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为了孩子 现代家庭 你SHAPE
  杂志首页 导读 封面 目录 编辑 感悟 过刊
 
专栏通道
 杂志首页 妇工园地 封面人物 女人话题 社会视野
 文件选登 田间能手 本期导读 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会议报道
 经营者档案 大事记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你 问 我 答 海外掠影
 我和我的祖国
关注身边的儿童
| 摘自:上海妇女2004年6月刊

【新闻链接】5月10日至11日,中共中央在京召开全国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是中央从推进新世纪新阶段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实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出发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对于确保我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确保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而实现现代化的宏伟目标,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后继有人,确保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战略意义。


关注我们的未来中国目前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约有3.67亿,超过我国总人口四分之一;上海1300多万户籍人口中,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已接近200万,占14%。这些“未来公民”是祖国的建设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他们的思想道德状况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发展的整体素质,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
5月14日,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上海市妇联、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联合举办了“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研讨会”。会议结合上海未成年人思想道德现状,探讨了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途径。
本期话题我们特编发与会专家的讨论意见和精要观点。 


赵修义(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在现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中央作出关于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决定非常及时、非常重要,也非常艰难。为什么?
现在未成年人的教育与我们整个社会一样,碰到了中国历史上的四个“前所未遇”。
第一是社会转型。邓小平说,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对改革的深刻程度要有充分的估计。我这一生经历过两次变化。一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二次是近年来的改革开放。我个人的体会是这次变化更为深刻。改革开放使我们的社会关系,社会结构、家庭结构、每个人的生存方式都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在这样一种变化面前,过去的传统观念、传统方式、传统的人文资源都遇到了流失或不能适应的情况,在思想和道德方面带来很多困惑。成年人是这样,更不要说未成年人。拿家庭来说,中国本是一个家族本位的社会,中国人的心底里都有光宗耀祖这样一种信念,这也是中国发展的动力。虽然过去对光宗耀祖我们持批评态度,但光宗耀祖有一个好处,它提升了家庭的地位,并在很多家庭里形成了一种家风。家风是非常重要的道德资源,对一代人的成长有非常深刻的影响。但现在这些东西受到很大的冲击,甚至在一些新型社区,邻里关系这种人文资源也流失了,这样会碰到很多问题。
第二,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全球化的格局,这一格局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各种文化交往频繁,但与我们交往的是什么?当今世界上有一个比较时髦的观念,所谓的后现代,后现代讲的是反对崇高,道德上主张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通过各种文化,包括商品、广告,把人们的生活意义进行消解。我们进来的很多是这样的东西。传统的东西,一方面我们难以维持,另一方面又面临现代转型。
第三,信息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网络的普及为我们开拓了一个非常广阔的世界,广阔到没有边界。现在孩子们接受文化的方式不一样了,过去是给你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可以自己在网上找。同时网络世界还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我们的未成年人现在不仅要面临现实世界,还要面临虚拟世界,在这两个世界里来来去去,进进出出也会带来很多难题。
第四,我们现在的未成年人都是独生子女,家庭大部分都是核心家庭,孩子没有兄弟姐妹。这种特殊的家庭环境,给他们造成了特殊的心理状态,他们之间所形成的亚文化有很多新特点。这也是前所未遇的。
讲这四个“前所未遇”主要是想讲两个意思。
一、 有这么多“前所未遇”,所以要特别加强未成年人的教育。
二、 有那么多新问题,更需要研究、改进和创新。在研究中需要注意的是不仅要有新的方法,更要有新的观念,无论是对现状的分析,实践经验的总结,都需要寻找一些更切合这个时代的视角。
比如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我们的目标是明确的,但到底重点做什么,先做什么,基础是什么,还很需要研究。有几个问题我认为是现在首先要去研究的。比如怎样培养自尊自主的健全人格。这是一个难题。这个搞不好,其他都是空的。就道德教育来讲,或就民族精神的培育来说,上海更需要做的是文化的认同,包括语言,历史,甚至包括本民族习俗的认同。现在很多小朋友从小只爱吃一样东西,肯德基,这事不能小看。很多在国外的老人,包括我的同学,他们现在最想上海的是什么?是生煎、小笼。这是一种认同,这是基础性的。
在社会道德教育层面上还有一个应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即权利和义务的关系问题。联合国有一个儿童权利公约,要让孩子们从小知道自己的权利是什么,要承担的义务又是什么。因为权利是平等的,所以要尊重别人的权利。同时,也要承担自己的义务,包括法定和道德的义务。否则,只是单纯要求孩子做到这个,做到那个,恐怕在现在的时代很难产生效果。
另外,我们还要研究一下未成年人之间相互交往的问题。他们的舆论、他们的亚文化在一个人的成长中的影响有时远远超过了家庭和老师,而社会的影响、家庭的影响、学校教育的成效最终是通过他们之间的亚文化表现出来。未成年人的亚文化有很多特点,针对这些特点我们怎样去因势利导,这是需要研究的。

