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新时期代际关系探析
上海市科学育儿基地 | 摘自:上海妇女2012年11月刊

 

 

——以普陀区宜川社区(街道)为例

 

 

在家庭中,因婚姻关系缔结的婆媳关系和妪婿关系是最基本的、比较难处理的姻亲关系,其中婆媳关系的微妙性、特殊性和难处理性更是众所周知。婆媳关系、妪婿关系的好坏对家庭的和谐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本课题立足宜川社区内婆媳/妪婿关系的现状调查,从中分析出新时期背景下,姻亲关系中代际关系的特点和问题,寻找处理好婆媳/妪婿关系的关键,弘扬“建和谐家庭、促和谐社会”的时代主题,倡导新型代际关系。

课题选取宜川社区534户家庭进行问卷调查,长辈(婆婆、丈母娘)301户,小辈(媳妇、女婿)294户,其中61户家庭重叠(既做了长辈卷、又做了小辈卷),占总问卷的11.4%。被调查对象中,以婚育高峰期的70后、80后为主,占小辈调查对象的96.3%;小辈角色中以媳妇为主,占71.8%,女婿占26.5%。相对应的长辈以40后、50后为主,占长辈调查对象的90.4%;其中角色为婆婆的占59.5%,岳母的占34.9%

被调查家庭月总收入差距较大,但主观感受相对接近,82.4%的长辈和75.9%的小辈认为自己家庭的经济情况属于一般,普遍感觉不高。

 

 

 

长辈篇

 

放弃权威,转向民主平等

社会经济变革和家庭结构变化,使得长辈在家庭中的核心地位逐渐淡化。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长辈在主观意识上,已经放低姿态、摒弃长辈权威的传统观念,转向民主平等,姻亲关系中也不例外。除了期待姻亲关系中的小辈能“像对待自己妈妈一样”对待自己(48.8%)外,24.6%的长辈希望小辈“像朋友一样对待长辈,应该尊敬”,显著少于小辈的认同比率(43.2%);仅有5.3%的长辈表示“媳妇/女婿是小辈,可以教导”,即坚持传统的观念——父母具有教诲的权威性,这个比率也远远低于小辈的认同比率(16%)。

 

 

无限责任意识强烈

在中国家长的传统理念中,父母需要养育孩子成长,还要负责孩子的结婚、房子(尤其是儿子),当小家庭另立门户之后,父母的责任才算告一段落。此次被调查家庭中,这种传统的“无我”和慷慨的奉献还是非常突出。小家庭拥有独立住房的占70.4%,其中43%为婚前财产,24.7%为婚后财产。完全由长辈购买的占40.1%9.9%由长辈支付首付,小辈偿还贷款。仅15%的被调查家庭表示小辈的独立住房是由小辈自己出资/贷款购买(而这15%的调查对象中,70后的小辈居多)。当碰到小辈改善住房条件该如何处理时,16.9%的长辈表示“理应资助,帮助小辈减少经济压力”、65.8%的长辈表示“看实际情况,能资助就资助”;仅16.9%的长辈表示不愿资助,希望“小辈自己贷款,自己解决”。此外,53.2%的长辈表示自己的财产早晚都要给小辈,晚给不如早给;仅9.3%的长辈表示财产是自己攒下来的,跟小辈没关系。

家长的无限责任意识还表现在,长辈心甘情愿牺牲自己的生活,将育儿责任延伸至更远。在关于是否照料孙辈的问题回答中,38.2%的长辈自愿(想带)、35.5%的被动(没人带的话会承担照料责任)地接受照料孙辈的责任;仅1%的长辈明确表示:“不带,这不是我的事情。”

 

 

 

小辈篇

 

“独”易而“立”难

虽然84.4%的小辈希望与长辈分开住,但现实情况表明,形式上的“独”容易,但真正意义上的“立”困难。21.4%的小辈表示“虽然成家了,但仍需要长辈照顾”;25.5%的表示“工作生活压力大,希望长辈力所能及分担点”,两者相加比例达到46.99%。现实生活中,40.3%小辈与长辈吃住在一起,28.9%的被调查者表示长辈会帮助小辈照料孙辈;15.6%的表示“长辈经常来家中料理家务”。正因为独生子女的小辈“独”而不“立”,69.4%的长辈自愿无限延伸职能,而小辈又理所应当地接受长辈的照顾和帮忙。

 

 

心存孝养,但力不从心

调查显示长辈非常希望处好与小辈的关系,而小辈是否孝顺是长辈最为看重的品质之一。73.1%的长辈选择“孝顺”是小辈最应具备的品质,其次是“通情达理”、“人品好”以及“健康”。所以孝亲敬老的传统美德仍被社会认同和接受。

