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丹麦的性别平等现状
沈奕斐 | 摘自:上海妇女2015年12月刊

  性别平等是我一直关注的话题,去年开始,两个暑假我都是在哥本哈根大学度过的。今年整个8月份,我去了哥本哈根做了一个月的客座教授,在丹麦的一个月,我访问了很多的妇女非政府组织,和几个主要的做性别平等与家庭政策的研究机构进行访谈,有很多收获和感想。
  丹麦的性别平等的历程是从19世纪末开始的,最早的形式是妇女为了争取投票权而奋斗。1915年,丹麦妇女获得了投票权。社会性别理论的观点认为,为了达到性别平等的目标和结果,首先要问男性和女性有没有相同的“起跑线”,如果是男性和女性同时赛跑,男性起跑线在前面,女性起跑线在后面,是不可能平等的。“起跑线”平等包括投票权、教育权、获得工作的权利是否平等。20世纪的前面几十年,世界各地的女性都是为了这三个权利而奋斗。
  起跑线平等了以后,立马就会出现另外一个问题:虽然男性和女性有同样的起跑线,但他们是不是可以跑得一样快,如果女性穿着高跟鞋、抱着孩子跑和男性穿着运动鞋跑,她还有可能和男性跑得一样快吗?所以在女性获得了投票权、教育权、工作权后,男女两性是否处在一个性别平等的情境中,这对于性别平等的结果是有非常重要的影响的。
  西方社会女性运动在20世纪初就从争取权利平等过渡到了争取情境平等的过程。进入了80~90年代,整个世界的女性运动进入了一个缓慢的发展期,但丹麦的性别平等却发展迅速。这听起来很矛盾,为什么丹麦的性别平等在这一时期发展得特别快。在访谈的时候,丹麦妇女咨询委员会和妇女社会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很清楚地告诉我说,高福利是丹麦性别平等的基础。20世纪80~90年代,整个丹麦的社会体制逐渐走向了高税收、高福利模式。
  为什么高福利对于性别平等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我最近也在做建国以来的女性平等的历史研究,发现性别平等争论的无非是工作和家庭的平衡、女性的性议题、人身权利这些问题。特别是解决工作和家庭的平衡问题,在高福利国家,很多的家庭照顾服务是由国家承担的。所以丹麦被称之为幸福感最高的国家,因为家庭的很多照顾服务不是私人来做的,是整个国家来帮你承担的。你的孩子出生了以后,进入幼儿园的费用非常的低廉。如果解决了高福利的问题,弱势群体的基本的问题就得到了保障,女性也得到了更多的发展,所以高福利的体系是丹麦性别平等的基础。由于80年代,丹麦建立并完善了高福利体系,因此,在这一阶段,性别平等的发展也就特别快速。
  很多北欧国家在性别平等方面都做得比较好,就是因为高福利的策略。但是丹麦人也发现了高福利是可以带来性别平等,可以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可以带来幸福感,可是性别平等的本身依然是结构性的。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经历了两个大的历史发展阶段。
  第一个是“妇女友好政策”的阶段。妇女友好政策是和女性主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妇女友好政策提出女性的决策不应该比男性更艰难。比如女性出去工作往往面临比男性更多的犹豫、考虑更多别的因素。妇女友好政策还指出虽然丹麦是高福利国家,但这种高福利是有赋权化倾向的,国家提供福利的时候,是以家庭为主导的,也就是鼓励女性在家庭里做一个全职太太。这对“情境平等”是不利的,因此,他们提出了改革的意见和建议。
  第二个阶段是“国家女权主义”阶段。现在,女权主义主要有三种体系,一种是“无差别的性别模式”。这个模式里面,把所有的照顾的事情都让政府和市场去完成,每一个人都被假设为家庭的赚钱者,丹麦就是这种模式。第二种是“照顾依赖模式”,这种模式要女性提供很多照顾服务的支持,并使女性的照顾有偿化。第三种是“无差别的照顾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不是谁都是家庭的赚钱者,而是说男性和女性在照顾的事情上,是没有性别隔离的,这个模式的基础是国家的高福利,市场和国家承担了所有的照顾的职能。近年来,丹麦逐渐从第一种模式转向了第三种模式,如规定男性有二周的产假照顾期等政策的出台。
  虽然,近年来,丹麦在性别平等指数上一直很不错,但丹麦依然有很强盛的女性主义的问题被提出。我在哥本哈根上大学,发现公厕都不分男女,公厕里没有男性小便池。可能在公共场所未必百分之一百普及,但是在大学里,都是这种无性别差异的公厕。但是,最近丹麦的女性主义重新开始运动,并不断对社会提出质疑,2014年丹麦换了一个执政党派,这个党派倾向新自由主义(注),倾向于收缩高福利,让市场和个体承担更多责任。而这一政策取向将会直接影响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地位和在家庭中的分工,所以丹麦的女性主义者正在奋斗,如何维持福利体系,如何继续保持女性的地位。甚至他们也提出了女性权利是有独特性的,不应该搞市场化的一刀切。
  但丹麦的女性主义者也面临困境。首先就是大家都觉得丹麦的性别平等已做得很好,尤其是领导人认为大的格局都已经定了,剩下的问题要靠个人努力去解决,而不是公共政策。第二是性别的多元化在北欧越来越突出,对原来的标准体系产生了很大的置疑。第三是反对暴力问题。他们把这称之为“棕色的女性主义”,主要涉及移民的暴力问题。近年来,丹麦国内承受了很多移民的压力,出现了移民对社会的暴力很多男性移民损伤了女性的利益,甚至包括性侵。
  所以,即使是在性别平等做的比较好的国家,比如丹麦、冰岛,性别平等依然是社会的重要议题。

注: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是英国现代政治思想的主要派别。主张在新的历史时期维护个人自由,调解社会矛盾,维护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制度。新自由主义反对国家对于国内经济的干预。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