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杨浦失独单身母亲群体需求及其满足情况研究
季金香 杨蓓蕾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5月刊

     2012年中国至少有 100 万个失独家庭,且每年以约 7.6 万个的数量持续增加。这样的发展态势,使得失独不再是个人和家庭问题,已上升为越来越突出的社会问题。
     无论是失去唯一的孩子,还是失去婚姻中的另一半,对女性而言都是巨大的身心创伤,当这两种情况叠加发生在同一女性身上则无异于雪上加霜,所以失独又单身的母亲是双重弱势群体。
     截至2013年,上海失独家庭数量约为3.9万户。杨浦区有失独家庭851户,失独父母1,366人,其中,单身260人(女性188人)。本文针对这些问题,以杨浦区内年满49周岁,现无存活子女且又丧偶或离异的单身母亲群体为研究对象,分析失独单亲母亲群体的需求及其满足状况,为建立这一群体需求满足的长效机制、实现我国社会的和谐稳定奠定基础。

我国政府对失独单身母亲群体的
现有制度安排

当前我国对失独单身母亲群体的制度安排是:中央政府制定政策,城市政府落实政策。在杨浦区,政府主要通过购买服务,让社会组织为失独单亲母亲提供服务。
(一) 国家层面的“计划生育特别扶助制度”
国家卫计委等制定的“计划生育特别扶助制度”中,明确政府高度重视,采取措施,对独生子女死亡家庭在生活保障、养老照料、大病医疗、精神慰藉等方面做扶助工作,制度内容涉及经济、养老、医疗和关怀四大方面。
 (二) 上海市政府层面的“计划生育政策调整”方案
在国家制度基础上,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根据失独家庭需要特殊关爱的实际情况,启动《上海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修改的议案(第2号),并于2013年1月1日起实施。该方案将上海市失独父母的特扶标准由原先的150元/人/月提高到500元/人/月,并提出今后将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同时提出对上海市失独家庭的养老、医疗服务优先照顾等政策。
(三) 杨浦区政府层面的“政府主导购买社会组织服务”
近年来,随着杨浦失独家庭逐年递增,从 2011年起,杨浦区人口计生委逐步探索更好关爱这一群体的举措。一是加强调查摸底,了解失独父母的心声。二是加强帮扶,为失独父母购买住院补贴保险、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等。三是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由社会组织承接失独家庭关爱项目,为失独父母提供全方位的专业服务。
 (四) 社会组织开展“问题导向的服务模式”
优韵社工师事务所是2011年由杨浦区计生协会出资举办的民非企业。2012 年,优韵受杨浦区人口计生委的委托,承接“新旅程,心家园”失独家庭关爱项目,该项目以问题导向提供服务,即针对失独人群普遍关心的三大问题(养老问题、精神慰藉、困难家庭经济帮扶),开展四项服务(健康有保障、银龄无忧、关爱到家、缘来一家人),帮助失独家庭走出丧子阴霾,开启人生新旅程,获得失独群体的认可和好评。

杨浦区失独单身母亲群体现状分析

截至2013年,杨浦区共有失独单身人员260名,其中女性188名(占72%)。而年龄在49岁或以上的失独单身母亲则有186人,为本文研究对象。
 (一) 杨浦失独单身母亲群体基本状况
该群体中年龄最小的50岁,最大的87岁,平均年龄62岁;年龄段以50~59岁(43.1%)和60~69岁(41.3%)占主体;她们中离异(57.8%)略多于丧偶(42.2%);绝大部分已经退休 (93.5%);月收入以3,000以下最多(75.9%);她们绝大多数(97.8%)没有外债。自述健康状况良好占38.4%,一般占50.3%,重大病占11.4%。
 (二) 杨浦失独单身母亲群体的失独情况
失去唯一孩子时,这些母亲年龄最小的18岁,最大的85岁,平均49.3岁。50.3%的母亲失独时年龄已经在49岁或以上,失去了再次生育的可能性。子女离世年数主要集中在1~5年(27.7%)、6~10年(22.5%)、11~15年(19.7%)。她们的孩子性别男性(64.3%)多于女性(35.7%)。孩子离世的原因主要为:疾病(68.3%)、意外(23.5%)、自杀(6.6%)。子女离世的年龄主要集中在20~29岁(40.3%)和10~19岁(23.5%)。她们绝大多数人(88.5%)无第三代。
(三) 杨浦失独单身母亲群体支持系统情况
她们中77.3%的人拥有家庭支持系统,75.6%的人拥有社区支持系统,56.8%的人拥有社会支持系统。48.1%的人(77名)拥有全部支持系统。然而也有11.9%的人(21名)没有任何支持系统。
家庭支持与居住方式相关。目前该群体居住方式有独居和合住两种。其中,合住一般是与家人住一起,平时相处和睦,邻里关系和谐,这部分母亲拥有完善的家庭支持系统。独居则分两种情况:一种虽独居,但与家人亲属之间经常往来,能得到家庭系统的支持;另一种则是独居,且很少与亲朋来往,与家人关系也不好,邻里关系一般,这些失独单身母亲家庭支持系统很是缺失。
社区支持指该群体所在街道、居委会、社团组织及邻里给予的各种支持。该群体的社区支持分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社区资源丰富,积极与他人交往,积极参与各种社区活动,得到社区支持较多;第二种类型,社区资源一般,会与邻居交流,社区活动参与较少,得到社区支持有限;第三种类型,社区资源缺乏,不参加任何社区活动,不太与邻居交往,甚至不与外界接触,没有社区支持。
社会支持是指除了家庭、社区各类组织的支持之外的支持,包括:社区外的各类社会组织、单位、同事、朋友等的支持。该群体的社会支持同样分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社会支持多,人脉广。第二种类型,社会支持有限,仅限于同质群体活动,不太愿意接受异质群体活动。第三种类型,没有社会支持,不外出活动,不太接触社会 。