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以及在父母大量家庭资源和巨大感情投入的前提下,大部分小辈仍有孝养的理念。在如何看待小辈另立门户的态度中,43.9%的小辈表示“应该独立生活,并力所能及照顾父母”,认同比率显著高于长辈(19.3%)。在养老责任的态度上,30.6%的小辈认为养老问题应该依靠子女,也显著高于长辈的认同度(8.3%)。

但尽孝期望是良好的,能否做到是个现实问题。即使是认同“应该独立生活,并力所能及照顾父母”的小辈,在现实生活中仍或多或少接受长辈的照顾和帮助。在养老问题上,小辈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仅30.6%的小辈表示父母的养老问题应依靠子女。在不希望承担养老责任的原因中,31%的小辈表示“长辈自己可以解决”;22.8%的小辈表示小家庭生活压力大;还有22.8%的表示独生子女老人多,无暇顾及。

 

 

 

共处篇

 

生活幸福是主基调

从宜川社区生活满意度和姻亲关系的主观体验调查情况来看,家庭生活幸福是主基调。69.4%73.8%的长辈或小辈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感觉幸福,70%的被调查者对姻亲关系中的婆媳/妪婿关系也表示满意。明确表明生活幸福度和代际关系(婆媳/妪婿)不满意的仅占被调查对象的2.36%3.2%

关于生活满意度和姻亲代际关系满意度,长辈的满意度不存在显著地域差异。但小辈存在显著的地域差异,小辈为上海人的家庭生活幸福感和婆媳/妪婿关系满意度明显高于非上海人的家庭。

 

 

“一碗汤的距离”最理想

在居住模式的选择上,两代人表现一致,“分而不远”的居住模式成为两代人普遍的期望,67.2%的被调查者期望能就近居住,“既可以互相照顾,又有私人空间”。也有17.3%的被调查者期望“住在一起,方便照顾”。仅15%的被调查者希望“分开住,互不干涉”。

在理想模式难以实现时,逐渐演化出“同吃不同住”、“有分有合”的相处模式。36.4%的小辈和46.5%的长辈目前是直系家庭结构,表现为小辈家庭与一方长辈共同居住的模式。

 

 

亲如一家是共同的心愿

44.7%的被调查者表示“像对待自己妈妈一样对待婆婆/岳母”;65.5%的被调查者希望“像对待女儿/儿子一样对待媳妇/女婿”,期待亲如一家是两代人共同的心愿。

小辈家庭与长辈家庭间的关系非常紧密,除40.3%吃住在一起之外,另有28.9%的被调查者表示长辈会帮助小辈照料孙辈;25.5%的两代人吃在一起,15.6%的表示“长辈经常来家中料理家务”;31.6%的被调查者表示“长辈会在需要帮助时帮助”。仅8.9%的被调查者表示“长辈不管小辈的事情。”

 

 

牢固的亲子关系

现代中国家庭内部的权威结构(民主平等)和亲子间的经济关系(相互独立)开始向西方家庭模式演变,但亲子关系的亲密程度仍非常高,具体表现为直系家庭成员仍是家庭成员社会支持系统中的重要支柱。

对成年小辈而言,如果碰到经济困难,父母还是第一位的求助对象,但在双方父母的选择中,媳妇/女婿更多选择自己父母,占54.9%;向公婆/岳父母求助的占20.3%。其次是金融机构(小额贷款等)占10.1%。碰到孩子照看的难题,父母也是小辈求助的首选对象,向自己父母求助的占51.9%;向公婆/岳父母求助的占42.6%

对长辈而言,碰到经济困难,子女是第一求助对象,占68%;向亲戚/兄弟姐妹求助的占20.3%;向朋友/同事/邻居求助的很少,仅占3.9%。选择新兴的金融机构(小额贷款等)的最少,仅占2.6%,这可能与长辈对该事务的接纳和了解程度有关。

 

 

爱有界限,民主理性才是上策

在新的代际关系中,两代人已经认识到爱有界限,在家庭矛盾的解决中,民主理性的处理方式是上策。

长辈在小辈家庭矛盾中,以中立、不参与或客观理性为主。小辈吵架时,47.6%的婆婆/岳母表示“客观,谁不对批评谁”;32.1%表示“中立,谁都不向着”;11.4%的表示会有策略性地“站在媳妇/女婿这一边”,仅8.7%的长辈表示“站在儿子/女儿一边”,偏袒自己孩子的处理方式较少。

