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少年感,才是一个人最高级的魅力——记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获得者王珮瑜
徐约维 | 摘自:上海妇女2019年3月刊

导语:艺术本身让她醉心,而名利,只是某种副产品。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在央视《朗读者》里,一个长衫翩翩的演员正在用京剧韵白念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那种咬字行腔,那种千回百转;尤其是那种沙哑的老生嗓音,有一种苍色,令人回肠荡气。带着那种我们已经陌生的古意,一瞬间,激起千层浪,又一路绝尘而去。宋词的抒情性与跳跃性;京腔的节奏与韵白;古音和苏词在她那里,氤氲出某种混合反应。既磅礴又有余味。相比现代朗诵腔,京剧韵白也许更适合古诗词。虽也拿腔拿调,但有韵味,而且,曲尽其妙,令人耳目一新。

看着这个玉树临风,却有强大气场的翩翩公子,我在想,她是谁?她经历了什么?才有如此内在的澎湃与隽永……“不知蕴藉几多时,但见包含无限意”。

 

 

她是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上海市人大代表王珮瑜。被誉为“中国第一女老生”、新生代京剧代言人。

王珮瑜早慧。8岁,就以一曲评弹《新木兰辞》名满苏州。25岁前,就已经是京剧界的传说人物

1989年,11岁的王珮瑜被票友舅舅领进京剧大门。几个月以后,王珮瑜就以一出《钓金龟》获得江苏省票友大赛第一名。艳压群芳。开蒙学老旦,后来改学老生。那时的她,每日晨昏,都听着余叔岩先生留下来的19张唱片咿呀学唱。

1992年,14岁的王珮瑜从苏州的重点中学退学,考入上海戏曲学院开设的京剧班。而且,一意孤行,只学老生。她喜欢老生那种“老灵魂”里的英雄气概与士大夫气息。

15岁,王珮瑜在兰心大戏院演《文昭关》(饰伍子胥)——临时代替抱恙的梅葆玥。戏罢,梅葆玖大喜过望:“你怎么唱得那么好?”回京后,梅葆玖拿着王珮瑜的照片,见到同行就说:“上海戏校出了个小姑娘王珮瑜,唱得真好”。

三年后,京剧名家谭元寿同样是在看了她的《文昭关》之后惊叹不已:“这不是当年的孟小冬吗”?于是,年逾七旬的谭元寿,亲自上台为18岁的王珮瑜献花。还主动为她配戏《失空斩》(《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

有了京剧界诸多泰斗的提携与褒奖,王珮瑜顶着“小孟小冬”的光环迅速成名,20岁前,她拿遍几乎所有京剧大奖。25岁时,任上海京剧院一团副团长。

春风得意马蹄疾。这时,命运出现了一个拐弯。萧伯纳说:“人生有两个悲剧,一个是万念俱灰,一个是踌躇满志”

2004年,一心想改革大锅饭体制的王珮瑜,未果。于是,“蠢蠢欲动”的王珮瑜拿着几十万的存款,拉上几个好友,“一意孤行”离开了京剧院,她的梦想是要像过去的名角儿一样,自己挑梁搭戏班,干出一番事业来,重现京剧昔日辉煌。

她成立了个人京剧工作室,开始了“跑码头”的日子。“真觉得自己当时就是三四十年代上海滩的角儿”,她坦诚。“小冬皇”变成了市场的“瑜老板”,但市场却向她呈现了无情的一面。一年半里,散光了积蓄,工作室收了,合伙人走了……

偃旗息鼓。她胖了几十斤,痛定思痛,她开始明白,京剧演员身后必须有一个很好的合作班子。经历了无数无眠之夜,她硬着头皮重新回到京剧院。意气风发闯江湖,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地回来。虽然官复原职,但回来之初,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和她搭话,严峻的时刻开始了。

“肯定背后也饱受议论”,“你得扛这些冷眼旁观”她说。

 

败走麦城后,她才成为了真正的“瑜老板”

 

回归剧团后,王珮瑜才真正地成长了起来。

“无颜见江东父老”也罢,不知所措也好;也许,头破血流每每就是成长的开始——如果你还能以另一种方式重新站立起来。学会和体制好好相处,是王珮瑜成长的重要一课。

她把自己“埋”了起来,而把更多的力气和精力用在打磨自己的专业上。她对自己的一段形容很有意思:“以前,我一直用我母亲的人生态度生活,张扬个性,特立独行。后来,我开始融合了我父亲的性格,韬光养晦,中庸内敛”

她拜师学艺,她遍访专家,收集京剧孤本,并进行一一筛选、消化与吸收,整理出文案、剧本、影像等资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如今,她组织的戏曲类、文化类专家学者组成的“余派传统骨子老戏顾问团”,已挖掘了如《朱砂痣》《芦花河》《汾河湾》《搜孤救孤》《游龙戏凤》《法门寺》《南阳关》《审头刺汤》《举鼎观画》《盗宗卷》《张松献图》《桑园寄子》,昆曲《阴骂曹》等十几出传统骨子老戏。在此基础上,王珮瑜策划推出了由其主演的“余脉相传”骨子老戏汇报演出,迄今已举办四个演出季。

人沉潜下来了,命运却打开了另一扇窗。2008年,她应邀在电影《梅兰芳》里,为章子怡扮演的孟小冬配唱《游龙戏凤》选段。而举荐人就是为父亲梅兰芳配唱的梅葆玖。顺便说一句,女人唱男角,称为“坤生”。男人唱女角,是为“乾旦”。京剧史上最著名的“乾旦坤生”故事,是梅兰芳与孟小冬。而在银幕上,梅葆玖与王珮瑜用声音再现了当年的“梅孟之好”。

