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安然做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记“全国三八红旗手”陶国全
徐约维 | 摘自:上海妇女2017年11月刊

  “既然做不成大事情,我就尽我最大的能量,多发现和协调解决几处被大家忽视的小问题”——陶国全

    2017年9月,中午,上海船厂TIGER1钻井船,静静泊在长江口的崇明岛沿岸。陶国全陪着我登上了这艘全球第一艘第六代钻井船。“不要往下看”“这里有门框”“有电缆,当心”,她一路叮嘱着。
  

    摇摇晃晃的网状扶梯、管道、暗道里的线路、发动机、控制台,我随着她登高爬下,在拐拐弯弯的船舱里,在红黄蓝棕褐黑各色与庞大生猛机器里,钻进钻出。我这个恐高症、密集恐惧症患者一边害怕着,一边雀跃着。“步步惊心”,却又兴致勃勃。
  

    作为该船的总建造师,一路上她如数家珍:“停机坪完工后,验收方说地面摩擦系数不够,我们就把原来的油漆和砂石清除重新铺设”……
  

    秋阳照进甲板,江面上水天一色,波光粼粼,一半苍茫,一半是明亮。阳光里,一半热烈,一半安宁。我喜欢这里的悄无声息,偌大船只里,仿佛只有我们两人,连机器声也没有。我享受其中的空空荡荡,那种远离喧嚣的安详与悠长。
  

    到了船头开阔的甲板,360度视角,我极喜欢这里通体全白的调子,在阳光映衬下,有一种崭新的亮与炫,让人眼睛一亮,心胸豁然。
  

    陶国全告诉我,2016年1月,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的录制现场就选在这里(介绍我国造船行业历史沿革与现况)
  

    这里全白的调子,就像我喜欢的海军的白色军服。那种陌生而遥远的气息,扑面而来……小时候,看海是一件隆重的事情。看海鸥在船尾追逐,心生幻想。而现在,当我想象着一艘艘巨轮驶向深蓝色海洋时,内心的感动与豪情依旧油然而生,那种浪漫气质与气魄,那种凯旋感与远方感让人动容。
  

    而阳光下安详的她,就是上海船厂钻井船总建造师、2015~2016年度“全国三八红旗手”获得者陶国全

全球第一艘第六代钻井船的“总管家”

    2011年,上海船厂承接了全球第一艘第六代钻井船TIGER系列项目。该项目是我国首批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深海钻井船项目,从设计到建造到船体安装到调试,都由上海船厂牵头“一手包办”。
  

    2013年,仅有大专学历的陶国全担任该项目首制船TIGER1的主任建造师,成为了这艘单船造价达2.3亿美金,全球第一艘最新一代钻井船项目建造的“总管家”。
  

    主任建造师,简单来说,就是负责协调所有参与造船项目的部门进行有序生产的“总管家”——不参与技术研发,不与焊枪电钻打交道,却指点着江山。全船几十个生产区域,几百个人,上百个工种,每天都在她调配下演绎着“立体战”:哪一项工作先开工、哪一个部件后组装;包括协调各种层出不穷的小矛盾小隔阂,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糗事小闹心,小麻烦小矛盾,却每每对工程的有序开展起着千丝万缕的影响。尤其是电气方面的施工与协调,对建造工程有效推进至关重要。
  

    “造船就像搭乐高,你所看到的这条船,全是按照精细的设计图,由一个个零件组合而成。”陶国全这样理解造船工作。而她的角色就是“粘合剂”、“润滑剂”,是将乐高散件拼砌成为一条大船。
  

    为了当好这条船的“管家”,陶国全把自己安排在了崇明岛。特别是在2014~2015年,生产最繁忙的关键期,她一连1~2个月吃住都在公司宿舍,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
  

    她深知要协调解决好问题,就要自己先把问题理清楚,弄清楚,说清楚。所以,每一个灯火通明夜晚,她都要翻阅大量图纸和资料,熟悉船舶性能构造,认真做好功课。
  

    在每一个繁忙的早晨,她率先上船,将班组施工区域一一定位,落实每一个生产节点。然后,在机器轰鸣里,穿梭在不同区域里,关注每一个施工进度和细节。小到一个螺丝帽的缺失,大到设备调试的偏差,都逃不脱她的火眼金睛。
  

    比如,在现场巡检里,她发现已安装的消防系统中三组雨淋阀系统缺少电缆及控制箱。经核查,原来是厂家来货时,配套的控制箱漏做,电磁阀达不到防爆要求,她及时会同设计人员做出修改方案,避免了重大隐患。
  

    这样的发现数不胜数。而另一方面,造船三年里,从生产到施工,各种修改单达7000余条。她每天都要细细斟酌每一条修改单内容和修改方案,以求精益求精,“滴水不漏”。
  

    “既然做不成大事情,我就尽我最大的能量,多发现和协调解决几处大家忽视的小问题。”陶国全说。
  

    就这样,在那些男人们容易疏漏的小枝节里,在那些蛛丝马迹的缝隙里,包括各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包括那些细细碎碎的却消耗大量人力物力的令男人们头疼的小问题,都在“陶阿姨”手里,化干戈为玉帛。丝丝缕缕,润物细无声。
  
从电工到总监造师
  
    1981年,她高中毕业顶替父亲进上海船厂,当起了电工。面对我“为什么不参加高考?”的可惜里,她坦诚地说:“当时上海船厂作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福利条件很好。”“比如我生完儿子2个月就上班了,儿子就放在车间后面的托儿所里,随时可以照看。就相当于现在的‘亲子室’,我工作哺乳两不误。”“事实上,我享受了上海船厂的全部福利与栽培。”她用这样朴实的话,回答了我的问题。
  

