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从田头走向城镇——城市化与奉贤妇女——城市化与奉贤妇女就业存在诸多问题
金建华(奉贤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 | 摘自:上海妇女2004年9月刊

  近几年,奉贤地区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被征用土地不断增加。截至2004年6月,全区被征用土地面积已达336.52万平方米。大量土地的被征用从客观上促进了农村居民的“非农化”转移。

  而从2003年10月起逐步推行的小城镇社会保险(简称“镇保”),也使全区农村人口实现“农转非”的人数从原来的14,334人迅速增长到32,770人,其中,女性从原来的54%增长到 58%(这部分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进入征地养老范围)。

  随着郊区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尤其是上海市“一城九镇”规划实施后,大量农村居民通过购买商品住房、动拆迁安置、市场就业等方式向城镇迁移。当农民的日常居住地由农舍转变为商品房后,其生活方式就由原先的自给自足转变为依靠市场供应,农民求职就业的需求因而大大增加。

  据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全区实现新增就业岗位27101人,其中农村居民占64%,女性占56%;在新增就业岗位人员中,通过向区内外企业劳务输出实现就业11836人,女性占70%左右。

  虽然通过多年的教育和落实各项优惠政策,农村妇女对“个人自主择业、市场调节就业、政府促进就业”的主导思想有了较为正确的认识,参与市场就业的积极性也有所提高,但由于历史传统等因素的影响,农村妇女就业仍存在诸多问题:

  观念偏差 计划经济时期的就业和择业观念在农村妇女的思想意识中仍然根深蒂固,她们把促进就业看成政府职能部门的事,对通过就业提高生活水平认识不足,对市场就业竞争的激烈程度认识不足,在参加培训和就业的过程中缺乏积极性和主动性。

  守土意识浓厚 恋家,不愿到较远的地方就业,即使实现了就业也不愿在外住宿,甚至在报名培训时也附带提出交通、午餐等要求,如果得不到满足宁愿不参加培训。

  技能缺乏 40岁以下的农村妇女,大多初中或中技校毕业,而近年来进入奉贤地区的外来从业人员都有高中以上学历,并在原居住地自费参加职业技能培训,就业的竞争力明显高于本地农村劳动力。

  缺乏吃苦精神 年轻的女性多是独生子女,从小生活条件较好,吃不起苦,工作后不少人因为难以适应企业的严格管理而重新进入失业状态。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除了要引导农村妇女转变观念,加强技能培训外,还建议在各村确定一名就业援助员,将就业援助网络延伸到村一级,由各村的就业援助员负责掌握富余劳动力情况,并及时上报到镇社会保障服务中心,实行动态管理。另外,有关部门要进一步规范低保政策,完善认定措施,按照对城镇居民中“低保”人员实行《就业援助卡》的办法,规范对农村劳动力的“低保”认定,加强推荐上岗工作。

  文化活动的品位在提高

  严志东(奉贤区文广局副局长)

  随着农村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农村妇女的文化活动出现了几个新特点。

  一是农村妇女参加文化活动的人数明显增加。

  农村妇女进城后,为奉贤区的文化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据不完全统计,全区25支业余文艺团队中,80%都是农村妇女。最近几年在全国获奖的作品,绝大多数都由农村妇女表演,比如获得全国社区巡回演出金奖的奉贤滚灯,堪称中华一绝;而业余戏剧班表演的沪剧、越剧也多次在市里获得各种奖项。

  二是农村妇女参加活动的文化品位明显提高。

  从活动内容看,改革开放以后,沉寂多年的腰鼓在奉贤一下子火了起来,每个镇村都成立了自己的腰鼓队,参与者都是中老年妇女。不久,农村妇女中又出现了木兰拳、木兰操,参与人数是原来腰鼓队的几倍。最近一两年,在奉贤所有的公园、大大小小的广场,又出现了大量的健身舞蹈点,仅南桥镇就有30多处。几乎每天早上、晚上,妇女都自发来参加健身活动。从娱乐到健身,农村妇女对活动的要求在逐步提高。

  从活动地点看,五六十年代,农村妇女都是在田头唱唱山歌、讲讲故事,参与一些很简单的文化活动,改革开放后,妇女开始步入歌舞厅、卡拉OK房,但活动还是局限在室内,参与人数也不多。而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广场上,农村妇女自娱自乐,积极参与各类文体活动。地点的变化折射了时代的进步,也反映了农村妇女观念的更新。

  从活动形式看,千百年来,农村妇女一直习惯于看演出,改革开放后,才慢慢地从观赏型变成了参与型,打腰鼓、打木兰拳、跳健身操——而现在, 她们又从参与型向表演型转化。每年区里举办广场系列文化活动,农村妇女都很踊跃,好几支业余团队会主动要求搞专场演出。

