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浅谈婚姻家庭领域内的女性维权问题
许 莉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5月刊

  很高兴能跟大家聊一聊关于妇女维权的问题,这次主要侧重于大家比较关注的婚姻家庭领域之内的女性维权。

《婚姻法》对女性的倾斜保护

    事实上我们国家《婚姻法》对妇女的权益有一些特别保护措施。
    首先,《婚姻法》确立了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基本原则,一共有五个原则,其中有两个原则涉及到妇女,那就是男女平等原则和保护妇女合法权益原则。这两个原则看似有一点冲突,既然男女平等为什么还要强调特别保护妇女合法权益呢?事实上,男女平等强调的是在婚姻家庭关系当中,两性的主体地位是平等的,人格是互相独立的,换句话说,婚姻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不能出现一个人的人格高于另外一个人的人格。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为什么又要特意加一个原则——保护妇女儿童老人的合法权益原则?这主要出于两个因素的考量:第一、两性现实地位实质上的不平等;第二、就是女性固有的生理特征以及承担的特殊职能——生育职能。这两项特殊原因使我们如果按照男女两性同等对待同样保护会导致两性地位实质上的不平等,所以在《婚姻法》中要给予女性权利特别保护——权利倾斜,我们一般称之为倾斜保护。
    倾斜保护具体表现在婚姻家庭关系当中哪些方面?可以概括成两方面:一方面是人身权的保护,一方面是婚姻关系的保护。人身保护主要体现在明文规定了禁止家庭暴力。《婚姻法》在2001年修正案当中就明确了禁止家庭暴力的条款,并且规定了相应的救济途径,即受害者可以以受到家庭暴力为由提出离婚,并主张离婚时的损害赔偿,也可以提出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适当照顾无过错方。这个保护有一个特点:必须通过离婚才能完成救济。很多人不愿意离婚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离婚,这个时候他的救济途径就有缺失。但前不久颁布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对这一缺失已有所弥补。
  《婚姻法》对女性的倾斜保护还体现在很多具体条款上。
  首先就是倾斜性保护女性的生育权。在生育问题上,如夫妻双方协商不能达成一致的时候,会出现谁来作主的问题。《婚姻法》相关规定充分考虑了女性在生育方面的决定权。如果女性怀孕以后,她自己愿意终止妊娠,即使配偶不同意,也不能认为她侵犯了配偶的权益。法律不认为女性自主或者擅自终止妊娠构成对丈夫的生育权的侵犯。当丈夫的生育权和妻子的自主权发生冲突时,法律更侧重保护女性的生育自主决定权。毕竟怀孕、分娩都是女性所承担,她对自己人身的支配权高于对男性对生育的需求。
  另一个大家都比较关注的问题是夫妻财产问题。从上世纪50年代的《婚姻法》到后来的几次修订,都坚持采取了以婚后所得共有制为法定夫妻财产制。即如果夫妻双方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婚后一方或双方所得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这点看似普通,实际上体现了婚姻关系存续中夫妻所得分享的理念。法律不考量夫妻双方财产贡献的大小,不管贡献大小,夫妻对固有财产的权利是一样的,享有平等处理权。我国《婚姻法》规定的夫妻财产制度充分考虑了两性在婚姻家庭当中承担的职能,实际上是有区别的。可能男性在社会上的职务承担更多一点,女性承担家务劳动更多一点,婚后所得共有则充分考量了这种差异。
  另外,在离婚制度当中,考虑到离婚对男女两性的影响可能存在差异,因而致力于平衡和消解这种差异。第一,法律在离婚诉权中充分考虑男女两性生理上的差异,规定女性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以及终止妊娠6个月内,男方不可以离婚。只要女性处于这个阶段,对男方的离婚诉请人民法院就不予受理。第二,共有财产分割问题。离婚时对夫妻共有财产是平等分割但不是均等分割,分割时需适当照顾女方。第三,法律有两项救济制度,“离婚经济帮助制度”、“离婚经济补偿制度”。离婚经济帮助制度,特指如果离婚时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当用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予以帮助。字面上看这项制度没有特别强调对女性的保护,但为什么我把它作为向女性倾斜的特别保护措施?因为从两性现实经济地位考量,一般女性处于弱势地位,所以离婚时这个因困难而导致的帮助请求权,一般是女性作为请求人,男性作为义务人。这项制度解决了婚姻关系破裂后女性能不能借助自己的财产来维持生活的问题,保障了女性的离婚自由权。离婚经济补偿制度是指,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夫妻双方,一方如果因抚养子女、照顾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付出较多义务,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这项制度是对家务劳动价值的补偿,看似没有性别差异,但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女性承担了主要家务劳动,因而也可以看成倾斜性保护措施。

《反家庭暴力法》的三大亮点

  今年3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实际上在我们国家已经酝酿了20年。1995年,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就开始推动我国《反家庭暴力法》的制定。这20年中妇联做了大量工作,去推进这部法的制定和颁布实施。这部法最大的价值在于它就家庭暴力问题单独立了一个法。首先,它强调了反家庭暴力是一个社会责任,而不是受害人本人一个人的事,这就是这部法立法的着眼点。其次,它多方面完善了公权力救助家庭暴力受害人的路径。再次,它尝试搭建预防和救济体系。这些措施只有单独立法才能完成。
     《反家庭暴力法》有三大亮点,就是强制报告、告诫书和人身安全保护令。
     第一项是强制报告制度。强制报告主要是指当事人因为种种原因自身无法报案,特定的机构(如医院、学校、救助机构等)发现她受到家庭暴力的时候,必须要向公安机关予以报告,即规定了特定机构的报告义务。这可以解决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受到家庭暴力时的报案问题。
     第二个亮点是告诫书。大家都知道有了家庭暴力,第一反应要报警,但是往往是警察上门批评教育之后,还会再次发生家庭暴力。告诫书由公安机关出具,针对不构成治安处罚条例的当事人(公安机关不能拘留的情况),告诫书中会列明XXX实施家庭暴力,并且告诫他不能再实施。告诫书会送达加害人、受害人以及当地的居委会,公安机关还会查询告诫书的实施情况。告诫书的作用,一是对当事人的威慑力比较大,二是如果家庭暴力引发诉讼,它是一个最有力、最有价值的证据。
第三个亮点是人身安全保护令。它强调的是当事人受到家庭暴力或面临受到家庭暴力的威胁,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令的提出不以离婚或者诉讼为前提,无论是正在发生家庭暴力还是受到家庭暴力的威胁,当事人都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措施包括这样几种:禁止对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对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责令被申请人迁出。责令被申请人迁出这一条很重要,因为很多家庭暴力受害人就是无法和加害人分开。原来采用庇护制度,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受害人无法长期在庇护所生活,人身安全保护令要加害人迁出,明显更有利于对受害人的保护。    
如当事人违反了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就违反了生效的法律裁定,须承担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和裁定的法律责任。
 
最后我特别想说明,我们一直认为上海男女平等做得很好,甚至还有人觉得女性地位偏高,但是从社科院发布报告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家务劳动时间计算中女性仍然高于男性。因此,在婚姻立法中,从坚持形式平等到争取男女两性的实际平等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现行婚姻立法当然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整体上是重视对女性权益予以特别保护的。
   
(本文根据3月4日,许莉在2016上海浦东“性别视角下的她改革”论坛上的讲话整理)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