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俞丽拿: 盛誉过后,桃李满园
| 摘自:上海妇女2017年3月刊

提到俞丽拿这个名字,总与《梁祝》那如泣似诉、悠远绵长的小提琴协奏曲密不可分。外行如我,在采访俞先生之前的几天,特意又听了几遍《梁祝》,听到鼻翼发酸、心潮起伏,不免十分好奇能演绎出这样曲子的俞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盛誉载身之后她的人生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俞丽拿: 盛誉过后,桃李满园
□ 常 常

音乐学院新盖的教学楼的八楼,一个普通的教室门口,挂着“俞丽拿小提琴教学与演奏艺术工作室”的牌子,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早了十来分钟,我就在门口等着。
隔着一扇门,传来断断续续的拉小提琴的声音,间杂着简短清脆的语声,小提琴声不停被清脆的语声打断,一次次地打断之后,琴声越来越流利动听……
琴声终于停了,一阵忙乱之后,两个背着琴匣的学生走了出来,一个一头中长卷发、穿着墨绿色衬衫、身姿利落的女士随即跟了出来,叫住了两个学生,犹絮絮叮嘱着练习要点什么的,直到看见了我,墨绿色衬衫的女士才“放行”两个学生。
我不是很确认眼前的女士就是俞丽拿先生,资料显示俞先生已经七十多高龄,眼前这位女士精力充沛、精干利落的样子实在与我通常经验中对“人生七十古来稀”的预设有太大偏差了,我只能开口求证,俞先生笑了,说她就是俞丽拿,然后抱歉地对我说:“采访时间比较短,只能压缩在一个小时之内,因为我接下去还要给学生上课。”
提起《梁祝》,我很激动,这首颂扬全世界全人类的共同主题——爱情的小提琴协奏曲以其极富民族特色的旋律打动了国内外无数乐迷。许是一直与《梁祝》“捆绑”在一起,看得出来俞先生对于过往的盛誉并不太热情,对于《梁祝》这样用西洋乐器演绎民族音乐的开先河之作和巅峰之作,她谦虚地说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功劳,她把《梁祝》的诞生归因于一个特别纯粹的时代里一群特别纯粹、热情、不慕私利、醉心艺术的年轻人的集体智慧,她也非常期待现在和将来能有更多类似的作品出现,为此她和她为的“俞丽拿小提琴艺术基金”一直在做着努力。
《梁祝》让俞先生走上了作为演奏家的事业巅峰,她本人亲自灌制的《梁祝》唱片在全球发行量已经超过300万张,她因此荣获了中国首届 “金唱片”奖,盛誉过后,俞先生回归校园,毕业之后留校任教。她坦言,作为和红旗一起成长的一代人,学习小提琴和留校担任教师,其实都并非她的初衷。她一开始学习的是钢琴,她也非常喜欢弹钢琴,但老师看了她的手的宽度和手指的粗细之后,认为她的条件很适合拉小提琴,她就服从了老师专业分班的安排。相比较于其他乐器,小提琴的入门更为艰难,不过好胜、认真的她有一股子韧劲,努力练习,刻苦求索,终于成为了同学之中的佼佼者,也有了演奏《梁祝》的机会,成就了事业的一段辉煌。作为演奏家,她也一样期待舞台上的璀璨,但毕业的时候学院希望她留下来,用自己的所学所知帮助我们国家进一步培养更多的小提琴人才,她也义无反顾地答应了下来,成为了一名教师,一教就教了五十几年。
五十多年的教学生涯里,俞先生褪去光华,变身为温和却严厉的老师,在教师的岗位上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为祖国不断培养出具有国际水准的、拔尖的小提琴演奏和小提琴教学人才,一个又一个“中国制造”、“俞丽拿调教”的小提琴人才在世界舞台上闪亮,在国际最具权威的比赛中不断地获得最高奖项,最年轻、最有才能的音乐人才就在俞先生日以继夜的悉心栽培下不断涌现。作为一名音乐教育家教出那么多的学生夺得各项专业比赛的殊荣,是俞先生非常引以为傲的成就。也因为俞先生在教学上的孜孜以求,她是上海音乐学院学科带头人,先后荣获了“全国高校名师”、“上海市教书育人楷模”等荣誉称号。
熟悉俞先生的人都知道,在她眼里上课永远排在第一位。“我首先是一名教师,演出、开会、接受采访等等,都要为上课让步。”这样的宗旨几十年来始终没有变过。她保持着带饭到教室里、到了吃饭时间就微波炉加热一下、边吃饭边抓紧时间给学生上课的习惯,她的教室里除了钢琴和小提琴,还放着她自备的小冰箱和微波炉。这样的习惯时至今日都没有改变,同龄的爷爷奶奶忙着带孙辈、跳广场舞、外出旅游度假,俞先生却还是把全部的时间留给了学生们。搬家到外环之外后,俞先生觉得路上来回折腾的时间太长,索性来了之后就住在教室里,她曾经一住好几天,把一周的课程全部紧缩在几天之内教完,然后再回家照顾家人。后来学院帮她安排了招待所,条件好了很多,不过连上好几天课的“传统”却保留至今。
几十年来,就算身体不舒服,俞先生也会带病坚持上课,甚至躺在病床上,还会把学生叫过来,就在病床旁给学生上课。作为政协委员,她去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期间也会利用会议间隙飞回上海给学生上课。
很多家长过意不去,他们的孩子有幸成为俞先生的学生,每年其实要比其他学生多一个学期的学习,俞先生每个寒暑假都义务给学生加课,一年三个学期使这些学生专业基础更加扎实,专业进步更加明显,自己家的孩子得益于俞先生的太多,俞先生却分毫不取,就算硬塞给俞先生学费,俞先生也坚决不收,俞先生觉得这很正常,一个好园丁就应该毫无私心、不计回报地灌溉这些好苗子,是她要求孩子们上课,怎么能让孩子的父母付她学费呢?俞先生说,她做学生的时候她的老师就是这样在寒暑假免费给她们上课的,她只是希望在商品经济的当下能坚持这个上音一贯以来的全心全意为学生的优良传统。
“其身正,不令而行”,学生们从俞先生身上学到的不仅是精湛的琴艺,更多的还是俞先生

