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闲说婚纱照
薛亚利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5月刊

  要结婚了,新人们会去拍一套婚纱照,这已成为当今婚礼的必然程序,但这种习惯难以促使我们去思索婚纱照的“好”与“坏”,这就像吃久了的一道菜懒得去考虑菜的“优”和“劣”。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婚纱照也不例外,不过,婚纱照的好坏之说,多与女性有关,这不但与女性对婚纱照的热衷有关,也与婚纱照本身给予女性的机会和限制有关。

婚纱照的“好”

  说起婚纱照的“好”,当然要说婚纱照给了爱情表达的机会。的确,爱情,是婚纱照中最不言而喻也最为彰显的主题。不过,婚纱照中的爱情表达是以突出女性形象为基调的,这是婚纱照的更上一层楼的“好”。
  婚纱照中的女性,大多是作为一个与男性平等的形象出现。很多人认为婚纱照是针对女性而设计的,这是因为女性在婚纱照中有着优越的表现机会。毫无疑问,女性魅力在婚纱照中的视觉展现往往超过男性,很多女性在婚纱照中都是超乎想象地完美,以致于与现实形象判若两人。正是由于这一点,女性要比男性更加青睐婚纱照。
  但如果认为男性在婚纱照中只是陪衬,则是一种误解。尽管男性在婚纱照的拍摄过程中,要比女性有更多的被动安排,但婚纱照中有针对男性的姿态和服装设计,而且这些设计大多需要与女性的姿态和服装相互搭配,男性并没有被真正忽略。其实,婚纱照的男女关系是一种和谐关系,考虑到婚纱照和婚姻的关联,婚纱照必须是两性共同参与的,无论是缺男性还是缺女性,都会违背婚纱照对婚姻的象征意义。媒体的两则报道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一位即将成为军嫂的女性,由于未婚夫临时有任务,无法在场拍摄婚纱照,她便找出未婚夫的重要物品——军功章来拍照,以此来弥补他不在场的缺憾;南京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女孩,生命的最后一个愿望是拍摄一套婚纱照,但单独一人的婚纱照却让人无比感伤。这说明婚纱照的两性合作是基本模式,单独的影像是不完整的。
  为什么说婚纱照给女性充足的表现机会是“更上一层楼”的好?这与传统的婚姻礼仪中女性形象及其地位缺乏展示的机会有关。如今的婚纱照多在婚前拍摄,女性形象在婚纱照中的突出塑造,是对女性在两性关系中以及在未来婚姻中地位的一种预演,婚纱照赋予了女性重要的社会地位,至少与男性平等,在这点上,婚纱照无疑具有明显的历史进步意义。的确,就结婚仪式而言,婚纱照给了女性前所未有的展示空间,相反在传统婚姻礼节中,如六礼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中,几乎没有一个针对待嫁女性的单独礼仪。所谓的亲迎也是女性的盛装待命,在婚礼的最高潮礼仪拜天地和掀盖头中,女性皆是被动地承受安排,所以说在传统的婚姻礼仪中女性的主体地位是被消解的。那些真正针对待嫁或初婚女性的细微礼节,如哭嫁和回门等,前者表达的是女性对被将来受压制的婚姻生活的悲情感受,后者则是女性对婚前亲情支持的一种告慰方式的告别。
  婚纱照的确具有历史进步意义,这是因为它镶嵌在中国传统婚姻礼仪变迁进步的脉络之中。婚纱照在20世纪初被引入中国时具有反抗封建家族制度的进步作用,一批有留学经历的知识分子,反抗家族安排的盲婚(男女双方互不了解,仅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一种包办婚姻),会选择自由婚恋,自由婚恋的标志之一就是拍摄西式的婚纱照,不过当时只是拍摄一两张照片。婚纱照成为大众普遍性的需求,无疑与新中国推行具有加强婚姻主体权力作用的几次政治运动有关,如新婚姻法运动。新中国成立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推行的新婚姻法运动,解除了封建式一夫多妻制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提倡自由恋爱、结婚和离婚。其次,大力简化婚姻礼仪,传统的婚姻礼仪受到强烈批判,而茶话会、旅游结婚等简单仪式却受到大力推崇。再次,新中国推行妇女就业制度,男女同工同酬,这无疑给了女性提升其社会地位的物质基础。在物质丰富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生活水平提高导致个体欲求的凸显,而婚纱照在彰显主体权力及其欲求上具有天然的优势,影像拍摄及艺术品方式的制作,既可以作为新人独立性的自证,也可作为对外界宣布的他证,适合居家摆设以及图像的长期保存等,婚纱照的发展可谓是顺势而上,逐步演变成为中国人的婚礼筹备活动中的必备一项。
  由此来看,婚纱照中女性的光艳形象,是对女性在婚姻地位中一种隐喻表达,女性通过婚纱照来获得一种主体性的感受,这种感受将会带入到未来的婚姻生活中。家居装饰中的婚纱照就是在日常的婚姻生活中营造一种气氛,在这种氛围中两性的平等意识支撑着两性间的浪漫和亲密。