    但做着做着,她天性里的要强就抬起了头:为什么电缆线要铺设成这个角度?为什么电源开关要设置在这个位置?她非常羡慕厂里那种样样拿得起的老师傅,也希望自己能懂原理,会安装,更会调试。而这在当时,都是大学生或工程师干的活。于是,1984年她参加成人高考,考入上海船舶公司与大学联合办学的电气自动化专业。经过四年的白天工作晚上学习后,她拿到大专学历,也被厂里安排到了设计所担任电装设计技术员。
  

    两年后,她却主动提出回车间一线技术组专攻电气调试工作的要求。“为什么呢?”她坦诚地对我说:“一方面觉得自己层次还不够,另一方面,相对于做工艺,我更喜欢做调试。”她的理想是做工程师,而不是坐办公室。
  

    于是,她回到嘈杂的船舶,从甲板机械调试员起步,经历了生产第一线的跌打滚爬。风一程雨一程,一路向前。既餐风饮露,也有鲜花次第开放:
  

    2002年,时逢工程部电气建造师退休,她“填补空缺”成为了上海船厂第一位女性建造师。
  

    2004年,上海船厂从浦东陆家嘴东方明珠下整体搬迁到80公里之外的崇明,她也开始了每周,甚至是几周才回家一次的节奏。
  

    2007年,她支援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工作二年后回到上海船厂,出任缺位的主管工程师。
  

    2012年,公司为黑山共和国建造的一艘散货船刚下水,该船主管工程师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工作,于是还是电气主管工程师的她主动承担起一个单船主管工程师的职责。
  

    2008年以来,时年43岁的她,参与完成了我国第一座半潜式钻井平台“勘探三号”、我国第一艘出口冷藏集装箱船以及系列集装箱船、散货船、重吊船几十余艘的建造。多次解决生产厂家服务工程师未能解决的技术难点,确保生产的顺利推进,避免了企业大成本返工损失,得到船东的好评,也被员工称为“信得过,靠得住,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人。
  

    从电工车间电工、调试员,到工程部电气建造师;从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调试主管到上海船厂生产运行部主任建造师,她走过了36年的风雨兼程。现在的她,已经是通晓公司建造的散货船、集装箱船、重吊船、钻井船等品牌船型全船设备调试技术的专家,也成为公司首位女性高级工程师、高级技师双高复合型专家,被领导任命为上海船厂的钻井船总建造师。
  

    是胆大,还是命好?究竟是什么使她在人才济济的男人圈里脱颖而出?采访过程里,我一直在追踪这个问题:历史的命运与她个人“幸运”为什么这样机缘巧合?异军突起,却又众望所归。
  
靠谱,就是人品有了保证
  
    这也是上海船厂党委工作部的杨晶晶曾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精英汇聚年富力强的船厂,要启用一个年过五旬,学历大专的她?她说:现在我才明白,陶阿姨的优势,不在于技术上有何尖端表现,而在于她性格上的那种亲和力。“特别贴心,让人忍不住想靠近她。”作为外地来沪的80后,远离父母的她,有心事时,很想与人说说。但放眼看去,满是粗犷的大老爷们。而陶阿姨能觉察到,并体贴地把自己的经验告诉小杨。
  

    “特别耐心,特别仔细” “在男性占大多数的工作团队里,她干事情很硬,做人很柔” 。
  

    而上海船厂党委副书记范杰认为,启用陶阿姨,既是她确实好,同时也是为了提升上海产业工人形象。让大家知道,在这个快时代里,依旧有那么一帮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对企业有深厚感情的老工人,带领着一批批小年轻,在那里精雕细琢、精益求精地创造产品。
  

    他告诉我:“现在上海船厂已有30几个双师型(技术、技能复合型)的人才,我们准备进一步推广,让更多的大学生加入进来,让他们获得荣誉感,这对于提升对产品的忠诚度,对于重振上海产品‘ 雄风 ’,对于传承‘ 工匠’品格,包括培养创新精神都是有利的。”
  

    他说,以前造船业有这样传统:即出厂后的船舶,以后在经过自己母厂时要鸣笛致敬。也许,本质上范书记也是一个诗人。只有诗人,才想得起这种令人感动的仪式感。
  

    而我对陶国全的感觉是:靠谱。而且,安心做好自己。当你把一件事交付给她的时候,她是值得信赖的。她有两句话我印象深刻:一句是:“吃亏,就是人生伏笔。”另一句是:“走过路过要多看看(哪怕是一块钢板翘了,一个缝隙凹了)。”
  

    前者是做人,后者是做事。而我相信,她容貌上的风和日丽,恰恰来自内心的那股子精进的劲头。
  

    所以在船厂,她走到哪里都有人帮她。无论是她协调工作时的“给面子”,还是她干体力活时,走过路过男人们的搭把手。
  

    也许在船厂,她不算主角。但配角的好处,就是既积极参与其中,又能保持一个客观从容的角度。这样就比主角更容易在习以为常处发现蛛丝马迹,“于无声处听惊雷”。
  

    当然,这与她性格有关。我发现,她善于观察。无论是人性,还是事情,她都有某种洞察力,能快速挖掘细枝末节背后的意义,缝隙里的隐患。也许,很多时候,很多问题的被发现,看起来是“惊鸿一瞥”,但其实还是水到渠成的过程。她随时随地随身的警觉,既是一种本能,更是一种热爱。是热爱氤氲出的本能。

    下午二时,当我结束采访回家,天空晴朗,秋光大好。船坞、码头、网格状的在建的船只一晃而过。它们沉默着,却氤氲着某种喷薄而出的冲锋感,蓄势待发。所谓国家重器,所谓厚积薄发,全在里面了。
  

    能量,梦想,力量感,也全在里面了。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