 

胡守钧(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青少年教育始终是社会转型中最大的问题。面对由社会转型、社会变迁所带来的价值观的冲突、文化的多元,家长茫然,孩子更加茫然。很多青少年问题都发生在社会转型期。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加强青少年的思想道德教育。
我在很多社区蹲过点,我着重谈一谈社区能为青少年思想道德建设做些什么。
第一,社区应该为青少年提供人文教育的舞台。
改革开放以后,外来文化的渗透非常厉害,这当然有好的一面,但毫无疑问,也有弊端。这几年,经济发展很快,城市建设发展很快,但文化发展相对滞后,怎样用人文精神覆盖上海,用人文精神覆盖社区?这很值得研究。文化不能说是几本书,文化是活的,它存在于生活里面,社区里面,社会里面。上海虽然历史不是很悠久,但也有700年了。每个社区都有它的人文景观、人文历史,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亚文化,都有各自独特的文脉。在这点上,社区应为小孩子多做点工作。通过挖掘当地的文化传统,介绍当地的建筑、历史、人物,编制自己小区的人文地图,使孩子了解当地的文化,进而学会欣赏中国的传统、中国的民族文化,只有这样,他们将来才会懂得如何维护民族的自尊、民族的人格,才会自觉自愿地弘扬中国的民族精神、民族文化。
第二,社区应该为青少年提供社会化的舞台。
前不久马加爵案件让人震惊。虽然马加爵被判了死刑,但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道德品质败坏的人。他的问题出在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他只是在社会化过程中出了纰漏,他可以通过再社会化得到解决。
青少年的社会化在学校没法完成,学校是念书的地方,它为青少年提供的是专业教育,而社会的现象比较复杂,社会的矛盾也很多,学生要融入社会、学习社会,一个很好的地方是社区。了解社会应从身边开始,如果你不了解社区,不了解左邻右舍,了解中国社会是没有可能的。
所以社区应该给青少年提供一个社会化的舞台,让青少年在社区中参加各种实践、各种服务、各种公益活动,学会和社会共生,从中体验自己的价值。
第三,社区应该给青少年提供游戏的舞台。
教育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则,一是传承知识,二是鼓励创新。这两者往往有点矛盾。在传承知识的同时,教育有时也可能封闭了孩子创新的窗口。
对于小学生,我认为应该提倡游戏和教育的结合。虽然这话讲了很多年,很多教育专家都在提倡,可做的情况并不是太好,结果往往是把游戏也纳入了教育的轨道,变成学校教育的延续,因而更加重了孩子的负担。这是错误的。众所周知,老虎、狮子等动物是通过打闹、玩耍来学习本领,而我们的教育往往把很多东西规范化、概念化、程序化,束缚了孩子的创造力。游戏能让孩子在学习知识的同时,保持儿童的天性,天性是创造的源泉。所以我们一定要让孩子玩,让孩子通过互动激发创造力,结交朋友,通过游戏健康成长。
第四,社区应该给家长提供沟通的舞台。
现在不少孩子回到家与大人没话,在家里只有三个“朋友”,电话、电视、电脑,和父母沟通很少。这就是所谓的代沟。代际有沟是正常的,没有沟是不发展的表现。社会转型越快,代沟越深,把它填平是不可能的,问题是怎样跨越。在这方面社区可以给家长提供舞台,办家长学校、家长论坛等,让家长们互相交流,使他们能够有意识的和孩子沟通。代际关系是社会转型期中非常大的问题。如果没有代际的和谐,家庭教育是失败的。
第五,要善于调动社会的力量。
这几年我一直提倡要还社会于民。过去政府垄断市场,通过经济改革,政府把市场还给民间,但我们还垄断着社会,政府就是社会,现在也应该把社会还给民间。怎么还?有两个渠道,一是发展民间组织,二是社区自制。在社区这一块,吸纳民间组织、民间社团等非政府的力量参与进来是很重要的。否则社区的教育工作、和学校的互动、共生是很难可持续的。
总之,社区可以为孩子的成长提供很多资源,关键在于怎样去做。做得好,社区对学校的教育是很大的促进,对孩子的健康发展也是很大的促进,但如果处理不好,可能在强化社区管理的同时为孩子增加更为沉重的负担,为他们挂上了第二个书包。这是我们应该避免的。我们要把社区活动和学校教育严格地划清界限,不要让社区成为强化学校教育的场所。

