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开启群团工作的工业4.0模式
包蕾萍 | 摘自:上海妇女2015年12月刊

近日,中共中央第一次召开群团工作会议,并迅速推进地方改革试点,群团组织由此掀开新的历史篇章。系列重大举措不仅意味着群团工作的传统优势再次得到中央最高层面的关注,也透露出深化改革阶段,执政党希望通过强力推动群团组织的自身改革,寻找和探索新型国家治理模式的突破口。
忆往昔,革命战争年代,群团工作是中共中央突破边区封锁,弥补军力和装备不足的有效途径,也是青年时期的共产党开展全国性政治动员的主要方式,由此实现了以根据地为核心的军民一体化、党群心连心。
看今朝,工业4.0时代,群团工作面临一系列的新形势和新变化:一是群团组织所处的历史方位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二是意识形态领域面临新的争论和交锋,不同思潮风起云涌,群团工作必须在坚持政治性的前提下,体现先进性和群众性;三是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提出,需要群团组织更好地发挥整合社会不同阶层、凝聚不同利益群体的巨大作用。
    
新时期群团工作
面临的难点与挑战

    上海,作为地处于改革前沿阵地的一座国际化大都市,有幸成为探索中国群团组织自身变革的试验田。全球化、市场化、信息化三峰叠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全球科创中心的建设,都需要群团工作意识和思维的革新和创新,至少需要在以下三大难题的破解上,拿出有力举措。
  政治动员能力弱化现象。随着社会转型速度加快,城市农村的社会流动速度空前加快,体制外经济体规模数量都不断增长,大量劳动力资源从体制内流向体制外。一些群团组织习惯固守在原有的体制框架内,积极拓展和进取的精神不足,“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现象严重,从理念到手段都表现出脱离群众的新趋势。与之相反,一些民间组织为社会成员表达意愿、参与公益、维护权益提供了多重路径,但骨子里却缺乏群团组织自革命战争年代就打造出来的灵魂――“政治性”,从而引发出一系列新的社会矛盾和问题。
  群团行政化功能失灵。随着互联网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入发展,社会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计划经济时代依托“单位”建立的行政化群团组织模式已不适应当前社会形态的变化,群团组织凝聚力减弱,组织建制滞后,工作覆盖面未能及时扩大,特别是在新经济体和社区中群团组织发展面临新的困境不平衡,一些园区、企业、社区的群团组织徒有其表,经费来源“等”、“靠”、“要”,活动设计听指挥,存在着有组织无人员、有组织无活力以及和草根团体缺乏联系的问题。毛泽东同志曾把党群关系比作“种子”和“土地”的关系,“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离开土地的种子,如何能够生根开花?
  线上线下淘汰式更替。“工业1.0”是蒸汽机时代,“工业2.0”是电气化时代,“工业3.0”是信息化时代,“工业4.0”则是通过互联网线上线下相融合来促进产业变革的时代。然而1+1既可能大于2,也可能等于0。前者如阿里之类的电商平台,成功实现线上线下资源的有机整合,后者如闹市区成片倒闭的商铺,无法适应受众消费模式的巨变,线下实体为线上消费所淘汰。“工业4.0”最大的特点在于,由集中式控制向分散式增强型控制的基本模式转变。因此,互联网+时代,新的工作难点在于如何融合线上线下资源,来实现群团组织功能和覆盖对象的几何级增长。 
张江O2O模式:
群团工作的杠杆撬动效应

  工业4.0时代,因工作方式的陈旧和老化,造成的脱离群众和自我封闭尤为可怕。科技进步使得点对点的互动规模频度大幅上升,如何通过工作方式和手段的创新,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是各级组织面临的新课题。张江O2O丽人之家,以一种积极的态度,主动对接市场经济产生的服务需求,主动适应网络社会带来的挑战。
  坚持政治导向,焊牢杠杆支点。张江高科技园区是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最重要的基地之一,这里群聚着近万家企业,形成了生物医药、集成电路、信息技术三大产业链,居住着15万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优秀女性人才。她们具有国际化的理念视野和现代化的工作生活方式,和这一群体打交道,靠满身 “衙门气”是走不进她们中间的。浦东新区妇联经过仔细的前期摸底了解,深深地知晓这些体制外白领丽人们的交友之道,群团工作必须服务大局,只有用党的方针政策去引领和团结女性人才,才能真正地服务好她们。不仅女企业家,初出茅庐的小白领们和外来女性,都喜欢和妇联打交道,因为“娘家人”不仅会在困难时伸出援助之手,还为她们搭建了政策学习、意见沟通的平台,帮助她们把握中央和市委市府最新的文件精神,了解自己可以享受的科创政策、人才项目,参与形式多样的调研,把体制外女性人才的呼声有效传递给决策层。
  项目化运作,多渠道社会动员。O2O模式最大的特点在于项目化运作,通过社会组织的专业力量服务优秀女性人才。群团组织发挥枢纽性作用,培育和挑选专业化组织,以社会化的方式提供园区服务。比如深受青年白领欢迎的“园区暴走”、育儿讲座、艺术鉴赏等活动,不仅加深了园区不同企业之间的员工交流,也通过共同的兴趣爱好,培养出了一批志愿者和公益爱好者,用O2O会员们自己的语言系统来说,即拥有“江湖地位”和“铁杆粉丝”。1到2位核心骨干,既无权也无势,可在陆家嘴金融中心的一场公益讲座,却能让区长、专家学者、企业家和普通园区青年一起同台对话,最大限度的调动政府、市场、社会方方面面的资源。
  线上线下融合,创新突破。传统杠杆原理中,省力和省距离不可兼得。然而,新技术却重构着人们认知世界和自我组织的方式,使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成为一种可能。当代中国社会的结构变迁,在两大维度上发生。线下维度的变迁主要体现在城乡壁垒的逐渐消失,线上维度的变迁则主要体现在技术壁垒的逐渐消失。在这一背景下,群团工作具备了打破体制和机制限制的前提条件,在零距离服务的同时,也可能做到行政力量的零介入。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光靠愚公移山远远不够,相反,以坚持政治导向为支点,以云数据为杠杆,张江O2O这样的工作模式正在踏出群团工作去行政化试点的第一步。
  群团工作的工业4.0模式正在开启,我们拭目以待!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