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赤子之心才是最大的颜值——记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蔡金萍
徐约维 | 摘自:上海妇女2017年2月刊

我们用成熟与世界对抗,但也许天真能更友善地与世界相处。

搞艺术的人,最强调的就是创意,作品要让人眼睛一亮,耳目一新。艺术要的是个性,是与众不同;而生活要的是和谐,是“从众”。艺术家每每处理不好“与众不同”与“从众”的分寸,或者说,不能从容地在这两种关系里进进出出,既安然无恙,又脱颖而出。
当演员当导演当院长,做艺术总监做政协委员兼剧协副主席;行政与艺术,创造力与协调力,个性与创新,行动力与冲劲;既保持与现实适度的张力,又在现实境遇里与环境携手共进;长袖善舞,杂花生树影婆娑,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院长蔡金萍就这样向我们走来。
小荷才露尖尖角
蔡金萍属于60后,这是社会学家归结于最幸运的一代:他们赶上了所有中国发展的红利阶段:懂事之后文革结束,赶上国家恢复高考,赶上大学毕业包分配,赶上单位还有福利分房;80年代到90年代,赶上中国各条战线欣欣向荣一路向前的时代机遇。
而蔡金萍是刚好在豆蔻年华,踩上了文化艺术蓬蓬勃勃大发展的运势:人才求大于供,平台少,机遇多,观众的关注度又高,容易冒出来。而现在“众声喧哗”,个人浮出海面的概率就小。
所以她感恩时代,是时代创造了她破土而出的土壤。但垫底的,是她自己的刻苦与努力。
1975年6月,12岁的蔡金萍考入儿童艺术剧场学馆,这是文革后期上海开办的第一批学馆。她至今记得当时身高146,体重64斤。那时文艺生活匮乏,看一场戏是一个隆重的节日。而她却一脚踏进了剧院,那种惊喜与荣耀给她内心很深的冲击。
更幸运的是,她遇见了专业好且年富力强的好老师。文革“万马齐喑”,很多艺术家都难以一展身手,失去了自己心爱的舞台,于是一大批“英雄无用武之地”的中年精英,怀着“壮志未酬”的戏剧热情与剩余能量,积极投身儿艺这个“世外桃源”,进行教学工作。所以当时儿艺学馆学生38个,老师竟有四十多人。
师资力量雄厚,老师教学热情高涨,所以课程被排得满满当当的,上午练功下午文化课。台词表演课、芭蕾课、民族舞课、武功课……在全面提高基本功的同时,也苦了这些十二三岁含苞欲放的“花儿”们。尤其是武功课,老师都是来自杂技团的演员,训练翻跟头时要求她们要从三张桌子叠起来那么高的高度翻下来,她们不知道摔了多少回,哭了多少回,最后“忍无可忍”,16个女生一冲动,决定集体出走。但她们出了校门,顺着延安路往西走,无目的、无方向。走着走着,就慢慢冷静下来,觉得“这样不好,爸爸妈妈会急死的”。兜兜转转,磨磨蹭蹭,最后她们又灰溜溜地打道回府了。
顺便说一句,当时学馆实行封闭式教学,半年才能回一次家,父母探视也是二周一次。
蔡金萍说:“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这种培养方式就是音乐剧的培养方式,你要会唱会跳会翻,要全能。”
没有想到,当年恨之又恨怕之又怕的“法西斯”武功,却在蔡金萍第一个崭露头角的《花木兰替父从军》里显示了强大的功底。她主演的花木兰有不少武打场面,对演员武功方面要求很高。亏得当年的童子功,给她打下坚实的基础。因了这个角色,蔡金萍获上海市青年演员汇演“红花奖”。那是1985年,蔡金萍22岁。
行动力与冲劲
有人说,“少年得志”的人,是他们较早地发现了自己的激情与爱好,而且把这种激情与爱好变成了对他人对社会有用的东西。在这点上,蔡金萍是幸运的。懵懂之间,就被命运推进了“深坑”,并在高强度的训练下挖掘出了自己的全部潜能与意志力。且被动且主动,且害怕且喜欢,就这样爱上了,爱了一辈子,而且,硕果累累。
1979年学馆毕业后,她成为儿艺演员。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是宋庆龄女士于1947年亲手创办的,她对儿艺一直有很高的期许,视为掌上明珠。同年,蔡金萍主演的《长发姑娘》就获了一个奖。“宋先生(宋庆龄)还特地写信鼓励我们。有时,剧院参与北京的活动,宋奶奶也会接见我们,她会说:‘我的孩子们,我的剧团来了!’”
