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和谐音符谱出和美家庭
| 摘自:上海妇女2014年11月刊

 

 

在青浦区徐泾镇活跃着一支“家庭乐队”,祖孙三代五口人,个个都精通一门乐器。只要镇里有演出活动,他们就会登台献演,中西乐器大合奏引来啧啧称赞。凭借精彩的表演,这个“家庭乐队”屡次在市、区比赛中获奖,成为远近闻名的“明星家庭”。这就是全国“五好”文明家庭——徐连弟家庭。

这是一个由三代人组成的农村家庭组合乐队,在徐泾地区可称得上是家喻户晓——乐队成员爷爷徐连弟74岁,9岁学艺、专攻二胡,度过65年的草根艺人生涯;儿子徐春林48岁,8岁学艺、专攻扬琴,现是徐泾文化艺术团的当家琴师;女儿徐凤玲50岁,16岁学艺,与大提琴结伴34载,一刻没放下过;孙子徐天赐25岁,同样8岁学艺,琵琶是他的钟爱。

这个传奇式的农村家庭乐队,起初由父亲、儿子、女儿三人(二代)组成。“徐家每晚乐声绕梁”,这是乡邻们对徐连弟一家的描述。这一组合为当地群众文化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徐连弟一家表演的被专家称为有专业水准的罗汉钱选段《燕燕做媒》民乐合奏在电视台播出后,受到广泛称赞。1997年,音乐之家又添了新成员,年仅8岁的孙儿徐天赐,从此家庭乐队之声传遍青浦。三代音乐人活跃在社区文化舞台上,无数次获得镇级金奖。2002年在青浦区家庭才艺大赛中以一曲《八月桂花遍地开》民乐合奏一举拿下一等奖。

提到这户“音乐之家”,要从镇剧团里的父子搭档开始讲起。今年已经74岁高龄的徐连弟,从小就对音乐十分着迷。解放初期,他在街上无意间买到一把胡琴,就此开始了一段自学生活,这也成了他的音乐初体验。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徐连弟结识了一位在上海木偶剧团拉二胡的师傅,两人异常投缘。于是,徐连弟开始了漫长的二胡学习之旅。1979年,徐泾镇要成立剧团,徐连弟凭借出色的二胡演奏技艺加入剧团。能把自己的爱好当成工作来做,徐连弟很是满足。

徐连弟经常在家里演奏二胡,儿子徐春林耳闻目染,对音乐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徐春林8岁时,徐连弟就开始让他接触扬琴。几次手把手地教授,徐连弟发觉儿子有着超越自己的音乐天分。经过父亲的传授、上海沪剧院老师的指点以及自身十年的刻苦努力,徐春林在扬琴演奏上取得了很大进步。凭着“真功夫”,只有19岁的他也和父亲一样,成为镇剧团的一分子。进入剧团后的徐春林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而是继续钻研音乐。一方面,他定期请教专家,不断提高自己的扬琴技艺;另一方面,他专攻爵士鼓的演奏,在西式乐器的演奏上作了大胆的尝试和探索。

在这个家里,经常能看到父子俩埋头研究新乐谱、切磋琴技的景象。有时,为了演奏中的一个细节能更加完美,父子俩会努力到废寝忘食的程度。正是这种对音乐的痴迷,感染了家里的另外两位成员——徐连弟的老伴和儿媳。婆媳俩在音乐方面虽不是“科班出身”,却也是文艺爱好者,她们凭着对音乐的热爱和一股韧劲,分别学起了电子琴和中阮。

孙子徐天赐的降临,更为这个音乐家庭带来了一份惊喜。徐天赐是一个能静得下心来的孩子,小时候,只要一听到全家大合奏,他就悄悄趴在父亲的琴边,专注地聆听。在他8岁时,徐连弟和徐春林为他制订了“民乐之王”——琵琶的学习计划。得知松江少年宫有专教授琵琶课程后,徐春林为儿子做起了专职陪送。当时还懵懵懂懂的徐天赐十分懂事,一上完课就拉着爷爷、爸爸“讨教”琵琶演奏技法,两位长辈也经常在曲子的内涵上为他进行辅导。经过8年专业学习,徐天赐考取了琵琶十级。如今,已经上大学的徐天赐丝毫没有放松对琵琶的练习,在学校更是一名文艺骨干。

8年前,66岁的徐连弟患脑中风,突发半身不遂,孙儿徐天赐天天用乐器弹奏陪伴爷爷,或许是对音乐的放不下,或许是孙儿的真情,徐连弟慢慢地恢复了健康。凭着对音乐的热爱,2013年,徐连弟带领一家人参加了首届市民文化节家庭音乐会大赛。

