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大海正蓝——访“上海市巾帼创新新秀奖”获得者彭艳
徐约维 | 摘自:上海妇女2018年11月刊

    小时候,看海总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也许,现在也是。那种陌生而遥远的气息,让我们心神荡漾,心生幻想。

    在那片浩瀚的蔚蓝里,激荡着岁月幽眇的回声;也覆盖地球表面四分之三的蓝色领土。

    那种令人肃穆的神秘,让我们敬畏,也让我们辽阔。跌宕的浪头永远在汹涌而来。

    “我国拥有18000公里的大陆海岸线,14000公里的岛屿岸线,这些让人无限痴迷的蓝色海洋,而我们向大海致敬的方式,就是开展智能无人艇及海洋智能装备的技术研发”。2018年上海市巾帼创新新秀奖获得者、上海大学无人艇工程研究院院长彭艳说。

无人艇的辽阔蓝海

    彭艳显得十分自信,说到激动时,手部动作会很多。她称:“无人艇是一项可以改变未来海上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

    海洋强国靠什么?靠的就是海洋装备。海洋装备是“经略海洋”的非常重要也非常强大的支撑。而无人艇在海洋的利用与开发,包括维护国家海洋权益上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无人艇是一种无人操作的水面舰艇,最早起源于二战期间,冷战时期得到快速发展,时至今日,这一技术逐渐从军事走向民用。主要用于执行危险以及不适于有人船只执行的任务。一旦配备先进的控制系统、传感器系统,通信系统和武器系统之后可以执行多种战争和非战争军事任务,如侦查、搜索、探测、排雷、搜救、导航、水文地理勘察、反潜作战、反特种作战、巡逻、打击海盗、反恐攻击等。

    成立于2010年的上海大学无人艇工程研究院,是我国最早成立的集机械、控制、通信、力学、材料、计算机等相关专业为一体的无人艇专业研究机构。其麾下的“精海”无人艇系列,已经分别在岛礁探测、海岸带综合地质调查、环境监测、巡逻警戒和海上事故应急处置上“建立功勋”……

    “精海”的名字来源于“精卫填海”故事。就像精卫愿意以微薄的身躯衔来一草一木填满整片大海一样,这支以80后90后为主体的上海大学无人艇团队也正在以同样的精神“遨游”在浩瀚的蓝海。

    今年一月,东海“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后,飘满油料的海面随时有发生爆炸的可能。而弥漫在海面上大量的有害气体,使相关救援人员和船只都被拦在数海里之外,“望洋兴叹”……

    这时候,无人艇的用武之地就出来了。因为只有它们才能安全地有效地“挺身而出”。“精海”团队成员携“精海3号”、“精海7号”第一时间赶赴沉船现场。经过30个小时的连续作战,终于完成了桑吉轮沉船探测以及污染水样取样工作,为大规模凝析油泄漏事件评估,提供了一线数据;为事故补偿、沉船打捞等后续处理提供了重要的证据支持。

    急国家所急,为国家解决重大需求,保卫国家利益,这样的例子在“精海”系列里很多。事实上,它在国内无人艇研制领域创造了诸多个第一:
2013年,“精海1号”随中国海事166海巡船赴南海巡航,完成了对南海西沙和南沙诸岛屿的水下地形地貌及水文情况的测量,为我国在南海岛礁设立航海保障基础设施提供了科学依据,实现了我国无人艇在海洋的第一次应用。

    2014年,“精海2号”装备于“雪龙号”,赴南极执行我国第31次科考任务,为雪龙号科考船在南极罗斯海找到新锚地,解决了科考船一直处于飘航状态的难题。并首次绘制了难言岛附近1:5000大比例尺海图,为国家极地战略作出了贡献。

    2015年,“精海3号”随“向阳红19”赴东海进行海图测绘,填补了岛礁群海域、浅滩测绘空白。

    2016年,“精海3号”完成对南海七连屿岛礁海域探测。

    2017年,“精海3号”完成近海岸带综合地址调查。

    纵横南海、东海、黄海、极地,能精准执行海上任务的海洋无人艇就这样进入人们眼帘。为此,今年10月31日,彭艳也作为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出席在北京召开的盛会。盛会归来,彭艳感慨万千:“2017年1月8日全国科技奖励大会上,屠呦呦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是我国历史上获此殊荣的首位女性,开启了女性在科研领域中起引领作用的新篇章。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我们的梦想是自己的科研成果能够落地,服务于国家重大需求。更为难得的是,我们团队有10名女将,我们经常说,我们因为海洋事业变得更加美丽。在海洋强国梦的伟大征程中,我们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彰显巾帼新风采,做海洋强国的建设者。”

真正让你有动力的是愿景

    2009年,27岁的彭艳,从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机器人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毕业后,来到上海大学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任教。她喜欢教师这个职业。

    因为对无人艇的持续研究——她在攻读硕士学位时,就师从韩建达研究员从事无人艇的研究工作,其研究方向是无人艇抗干扰控制以及运动规划。所以在上海大学任教同时,她又师从上海大学“机械电子工程”国家重点学科龚振邦、罗均、谢少荣团队,开始了无人艇和仿生控制方面的研究。

    如今的她,已经是上海大学无人艇工程研究院院长、海洋智能无人系统装备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市智能无人艇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

    就这样,这个出生于山东沂蒙地区的农村小女孩,靠着母亲每天卖豆腐挣的钱,一步步念完了大学。又一步步走到了上海。就像她自己所说:“小时候,最大的念头就是走出去,走得远一点”,如今的她,也已在无人艇领域扬帆,破浪,竖旗,走得越来越远……

