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妇联怎样获得女性心底的认同?
策划/执行: 全国妇联、上海市妇联 主持:焦扬 (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 摘自:上海妇女2016年8月刊

7月18日,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焦扬召集上海各界妇女代表,就妇联如何凝聚与服务女性进行了调研座谈。全国妇联宣传部部长张小媛,上海市妇联主席、党组书记徐枫,上海市妇联副主席翁文磊参加座谈会。
会上,来自上海各界的优秀女性代表纷纷发表各自观点。本刊将其中的内容摘要如下:

主持人的话:

“凝聚和服务妇女是妇联组织的生命线。不凝聚、不服务妇女的话,我们组织的生命线就断了,我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妇联跟共青团、工会不一样,共青团需要入团,工会需要入会,妇联没有这些程序,所以妇联组织很特殊。”
“人都有社会属性,都需要有一种社会认同感和社会归属感。我们妇联能不能变成、怎样变成让各行各业、各界各层的女性都从心底认同的组织?怎样让妇女对妇联有组织归属感?”

秦畅(全国三八红旗手、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广播新闻中心首席主持人)
  如果妇联有一个地方,能吸引各种各样的女性来办沙龙、来搞活动……

  上海是一座非常奇特的城市。在上海,你经常可以看到饭店里,围在一桌吃饭的十个人全都是女的。上海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组织,叫作“十三姨俱乐部”,这个群体对女性问题,特别有自己的观点和见解,她们认为女性最大的独立就是跟男性的平等,不依靠男人,即使不结婚,女人也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
  女人有了经济上的独立,就会有思想上的独立,再加上体制上的支持。今天真的到了女性寻找空间、寻找平台,来表达自己的时候。她们需要团结社会,需要凝聚力量,虽然她们可能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社会组织,还没有出现组织中的女性领袖,但她们确实有这样的需要。
  这也是今天,为什么会有一批上海白领女性去做凉山州彝族女童关爱公益活动,因为她们有一个共同的意识——帮助一个女孩,未来就有可能帮助到一个家庭。这其实也是同性别之间的一种彼此的关注,就像十三姨俱乐部关心的是女性真正的独立。
  现在上海有一批女校长,特别棒,我在基层做采访,发现今天真正做教育改革突破的,10人中8个是女校长。上海很多教育改革的突破,都是这些女校长在撑着,尤其是基础阶段的教育。这些女校长的改革很不容易,阻力非常大,她们也需要有彼此的支持,起码是理念上彼此的支持。我说,她们应该成立一个协会,哪怕是一个沙龙,碰到问题大家出主意来解决。
  并非一定要去注册、登记,去成立一个社会组织,有时候可以从沙龙做起,在沙龙里,我们互相支持彼此的思想,在向前走的时候,可能谁都想不到,这个沙龙未来能走成什么样。
  妇联是最大的女性组织,未来的妇联应该努力去发现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女性团队,并善于团结不同行业、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我感觉妇联能做这个事,因为妇联干部跟妇女打交道的能力都非常强,而且妇联特别能给予女性支持,为女性提供平台。
  妇联和团委不一样,只要你是女性,无论什么年龄段,都是妇联服务的范围,这是妇联的优势。另外,恰恰是以前的行政化的色彩,使妇联兼具政府的形象,公信力更强,妇女对它的信任感也更强。
  更何况妇联手上有很多资源,有很多自己的物理空间,我们可以靠这些资源去做。如果妇联有一个地方,能吸引各种各样的女性来办沙龙、来搞活动,且在她们搞活动的过程中,妇联能提供一些服务资源,并因此走进这些团队,从中妇联一定会发现不少活跃在民间的优秀团队、不少优秀团队的领头人,不少出色的妇女领袖。
  巾帼园真的是不错地方,在市中心,交通也方便,可以为妇女提供公共活动的空间。当然,在管理上,还要慢慢摸索更加行之有效的方法。