  三是农村妇女投资教育的观念明显增强。

  现在农村家庭只生一个孩子,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投资非常重视。如果说过去农村妇女偏重的是孩子的读书成绩,那么现在她们更希望孩子能掌握更多的文化技能,学钢琴、学书画、学舞蹈,即使自己节衣缩食,也千方百计要为孩子请好的老师,让孩子进好的学校。

  总的来说,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妇女的文化生活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但也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首先是地区发展不平衡,文化活动在中心镇比较蓬勃,在边缘镇,其活动形式和参与人数都存在问题。

  其次,农村妇女热中健身娱乐型活动,参与读书、看报、吟诗作画、学电脑等学习型活动的人数比较少。这就要求有关部门有意识地予以培养引导,我们文化行政管理部门今后也要在这方面加强研究,让农村妇女的文化活动从健身娱乐型向学习型转变,从而进一步提高农村妇女的文明素质。

  城镇现代生活的理念被逐步接受

  潘六妹(南桥镇第二街道办事处党支部书记)

  我是工作在最基层的,平时在与社区妇女的接触过程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农村妇女,正在逐渐接受城镇比较现代的思想观念。

  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过去在农村影响较深,制约和束缚着农村妇女走出家门。如今这些观念已有所改变,农村妇女的自立意识正逐步增强。

  在农村进城家庭中,有相当一部分家庭经济条件非常好,丈夫经商,有房有车,但女主人不再像过去那样搓麻将,无所事事,而是走出家门,或学一门技能,或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她们认为不能一味依靠老公,要自己养活自己,要花自己赚的钱,有了经济地位,才有家庭地位。

  同时,农村妇女的自卑感也在逐渐消失。过去她们总觉得自己是农村来的,与城里人有一段距离,不愿与城里人沟通交流。现在不同了,她们说,只要脑子活起来、把钱赚回来、让生活富起来才是真正的城市人的生活。

  她们积极参加居委会举办的电脑、家政、缝纫、编织等职业技能培训班,认为在这个社会上要生存,就要抓紧学习,严格要求自己。对于社区开展的各项活动,她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我是农村来的,这种活动是城里人参加的,而是热情参与。越来越多的进城妇女正在担任居民区的楼道小组长,信息员、宣传员,有的还担任文艺团队的领头人,她们做得很出色也很到位。

  除了思想观念的转变,农村进城妇女的文明程度也在提升,乱扔垃圾,随地吐痰等陋习正在逐渐消失。刚进城时,一些农村妇女穿着睡衣在街上到处乱走,如今她们已经懂得了怎样穿着才大方得体。现在到居民小区走走,你已经分不清哪些妇女是城镇的,哪些妇女来自农村。

  择业观念一变,就业天地就宽

  彭忠新(奉贤区委政研室综合经济科科长)

  在实施土地集约、产业集聚和人口集中,推进城市化的进程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城市化必须要有很充分的就业作保障,否则农村人群从农民转变为市民后,会逐渐被边缘化,而重新成为城市新的贫民阶层。而要实现充分就业,就业观念的转变是前提和基础,为此,前一阶段我们对农村劳动力的就业观念,进行了一次调研。

  我们随机抽取138位人员进行问卷调查,其中女性97名,在97名被调查的女性中,有固定或不固定职业的26人,其中仅1人对目前的工作状况表示满意。在所有的被调查者中,没有人认为由于就业观念不正确制约了自己的就业。在对就业期望值的调查中,有15人认为需要一个稳定的工作,有26人期望的工作是工资高、各种福利好,有10人希望工作轻松,环境好,有8人认为要专业对口,仅有2人希望通过自主创业实现就业,还有36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不知道,无所谓。由此我们发现,错误的就业观念确实严重制约了农村妇女的就业,我们把这些观念归纳为三个方面:第一,择业心态不成熟,对就业的期望值过高。有一半以上的被调查者在尚未实现就业的情况下,对自己的就业岗位提出了这么多要求,有点不太符合现实。第二,没有清醒地认识到目前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市场的状况,虽然经济大发展确实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但企业改制、结构优化、产业升级也导致了大量的城市失业人员与农村富余劳动力的竞争。第三,求职的主动性不高,过多地依赖政府解决就业,自主创业的比例少,自主挖掘就业信息的能力比较弱。

  由于农村妇女较大程度地存在着文化素质相对偏低、就业技能相对缺乏等问题,再加上就业观念的不正确,必然会给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村妇女的就业带来较大的压力和困难,因此当务之急还是强化对农村妇女就业观念的引导,要在农村妇女中树立三种正确的就业观念:一是自主创业、自谋职业的观念,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实现就业的重要方式。要把农村年青女性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凝聚到创业上来,推动她们成为转变观念的表率,艰苦创业的先锋。二是竞争就业、就业风险的观念,要引导农村妇女以积极的心态正视社会、敢于竞争,不怕挫折。三是多形式、多渠道就业的观念,要彻底改变传统的“一岗定终身”的想法,树立市场经济条件下职业平等的观念,劳动光荣的观念,尽量缩小岗位和期望值之间的距离,避免“有业不就”、“有活无人干”和“有人无活干”的现象。