律己、克己、豁达、坚韧的人品之道。
在俞先生眼里,她的每一个学生都像她的孩子,很多学生是从上音附小就师从俞先生学习小提琴,一路学习下来,俞先生看着他们从小毛头变成少男少女、然后事业有成、结婚生子,不免感慨飞逝的年华回馈自己的是满园的桃李一茬又一茬不间断的丰收,这是作为老师的她最大的满足。
为了让优秀的小提琴人才得到更多的比赛实践机会,俞先生非常支持自己的学生去参加国内外的专业比赛,只有在最高水准的舞台上才能锤炼出世界第一流的小提琴演奏家,但一次次的比赛,特别是出国的比赛,对俞先生自己、学生和他们的家庭都是承担不起的开销,越来越大的压力促使俞先生成立了国内第一个以艺术家名字命名的“俞丽拿小提琴艺术基金”,俞先生希望由她的基金牵头能更好地推动中国小提琴尖端人才的培养,基金的成立和维持也让俞先生承受了作为艺术家的她远没能想象到的困难和压力。不过,俞先生乐观地希望,随着我们国家经济水平的日益发展、国内艺术氛围的日益浓厚,应该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来支持

她的小提琴教育事业、来支持孩子们的“小提琴梦想”。
俞先生就是这样,把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放在了学生和自己的小提琴教育事业身上,而俞先生自己的儿子自然就没办法得到妈妈全身心的关注。俞先生的儿子从小学音乐,成绩优异,但在文革这样的特殊时期,考学校也要“查三代”,于是儿子在考音乐附中“音训班”的时候因为家庭背景的原因没考上,俞先生很内疚,为了安慰孩子,就答应孩子为他买来了组装半导体需要的电烙铁等工具,也答应让孩子去游泳,没想到孩子因为先天条件的优势被选入了水球队。一次,孩子在组装的过程中被电烙铁弄伤了手,孩子继承了妈妈刻苦认真的品质,在手受伤还没痊愈的情况就下水训练了,结果就得了败血症,高烧不退,情况十分危急,直接被推进了医院的抢救室,俞先生陪着儿子做完了一系列包括脊椎穿刺等检查,作为妈妈的焦虑、担忧、后悔等等让俞先生百感交集,好在最后抢救成功了。俞先生的儿子现在在音乐上的杰出成就除了儿子自己本身的天赋和努力,可能也是俞先生“不求而至,不为而成”的结果。俞先生说她的母亲也是一名老师,作为老师的母亲却几乎从不对她做什么说教,但母亲在和她日常相处的时间里,哪怕就是在餐桌上,说的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学生、自己在专业上的种种自我要求,妈妈对自己工作的热爱让俞先生耳闻目染之下自然养成了做一行爱一行、做一行精一行的自我要求,而这样的精神无疑也传承给了俞先生的儿子,俞先生对儿子的要求只是“既然开始学钢琴就好好练”,而儿子却克服了很多困难,最后成为了我国首屈一指的钢琴演奏家。
俞先生的艺术成就和教育成就造就了她在国际乐坛上的地位,她数十次被聘为世界级音乐赛事的评委,其中包括波兰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大赛和柴可夫斯基音乐大赛这样的国际顶尖赛事。在担任评委的过程中她始终关注着国际小提琴教育发展的前沿理论和成果,并把这些前沿理论和成果带回国倾心致力于中国小提琴教育的本土实践与提高。她说:“我的事业在中国,在上海音乐学院的讲台上!”

采访小花絮

教室里的“行军床”
俞先生作为工作室的教室里却有着很多生活用品,微波炉、小冰箱,甚至还有插着牙刷和牙膏的刷牙杯,旁边还挂着毛巾。看我疑惑不解,俞先生笑了,指了指三角钢琴后面,我探头一看,发现了一张简易的行军床。
教室里为什么摆一张床呢?
俞先生说,她住得远,就算自己开车,来回也太花时间,所以她一般一周来回一次,来了之后就驻扎在教室里,冰箱里放着带过来的够吃几天的饭菜,一日三餐都在教室里吃,微波炉热一下就好,曾经有一段时间她晚上就睡在行军床上,爱干净的俞先生唯一头痛的就是洗漱问题,“只能凑合了!好在我是从艰苦的时代过来的,很能凑合!”后来学院安排她住进了招待所,住宿条件改善了很多。

“老司机”俞丽拿
俞先生住在闵行,学院却在徐汇汾阳路这边,如果是上下班高峰时间,一来一去的交通时间最起码得两个小时,俞先生惜时如金,心疼这两个小时的浪费,如果用来教学,起码两节课!
好在俞先生59岁的时候考到了驾照,她再三权衡之下买了车,自己开车来回于家和学校之间,家里人很担心,俞先生以“从无任何交通违章”的记录让家里人哑口无言。
俞先生很高兴地对我说:“你看,我开车开到现在,已经开了十七年了,你说我算不算是老司机?我觉得我都可以去开出租车了!”
我由衷竖起大拇指:“绝对是No.1的老司机!”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