借着电影的东风,王珮瑜开始走进大众视野。春光乍泄。而她却有了更深远的思考,面对京剧的“没落”与观众的“青黄不接”;面对娱乐大潮的“急流汹涌”,王珮瑜觉得,传承重要,传播同样重要。京剧要发展必须走向市场;必须在剧场里实现观众的更新换代。于是,她“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走上了京剧普及之路,以她自己的方式。十年来,她做导赏、搞培训,做传播。她开设“瑜乐京剧课”:去学校、机关、企业、社区图书馆包括寺庙举办讲座。她设计推出了京剧知识普及教材及课件,策划出版了“三分钟京剧小灶”(漫画故事)。

她把曾经的铿锵国粹,如今渐行渐远的京剧又拉了回来,传统以另一种方式渗透进了年轻人的内心……

在台上,她带上三绺胡子就是《文昭关》里的伍子胥、《搜孤救孤》里的程婴;在台下,她穿着牛仔裤,自称是“有老灵魂的巨婴”、“京剧最时尚的演绎者”。

她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来演绎京剧;

她参与综艺节目,做不同传统老戏的先锋演出

她在互联网流量大的平台广撒网,圈粉,圈观众;

她在喜马拉雅开设付费音频节目《京剧其实很好玩》(每次十分钟);

她将直播和弹幕的概念引入京剧清音会里——即在舞台屏幕上同步直播演员幕后花絮,观众即时将自己想法发送在屏幕上,王珮瑜将这种互动称为京剧“叫好文化”的延伸;

她在网络综艺上教三级韵,让大家模仿京剧音韵学的基本动作:惊提、怒沉、喜展眉;

她与二次元歌姬洛天依合作演唱《明月几时有》;

她成立工作室“瑜音社”,开微博开微信公众号玩抖音;

既做京剧的基础审美教育,也在淘宝上卖“瑜茶”等周边产品……

千树万树梨花开。

年少气盛的王珮瑜回来了,归来依旧是少年。

 

 

她的创新与跨界,为她赢得了数百万粉丝,也引来了业内无数质疑:“这还是京剧吗?”但事实就是,很多年轻人就是因为喜欢她而去进一步了解京剧的。也许,其中也包括不少40岁以上的中年。

我也是。之前,我不喜欢京剧,但自听了她的京韵朗诵,我就迷上了她,并由此关注起京剧,甚至包括其他戏曲的唱段,仔细琢磨其中蕴藉。

所以,京剧到底是应“遗世独立”,还是该“与时俱进”?我不知道。一日千里的现代生活迎面扑来,孤芳自赏的京剧如何与时代同行?绝响谁听?我不知道。但,也许,所谓传统,本身也集合着古今中外的沉淀与融合。

而王珮瑜说:“我觉得最大的融合,还是在传播方式和角度的创新和融合。因为京剧的音乐、表演、演唱,包括造型艺术,都已经非常完美了。你想改它?就表示你浅薄,表示你还没有吃透传统古子老戏的精髓。所以,学,学完以后再变成自己的东西,你自然有自己的加入和思考”。

也就是说,所谓传承,不是死模仿,而是把它揉碎,渗透在骨子,升华在唱腔里。也就是说,在吃透消化的基础上锐变出一个新的自我,才是最好的传承。

就这样,王珮瑜带着自己的思考,不断地对京剧艺术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既在京剧的原味与大众的兴趣点上寻求契合,也在表达形式上寻求突破,弥合当代青少年与京剧二三百年的距离。

就这样,她在碎片化时代里,对京剧做碎片化演绎:一边是一段段经典唱段(呈现京剧之美);一边是幽默风趣、深入浅出的言说(解释京剧基础审美)。观众既领略了京剧魅力,也不会有审美疲劳。惊鸿一瞥,余音袅袅。

就这样,种桃种李种春风,她把一颗颗京剧种子播撒在年轻人的心里,包括潜意识里。

所以,她有一句话: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热爱京剧的人,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热爱京剧的人。而她的普及,就是唤醒。用京剧唤醒我们内心深处的英雄情怀、仁义、古道热肠与端良;唤醒我们内心的传统基因——我相信,人类需要一些永恒的东西,一些“精神万象”作为自己生存的精神支撑。

一切都在前面,一切还在前面。

昨天已苍老。而依旧有那么多灯光在人间闪烁着,闪烁着暖意与亮光。

 

王珮瑜好看。有书卷气,还有我喜欢的那股子少年气质,或者说犹存着某种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少年气质。既有飞扬一面(那是她作为当代优秀女性的一面),又有古意的洇染(那是多年扮演老灵魂的积淀)。少年气质,氤氲了老灵魂的底蕴,大概就是最好的状态了吧。京剧的厚重感,加上她的少年气息,恰恰好。

而王珮瑜对自己的期待是:“不要太红,保持粉红”。

我的愿景是,愿她在不断成长的同时,依旧保持着清新的少年感;在保持恒定的曝光率的同时,保持寂寂自守的清高;保持数百万粉丝的同时,保持适度的孤独。

愿瑜老板在保持那种“一意孤行”(指艺术创新)劲头的同时,保持万物花开的态势。且飞扬且低眉,且风骨且葳蕤,且寂寂且昂然。

为我们这个世界留一点余味。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