 

卢汉龙(上海社科院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研究员)
家庭对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对未成年人的成长起着非常大的作用。社会的调查研究表明,现代社会阶层化的过程与家庭有很大的关系。虽然现代社会中,身份、家庭出身已越来越不重要,但是对一个人社会地位的家庭影响依然存在。这方面最重要的成果是50年代中期美国发表的关于社会流动的研究,研究发现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与他父母的文化程度、父母的职业有关,这两个变量对子女的全面发展有着潜在的影响。但是,到60年代以后,人们在对阶层的认识方面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发达国家多为福利国家,国民的基本教育都由社会承担,人人都有上学的权利,人人都能接受公平的教育。这就使60年代生的一代人中,有很多人在父母职业地位不是很高的情况下,仍能进入中产阶级,进入知识阶层。然而,即使在同样的社会教育的条件下,一个人能否真正进入社会主流,除了受文化知识技能的影响,还涉及到思想道德,即怎样做人的问题。而思想道德建设与家庭教育有关。如果说以前家庭的指标是从经济方面,那么,现在更多是从社会、道德教育等方面对子女施加影响,家庭对一个人的成人或成才的作用仍将长期存在。、

 
李维(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研究员)
学校教育原本的意图是以素质教育来替代应试教育,但事实上,我们现在不是替代,而是做了一个加法。学校现在一方面抓应试教育,另一方面抓素质教育。所以有人问,现在还有没有时间再来搞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
即便教育的现状使我们没有很充裕的时间对孩子进行思想道德建设,但我认为从家庭的角度,多少还是可以挤出一些时间做下面五件事。
一、 家长要帮助孩子理清四种关系,依附、交流、合作和独立。当前我们的学校在以人为本的理念下,非常强调独立自主,重视让孩子发展个性。当然在以人为本的前提下,这样做是对的,但年幼的孩子,往往会把“以人为本”理解成以自己为本,而很多家长会理解成以我孩子这个群体为本,以学生为本,这样,一个孩子长大成人,他学到的就是独立和自主,他从来也没有学会怎样去依赖别人,怎样与人沟通,与人合作,他今后走上社会是要吃亏的。如今要做成一件事,单靠个人的知识结构是难以完成的,必须依赖别人,与人沟通交流。所以教育孩子,我们首先应该让他们学会怎样依附别人,学会怎样与家长、同伴沟通,怎样与别人合作。要让他们理解以人为本的内涵中有依附、交流、合作等成分,然后再去讲独立,这个独立才是活生生的,才是会给孩子带来利益的。
二、 家长要为孩子展示才能创造一点条件和机会。孩子生来都想表现自己,孩子有自己的好奇和兴趣,家长不要把自己的兴趣强加在孩子身上。