陈丹燕(上海知名女作家)
中国妇女的变化能被妇联包容,妇联也有能力去引导一些变化……

  几年前,我在意大利,准备坐火车去布达佩斯,因火车延误,我要求换线路,转道威尼斯,但车站工作人员不允许,因为我是个单身旅行的女性,到威尼斯已是半夜,太危险。我觉得他多虑,虽然语言不通,却和他争了起来。后来一位会说英语的意大利男士解了我的围,他向那位工作人员保证,和我一起去威尼斯。在车上,我和他聊了起来,他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半夜去威尼斯,我说不为什么,只是不想改变我的旅行计划,我有自由去完成我的旅行。他说你很强悍,在意大利,妇女不可能没有男人陪伴,深夜独自一个人旅行……
  也是在威尼斯火车站,我遇到了一个台湾女人,她60岁了,背了一个大包像年轻人一样在旅行,我们两个人结伴。她说之所以背一个大包,是因为她年轻时梦想做一个背包客,虽然到60岁她才有机会开始一个人的旅行。
  从这件事情看,中国妇女并不都是弱势的。中国经济发展了30年,有一部分职业女性非常成熟,也非常坚强。所以我认为妇联的工作对象恐怕也要有变化,如果妇联不走近这一类女性,这些女性认为自己很独立,更没必要和妇联发生什么关系。但我认为,这类女性和妇联其实肯定是有非常内在和深入的关系的。
  有一年,我在韦尔斯利学院开讲座,这是宋美龄的母校,也是美国传统的培养女性领袖的学校。我有三天的时间住在那里,我与那里的师生有很深入的交流。我一直问她们所谓的女性领袖是什么,得到各种各样的回答,被我总结出来,就是优雅而强悍,非常强悍。在印度拉贾斯坦邦推行拯救失学女童计划的领袖就是毕业于这个学校,她是印度的一位公主。当然还有希拉里、奥尔布赖特……她们有一种共同的气质,就是在工作的时候,非常非常强悍。不过,韦尔斯利四年也培养她们怎样做一个优雅的女性,培养你能够自由地出入任何场所,不会觉得害怕。虽然有的人害怕去穷的地方,但大部分人是害怕去富的地方。而韦尔斯利就是培养你哪怕去跟总统吃晚饭,你也不会怯场。在韦尔斯利,即使去食堂吃饭,也要穿正装,不可以穿拖鞋。
   因为我们国家曾经有很长时间的革命史,我们曾经一度认为有教养的女性都是寄生虫,但是,没有教养你就不具备领袖气质,就不能成为一个女性领袖。韦尔斯利女校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她们认为两者是可以并行的。宋美龄、宋庆龄、冰心都是从这里毕业的,这些人都是中国社会的女界领袖,在某一个历史阶段,她们引领了整个女界的风潮,比如穿旗袍就是她们引领中国妇女的行为。
   所以manner对现在的中国妇联来讲也很重要。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封建国家,也不再是一个农业国家,20世纪后的中国是个工业国。工业国的那些对女性的现代化的要求,如果妇联能够提倡,是比较好的。这可以从上海妇联开始,因为上海是一个现代化的都市,它有这个基础。我去看过一个女子学院,但我觉得女子学院所教的,不应该单单是让你会喝咖啡、让你懂得品酒,这个不是目标,这只是一个手段,让你成为女界领袖的手段。
  对中国女性来说,“白毛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也许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仍有一些“白毛女”需要妇联的帮助。但如果妇联只帮助“白毛女”的话,恐怕就会失去在城市里的地位。因为在目前,城市是引领整个中国女性前进的方向,除了提供支援,城市更需要引领。所以我觉得女界领袖可以成为妇联研究的一个方向,因为中国妇女在变化。我希望这个变化能被妇联包容,妇联也有能力去引导一些变化。

杨晖(全国三八红旗手、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上海唯众影视传播有限公司总裁)
通过多种传播渠道,提升妇联影响力

