学前班,我们孩子的起跑线提到那么前面,都胎教了,但是他们的情绪表达指数,他们的自我认知,他们大量的松散的创造力的培养,我们关注了吗?他们的心灵健康我们关注了吗?我们耗费了太多的时光,为了给孩子一个标准答案。我们给了孩子那么多的标准答案是爱他们吗?我们的社会需要女性的驱动力,需要女性的创造力,需要富有创造力的妈妈为民族培养具有想象和创意的未来,所以,无论是做一个好妈妈,还是做一个好员工、好女人,我们都需要学习。

在流光中,身为女人,我们要善待自己的年华,善待生命中接踵而至的种种烦恼,从容不迫,保持典雅,这需要学习。其实女性的成长,学习是一种修为,不仅仅是书本知识的学习,也包括关心这个时代,承诺责任,游历山水自然,去感悟自己的心灵在生命各个阶段中的美好。

在农业文明向都市文明转型的过程中,让我们有更多的独立意识去评价生命,让我们在不同的多元角色中完成平衡,我们不求一个最高分,而是要保持不出现更多的最低分,在生命的过程中,保持一种学习的能力,让心灵不断成长,让生命保鲜。

 

 

转型期城市文化创新与都市女性发展

 

钱文忠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

 

今天论坛的主题是“转型发展她驱动”,而我不惜冒着被板砖拍死的巨大危险,想讲的题目是“回家发展她转型”,或者说“转型发展她回家”。这是一个非常重大、非常严峻,对于当下的中国来讲非常迫切也是非常至关重要的命题。这个命题容不得任何的老生常谈,容不得任何的虚情假意,容不得任何的假话。选择这个命题,我肯定带有男性的偏见,但是有偏见的议题并不意味着它不值得重视。我不敢保证我的每句话都是对的,但我敢保证我说的每句话都是我真实的想法。

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进程是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主要表现在它抛弃自己的传统,同时又没有很好地接受外来的文化。在这样一个现代化过程中,传统已经荡然无存,我们对自己的传统不仅不了解、不知晓,而且,由于非常特殊的历史原因,我们还有意地人为地进行歪曲或篡改。比如有人说在传统社会里,中国女性的地位很低,是这样吗?不一定吧,看看《红楼梦》,看看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了不起的女性,如果说传统社会,中国女性因为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所以没有话语权,请问这是谁说的?有多少皇帝的母亲受过教育,岳飞、孟子、孔子的母亲,还有上一代中华民族的杰出人物,这些人无论取得多大的社会成就,无论拥有多高的社会地位,如果问一问他们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是谁,100%都会说是我的母亲。毛泽东、胡适、季羡林、钱学森、钱穆都是这样说的。以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我家族的女性长辈都受过很好的教育,但她们一辈子都没有工作过,我从来没有发现她们在我们家里没有地位,相反,我奶奶的地位远远高于我祖父,我外婆的地位远远高于我外公,她们都受到家庭成员的尊重。

我们曾经抛弃了自己的传统,曾经全盘西化,曾经向往着全盘美化,但事实上都没有做到,也不可能做到。在失去了自己的传统文化,又没有成功有效地接受另外一种文化的时候,有5000年文明史的中国其实已经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的国家,对这一点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如果说曾经中国传统女性处于非常悲惨的境地,得不到保障和尊重,那么请问今天的中国就没有这种现象吗?依然有,这也是我们今天要努力解决、努力改善的方向,也是我们今天开研讨会的目的所在。

另外,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中国社会结构在100年尤其是最近30年所发生的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巨大改变。在改变的过程中,我们曾经犯了很多错误,其中有一个错误是将抽象的平等具体化。我个人认为平等是价值的平等,平等是不能无限被物化的,我们不能不顾生理学意义上男女性别的差异,而强调男女平等。但中国女性追求独立的标准恰恰是在追随男性,似乎和男性一样就是独立了、平等了,那我说这是一个谎言,这是最虚假的独立、最虚假的平等。因为男女是不同的,造物主创造出两个性别,这两个性别价值是平等的,但是平等并不意味着码头上有男性工人,就一定要有女性的身影;并不意味着在政治家的队伍里面,男女比例就一定要一样;在所有的场合,女性出现的频率和她的地位都要和男性一样,这是对女性的摧残,绝不是平等。现在高校女生比例已超过男生,这是进步,但未必是福音。女性从小读书比男性好,工作后职位收入比男性高,社会地位比男性高,但别忘了,孩子还要你生,孩子的奶还要你喂,家里的公婆,还要你照顾,不然你最多只是一个好女性、好干部、好工程师,但你不是一个好媳妇、好妻子、好母亲。如果我们漠视生理学意义上的性别差异,藐视造物主区分两个性别的理由,这是对女性最大的不尊重,最大的漠视。

中国大陆地区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以独生子女为基本国策的国度,在这个过程中,女性,特别是母亲,她的作用和地位怎么评价都不过分,社会给她们什么样的报酬都不过分,现在真正需要的是要从社会的法律层面、社会管理层面、风俗层面、意识层面,对女性提供最切实的保障,使女性能够回归到她本来应有的功能角色,或者说价值地位上。