杨浦区失独单身母亲群体需求
及其满足情况分析

本文通过问卷方式了解样本群体的需求及其满足情况。每街道抽样5份,11个街镇共发放问卷60份。问卷于2015年8月发放,共回收有效问卷56份。所有问卷用SPASS19.0软件进行统计。
在56名失独单身女性样本群体中,年龄最大的82岁,最小的49岁,平均年龄62.5岁。文化程度以“高中或中专”(49.1%)、“初中”(34.5%)为主,政治面貌以“群众”(91.1%)最多,她们多不信仰宗教(87.5%)。
(一) 样本群体的经济需求及其满足情况
1.经济条件现状。这些母亲的经济收入主要来自于离退休金(90.9%,退休人员)和工资收入(10.9%,在职人员),月收入集中在2,000~3,000元(60%)和3,000~4,000 元(31%),她们每月的支出也主要集中在2,000~3,000 元(64%)和2,000元以下(25%),最大的日常开支是“食品与日用品”(78.2%)和“医疗”(72.7%)。69%的人有自己的住房,18.2%的人居住在租赁房中,另有12.7%的人以其他方式居住。目前主要采取独居方式(85.7%)生活。
2.经济需求的满足状况。一是收支满足方面,样本群体日常生活收支大体相抵,58.9%的人目前的收入可以维持日常生活,21.4%的人觉得勉强维持,另有19.6%的人略有盈余。二是特扶金满足方面,对于上海市政府每月发放的500元特扶补助,61.1%的人认为补贴金数额“一般”,31.5%的人觉得不够,仅7.4%的人表示“完全够”。三是居住状况满足方面,58.9%的人表示“一般,可以满足”;21.4%的人表示“完全满足”,但有19.7%的人表示“不满足”。
3.最亟待满足的经济需求。她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经济(物质)问题”有五方面:一是因病(孩子、家人或自己)欠债无力偿还。二是经济收入难以维持生活。三是身患多种疾病甚至大病 (癌症),医疗花费大。四是居住困难。五是无多余的钱款购置家电及家电维修。
(二) 样本群体的生活照顾需求及其满足情况
1.生活照顾现状。她们中62.5%的人身体状况“一般”,28.6%的人身体差。与身体状况对应,她们中绝大部分人生活能够自理(83.9%)。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样本群体中83.9%的人有紧急联络人,但仍有16.1%的人没有紧急联系人。且无紧急联系人的母亲都是独自居住。
2.生活照顾的满足情况。一是生活照料满足方面,58.2%的人表示生活照料需求得到了满足,41.8%的人生活照料需要未能满足,其中最需要的生活照料是“卫生清洁”(69.6%)和“做饭或送饭”(34.8%)。二是医疗服务满足方面,23.2%的人目前得到满足,表示不需要,但76.8%的人表示需要。其中,“健康检查”(90.7%)、“医疗咨询”(23.3%)为最需要的医疗服务。三是生活照顾的缝隙,91.1%的母亲反映,“突发急病”(92.2%)和“意外摔伤、扭伤”(54.9%)是独自一人(包括在家或外出)时最担心的事情。四是信赖的照顾组织和人员,除了亲朋,她们较为信赖居委会和居委干部。
3.最亟待满足的生活照顾需求。她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生活照顾问题”有五方面:一是日常生活照料(47.1%),包括定期上门打扫卫生、帮助烧菜等。二是舒缓生活寂寞(17.6%),如缺少聊天对象,生活孤独,希望有人关爱。三是解决看病陪伴问题(11.8%)。四是日常家居维修(11.8%)帮助。五是担心老年照顾(11.8%)问题。
(三) 样本群体的精神慰藉需求及其满足情况
1.精神慰藉现状。精神慰藉从参与个体活动和群体活动两个方面体现。一是个体层面,“看电视”(74.5%)、“出游”(43. 6%)、“与别人交流”(43.6%)和“上网”(20.0%),是她们排遣负面情绪的主要方式。二是群体活动方面,社区活动和亲朋活动的参与频率以“每半年参加”最多,政府部门、社区或社团组织开展的活动以“参加过几次”(47.2%)的人最多。
2.精神慰藉的满足情况。一是精神慰藉满足方面,46.4%的人精神慰藉得到满足, 53.6%的人需要慰藉,其中“文娱社交活动”(50.0%)、“陪聊服务”(30.0%)、“志愿者结对关怀”(30.0%)和“心理咨询、疏导”(23.3%)是她们最需要的精神帮助。她们最喜欢的活动排前两位的主要是“健康保健活动”(52.9%)和“文化娱乐活动”(33.3%)。二是精神慰藉的缝隙。虽然她们自述情绪状况可以,但问卷中的抑郁量表和焦虑量表统计发现,他们中59%的人有抑郁症状,46%的人有焦虑现象。三是信赖的缓解情绪的人员。主要是“亲戚”(60.0%)、“朋友”(60.0%)、“居委会干部”(36.4%)和“邻居”(29.1%)。
3.最亟待满足的精神慰藉需求。她们“目前最急需解决的精神方面的问题”有三方面:一是希望社区多举办相关活动,二是渴望心理安慰和他人关心,三是应对他人的歧视和邻里非议等。

