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磅礡在大地深处的史诗——记“上海市巾帼创新奖”获得者陈文艳
徐约维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5月刊

最初对隧道的触摸是童年。姨婆卧室有秘道,一晚独自偷偷翻开墙角秘口,深邃的地下迷宫掀开了一角:坑坑洼洼,黝黑峥嵘…… 后来,是80代高仓建主演的一部电影。而当我站在隧道工地里,是本世纪初,长江(崇明)越江隧道建设工地的采风,三车道,其高度、宽敞度、能见度完全刷新了我对隧道的想象。我们随着盾构一直走到工地最前沿,排排拱型白光盈盈在很高的高处,景深很深,有种普照大地的感觉。感觉就像星空,群星闪闪。
在黑暗中感受明亮,在地下感受苍穹,一种壮丽感升腾而起。
对于轰轰烈烈的市政建设,我们只是享受成果,我们从未触及其中的艰辛。而今天,向我们走来的是“上海市巾帼创新奖”获得者、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院副总工程师陈文艳。
鏖战急

    也许,从硬件而言,上海的地质并不适合建造地铁。上海的土质属于软土,曾有外国专家预言,在上海的软土地基建造地铁,就像豆腐里打洞。
     但上海的隧道人硬是用自己的锐意进取,打破了预言,活生生地硬是用自己的“主观努力”战胜了客观现实,硬是在上海“软土质”下建造了另一度钢铁空间,也许,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另一种软实力,体现的是精神支撑与国家意志。
  在辉煌城市灯火的背后,在幽眇莫测的地下,镂冰雕玉,就地开花,就是隧道人的钢铁意志。就像当陈文艳向我走来时,如不介绍,我都会忽略。她太纤弱了,一下子很难把她与强悍的建筑粘合在一起。但就是眼前这个小女子,却设计出了一系列恢宏磅礴的轨道交通作品,参与着架构起上海地下迷宫的网络。
  1963年9月,陈文艳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家庭,是家里最小的孩子。1985年7月,她从上海城建学院(现同济大学)毕业,来到上海市隧道工程设计院土建一室,自此开始了矻矻终日的职业生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千万次的身心交瘁之中建立起内心的坚韧与敬业。
  30年里,她承担并负责了多条轨道交通总体设计,荣获了49个奖项。仅近5年来,她设计的作品就获得了5项国家奖、13项市优秀奖、14项优秀咨询奖、2项市科研成果奖、4项专利。如:2015年度“重庆市轨道交通三号线一期工程”荣获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二等奖(第二完成人);2013年度“上海轨道交通2号线西延伸段工程”获建设部优秀设计二等奖(第一完成人);2013年度“陆家嘴中心区二层步行连廊系统一期工程”荣获第五届上海市建筑学会建筑佳作奖(第一完成人),同时荣获上海市优秀设计三等奖。
  榜样就是最好的领导力。多年来,她带出了N个团队,斩获众多奖项,如5号线南延伸总体总包组荣获上海轨道交通建设立功竞赛施工图设计管理专项竞赛优秀集体奖;重庆轨道交通三号线南延伸工程总体总包组获上海市青年突击队称号;上海地铁2号线西延伸设计项目组获市级优秀集体等等。
  今年,市总工会表彰的首批30家上海市“五一巾帼创新工作室”中,“陈文艳轨道交通设计创新工作室”也名列其中。
  而她自己,也收获了第九届“上海市巾帼创新奖”、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上海市重大工程立功竞赛杰出人物(2009年)、上海市重大工程立功竞赛杰出人物(2010年)等诸多荣誉称号。
  如今的她,是教授级高工、院副总工程师,分管着市政工程分院与重庆项目部、成都项目部和合肥项目部。同时,她还是英国土木工程ICE会员、中国工程咨询协会专家、上海市注册咨询师专家、上海市建设工程评标专家等等。
  也许,真实的人生,就是一场场相遇。对于完美主义者的她,一个个项目,就是一场场鏖战。硝烟过处,旌旗林立。
踩着中国城市建设的浪潮
茁壮成长

我相信,成功是生命在寻找更充实的表达方式。而陈文艳的幸运,是她与波澜壮阔的中国城市轨道交通的众多“第一次”链接在一起。
都说,60后是幸运的一代。高中毕业碰到高考恢复;大学毕业赶上国家包分配还能福利分房;但我觉得最大的好处是她们遇上了中国改革开放复兴期。80年代到90年代,当她们大学毕业时,正赶上中国百废待兴、各行各业蓬蓬勃勃大发展的时代际遇。人才供不应求,平台少,机遇多。而学建筑的,更是“踩着中国城市建设的浪潮”,蓬蓬勃勃,蒸蒸日上。“上海乃至全国集中了大量资金用于城市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给我们这一代人搭建了追逐梦想的大舞台。”陈文艳说。
据悉,1985年上海地铁1号线进入实质性设计,1993年5月上海首条地铁1号线南段6.6公里通车,今日上海地铁达588公里、366座车站。上海地铁以30年的时间跨越了其他国家150年的建设历程,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轨道交通网络之一。
轰轰烈烈的大规模城市建设,构成了上海和中国城市发展的主旋律。它们激活着国家梦想与综合实力,正在成为“中国梦”最实实在在的载体。而轨道交通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从无到有,从单线到网络,陈文艳的职业生涯恰与上海轨道交通大发展同步,同时她又经历了“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时代井喷期。就如她在毕业30周年校庆上说的:“我们见证了轨道交通诸多的‘第一次’,我们伴随城市建设的发展共同进步。”  
如果说,30年前,她选择桥隧专业,那时更多是憧憬,是一种蒙眬的梦。那么,四年的大学时光一晃而过,有太多的第一次沉淀在心底。记得第一次学习桥梁工程时的欣喜和激动、第一次实习时梦想发芽的声音、第一次从教授手中习得工程本身的奥秘……离开母校,走向了人生更为精彩的无数的“第一次”。
          