中国如果现在需要转型,那么最需要的是从文化向文明转型,从教育向教养转型,从物质向精神转型,我们再也不能天真地以为有物质就一定有精神,有文化就一定有文明,有教育就一定有教养。今天的中国整体上说物质丰富,文化程度、教育水平飞速提高,但谁能理直气壮地说我们的精神水平、文明水平、教养水平也在飞速提高呢?所以未来中国的发展、转型是否成功,我们所有的努力是否有意义,完全取决于中国能否完成从物质到精神、从文化到文明、从教育到教养的转型。而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女性特别是母亲的地位、作用、价值是至高无上的。

今天的话可能逆耳,可能会遭到严厉的批评,但总得有人说。在全面有效地为女性提供法律、社会、文化、经济、风俗保障的前提下,我毫无保留地倡导:回家吧,母亲,期待各位女性朋友回家。

 

 

文学创作与城市发展相映衬

 

陈丹燕   上海知名女作家

 

和上海这座城市的大多数居民一样,我不是在上海土生土长的,我来自一个移民的家庭。4岁的时候,我与父母一起来到上海。在火车上,我已经学了两个汉字:“上海”。傍晚,我们下了火车,上海火车站的霓虹灯已经亮了,这红色的,细条的霓虹灯,上海30年代就有了。在夜色里,我指着两个红色的霓虹灯字,跟父母说,这是“上海”,父母很赞许,夸我开始认字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上海,现在想来非常有戏剧性。

那天晚上,一个移民的孩子,第一次介入这个城市,第一眼看见的是这座通商口岸城市最基本的符号,霓虹灯。我们一直把上海叫做魔都,魔都的一个最根本的支持是这座城市有非常魔幻的,甚至非常可怕的情形——从30年代过来的声光变化,非常闪亮。《子夜》中的老太爷从乡下来到上海,看见霓虹灯,看见人群,听见嘈杂的市声后,晚上就中风了。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性的人物形象,这也是我第一次踏上这座城市的时候,所接触的事情。

在上海,我已生活了40年,小学、中学、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慢慢成为一个作家,并没有特别的经历。为什么我能成为一个作家?除了我个人对文字的热爱外,还有就是这个城市带给我的。

在中国文学传统中,写得最好的作品往往是描写农村的,因为我们是农业国家,很少有描写城市的作品。我写城市的故事,因为我只了解城市。上海由于通商口岸的性质,一直存在着巨大的争议,它的优点和缺点都非常明显,它的优点是它会给每一个从乡下过来追梦的人带来他在家乡没有的机会,所以一代代人痛恨这个城市,但都留在这座城市里;劣势是大家都不喜欢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上海人的名声在中国不是很好,就像纽约人的名声在美国不太好一样。

但是,上海有非常优秀的上海女人。鸦片战争后,上海一直同中国的历史一起剧烈地动荡着,在时代的大风大浪中,很多上海女人是非常有定力的。这种定力不是来自于她的单纯,而是来自于她的经验丰富。她不是一个在小乡村里被保护的士绅家庭的小家碧玉,她是一个在大的混乱的时代和城市里面,目睹了很多成功和失败,逐渐知道自己在生活中该要什么,不该要什么。我写过两个这样的上海女人,我在她们身上看到的是,在动荡社会里,她们对自己生活方式、生活理想的坚持,这个让我非常感动,这些上海女人的故事不但成为我小说里的故事,也成为我个人慢慢成长的榜样。

我开始写上海的故事,写我认识的城市,或者说因为我并不认识它。一个移民的孩子并不会因为你住在这里就会认识这个城市的,可能需要过很多很多年,我就是这样的。我一直觉得这座城市和我是有隔膜的,这个城市不是所有的东西我都认同的,我至今还是这样认为。这个城市究竟给我什么样的东西呢?20年中我写了6本非虚构、2本虚构的上海作品,曾经有读者给我写信,说其实你非常爱上海,上海也非常爱你。这让我很吃惊,我认为上海这座商业城市全无心肝,它谁都不爱;在这里生活的人也只是为了攫取机会,并不爱它。后来我发现如果没有这座城市,我是不会成为一个作家的,因为这座城市有太多丰富的故事;作为一个女性作家,我和这个城市更多的是情感的联系,这也是一个女性作家对这座城市的回报。

 

 

黄浦江两岸的城市更新与女性设计师的文化策略

 

于一凡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不同年纪的人对黄浦江会有不同的记忆和理解。黄浦江两岸有很多具有历史保护价值的建筑场地,如浦东的民生码头,浦西的上海水厂。我们的工作就是发现并尽我们的可能保留这些场地,把城市的基因保留下去,让这座城市更具有文化的积淀感。