三、 家长在教育中要有意识地让孩子了解我们的社会。现在很多孩子生在社会不知社会,上海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要做的几件大事,孩子不知道;上海今后发展所需要的十大产业的人才,孩子也不知道。当然家长本身也可能不知道,但这些都是和孩子未来发展密切相关的,他们应该知道。
四、 在家庭教育中,要让孩子形成胜任意识和自控能力。
五、 家长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要教会孩子应对社会压力、生活压力的技能。现在我们的孩子这方面能力比较差。有的孩子大学毕业后找工作,两次碰壁后,就不干了,耐挫折能力很差,不会处理社会压力。西方社会有一门课叫社会交往课,主要教授社会交往技能。这门课让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学,一直学到大学四年级毕业。这其实就是在学习处理压力、处理应急问题的技巧,学习进入人际社会的本领。

 

吴增强(上海市教科院普通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在社会转型阶段,青少年的道德教育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现代化的进程里,还融入了一个全球化的内容。2000年的美国青少年发展报告就揭示了美国青少年的四大问题:校园暴力;少女怀孕(每年有25%的高中生至少怀孕过一次);吸毒;学业不良(25%的高中生拿不到毕业文凭)。我一直认为发达国家的今天就是我们发展中国家的明天,果然这几年,国内校园暴力问题开始升格。面对青少年道德教育存在的问题,我们要探索一条途径,而学习型家庭可以协同家校的力量,来关怀中小学生道德建设,是非常好的尝试。
学习型家庭的推进是自下而上,没有行政的干预。它的理念和形式是寓教于乐。现在的应试教育使我们对教育有种曲解,教育就是接受知识,教育就是做功课,我认为教育应该是使人幸福使人快乐的一种服务,教育应该给孩子一个欢乐的童年。另外学习型家庭的建设是亲子共进,是家长和孩子共同成长。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未成年人有一个成熟发展的过程,成年人也有一个人格不断成长的过程。孩子的很多问题不是孩子本身的问题,恰恰是环境造成的。瑞士一位教育家曾说过:“儿童的谎言是父母的作品”,所以孩子要成长,家长也要成长。
家庭教育怎样在未成年人道德建设中发挥一定的作用?我从心理学的角度提三条建议。
首先,道德教育要回归人性,父母要走进孩子的心灵。作为家长,我们要了解孩子在这个年龄阶段的心理发展特点。按照埃里克森的看法,儿童期的冲突和危机是勤奋与自卑,中学时代的冲突和危机是自我认同和角色混乱。现在已有70%的学校都有专职或兼职的心理辅导老师,学校可以把孩子某个时期的心理特点告诉家长。
第二,在亲子沟通方面可以采用一些心理辅导的方法,比如游戏辅导、家庭辅导或团体辅导等。
第三,在学习型家庭的构建方面,专业人士可以提供理论的养料,社会、学校的专业指导力量还有待加强。

 