    妇联的根本任务是凝聚和服务妇女。从凝聚的角度来说,首先是要让妇女从内心认可妇联这个组织,然后愿意为妇联组织用心、出力。把优秀女性凝聚到妇联组织上来,这和贵族化是两码事。妇联只有拥有优秀的人才,才能为弱势或非弱势的妇女提供更好的服务,同时也能够更加体现时代的色彩。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中国的进步,女性也在不断成长。
  从服务这个角度上来讲,首先是需求导向和问题导向。我个人认为,找到了问题就可以解决需求,问题可能就是需求所在。问题和需求其实是一个循环的概念。
  现在互联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我自己在做传播,所以我想从传播渠道的角度就妇联怎样提供服务提一些建议。
  第一是做直播。不要以为直播就是斗鱼、YY,就是一群女性出卖色相去挣钱,实际上直播是一个非常好的传播工具。我们波士堂和网易合作,做直播,在录制节目的三天中,我们做了一个72小时的马拉松直播,在线人数超过了103万。直播具有很大的能量。其实妇联很多有意义的活动,都可以通过直播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至少知道妇联在利用新的传播工具上是与时俱进的。
  第二是做音频,这要比做视频简单得多。妇联可以做大量的音频内容,让女性在厨房里、在地铁里、在等孩子放学、送孩子上课的时候收听。这些内容可以带有妇联的烙印,让听众觉得这些都是针对女性的,都是非常有用的。这也是很多女性能接受的传播方式。
  第三是做短视频,用非常短的视频去影响女性。妇联现在有“女性之声”,有很多APP、很多微信公众号,能不能也开始做些短视频?如果一年妇联做了365条,中间有两条能够在全国、在女性,或者在全社会引起关注、产生影响力,这就够了。也许365条的衬托和积累,就是为了那一刻的爆发,但是做这个可能要耐得住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怎么样,可能是做了一年什么声响都没有。即便如此,如果你的内容有价值,大家还是会认可。这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
    第四是分享的渠道,全国妇联、各级妇联都可以做分答系统。当然,我们可以做一个公益分答,跟钱没有关系。请一些优秀女性把时间贡献出来,把学识、能力贡献出来,回答女性关注的问题,进而影响女性。
    第五是做妇联组织的020。我们可以营造自己的女性之家,营造一个女性活动的空间。现在互联网有一个词叫场景,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营造很多适合女性相处的场景。可能上海比较特殊,上海女性一方面注重能力的体现,一方面也很注重一些仪式感,或者是环境的氛围。如果我们能营造很多适合女性相处的场景氛围,慢慢地,也会改变大家以往对妇联的固有印象。当然,无论是去巾帼园还是去衡山坊,我们在讨论什么事情,在做什么事情,这本身的意义更大。
  
王丽萍(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编剧、国家一级编剧 )
如果妇联忽略了弱势群体,妇联的社会位置会很尴尬……

  现代人过于依赖手机,往往会忽视某个组织或者某个机构的作用,妇联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问我们,你还需要妇联吗?妇联能够为你提供什么?今天开这样的会,也是妇联危机意识的表现。
  几年前,我受邀去新加坡讲课,当时我以为我讲课的对象是专业的学生,所以我就做了一些专业准备,但当我进了课堂,我一下子呆掉了,教室里大概有30~40人,有老人,也有18、19岁的年轻人,不少是全职太太。这些人可能80%都没有写作的经验。我当时就蒙了,心想:你们完全没有写作经验,我怎么跟你们讲。也是急中生智,我让他们围成一圈,每个人讲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学习写作,为什么要写电视剧,为什么要当编剧,让每个人把自己的感受都讲出来。他们讲的时候是都很真诚,一位60岁的老人说:“人生到这个年龄,我想总结,不一定说要发表,但我想写出来。”旁边一个女性说:“我先生出轨了,我非常痛苦,我想用写作来发泄我的情绪。” 还有一个年轻女孩说:“我父亲去世了,我想把我和父亲相处的最感人的事情记录下来。” 其中有一个人是警察,他说每天遇到各种奇案,如果把故事写出来都是真人真事……
  诸如此类,我觉得他们每个人都是故事的创作者,我要做的就是教他们一些方法。当时我特别想给自己一个压力,就是在短短的十天时间里,把这些人培训出来,让他们完成创作。结果是那年上海国际电视节做了第一次华语电视剧本的推介,把这里面的10个人挑去参加国际电视节,他们中有2个人的剧本当场就签约了,他们可是从来没有写过剧本的人!
  后来我了解到,这个项目是新加坡政府资助的,提供给那些没有很高学历,但有写作爱好的人,政府付三分之二学费,本人只要出三分之一的学费就能参加。
  这件事给了我一些想法,我们能不能也有这样的服务性机构,提供一些培养和辅导性的内容?虽然社会在进步,但我觉得妇联有一个功能永远不要弱下去,那就是永远关注弱势群体,关注老人、儿童,妇联对这类人群的服务功能不要减弱,比如免费给人打官司,免费家政培训等,这也是妇联牌子响亮的原因,大家会觉得妇联是一种依靠。
  如果妇联忽略了弱势群体,妇联的社会位置会很尴尬,毕竟高端的人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组织,未必需要妇联,而低端的、特别弱势的群体需要你,你却不能给予帮助……所以无论社会怎样发展,真心希望妇联这种照顾关怀弱势人群的服务的温暖感,永远不要丢掉。
  另外,也建议妇联能把各个阶层的女性领军人物聚集起来,合作办成各种跟妇联有关的沙龙。其实很多女性领军人物本身就有沙龙,像秦畅有她的平台,丹燕老师也有她的影响力,各种领军人物可以把妇联的沙龙办得更丰富更生动一点。
    很欣喜看到今年三八红旗手评选可以自己报名,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革。以后是不是也能有更多的渠道向社会推广,告诉大家,妇联还有什么活动,让更多人的知道,妇联在干什么,跟妇女有什么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个宣传。就像世博那年的旗袍推广,如果在每一个点上咬准的话,妇联会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蔡蕴敏(全国三八红旗手、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伤口造口护理组组长、主管护师 )
妇联能不能建立一支高级护理工培训团队……