在婆媳/妪婿矛盾产生时,子女也偏向理性和中立,46.6%的选择“客观,谁不对批评谁”,35%的表示“中立,谁都不向着”,9.6%的小辈表示“站在媳妇/女婿这一边”,7.6%的表示“站在自己妈妈这一边”。子女的处理方式中,女性小辈在妪婿冲突中更为理性,极少“站在女婿(即丈夫)一边”。

 

 

 

挑战篇

 

代际关系呈现尊老不足、爱子有余的下移倾向

尊老不足表现为长辈的生活需求和精神需求在小辈身上得不到满足,而相反长辈还要负担照顾子女家庭、孙辈等责任,甚至出现长辈贴钱供养小辈家庭的现象。

在家庭事务的关注程度调查中显示,夫妻情感和健康问题是两代人最先关注的生活重点。除此之外,家庭事务中的关注顺序中也存在尊老不足,爱子有余的现象。长辈除了自身健康及夫妻关系之外,最为关心的是“孙辈教育”和“照料与关心子女的生活”,紧接着是小辈的住房问题。而在小辈的关注重点中,“子女教育”、“改善居住条件”等位于前列。关于长辈的“养老问题”、老年生活等,两代人均排在最后。

在生活压力的调查中,长辈感觉最主要的生活压力来自住房问题(26.2%)、其次是身体健康(25.9%)、孙辈教育(9.6%)和照料/关心子女的生活(7.3%)。小辈认为最大的生活压力是赚钱养家(23.5%)、其次是改善居住条件(19.4%)和子女教育(18.7%)。从生活压力的调查情况也可以看出两代人压力都集中在小辈的生活改善(包括住房)和孙辈教育问题上。

此外,“养老不足,爱子有余”的现象还表现在目前小家庭日常生活中,由长辈当家的不在少数。43.7%家庭中以长辈为主,这可能与吃住在一起相关。有31%的小辈不介意长辈(婆婆/岳母)当家。10.6%的长辈则认为“应该由长辈(婆婆/岳母)当家”,也有10.3%的长辈表示不愿意当家,但因为各种原因(住在一起或小辈经济能力弱)而不得不当家。

此外,不少长辈还承担着小家庭的(部分)开销。不管是长辈还是小辈,大都持有认同、接受这一现象。如25.2%的长辈和9.2%的小辈表示这是“应该的,反正都用在自己孩子身上;”41.2%的长辈和20.7%的小辈则觉得目前“小家庭开销大,能帮就帮”;45.9%的小辈对此觉得是“长辈愿意承担就随他们意愿”。仅33.2%的长辈和24.1%的小辈持不赞同态度,觉得这是一种啃老的行为。

 

 

长辈放弃养儿防老的观念,小辈接受社会养老的模式

随着社会养老保险体系逐步建立,社会养老成为发展趋势。对于养老问题,依靠自己的养老金、积蓄以及以房养老的长辈占39.7%,居家养老(如请保姆)等依托社区的养老方式也受欢迎,占25.5%;进社会养老机构的占14.5%。仅19.3%的被调查者表示想按照传统的子女供养方式养老。养儿防老、养老靠小辈的传统观念已经比较淡薄。

小辈的态度也因无奈的现实而作出与传统相悖的选择。虽然有30.6%的小辈表示父母的养老问题应依靠子女,但有更多的人接受了社会养老的模式,35%的小辈表示将为长辈选择居家养老的方式,22.1%的小辈表示养老问题主要依靠长辈自己,以房养老或者长辈自己存钱供养自己;另有10.2%的小辈会为长辈选择“进养老机构”。

 

 

物质因素不是幸福的主要指标,却真切影响着幸福感

对于哪些事物与幸福相关,回答中,长辈与小辈的看法基本一致。83.2%的被调查对象认为健康是与幸福第一相关的词;其次是平安(57%)和心态、知足等精神层面的内容;接着就是金钱与房子等物质因素与幸福相关。

在选择影响家庭幸福和谐的物质因素中,长辈(46.3%)和小辈(47.5%)两代人均选择了住房。

房子和对经济收入的感受成为影响家庭幸福指数的重要物质因素。拥有独立住房的小辈,其生活满意度以及代际关系满意度明显高于没有独立住房的小辈。其次,对家庭收入主观感受好的小辈,其家庭生活满意度以及代际关系满意度更好。

影响长辈家庭生活满意度的因素有婚姻状况、文化层次、小辈有无独立住房以及对家庭收入的主观感受。影响长辈代际关系(婆媳/妪婿)满意度的因素有家庭内角色、文化层次、居住情况以及对家庭收入的主观感受。表现为岳母的代际关系满意度(妪婿关系)高于婆婆(婆媳关系)的主观感受;独居长辈的代际关系满意度最低,其次为与孙辈居住的长辈,然后才是与子女同住或老夫妻两人共同居住的。

