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美国的健康婚姻促进计划
刘汶蓉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1月刊

  婚姻是否应该、能够由公共权力进行干预?这在盛行个体主义文化的美国长期是个引起争论的议题。事实上,尽管一直有反对声音存在,但十几年来美国的离婚率一直处于稳定状态,虽然原因是多元的,但很多人认为由联邦政府推动的各种健康婚姻促进项目发挥了相当大作用。
  
  美国健康婚姻促进计划概况
  什么是健康婚姻?美国儿童与家庭管理部(the 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 and Families,ACF)从两个方面进行界定。一个方面是良好婚姻的过程或结果;另一个方面是良好婚姻所具有的特征,诸如承诺、满足感、沟通、冲突解决技巧和其他一些被认为健康婚姻应具备的因素。婚姻健康计划就是通过科学研究和实践项目来发现、普及和提升有助于婚姻健康的要素,以此来实现婚姻健康的过程和结果。
  1996年,美国克林顿政府颁布《个体责任和工作机会协调法案》(又称“福利改革法案”,目的在于削减花费高、效果差的福利项目),其核心部分在于提出要促进和维持双亲家庭。从那时起,联邦政府开始不断拨款以支持对婚姻有促进作用的研究和项目,特别是针对结婚率最低的低收入人群的研究和项目,以此作为增强家庭凝聚力、促进儿童福利和减少贫困的新政。
  从2002年起, ACF就开始为各个州、大学、社区组织、宗教信仰团体提供各种基金来改善婚姻和家庭状况。2002年~2005年,ACF共设立了170个基金,花费6.1千万;同时,还花了2.68千万用来做婚姻研究和项目评估。除此之外,2002年成立的“爱心基金(Compassion Capital Fund,专门用以资助社区和宗教信仰团体)”,花了近2亿美元来增强社区能力建设,服务于风险青少年、无家可归者和婚姻教育项目。美国联邦政府从2002年开始推出“健康婚姻行动倡议”,宗旨是“在自愿基础上,帮助已选择了婚姻的伴侣获得更多的婚姻教育服务,包括建立和维系健康婚姻关系的必要技能和知识”。联邦政府层面开展了一系列示范性项目以适应不同人群,如“婚姻教育和关系技能项目”、“构建凝聚力家庭项目”、“社区健康婚姻促进项目”等,覆盖人群不仅包括困境人群,而且包括中产白人群体。
  2005年,美国国会通过《赤字削减法案》(the Deficit Reduction Act),决定开展健康婚姻促进项目。2006年2月,美国布什政府决定每年拨款1.5亿,用以促进婚姻健康和父亲履职项目。其中,0.75亿用于“健康婚姻示范拨款项目(healthy marriage demonstration grants program)”,剩下的0.75亿中的0.5亿用于支持“责任父亲”项目,还有0.25亿用于相关科研。项目由健康与人类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家庭支持办公室执行,共执行5年。奥巴马政府更重视将就业和其他社会服务与婚姻教育项目相结合。2011年,联邦政府又追加了三年的资金投入,对健康婚姻促进项目的资助金额缩减为每年0.75亿,但对责任型父亲的示范项目的资助增加为0.75亿,总额1.5亿不变。
  联邦层面的示范拨款项目,主要用来支持项目创新,大约有300个婚姻和关系教育项目受到资助。资助的项目活动有八种,包括:婚姻价值的公共宣传;婚姻教育、婚姻技巧和关系处理技巧;婚姻示范项目,即在风险社区中树立已婚夫妇榜样和角色规范;在高中进行婚姻价值观、关系技能和婚姻安排的教育;婚前教育,以及对伴侣、订婚者或对婚姻感兴趣的人进行婚姻技能培训;对已婚者进行如何巩固婚姻和婚姻技能培训;减少离婚项目(提供关系技巧教育);方法测试援助项目,即配合其他七种活动,辨别某个项目的适用性。
  每个项目得到的拨款,每年从22.5万元到500万元不等,每5年更新一次。受资助的组织包括州机构、非营利组织、信仰和教会组织、私人广告公司等。目标服务群体包括高中生、困难家庭受助者、低收入的非洲裔和西班牙裔人、未婚妈妈及其伴侣,订婚和已婚夫妇。项目大多是免费的,但为了鼓励学员能完整地参加全部项目课程,有些会收取5~20美元不等的费用,如果学员上完全部的课程基本上都会返回给学员。除了课程之外,获得资助的机构、组织还经常给项目参与者提供其他非营利性的服务,如就业培训、心理健康咨询等。
  