徐天赐的琵琶、爸爸的扬琴、妈妈的中阮、爷爷的二胡、奶奶的电子琴,老徐家的“家庭乐队”组建起来了。自从全家有了共同爱好后,他们的业余生活就变得十分精彩。一有功夫,五个人就会凑到一块,练习新曲目,提升默契度。奶奶在合奏时总跟不上进度,其他四个人就不厌其烦地轮流给她“开小灶”。音乐使他们的相处多了一份包容和关爱,音乐让他们平淡的生活变得情趣盎然。

徐连弟是个热心人,他致力于让民族乐器发扬光大,可光靠他们一个小家是不够的。于是,他琢磨着怎样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和学习民族乐器。“一定要从娃娃抓起!”有了这个想法后,他多次联系各个学校,在多个学校内开设了民乐培训班。如今,徐连弟桃李满天下,在他的影响下,当地的民乐人才辈出,民族乐器有了更多的传人。

每当傍晚时分,老徐家的大合奏又开始了,左邻右里闻声赶来。听,优美的旋律从他们的指间流出,犹如一股股甘泉流入人们的心田,让人如醉如痴……

 

 

 

点评:徐约维

 

诗意,生活所向

 

年轻时,喜欢美国影片《音乐之声》,现在更是。也许,年龄越上去,越青睐那些简单而美好的东西,这是我们人性中最深刻的力量。

二战时期,修女玛利亚以自己的单纯与善意,以音乐的力量,黏合起了丧偶的德国军官冯·特拉普上校与6个子女原本几近涣散的一家人,弥合起包括情窦初开的大女儿丽莎的情迷与被纳粹迷惑的大儿子的疏离倾向。最后,冯·特拉普家庭合唱团作为当地一景,登台演出,在音乐之声的帷幕里,顺利逃离纳粹的控制。人物简单而美好,音乐简单而美好。欣赏的就是那个简单而美好,辽远广阔,令人浮想翩翩,吸引了我们几代人的心灵。

我相信,音乐是世界语言,就像世界上的水,是相通的。就像徐连弟一家,在当下粗粝而功利的人文环境下,在小家庭日益成为家庭主流的情况下,在即使同龄人也存在着“最远的距离,是我坐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的时代孤独下,他们一家三代同堂,同心同德,其乐融融,靠的是什么?也是音乐。

二胡、扬琴、爵士鼓、大提琴、琵琶、中阮、电子琴。74岁的公公,48岁的儿子,19岁的孙子,连不是“科班出身”的婆婆、媳妇也统统加入进来。草根与高雅,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多元而和谐,就是他们坚持了数十年的家庭乐队。

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他们做到了。《诗经》曰“如切如磋”,他们也做到了。无论是练习新曲目,还是提升默契度,或者是给奶奶“开小灶”。“徐家每晚乐声绕梁”,音乐的氛围,打通了一切,也丰富了一切,包括代沟,包括存在感,包括价值观,包括幸福感。甚至徐连弟的脑中风,也在爱与音乐的包围里,痊愈了。

我相信,音乐之声的点染,不仅回响在徐家人心头,更袅绕在青浦区徐泾镇人们的心里。不但洇染人们心头简朴的愉悦,更氤氲起人们美好生活的希望与追求。或者说,也是对这个浮躁的时代,对这个熙熙攘攘的时代的另一种迷人的抗争。我相信,美感是最大的教化,远胜于政治说教、道德规范。就像我们可以不会操练乐器,但不会影响我们对音乐的鉴赏,这是我们本能的需要,是人类对真善美的渴望,也是人类精神文明的一道深刻力量。我也相信,亲善也好,向上的力量也好,其实都是点点滴滴的渗透。所谓润物细无声,所谓潜移默化,所谓文化的力量,就在于日常的力量,在于日复一日的坚持与习惯里。

也许,一个家,能在千变万化的现代生活里葆有自己心灵中最宝贵的那些东西,有坚守这份东西的沉静,是我们快马加鞭时代的另一种定力。在物质膨胀的年代,浅尝辄止的时代,在浮躁不安的社会,也许,我们更需要一些诗意的生活姿态和生活方式。

我喜欢这样一句诗:“小径容我静,大地任人忙。”

音乐与心灵的交融,会洇染净化我们的内心环境,而沉静是我们内在生活的力量。诗意,生活所向。这是小康起来的中国民众的精神皈依之路,也是我们的文化自信。也许,即使生活速度飞快且旋转,我们也应有回望心灵的能力。不是蔑视琐碎的日常,而是提升精神的能力。挖掘出其中的诗意与美感,这就是我们可爱的人生。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