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团圆饭
郭冰鑫 | 摘自:上海妇女2015年9月刊

    过年了,丈夫沈伯泉头发花白,安静地躺在床上小憩。去年秋天,身体一直还不错的他突然被查出心肌梗塞,这可急坏了妻子周国新,她暗自忧伤:心肌梗塞,为什么又是心肌梗塞?1969年,年仅30岁的周国新亲眼目睹了丈夫因心肌梗塞而死,却无能为力。如今,同样的4个字降临到陪伴了她四十年的沈伯泉身上,这多少有点让她不安。
    沈伯泉原是南京某军工企业的技术工人,发妻过世后,上海乡下的3个儿子没人照管。厂里人牵线,把同样丧偶、同样有三个孩子的的周国新介绍给他,沈伯泉十分珍惜这难得的缘分,可心里还是免不了一个咯噔——六个孩子一起养,最大的陈晓才十五岁,最小的沈平呢,仅仅3岁,这日子怎么过呀?当时,周国新的母亲也有疑虑:“小妹啊,你这个样子要苦恼的,你要考虑考虑清楚格!”周国新回答得很平静:“姆妈,关键是伊人好。我下了决心,只要人好,苦是不要紧的。”
   1974年,惠南镇的周国新母子和新港村的沈伯泉父子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善良的周家姆妈凭着一腔母爱,也来到女儿家帮着带孩子,为六个孩子跑前跑后地忙碌,两个姓的孩子从没有两样看待过,都被看作亲外孙。家里最困难的时候,老人跑到人家拆房子的地方,一块一块削掉砖头上的石灰,就为赚几毛钱,给他们这个组合家庭补贴些家用。
    那时,一家9口人挤在40平方米的房子里,仅靠夫妻两人每月百元左右的微薄工资艰苦度日。住宿拥挤不堪倒也罢了,还要费尽心机让6个孩子吃饱穿暖,所有人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头发也是自己剪的,家里分配的豆制品券,周国新都舍不得去买一块豆腐干,因为只有两分钱一块的豆腐,才能勉强熬成一大锅汤让一家门果腹。即便生活清苦如此,孩子们都很有骨气,从来不羡慕人家的好吃好喝。
    转眼四十年过去了,想想过去,看看现在,几个孩子又出息、又孝顺,周国新和老伴真的是后顾无忧了。
    今天是孩子们回家吃团圆饭的日子。睡过午觉,沈伯泉精神好多了。他起了床,说:孩子们该来了吧!话音刚落,门铃响了,儿子治平领着女儿先到了。做律师的沈治平大包小包地走了进来,怕母亲又要怪他乱花钱,忙拉了母亲坐到沙发上,抢先说道:“你现在不给我们机会尽孝,那让我们什么时候尽嘛!”周国新欣慰地看着沈治平,他的这声“姆妈”足足叫了四十载,无比亲近。还记得第一次“相亲”到乡下去看沈伯泉父子,看着大冬天里衣着单薄的三个男孩子,周国新不由心生怜悯。临走的时候,年纪居中的沈治平突然张口说了句让她终身难忘的话:“姆妈,侬啥个辰光再来看我啊?”周国新的心头一下就热了。她明白了,这些孩子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一件棉袄,而是一位母亲。那一刻,周国新顿悟,原来母爱可以仅凭一声殷切的“姆妈”就可以超越血缘,将3个原本陌生的孩子与自己的命运紧紧勾连。当下,她就作出了影响一生的决定,那就是要把孩子们带好、带大,不管多苦多累,她都要让这3个孩子和自己的3个孩子吃得饱,穿得暖,过得踏实、幸福。
    周国新一直觉得孩子们特别懂事。三儿子沈介平小小年纪就主动提出到技校学机修,为找一份能减轻家里负担的工作早早作好准备。年纪小一点的沈治平更是一毕业就自己报名参军,为的是让家里少一张嘴吃饭,给二老和大哥减轻点压力。记得治平刚到部队时,无论他在信里怎么描述自己过得好,周国新就是不能相信。最后周国新干脆带上两条大前门香烟,走了一天,摸索到在周浦的部队。看到了儿子,吃到了部队还不错的伙食,周国新才真正放下心来。最让周国新感动的是小儿子沈平,他还在上小学时,就写过一篇作文叫《我的母亲》,沈平在作文里说:“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工作,报答母亲。”这是深深刻在周国新心里的一句话,也是小儿子努力一生想要实现、并且已经实现的承诺。