蔡金萍在这块福地上迅速成长起来了。90年代初,中福会的一个舞蹈老师陈白桦开了“蓝天白云个人舞蹈专场”。当时蔡金萍是报幕员,演出结束后,她找到领导说:“舞蹈演员能开专场,儿童剧演员也有十八般武艺,也要让大家知道,不是只有电影演员才能发光的”。为了落实资金,蔡金萍找朋友赞助,同时获得了宋庆龄基金会的支持。终于,1994年1月,蔡金萍在上海举办了“儿童剧青年演员蔡金萍专场演出”。这是一场全能演出,融合了演唱、舞蹈、武功,“唱念做打”……她在学馆“跌跌撞撞”学的一切,终于有了闪亮的反馈。蔡金萍也成为我国儿童剧演员举行个人专场的第一人。
同年,蔡金萍主演的《雁奴莎莎》与“蔡金萍儿童剧专场”进京演出,得到好评。中国戏剧家协会还为蔡金萍召开了专题研讨会。
1995年,她因《雁奴莎莎》一举拿下戏剧界最高奖梅花奖,她也是儿艺第一个拿到梅花奖的演员,面对从天而降的荣誉,激动之后,眩晕之后,接下来的路怎么走?盛名之下的蔡金萍陷入“迷茫”。她坦陈,有时,一个演员要等3~5年才轮得到一个戏。如何填补这3~5年的空挡?不虚度不枉自凝眉?行动力极强的她,面临着新的能量安置问题。
有人说,军人真正的悲哀不是取胜,而是取胜之后,他的心灵还在冲锋怎么办?是胜利之后,巨大愉悦之后,遗留的心灵空旷如何填补。或者说,留下的空旷里,以什么姿态生长?也许,这也是很多人在成功之后会遇到的“空旷”。
她想起了父亲生前希望她上大学的夙愿:“你专业上扎实,但缺了正规教育这一块。”于是蔡金萍把自己关了起来,准备报考上海戏剧学院表演导演干部进修班。但当年5月成人高考那天,恰逢《雁奴莎莎》有演出任务,她选择了救场。试没考成,但她不甘心,她找到当时的上戏院长荣广润,恳求:“先让我进这个班学习,我明年再考,如果没有达到高考分数线,我就不要任何文凭。”
第二年,她如愿考上。我问她:为什么要突然转身去学导演?她坦诚地说,其实当时就是想圆父亲的一个梦。就是想上学,正好有这个机会。至于专业,也没细想。
也许,这就是直觉的力量,而这又为她走上导演之路做好了铺垫。
连续十年递交同一份提案
采访中,感觉白羊座的她,性格中有一种全力以赴的精神与能量,在她沉静的外表之下,蕴藏着激情、热忱,包括“不屈不挠”。所以她每每能把别人做不成的事做成,做好,而且,一路向前。
2003年是蔡金萍当选上海市政协委员的第一年,她联名其他委员一起,递交了关于建造儿童艺术剧场的提案,提出“上海应该有自己的儿童艺术剧场”。该提案年年递交,连续坚持了十年,终于,2013年6月1日,在原世博会通用汽车馆基础上改建的上海儿童艺术剧场全新开业。“不要觉得儿童艺术剧场只是我们中福会的剧场,这应该是上海孩子的剧场。原来的马兰花剧场是典型的镜框式舞台,主要上演我们自己排演的剧目。上海儿童艺术剧场应该有自己的定位,要把国内外最好的儿童剧请进里面上演。”蔡金萍这样说。
同样,她把这股冲劲也洇染在扩大儿艺影响力;渗透在儿童艺术教育的方方面面。“要培养孩子们的审美能力,”她说,“以前我们只是在剧院自己搞创作,近十年来,我们更多地拓展与外界的合作,比如与龙华烈士陵园合作,创作关于烈士的课本剧。与市教委合作,组织已退休的老演员进校辅导学生排戏。举办上海市亲子戏剧表演大赛等。”“我们还与市残联合作,给盲童上朗诵课,为聋哑儿童开办化妆班,培养他们一技之长。”
她还说,马上就是二孩时代,儿童剧的需求量会增加。儿童剧不是常人眼里的小儿科,而是责任重大的高尚事业。宋庆龄生前一直说要用戏剧点燃孩子们的想象力,要把最好的东西给予孩子。习总书记说,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传递给孩子的东西必须是正能量的,是真善美。
在她的带领下,儿艺2013年~2016年共获得市级以上集体奖61项,个人奖27项。其中,上海市领军人才1人,白玉兰奖1项,金狮奖4座,上海市优秀文艺工作者4人,上海文艺创作优秀作品1项,上海市文艺创作优秀单项成果奖3次。而她自己被评为2015年第四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及第五届上海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杂花生树影婆娑
蔡金萍多才多艺。从艺40年来,她先后主演了20余部儿童剧目。“现在依旧在等一个好的本子。”她坦陈。
她主演《雁奴莎莎》一举斩获四个全国性大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十二届中国戏剧家“梅花奖”(1995年);第三届话剧“金狮奖”(1996年);全国儿童剧展演优秀表演奖(2000年)。
她导演了《带绿色回家》、《纽约少年》、《平平安安》、《快乐的汉斯》、《先驱》等十余部儿童剧;其中《田螺姑娘》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重大文化活动之一的剧目,到北京演出,获得文化部和上海市文广局嘉奖。
她导演的《灿烂的阳光》(首部反映智障人士生活的儿童剧)2008年10月公演以来,先后赴中国台湾、俄罗斯圣彼得堡进行交流演出,并获2007~2010年全国戏剧文化奖——话剧金狮奖“优秀导演奖”。
她作为艺术总监策划参与了儿童音乐剧《成长的快乐》,该剧以圆形360度舞台,多媒体运用,获“第七届全国儿童剧优秀剧目展演三项大奖、话剧金狮奖。同时,她还出演了《十一朵玫瑰》、《秋白之恋》等多部话剧;参与电视剧《李知凡太太》、《宋氏三姐妹》、情景剧《老娘舅》等演出……
她还是个好妈妈。在抚育孩子上,他们夫妇一直坚持亲力亲为,从接送到陪伴,晚上基本不出来应酬,“就像农民的作息”。她每晚要给女儿念半个小时的故事,“在女儿身上,我学会包容与柔软,也使我创作时对儿童心理有更切肤的了解”。同时,她也注重对女儿自立精神的培养。如外出旅游,都要求她自己背包……如今她10岁的女儿张响,不但品学兼优,在小学里也是能歌善舞的主持人。我相信一句话:我们邂逅各种各样的母亲,成为各种各样的人。
就这样,蔡金萍依旧保留着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而我也相信,创造力的精髓就是想象力,是好奇心也是赤子之心。她把这几者融合起来,互相渗透,互相影响。
顺便说一句,蔡金萍好看。也许,上帝偏爱那些心地纯净的人:给她们不老的容颜,让人们对这个世界心存希翼。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