  计划执行效果和经验
  评估性研究表明,开展了社区婚姻促进项目的地区(郡)与没有开展此类项目的地区相比,离婚率降低的速度更快。即使是处于离婚的最后法律程序阶段的夫妻,有25%的个人和10%的夫妻在参加了“离婚—父母”课程之后相信他们的婚姻仍可以挽回,有30%的个人和10%的夫妻表示,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对正式的离婚调解服务有兴趣。
  项目评估结果显示,婚姻教育项目很受欢迎,且受到参与者的高度评价。项目参与者们通常都对小组交流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对他们的帮助者深表感激,对有相似处境的夫妻有深切的关注。他们都说自己学习和使用了一些特殊的关系技能,如沟通、问题处理、愤怒情绪的管理,以及承诺和有效亲职的方法。参与者自述与配偶和孩子的关系更好了。当被问及建议时,反应最多的集中在扩展服务上,包括提供更多的讨论交流,课堂上增加更多的内容,扩展项目受益面让更多的人参加。
  2012年,霍金斯对十几年来美国健康婚姻促进项目进行了总结,指出目前这些项目已经在如何招募到目标人群、如何维持项目的良性运作方面取得了很丰富的经验,并提出了未来开展婚姻健康项目的趋势和注意方向。汇总看来,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我国相关政策制定者思考,也值得社会工作者学习和借鉴:
  加强对单身者、年轻人的教育。利用校内和校外资源,进行健康关系技能的教育。特别是要注重对高中生的教育,他们是最大的潜在恋爱人群。高中毕业生应该掌握基本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技能和沟通技巧,应该对家庭生命周期有基本和大致的了解,并对自己未来的家庭生活有所预期。
  对不利处境的年轻人,如失业的、吸毒的、甚至是犯罪的青年人进行教育。既有的制度中对这些人群的教育和帮助往往忽视家庭和婚姻教育。
  为了吸引低收入人群参加婚姻家庭教育,项目活动设计的时候就要排除很多障碍,如提供儿童照料、交通、吃饭等服务,要尽量在晚上和周末开课等。
  要招募更多的男性成员参加婚姻家庭课程学习。为了招募男性学员,要提供适合男性的运动型的环境,在招募过程和做小组活动的时候,注重男女搭配的组合。要了解他们是更希望做一个好父亲还是更希望做一个好丈夫,有针对性地开展宣传。
  要与社区建立合作关系,这是项目取得信任,走进低收入人群的好办法。
  培训和发展针对不同文化程度的职员和指导老师,尽量和学员有共同的文化背景和经历,以便取得信任和共情效果。
  要在不同机构,利用各种机会开展婚姻教育,如在监狱、在早期教育机构、在福利和儿童支持办公室、儿童福利机构以及公司中开展。
  在关系技能教育中要关注家庭健康和照料,比如教育夫妻如何面对生活挑战的时候,要让被教育对象学会如何处理家人的长期患病和失能的照料。
  对处于离婚边缘的夫妻伸出援手,通过教育性的课程,甚至是深入的、个性化的咨询,帮助他们考虑到底是否需要分开还是复合。
  利用因特网、互动技术开展教育,实行居家的、自我引导性的教育,让更多的无法接受面对面教育的人得到帮助。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