影响杨浦区失独单身母亲群体需求满足的
相关因素分析

通过一人一表基础信息分析和问卷抽样结果的统计,本文认为,四大因素影响失独单身母亲群体需求的满足。
(一) 收入低下导致经济需求难以满足
2014年上海市人均可支配月收入已达3,514.5元。相对而言,失独单身母亲群体物质生活条件普遍较差。一是退(离)休工资低。75.9%的人月收入3,000元以下。二是收入来源单一。95%的样本群体收入来源仅为退 (离)休金或工资。三是存在因病致贫(债)现象,如有个别被访者因儿子生病欠债20万,目前还余10万欠债。四是收支相抵生活艰难。收支相抵使她们没有余款,也有人入不敷出,连看病挂号费都付不起。
(二) 缺少照顾者导致生活照顾需求难以满足
一是缺少紧急照料者。她们中34.1%的人没有家庭紧急联络人,且她们都处于独居状态。二是缺少医疗服务者。她们中76.8%人需要医疗服务,尤以“健康检查”(90.7%) 和“医疗咨询”(23.3%)需求最多。但目前为她们提供这类服务的人员和机构明显不足。三是缺少日常生活帮助者。包括家庭重活、修理技术活难以解决,需要“卫生清洁”和“做饭或送饭”等服务。
(三) 身心因素导致各类支持不足
分析发现,造成失独单身母亲支持缺乏的因素主要有两点,一是身体因素,年迈体衰,腿脚不好使,出门不便或长期卧病在床,无法参加各类活动。二是心理因素,对外界排斥,封闭自己,不太愿意与他人多接触,不愿意参加团体活动,也不喜欢居委上门。
(四) 个体因素导致各种情绪问题
这些母亲的情绪状态与个体性因素密切相关。一是收入越低,焦虑、抑郁情绪越严重。月收入在4000元以上者,没有焦虑、抑郁情绪。与之对应,支出越高,情绪越不佳。二是参与活动频率越低,焦虑、抑郁情绪越多。每天参与社区活动的人100%没有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三是锻炼频率越低,情绪越不佳。每天锻炼的人中70%没有抑郁,而从不锻炼的人中,80%有抑郁情绪。四是已经离开的孩子的因素与母亲情绪密切相关。孩子离开的年数越短,母亲的焦虑、抑郁越严重。尤以孩子离开1~5年之间情绪状态最不好。如果已经离开的孩子有子女,那么母亲的情绪状态会好很多。但是她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第三代。

更好满足杨浦区失独单身女性群体
需求的对策建议

(一) 政府层面:完善制度
作为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负面效应,政府应在完善一人一表调查基础上,明确责任,重视失独单身群体的需求,完善失独单身群体政策,解决这一群体的各项困难。一是完善经济补偿制度,包括建立失独单身母亲专项资金和动态特扶补助标准;适当提高失独单身个体的补贴标准;调整特扶补助发放方式等。二是建立医疗保障和长期照护保险制度;三是建立失独家庭保障和社会化养老及救助制度,包括为她们入住养老院提供担保主体,为她们建立同质群体的养老或敬老院等。
(二) 服务层面:多元参与
对失独单身群体的服务照顾,既要按需提供,又需社会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一是建立失独单身群体自助组织。二是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工作者提供专业照顾和服务。三是发挥居委会紧急联系组织的作用。四是建立和完善政府购买非政府组织服务制度。
(三) 个体层面:勇敢坚强
任何政策和多元关怀系统都无以弥补一个母亲的丧子丧偶之痛,建议这些母亲,通过三方面跨越苦痛,提高生活质量:一是积极参与亲朋、社团、社区、政府等各层面的活动;二是积极参加体育锻炼;三是勇于到专业机构寻求帮助。
    
(本研究支持单位:杨浦区妇联、同济大学公共管理系)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