2003年,我们制作了黄浦江两岸整体规划图。在上海南外滩,我们找到了一些老仓库。原先这些是要被拆除改建为绿地的,但经过文献的检索和内部的踏勘,我们发现它们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且其结构形式非常独特。于是,我们对它们采用了更新改造的措施。虽然因此而延缓了工程的进度,但我们坚持两岸可以进行新的开发,但一定要遵守“对历史线索的尊重”这一规定,尽可能延续其原有的历史风貌。

另外在民生码头,最引人注目的是筒仓,这在上海市区是绝无仅有的,无论是结构形式还是建筑形态对我们建筑师来说都是一次非常大的挑战。在改造的过程中,我们没有拆除1平方,也没有增加1平方,我们做的全是更新和改造。在对原样恢复的基础上,让环境更适宜我们现在的生活。

一个城市,自身应该坚持一些东西,就像人和人之间的个性不同,只要是健康的,就要彰显。城市的个性来自于它的历史,来自于它的积淀,而不是外来的时尚,这可能与奢侈品消费有所差别。应该说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丢失城市的个性是最得不偿失的。我们的城市不能成为其他国家的景色博览会,城市的生命力经过时间的验证是会彰显的。

今天,城市的功能在改变,城市的保护需要一双更神奇的手,需要新的适应性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含蓄的。

至于母性在城市保护中的作用,可能是积极的,但不能说是唯一的出发点,更多的是对城市的尊重和一种广义的爱。

 

 

女性智慧为上海动漫世界造梦

 

杨文艳   上海市动漫行业协会会长、上海炫动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上海是一座造就文化梦想的城市,这座城市独特的文化气质给了我们女性许多的机会。

我的梦想源于18年前担任中国版芝麻街的制片人。作为一名年轻的编导,当电视台将和美国芝麻街合作的重任交到我的手里,就注定了我这一辈子和孩子们的缘分。而正是这次芝麻街的合作,让我意识到要让上海的儿童电视在全国保持领先,国际合作是不二法门。2004年,第一个以卡通形象为频道吉祥物的儿童专业频道——“哈哈少儿频道”在上海诞生。“哈哈”,这个形象如今已经成为许多已经长大及正在长大的孩子们美好童年的共同回忆。创办“哈哈”后,我进入中欧商学院学习,更多国际化的企业及品牌运作手法让我对儿童产业的运维有了全新的认识。2009年底,整合了SMG动漫及儿童资源的“炫动传播”成立,并逐渐成为一家从内容制作到媒体运营,再到衍生产业全线布局、线上线下立体化运营的大型动漫企业。

二十多年的经验,从媒体人到经理人的身份转变,唯一不变的是女性对于潮流的天然敏感和追逐,而我和我的团队在一次次的国际化洗礼中将我们的梦想一个个付诸现实。

女性和儿童工作的天然连接就在于我们的特殊身份——母亲。2000年,当我成为母亲之后,“把最好的留给孩子”的理念已经从生活中自然地衍生到我的工作中,教育成为炫动动漫之外的又一个战略使命。我们用大量时段为孩子们提供优质节目,我们用《哈哈画报》为孩子们提供最有营养的绘本阅读,我们用哈哈小店为孩子们提供最有趣的教娱用品,未来我们旗下的艺术教育还将以哈哈之星的品牌走向全国。正是基于一个母亲为自己孩子提供全程教育的理念,炫动跨出媒体但基于媒体的教育版图悄然呈现。

和爸爸不一样,妈妈永远是家庭里那个最关注孩子心智成长的人。而自己做母亲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好的故事永远是孩子最美味的心灵鸡汤。从哈哈频道时期我们推出《晚安哈哈》等栏目,帮助妈妈们讲好睡前故事开始,我们不仅通过各种征集去发现好故事,更醉心于打磨好故事的机制研究。

如今的炫动已经成为最能用电影讲故事的公司。喜羊羊与灰太狼、麦兜、猪猪侠在大荧屏上抓住了孩子的心。炫动也成为最多手段讲故事的公司。在炫动,我们不仅有《哈哈画报》、《炫动漫》这样的平面读物,我们更通过炫动卡通卫视、哈哈少儿频道、动漫秀场三个频道一年4万小时的时段为孩子们在荧屏上讲故事,我们更开发了诸如故事枕头等一批衍生产品来为孩子们提供不间断的故事服务。

孩子们喜欢活在故事里,如果把故事搬进现实,他们会更欢喜。我们的第一个造梦项目——炫动城,将是一个虚拟和现实交融的世界,在这里,我们将为孩子们提供最为真实的动漫体验,孩子可以和自己喜爱的卡通人物聚会,度过人生中每一个重要的时刻。

我们还准备了酷贝拉欢乐园,乐园里,不仅有多达200种的职业体验项目,更有为孩子们当家作主准备的时尚购物奥特莱斯——“哈哈酷贝拉亲子百货”。

把故事带进孩子们梦中,把孩子们的梦根植在美好的故事中,随着上海这座大都市文化氛围的日益开放,它会吸引越来越多的造梦者的到来,比如迪士尼、梦工厂等等。

细节决定成败,女性引领城市文化,让我们为了孩子,为了城市的未来,继续造梦。

 

(以上内容根据论坛录音整理)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