成功就是“及时追随目标”

   “创新是设计的灵魂,只有创新,才能设计出老百姓满意的工程。”陈文艳说。
  也许,所谓创新,就是整合各种因素,发现独到精微的核心的能力。对于她来说,预见力、判断力以及实践力,几乎是一种本能。处女座质朴气质,脚踏实地干劲,以及灵敏的反应,凭着自己精准的嗅觉,几乎可以凭着直觉做最合理的事情,在每一项复杂的工程里,敏锐地捕捉到最便捷的做法和最佳切入点。
  如她负责的48公里重庆跨坐式轨交,是国内轨道交通系统的示范工程。市政工程分院90后的赵琼(上海籍)告诉我,重庆是山城,也是桥之都,桥与桥,路与路,纵横交错,且地貌独特,岩石硬,造何种轨交制式需要科学的判断与决策。陈文艳通过前期研究果断采取用胶轮代替钢轮钢轨,并带领项目组进行攻关,最终完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独轨轨道的研究。该轨道梁的设计,获国家和地方多项奖项和发明专利。“她把工程当做艺术品一样做。”赵琼说。
   如她负责的徐泾东站改造,头顶着上海国家会展中心这个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建筑。也就是说,这个体型复杂的庞然大物“骑”在已运营的徐泾东站与区间隧道之上,长达近1公里,最小净距仅1.2米。这种工程在国内外轨交史上尚属首次。为此,她对不封站运营车站进行反复的系统研究,提出针对性技术措施,不但解决了运营地铁的沉降量(毫米级)问题,还拓展出新站厅,成功地承受了“上海车展”期间2.1万极端“大客流”,受到业内广泛好评。
  上海市隧道设计院市政工程分院副总工程师黄巍感受最深的是陈总的跨界能力以及创新能力,包括融会贯通能力。他说,她原来的专业是桥梁结构,现在从事的是轨道交通总体,包括地下结构、桥梁结构和房建结构。从地上转入地下,从桥梁转入轨交,是一个很大的转换。现在她的工作,涉及到20~30个专业。陈总不仅是懂技术而且是会管理的复合型人才。2012年,陈文艳临危受命,兼任市政工程分院院长,遇事每每直截了当,且不耻下问。“她做一件事情,不但先要自己动脑筋,想一想是为什么、是否还有更好的路径、做这件事是否对自己有长进、是否有创新之处。”
  在带团队时,每每注意给部下提供平台与发展空间,给予锻炼机遇,让“人人展现最好的一面”。来自广西的90后汤翰林呼应说:“陈总能调动团队每一位成员的积极性,将成员潜能发挥到极致。”
  黄巍说:“她来了后,除了完善制度,制定员工守则,还在业务上拓展空间,把原来分院偏重于隧道这一块拓展到现在的道路、桥梁,市政轨道交通的配套工程项目齐头并进,一下子稳定了人心,项目多了,大家增加了收入,更增强了做事情的成就感。”他说,虽然工作到凌晨是常态,但看着一张张图纸成为脚下踏行之路,心里特别踏实。
    其实,当人有了一个长久的可行的目标,他的能力与动力就会源源不断地迸发出来,而成功就是“及时追随目标”。
  
不开车的女人

  在等陈文艳的时间里,笔者与她的同事们都关心着一件事:陈总这么忙,时间如此金贵,为什么不自己开车?事实上,她十几年前就考出了驾照。
  话题是黄巍引起的,他说:“陈总每晚自己提着电脑,拿着图纸,挤地铁回家。”由于他们住得比较近,陈文艳偶然也会搭搭他的车。在车上,她也是一路电话手机不断,处理着各种事务。
  审图中心的吴凤仙主任说:“我常看见她在地铁,一手提电脑,一手打电话。”
  结构三所所长鲍艳玲好奇地问:“她是为了节省时间,还是为了陪伴?”——顺便说一句,陈文艳经常与两个女儿围坐灯下。她看她的图纸,女儿做她们的功课。其乐融融,其学矻矻。营造的不仅是温馨的情调,更是学习的氛围。
  而我明白她的潜台词:妈妈在你们身边。
  当我们猜测时,陈文艳来了,她笑道,她不开车一是因为开车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而自己工作一天,已高度紧张,开车就不能休息一下高强度运转的大脑。而乘地铁加步行的回家模式,不但省去了锻炼身体的时间,还有利于发散性思维,转化思路,促进灵感莅临。二是因为现在上海交通发达,地铁公交衔接,也不累。更主要的还是地铁安全、准时、便捷、时间可控,而且在地铁上,自己可以及时处理各种事务,包括打电话、上视频、发微信,还可以顺带观察一些轨道交通运行的真实情况,包括不足之处。
  真实而自然,就是陈文艳。我相信,一个人就是她所做之事的总和;我也相信,热爱是很实际的事情,成功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断舍离”,抓住自己最需要的关键,直抵核心。而她,抓住了上海轨交发展的黄金时代,用自己的生命热情铺垫着城市的恢宏愿景。
  城市建设的脚步从未止息,为此我们庆幸着:时代滔滔,我们还有梦,我们还正走在路上。而在波澜壮阔前方垫底的,是我们国家更加波澜壮阔、汹涌澎湃的改革大潮。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