乐善耀(上海市教科院家庭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主任)
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面貌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年人的思想道德水平。未成年人从小在成年人身边,一天天长大成人,成年人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以至举手投足、一言一行对未成年人来说都是潜移默化。
成年人是未成年人的“镜子”,未成年人是成年人的“影子”。未成年人从家庭起步走向社会,从自然人走向社会人。作为父母,净化、优化家庭德育环境责无旁贷。
但当前,不少中小学生的家庭教育存在着“五多五少”现象:父母为孩子考虑得太多,为孩子做得太多,给孩子物质方面的东西太多,对孩子批评责怪太多,对孩子考试分数索取太多;而同时,父母与孩子沟通的主题太少,与孩子共同活动的平台太少,与孩子共同学习的时间太少,对孩子内心世界的了解太少,对孩子的情感支持太少。在家庭中,父母只知道督促甚至强迫孩子学习,他们成了孩子学习上的“警察”、生活上的“保姆”,这“五多五少”现象严重违背了青少年身心发展的需求,不利于孩子思想道德建设。
如何给未成年人提供一个活动的平台,提供一个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让每个学生都能获得成功的体验,获得自信和自尊?中国教育学会“十五”重点课题《学校、社区推进学习型家庭理论与实践研究》182个基地创造了许多具有推广价值的指导模式。以嘉定区普通小学和虹口区红旗小学为例,他们充分挖掘、整合广大家长这一社会资源,协调学校、家庭、社区三种力量,以学习型家庭为抓手,形成了“快乐家庭学习苑”和“家庭教育互助组”两种指导推进学习型家庭的模式。
快乐家庭学习苑和家庭教育互助组是家庭、学校、社区三种教育力量形成合力的产物,它充分发挥家长在家庭教育中的主体作用,学习型家庭在学习团队中的引领作用和学校教师在组建“学习苑”中的引导作用,打破了目前独门独户家庭与家庭缺少交流,独生子女与独生子女缺少伙伴,双休日的孩子缺少活动平台的“三缺”状态。
快乐家庭学习苑具有这样一些功能:(1)家长之间共同学习,分享学习成果;(2)家庭之间互帮互助,共同解决家庭教育中的烦恼与困惑;(3)丰富课余生活,组织起来创造亲子共同活动的平台;(4)架构亲子沟通桥梁,拓宽伙伴交往的渠道。
快乐家庭学习苑不仅是家长学习的平台,也是给孩子活动的平台。通过亲子之间一起学习,共同活动,成年人进一步了解未成年人,并在提高自己的过程中达到提高孩子的目的。

 

寿光武(新闻晚报主编)
加强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需要学校、家庭、社会整个系统工程来解决,媒体在这方面也是责无旁贷。为了孩子,我们媒体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现在的媒体在有些方面确实做得不是很好,打开我们的报纸、杂志、电影电视,只要稍微浏览一下,就会发现恐怖化、庸俗化、暴力化、色情化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一是市场化的建设作用,不登载这些东西媒体就无法生存,这个过程非常残酷,资本的作用,市场的作用越来越引导媒体的走向,另外网络的技术作用和全球化的作用,也使媒体不知不觉地进入这些角色。
我的一个朋友的女儿才十四五岁,她说他们班级的女孩都欣赏木子美,认为她是英雄。由此可见,媒体的抄作,确实产生了负面效应,对年轻人的思想道德教育起到了不好的作用。
那么,媒体应怎样担负起责任来?首先,要深入学习领会中央《关于加强与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的精神,这一决策不仅仅是政治问题也是民族问题,是关乎我国整个社会道德教育的问题。第二,我们是社会新闻工作者,我们不仅具有传递作用,还有一个选择作用,一个净化灵魂的作用。但这几年,我们的选择作用在淡化,传递作用日益增强,虽然在市场化过程中,我们要抛弃原来的说教,但媒体的社会责任、社会功能仍然需要坚持。第三,在法律上、在制度上要有说法,我们现在正在进入法制社会,要加强对媒体在宣传报道上的管理。
总之,在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方面,媒体的任务是相当重的,道路也是相当曲折的。媒体在走市场化的过程中,要对自己的作用作进一步反思。

[关闭窗口]



特别调查
您对本期杂志有何评价?
 很好。
 一般。
 较差。
 


本社其他杂志   






  联系我们 | 本社简介 | 本社荣誉 | 免责条款