 

 

代沟影响家庭和谐,缩小认知差异、建立沟通是关键

在选择影响家庭幸福和谐的物质因素中,两代人之间存在显著一致性,居于首位是生活习惯、是否通情达理、代沟等。(见表1

 

 

关于两代人冲突的主要症结,42.9%的被调查者认为代沟是引起家庭内两代人冲突的重要因素;其次是“小辈个性强,比较自我”(23.4%);再次是“父母控制欲强,不尊重孩子的隐私等。"14.6%)。

除了代沟,认知差异和沟通问题也是影响代际姻亲关系的重要关键。14.1%的被调查者表示代际冲突的症结在于“无法沟通,缺乏理解和尊重”。在对于“小辈个性强,比较自我”的原因认同上,长辈的认同度高于小辈,存在显著差异;即长辈偏向于认同两代人的冲突部分源于“小辈个性”,但只有15%的小辈认同这一点。在婆媳/妪婿出现矛盾时,关于是谁先让步,总体上也以客观、理性为主;但在谁先让步的态度上,长辈与小辈在认识上存在显著差异。54.1%的小辈表示是自己先让步,而33.9%的长辈则认为是自己先让步。这种认知上的差异可能就是婆媳/妪婿矛盾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实生活中,两代人已经开始直面矛盾,积极沟通解决问题。在婆媳/妪婿矛盾产生时,长辈和小辈最多采用的办法是直接与对方沟通,自己解决(40.8%);其次是与家人(丈夫/儿子女儿等)沟通(33.11%)。这说明了在姻亲关系的矛盾解决中,不管是长辈,还是小辈,大都能直接面对,并以平等的姿态沟通解决。

 

 

 

建议篇

 

对长辈的建议

合理安排晚年生活,不过度介入小辈的生活。新时代代际关系中,因独生子女独而不立的现实问题,放弃自己的晚年生活,以照料小辈生活、帮助小辈照看孙辈为生活重心的长辈不在少数。有些长辈已经开始感到“不可承受之重”,开始期望不“被啃”。长辈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过度介入小辈的生活,通过无私的帮忙以缓解小辈的生活压力,不利于小辈的独立自主。长辈合理安排晚年生活,既可以给予小辈空间,同时也可以正视自己的内心需求,缓解心理上的压力,让自己的晚年生活更充实更幸福。

与时俱进,主动与小辈沟通,向小辈学习新知识,缩小代际差距。在急速发展的文化变迁中,长辈已经开始认识到自己与现代价值观、生活态度和社会行为模式的差距,不少长辈选择向年轻一代学习,顺应社会的变迁,主动与小辈沟通,理解小辈的生活压力,尊重小辈的生活方式,尽可能在生活、经济上作互惠互利的交流,而不是一味牺牲与付出。

 

 

对小辈的建议

自立自强,承担起对社会和家庭的责任。独生子女政策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小辈,期望独立的生活空间却缺乏独立生活的能力,这也是长辈不能放手的原因之一。小辈应该意识到不能只享受权利而不履行义务,应该自强自立,勇敢地承担起对社会、对家庭、对父母的责任。

心存感恩,不以物质为衡量标准,从情感、精神层面关心长辈晚年生活。从调研结果中可以看到,人们对物质的追求已蔚然成风,财富、房子、金钱成为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志、成为爱的能力的象征。小辈应该认识到物化的标准会使亲情淡漠、幸福远离;对物质的追求不应成为生活的全部;对父母的感恩、孝顺之情不应停留于口上,不能把父母对自己的关爱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对父母而言,他们愿意不计回报地付出,小辈只要做一点一滴的事情,只要在情感上、精神层面上加以关心,父母就会非常满足。

 

 

对社区工作的建议

在社区内倡导敬老爱幼、民主平等、通情达理的家庭氛围,构建良好代际关系。尊老爱幼直接调节着代际关系,促进代际关系和谐发展,也有利于为孙辈树立良好榜样。提倡民主平等的时代观念,摒弃旧的、不合时宜的观念,做到两代人互相尊敬,通情达理,保持距离的亲密。挖掘和宣扬社区中优秀家庭典范,关注和调解矛盾纷争的家庭,构建良好代际关系,实现社区和谐发展。

丰富社区服务功能,加强社区建设。在新时期的代际关系及家庭问题中,存在着许多无法回避、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如养老问题、老年生活照料、婴幼儿照料等,这些以往由家庭内部解决的问题逐渐走向社会化服务。社区可以根据社区居民的需求,设计多层次的服务功能,满足不同年龄层、不同要求的居民需求。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