    病人从三级医院出来以后,一般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社区,一个是家庭。不管是去哪里,他们都需要照护。但目前的很多照护者,往往并不专业,由于他们的不专业,引起很多病人除了疾病以外,还会出现另外的问题,比如压疮问题。
  我曾经利用互联网平台把护士和病人纳入到一起,我是A端、护士是B端,我们每周免费给这些护士上课。病人群是C端, C端上也有病人家属,他们把遇到的困难传过来,我和护士共同帮他们解决。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C端人群越来越大,我和护士的能力都开始有限……
  妇联能不能建立一支高级护理工培训团队,专门培训一些护理人员?其实在我们医院照护者人群里面,很多人有一定的知识能力,她们缺少的是规范的训练和培养。另外,前一阵子我在贵州,看到一些15、16岁的孩子,初中毕业以后,就不再上学,妇联能不能去培养这些孩子的照护能力,将来为老人提供服务。
   对于我们来说,可以去尝试利用现在的一些技能,利用现在的知识,同时也引进一些比较成熟的居家护理理念,进行现场的基础培训,至于后续的培训可以通过网络来提供。因为在实际照护当中还会碰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可以上传到网络,专业团队可以完成对这些具体问题的指导。

王黎娜(全国三八红旗手、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上海红刚青扁豆生产专业合作社党支部书记、总经理)
妇联是能给女性带来安全感的组织……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是一个海归女学生的演讲——“出了国才知道中国有多好”, 通过以色列和中国的国民感受对比,提到一个国家安全感的问题。视频的点击量很高。其实,妇联也是一个能给女性带来安全感的组织。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农村,开始经营合作社,并参加了新区农村女带头人协会。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妇联。最近我参与了市政府的一个关于农村女带头人作用的调研课题。现在农业也面临着青黄不接、接班人少的问题。农村女带头人的作用就是影响周围的一些人、带动一批人,我们想从孩子入手,先成立农村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正好对接爱心暑托班的活动。未来有机会的话,可以在基地上也做一些亲子教育拓展。
  
赵红娣(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提名奖)、上海市白玉兰开心家园家庭服务社社长)
关注女性的困难和需求

  聚焦当前女性的困难和需求,我讲三个问题。
  第一,女性的生育和职场的发展。二胎政策出台后,在生育和职业发展上,女性又面临了两难的选择。一方面要响应国家的号召,要满足家庭的需要,另一方面,生育也会影响到女性个人的职业发展,用人单位对女性用工会存在比较多的考虑。
  第二,离婚率越来越高,当前80后离婚率达到50%。建议加强婚前指导,让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夫妻双方了解婚姻处理方式,引导他们建立一个美满的婚姻家庭。婚姻中若出现问题,建议能为夫妻提供一个第三方机构的帮助。现在盲目离婚的夫妻不在少数,建议加强离婚前的介入,以修复夫妻可能并未破裂的关系。
  第三,重症妇女。乳腺癌、宫颈癌、卵巢癌的患者越来越年轻,乳腺癌的发病率与2008年相比上升31%,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24万人左右。我们妇联对女性身体的关注也是非常重要的。

梁慧丽(全国三八红旗手、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上海市普陀区桃浦镇莲花公寓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
不忘初心,做好服务

  我在社区做了20年,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女性。我们小区弱势人群比较集中,很多家庭都来自农村,外来媳也非常多。在小区的妇女之家,我先让她们把最迫切的需求说出来,有的要工作,有的要培训,也有的要名分,然后尽力帮助解决她们的生活困难问题。
  社区工作很辛苦,365天,24小时待命,但是不忘初心、做好我们的服务工作,帮助这些弱势女性,也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