    不一会儿,又有几家人家到了,大家围坐在一起,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一向沉默寡言的沈介平不无感慨地对周国新说:“姆妈,现在社会上一对父母生养的兄弟姐妹还争啊、吵啊,我们兄弟姐妹6个,不是一对父母生的,怎么都这么要好!”周国新欣慰地笑了,正当她要夸孩子们懂事时,治平说道:“全都是姆妈阿爸教得好,对我们6个实行绝对的‘平均制’,一样爱,一样疼,一样骂,所以兄弟姐妹6个,从小就没一个不懂事的。二哥小时候寄养在亲戚家里,从来没闹过,也没说过一句不开心;姐姐为了早点赚钱,把上大学的机会都放弃了……”
    陈燕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也是沈伯泉老人非常疼爱的“贴心小棉袄”。父亲去世时,陈燕才五岁,正是沈伯泉作为父亲的出现,才让女儿的生命倍受呵护。这次沈伯泉突发心肌梗塞,是陈燕第一个冲回家中,及时把老父亲送往医院,挽救了老人宝贵的生命。每每想到那生死攸关的瞬间,陈燕总是两眼噙泪,害怕失去疼了自己四十年的好父亲。
    治平看到大家发红的眼眶,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家里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没有到场。“大哥怎么还没到?姆妈——”
    治平嘴里的榜样就是周国新的大儿子、叱咤中国家电零售业的上海永乐家电创始人陈晓。父亲去世时,陈晓才10岁,本来在干部大院里无忧无虑成长的他突然间就感受到了父亲离世所带来的人生悲凉,比起无忧无虑的同龄人,他不仅要接受生活条件的急转直下,更得帮母亲挑起生活的重担、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15岁,陈晓和弟弟妹妹迎来了叔叔沈伯泉和3个从乡下来的沈姓兄弟。作为十几岁的少年,陈晓一开始也多少有些抗拒,可共同的家庭命运和惺惺相惜的情愫很快便把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一想到介平、治平和年仅3岁的沈平比自己还弱小、还需要关爱,陈晓和当时13岁的大弟弟陈涛就油然而生呵护之情。那时,脾气有些暴躁的陈涛就在大院的孩子中放话:谁敢欺负3个乡下来的兄弟,我们就打上一架,让你们知道他们是我陈涛的兄弟!
    作为长兄的陈晓一直以来都为家里挑大梁、担重担。刚刚参加工作那会,陈晓每月只有15元工资。当同龄人还在伸手向家里要补贴时,他就能把这15元掰开、再掰开,留给自己一点点,其他全都补贴给家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还在街道工厂工作的陈晓成婚了,婚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从家里拿走些什么,而是主动把最小的弟弟沈平接到了自己家中,和妻子芝芬共同抚养这个刚刚9岁的小小少年,以改善那个40平米的家多年来超负荷的运转。之后,能干的陈晓走入上海市工业局三产办,继而成为国企永乐家电批发总公司的常务副总。1996年,老永乐宣告破产,陈晓和47位员工决定继续在“永乐”这个名号下重新创业,共同缔造属于新时代的永乐家电王国。当生意越做越大之时,陈晓并未远离家庭,反而越来越多地回到家里,分享财富,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帮助兄弟姐妹。
    40年前,当周国新和沈伯泉决定组建这个特殊的家庭时,就注定了他们不仅是为家人提供一个庇身之所,更要把爱一点一滴渗透在每一个家庭成员的日常生活中,抚养他们成为真正懂爱、会爱的人。如今回头来看,孩子们不仅做到了这一点,还选择了同样懂得关爱家人的儿媳、女婿,正把他们老两口这“爱”的传家宝传给孙辈、传给曾孙。
    门外又响起一声门铃,大儿媳带着女儿们、介平、沈平带着全家涌进家门,厨房里忙活的媳妇们招呼大家入座,孙子、孙女争相搀了爷爷奶奶共赴这一年一次的团圆大席。正当周国新在开席前要讲话的时候,一个毫无预兆的拥抱搂住了她苍老却依然挺拔的双肩。她听到大儿子陈晓的一声哽咽,轻轻说道:“妈妈,我爱你。”
    眼泪滚落,更多的拥抱为这一滴母亲的泪。

重组家庭的爱与智慧
点评:
薛璟: 上海交通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
