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生命在延续 大爱在传递
张永安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6月刊

家住嘉定工业区陆渡村的居民金莹所在的大家庭中,如今已有17人先后在区红十字会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成为上海市遗体捐献登记者人数最多的两户大家庭之一。她家的新风美德在嘉定地区广为传播,成为街坊邻里的美谈。
今年62岁的金莹,中等个子,瘦弱但精干,轻声细语但富有感染力。作为嘉定区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的一员,她很忙碌,每天都要做大量的宣传、解释、登记、组织、联络、探访等工作。这项志愿者工作完全是义务的,没有任何报酬,但金莹几年来乐此不疲。“遗体捐献对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作用,同时也有助于破除农村的封建迷信。我感到我做的事情很实在,虽小但很有意义,我会不断做下去。”金莹语重心长地对笔者如是说。
促使金莹走上遗体捐献志愿者工作道路的,是她的大舅蒋百平。他是金莹家第一个遗体捐献者。1986年年底,蒋百平将《遗体捐献登记表》交到弟弟蒋乃平手中,让他在登记表的“执行人”栏内签字。取得家人的支持后,蒋百平成了嘉定区娄塘地区生前办理遗体捐献的第一人。
“我很敬佩大舅的勇气和魄力。在他精神的感召下,家族里有不少人纷纷加入到遗体捐献志愿者的队伍中来,包括我的父母亲。”在长辈的影响下,2008年,金莹毅然走进区红十字会的大门,办妥了自己遗体捐献的手续。“家里文化程度不高的老人们尚且能做出这么开明的决定,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金莹也坦言,捐献遗体的决定也一度让她感受到一些来自各方的压力。当下,旧风俗旧观念在农村还有一定的影响,个别人认为捐献遗体有辱祖宗和门第,还有人认为她热心捐献遗体是为了得到好处和虚荣心使然。面对这些责难,金莹坦然处之,也不去分辨,只是轻轻一笑带过。“我不在乎人家怎么说,人死了不能复生,假如死后能为他人、为医学事业作一点小小贡献,我认为是一件高尚的事,是非常值得的。”
让金莹感到欣慰和自豪的是,在她的行动影响下,她的丈夫、弟弟和弟媳,甚至表妹和表妹夫、小叔子等家人亲戚都纷纷加入了遗体捐献登记的行列,一共有17人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2014年,金莹成为嘉定区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嘉定工业区小组长。在她的辛勤工作和无私奉献下,嘉定工业区的遗体捐献志愿者从2013年的29人增至现在的55人;年纪最大的86岁,年纪最小的26岁。
作为工业区志愿者的负责人,金莹担负着组织、联络、服务、关心、探望志愿者等的工作。去年端午节前两天,金莹得知70多岁的张忠兴老人想要捐献遗体,她放下手里的家务,马上联系了区红十字会,当天就赶去办理手续。第二天就将办好的遗体捐献证书送到张忠兴老人手中。老人弥留之际,紧紧拉住金莹的手,轻轻地说了声:“谢谢你!”
2014年5月有,金莹不慎左脚腕骨折,而当时正有一些区红十字会的报纸和宣传资料等着要分发到工业区的志愿者家中,金莹望着包扎的脚焦急万分。丈夫见她茶饭不思,便主动提出骑助动车带金莹挨家挨户上门发放宣传品。金莹喜出望外,跷着脚坐到了丈夫的身后,催促丈夫快开车。在丈夫的帮助下,金莹圆满完成了任务。有人夸奖她热心为大家服务,她风趣地说:“我这是以小爱换大爱,团结大家把有利于社会的事情做好。”
在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组织活动时,志愿者经常谈论的话题是: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人的一生如何才算有意义?我觉得为社会作奉献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让生命在奉献中延续,是生命最完美的归属;让大爱在互助中传递,是大爱最靓丽的体现。”金莹如是说。

专家点评:
刘明厚:上海戏剧学院教授

  说到“境界”,通常我们会想到那些伟人,那些非比寻常的人。比如说5月25日刚刚去世的我国著名女作家、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学者杨绛先生,她的那种大智大慧,在各种政治风暴和生活打击面前,始终温婉而从容地站在钱钟书先生身边,站在人生的边上,探索着人生的价值和灵魂的去向,提出:“如能把信仰传授于人,就是助人得福,功德无量。”杨绛先生的学问与精神境界令人景仰。
     我们芸芸众生不可能个个都达到杨绛先生这样出类拔萃的境界,她就像那暗夜里的星辰恬淡而安静地闪烁着光芒。然而,只要我们用心去观察,在我们身边也有许多人,许多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操劳的最普通的俗人身上,也有着令人由衷赞叹的亮点和境界。这就是家住嘉定工业区陆渡村的居民金莹女士和她的大家庭,在金莹的影响和感召下,她的家族里如今已有17人先后在区红十字会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在全上海都成为美谈。
  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许多家庭、家族追求的是如何赚取更多的金钱,获得更大的权力与名利,似乎只有这样才是成功的、荣耀的、光宗耀祖的,至于用什么样的手段达到目的都无关紧要。也许,有人对此会羡慕或嫉妒。但是,像金莹和她的大家庭敢于冲破社会世俗的偏见,坦然面对死亡的恐惧,甘愿在生后留下造福于人的善举,却显示出一种无比高贵的大爱,这种大爱是无私、忘我的,不求功利的。相对于那些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择手段,为满足一己私欲和谋取暴利而做出伤天害理、破坏生态环境和危害食品安全行径的罪人或企业来说,他们是伟大的,令人肃然起敬的。对平凡而普通的金莹及其家族来说,他们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愿意用自己身上的器官去为医学事业服务,去延续他人的生命与生存质量。也许他们现在会受到种种制约与困扰,但是他们可以掌握自己生后的命运,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安排自己的后事,把福祉传递给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这难道不是一种境界?这是一种崇高的境界,他们的内心是强大的,充满了人间大爱,这是许许多多人还难以企及的境界!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家风,金莹家庭的家风是善良善念,是心怀慈悲,与人为善,利益他人,付出奉献。因为觉悟到遗体捐献所具有的重要作用与意义,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金莹的舅舅蒋百平第一个立下遗嘱死后捐献遗体,这个家风就此传承了下来。“让生命在奉献中延续,是生命最完美的归属。”金莹这位普通女性如是说。这是对生命价值最质朴也是最深刻的认识,让我们在心生敬意的同时,也像金莹那样,让我们有限的生命发挥出无限的价值。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