婚纱照的“坏”

  说婚纱照的“好”,这并不意味着婚纱照是理想化的,在当今消费主义的影响下,婚纱照中的形象越来越单面化、刻板化和模式化。
  纵观许多婚纱照,会发现婚纱照中的女性形象的塑造过于单面化。由于现代商业消费对女性形象及观念的侵蚀,婚纱照中女性大多具有影视女星的形象及气质。影视女星是商家追捧的对象,婚纱照中的女性有“星”味,这就意味着现实生活中的女性在有意或无意地模仿那些由市场消费塑造出来的女性形象。在消费至上的现代市场经济推动下,女性越来越来成为消费的物质象征,一味地为服装、挂饰、鞋帽或各类消费品而着迷,女性成为单面的物质形象,而不是具有理性认识和自主意识的精神主体,婚纱照中的女性难以被辨识为具有批判认知和理性能力的主体,婚纱照无力表现女性的丰富人格。
  细察下来,婚纱照中的女性形象也显得刻板化,这与传统的婚姻制度及观念对女性形象的塑造有关。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场婚姻制度改革距今仅仅六十年而已,传统婚姻制度及观念的影响无法彻底消解,那些隐含男权思想的两性关系在婚纱照中还隐约可见:婚纱照中的两性关系的生动图景中,除了出于对爱情的憧憬,女性会流露出一种期待的、满意的和幸福的表情之外,也会自然表现出一种温顺、依赖和服从的表情,这些表情暗合了传统婚姻制度塑造的女性形象,其典型特征就是依赖和服从,而现代职业女性所具有的独立、精干和睿智气质却很少在婚纱照中得到表现。
  婚纱照中女性的单面化和刻板化,与婚纱照作为一种消费品的模式化的本质有关。婚纱照,从表面看起来它是一种生动的图像展示,但它却是对现实的抽离表达,因为婚纱照抽空了现实中的诸多因素,如文化因素、经济因素和阶层因素。尽管在现实中拍摄婚纱照有价位的差别,但这些差别大多与婚纱照的拍摄技术或照片风格无关,而与照片的后期制作或照片的数量有关。对比城乡不同地区的婚纱照,拍摄技术或照片风格几乎难以区分,这说明婚纱照的模式化掩盖了真实的社会差别,无论是谁,在婚纱照的摄影棚中,都可以成为一个虚幻的身份,女性可以成为公主、贵妇、辣妹和淑女,男性则可以成为绅士、状元、书生和酷客。婚纱照只是借助摄影技术手段满足了人们对身份变幻的欲望,对于那些真心期待改变现实不足的人来说,婚纱照只不过是黄粱一梦,它虚设了完美场景和至高身份,然而,人们最终还是要回归现实。

    (本文来源于4月21日在上海社科院举办的“女性发展与性别平等—中德比较研究”研讨会。)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