  倡导灵活多样的就业形式,

  张钟汝(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上海老年社会学研究所所长)

  上海的总面积是6393平方公里,其中有90%的土地在外环线以外。根据市政规划,这片土地在未来5到10年内,将成为上海发展的主战场。

  有专家分析,上海郊区城市化的进程每提高1个百分点,至少可以扩大投资、拉动消费150个亿,农民可以增收1个多百分点。所以开发这么大一块土地,对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老百姓,尤其是郊区大量的农民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

  但也有一个问题,在城市化进程中,身份改变的新市民在素质上还处于弱势。

  现在企业80%以上的就业岗位需要初级以上的技能水平,13%则要求中级以上。虽然这块90%的土地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知名企业前来落户,但在这块土地上也会出现很多“有事无人干,有人无事干”的现象,我们劳动力的结构性矛盾依然非常突出。

  要缓解这一矛盾,我们必须开发人力资源,加强对人员的培训。这也涉及到观念的转变问题。绝大多数农村妇女,都把持家、当贤妻良母作为自己的人生定位,她们认为家务活就应该女人干,所以即使找工作也希望工作地点能离自家近一点,我觉得有这种观念也很正常,就业部门不一定非得改变这种观念。在农村,我们应该多开发一些非全日制的小时工,在农村妇女中,我们可以倡导一种弹性工作的就业形式,甚至也可以创造一些家庭承包性质的工作。比如对吴金莲来说,在工厂当车间主任,比不上当钟点工自由,所以她就更愿意做家政。我们多创造一些灵活多样的就业方式,通过鼓励农村妇女实行阶段性就业,提高她们的就业率。

  另外,在对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些社会问题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虽然妇联以及就业促进机构、劳动保障机构等政府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但由于部分妇女就业观念没有更新,找工作往往挑精拣肥,导致出现重复培训、多次职介,但效果仍不理想的现象,这不仅大大增加了福利的行政成本,也导致职介诚信的下降。如何消除这些弊端?我建议职介部门通过联网管理,严格控制重复培训率和职介失信率,把那些到处找工作,又到处挑精拣肥拒绝工作的人排在后面,让他们付出失信的代价。同时,把一些工作条件好的单位介绍给有诚信的人,这样,才能让有限的资源创造出更多的就业岗位,让更多的真正想要工作的妇女获得岗位。来自市民代表的发言

  顾瑞华(45岁,酒店经理)

  我出生在奉贤一个小镇上,从小就是农村户口。中学毕业后,我在生产队务农,后来进了乡办厂,做灯泡。86年,厂里效益滑坡,职工只能干一阵,歇一阵,我被轮到第一批休息。可几个星期过去了,我发现和我一起休息的职工都陆续上班,而我还没有接到上班通知。我去找厂长。厂长说现在效益不好,让我再休息。当时我很气愤,为什么别人能上班,我不能上?一气之下,我就打了辞职报告。

  我租了间20平方米的房间,自己开饮食店,那一年,我27岁。开店后,我才发现经营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原以为只是做做点心,卖卖面条,很轻松,其实不是这样。那时,奉贤地区还没有煤气,我每天要很早起来,生煤球炉,发面粉。因为买肉要凭肉票,我就骑着黄鱼车到很远的一个集市上去买。绞肉时,手指也被绞肉机绞断了——可不管怎样难,我都非常讲究服务的诚信,因此店开得还算顺利。92年,我在南桥买了商品房,从此就有了城镇户口,并开始在南桥发展。

  以前在农村比较封闭,进入城镇后,接受学习的机会多了,我就尽可能地多参加一些学习班,提高自己各方面的素质。十几年下来,我在南桥已有了自己的酒楼,在市区,我也买了房子,但我还不满足,在与优秀女企业家的沟通中,我既看到了与她们的距离,也意识到了很多发展的空间,我不会小富即安,我还想不断地发展。

  有人开玩笑说我是女强人,我说我也不是什么女强人,只是为了生存。当然,有了钱,我也为社会做一些公益事情,比如参加帮困助学、做爱心妈妈,与两个孩子结对等。我总觉得,做一个经营者,不论在学习上还是社会活动上,都要积极参与。这可能是我进城后观念上的一个变化吧。

  吴金莲(48岁,钟点工)

  我原来在乡镇服装厂当车间主任,每天早上七点半出门,晚上九点才回家,一个月工资只有六七百元,日子过得很辛苦。前两年,儿子工作了,单位可以贷款,我们就在南桥买了房子,我把原来的工作也辞了。现在我在一家公司做半天清洁工,然后给四户人家做钟点工,一个月有两千块左右的收入,比过去强多了。

  不过刚开始做家政的时候,我还感到很难为情,看到熟人就避开,怕被人指指点点。三个月后就没什么了,现在,反倒觉得做家政很自由,而且我在家里工资最高,比我儿子还高。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我的幸福生活网站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