    当然,辛苦也是有的,甚至很多。上海大学无人艇团队基本上一年里有近半年时间在海上进行测试。平均两个月就要出海一次。恶劣天气,包括晕船呕吐已融入了她们的工作节奏;“要破解难题,形成真正实用的海洋智能装备,只有一条路,就是在海上不断测试、改进、再测试、再改进——没有捷径可走。”彭艳说。

    2012年彭艳怀孕时,正值无人艇海测实验进入关键阶段,她挺着肚子在现场。当孩子6个月时,又因为海测,她带上婆婆与孩子,扛着行李直接赶到海边。现在她儿子六岁了,他最日常的愿望就是希望妈妈能够每天晚上陪着他入睡;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妈妈也给我造一艘无人艇”。

    “我经常对儿子说,精海无人艇不仅仅是妈妈的一份工作,更是事业,是一个梦想”。彭艳的梦想是做出一系列真正实用的海洋智能装备。在大海深处,发出我们国家自己的声音。

    2015年,彭艳以《无人艇智能控制系统关键技术创新与应用》,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排名第二)。2016年,彭艳以《复杂岛礁海域无人自主测量装备》,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排名第三)。2017年,彭艳以《复杂水域智能无人水下考古装备关键技术与应用》,获上海市技术发明二等奖(第一完成人)。2017年,“精海号”无人艇获第一届中国无人艇公开赛优秀技术奖。
而彭艳所在团队,也获得首届黄大年式团队(2018年)、上海市工人先锋号(2017年)、上海市教育系统三八红旗集体(2017年)等。

    彭艳运气好,贵人多?但我相信,一个人的成功,必定是历史进程与个人命运的契合。而无人艇的崛起,正呼应人工智能这个时代的大潮流。据悉,将来的军艇,包括航空母艇都将实行无人化操作。这也是彭艳之时代幸运。时代造就了她。

    同时,我更相信,“脱颖而出”的底子,是日复一日的堆肥、是日积月累的渐进。只有经历了日日夜夜的孕育、氤氲,包括辛劳,包括百折不饶,才能有“一马当先”的那一天。

彼此点亮  彼此成就

    “无人艇事业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就能够完成的,它需要一群有理想,志同道合的人去为之奋斗,而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彭艳说。
事实上,“精海号”这些年的发展,离不开团队前期的积累,以及团队的通力合作与艰苦攻关。

    这是一个精诚团结的团队。平均年龄32岁。这些来自五湖四海,专业学科也不尽相同的年轻人,呈现了某种朝气蓬勃的态势:既能把握国际学术前沿,又有敏捷快速的反应能力,更有脚踏实地的动手能力。团队一批年轻人脱颖而出,谢少荣,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家奖第一完成人,全国巾帼建功标兵;执行院长蒲华燕,35岁获得上海市技术发明一等奖,成为带队出海一线负责人……

    而且,最可贵的就是他们:彼此点亮,彼此照耀,彼此唤醒,彼此成就。
如“精海号”创始人罗均(现任上海大学创新管理部部长、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在项目初创伊始,就果决地开始了无人艇的研制。

    没有先天优势,那就去联合优势力量,把各种人粘合起来凝聚起来,各种力量联动起来,补足自己的短板。没有造船能力,就寻求国内最好的造船企业帮助。就这样,才有了“精海”号的“浮出海面”。是他,把彭艳招进无人艇这个团队;也是他,大胆把30出头的彭艳推上院长的职位。这个彭艳的“贵人”,对彭艳的评价是:活泼,善良。

    而现任上海大学无人艇技术总监、无人装备与系统研究室主任的李小毛,对彭艳的评价是:乐观,亲和力。事实上,李小毛本人也是一个很能坚持的人。他负责的调试工作,是无人艇研发过程里最枯燥的部分,需要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测试。重复性高,操作要求高,且每次都需要几个月。比如今年年初,为了调试,他一头扎进青岛北船重工厂达半年之久。每天天没亮就上船,晚上还要召开团队商讨方案会议并修改程序,以落实第二天的调试环节。只要调试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结果,他就带领大家重新修改,一改再改。在他眼里,无人艇就像他的孩子,必须要把它完成到自己能力的最优。如今,他精益求精的完美主义精神,已经深刻地渗透进团队的每一个人的内心。

    事实上,无人艇也是团队成员每一个人的孩子。每一个“精海系列”无人艇的诞生,对于团队来说,都像是孕育一个充满希望的新生命。为了将科研成果真正落地,为了研发控制系统更稳定、更符合市场需求的无人艇,他们全心全意全力扑在上面。

    所以,他们不知不觉就放弃了寒暑假;放弃了节假日。在飞机上,在酒店里,在海面上,在工地上,在电脑上,连轴工作。工作,不仅是他们的当下,也是他们的精神远方。据悉,“精海系列”目前已经壮大到9号,而他们的愿景是有成群结队的“精海系列”出海扬帆。

    采访时,看着彭艳频频晃动的手势,我在想,彭艳是一个骁勇善战,全力以赴的人。

    也许,持久地保持一个激情的高度,比才华更重要。

    当你把心思放在一个个问题的解决上,你的动力,你的灵感也会源源不断地迸发出来,而能把自己的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就这样,36岁的彭艳怀着梦想,带着那股子隐忍的狠劲,带着她的团队,一步步走进那片辽阔的“蓝海”。

    没有回肠荡气的故事,只有坚持到底的人格在垫底。

    大海是地球生命的起源,也令人类未来充满无限的可能。

    而“精海号”,正在“水面之下”,为人类更加亲近、理解、和平利用大海,采撷着大海深处的数据,“侦查”着大海的“蛛丝马迹”……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