    重组家庭的成员要面临很多棘手问题,如何正确对待,对每个家庭成员来说都是智慧与爱的考验。周国新家庭的故事给了我们很好的启迪。要抚养六个孩子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这还是一个穷困潦倒需要老岳母在工地上干活来接济的重组家庭。生存下去,是这个家庭最艰难的地方,却也是使这个重组家庭得以紧密团结的地方,因为这个家庭太需要大家齐心一致来度过难关了,只有互相帮助,大家才能更好地活下去,而一旦互相帮助久了,便形成了习惯。这在普通家庭中很需要,在重组家庭中更需要。每个人都是重要的,都要为这个家出力,哪怕是孩子,也要为这个家付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最简单的家务,做得越多,便会对这个家有感情,越觉得这是他的地盘,越觉得付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千万不能因为对孩子的歉疚,让孩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样孩子便会习惯不为别人考虑只为自己需求,甚至看到人有我无的东西,不是想办法去争取而是嫉妒或攻击,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孩子的自私和挑剔,不知道感恩和珍惜,甚至出现极端的要挟或伤害父母的行为。
    在重组家庭中,由于继父母身份的特殊性,所有的规矩都要由孩子的亲生父母来制定和执行,尤其是在继父母还没能与孩子建立稳固的亲情之前。因为大部分时候孩子会对这个取代自己亲身父母的“外来者”充满敌意,敌意他(她)取代了自己父(母)的位置,又嫉妒他(她)与自己父(母)的关系如此亲密,所以一旦对方对自己约束时,更加深了这种不服,内心涌出来的声音便是“你凭什么来管我,我偏不,我偏要挑战你的权威”。这时候作为继父母,最首要的是和孩子建立关系,通过包容孩子的挑战,逐步赢得孩子的信任。这一点周国新做得很好,从她进入这个家门,她就决定要让孩子们吃得饱、穿得暖、过得踏实、幸福,对几个孩子也是“一样爱、一样疼、一样骂”。
    沈家的孩子们,第一次见到周国平就叫了声“姆妈”,使得周国平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但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对继父母如此敞开心扉,有的时候对继父母甚至有很敌对的心理,甚至会说出“你不是我的父母”这样的话。这时继父母对这种说法要表示赞同,而不是被激怒,可以回答说:“你说得不错,我不是你的父母,就像你不是我的孩子一样,但我们之所以在一起是因为我们现在这个家庭的和睦离不开我们两人的共同努力。”尤其是对于青春期的孩子,不要期待他(她)会在情感上依赖继父母,这时的孩子正是需要自由的时候,而挑战继父母的权威便是最好的独立宣言。就像陈晓当时15岁,当沈家父子到来时,他“多少还是有些抗拒的”,而对于更小些的沈家兄弟,就更容易接受继父母,甚至对于8岁以前的孩子,往往会因为渴望家庭、渴望有人关心而更快接受对方,产生感情。总而言之,“合作”是重组家庭最需要关注的主题,而不应该有很多“应该”的想法或是等待别人的付出,一旦得不到就失望或者放弃。这也是文中这个重组家庭最让人感动的地方,兄弟姐妹互相帮助,彼此付出,三儿子沈介平小小年纪就主动提出到技校学机修,沈治平也是一毕业就报名参军,姐姐为了早点赚钱,把上大学的机会都放弃了,陈晓也是,不光工作后就开始补贴家用,更是结婚之后把9岁的小弟弟接到家中与妻子共同抚养……
    所以在重组家庭里,应该更多地主动付出,哪怕有抗拒或冲突,也要用真情感动对方,这样大家关系才会越来越好,就像文中的这个重组家庭,因为彼此付出,互相帮助,所以慢慢地成为家庭的传统,在长大成人后大家仍然互相帮助,甚至陈晓虽然后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并未像很多人做的那样,因为忙、没有共同语言而远离家庭,反而越来越多地回到家里,就像小时候做的一样,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帮助兄弟姐妹。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